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恒均的博客

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日志

 
 

告诉我,你适不适合民主  

2008-02-18 03:09:17|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年,我无论是写小说还是写评论,几乎都是换汤不换药,总是把民主的理想挂在嘴边。由于理论水平有限,地位也不高,有时又喋喋不休,所以朋友常常嘲笑我活脱脱一个推销民主的小商贩。

 

为什么到处推销民主?当然是我觉得她好,觉得她适合中国,中国人应该得到她,玩弄她,享受她——用民主的手段玩弄统治我们的领导者和享受我们的权利肯定比统治者用绝对的权力玩弄我们要舒服得多——这也是我在大陆体制内呆了十年又到美国和澳洲住了十年后唯一的一点收获。

 

看到新一代党和国家领导人胡主席和温总理在多个报告和讲话中强调民主和法制在和谐社会的重要性,并要从党内实行民主开始一步步推进民主和法制建设,我挺兴奋的。同时这些年下来,也有越来越多的知识分子和普通民众意识到,要想长治久安,要想和谐社会,自由、民主和法制缺一不可。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就是统治者良心发现时就偶尔施行仁政一下,大多时间就不把民众当人看。

 

当然,要想在中国这种国家建立成熟可行的民主和法制制度,不可能一蹴而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也会碰上许许多多的困难,最大的困难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思想不够解放。集中体现在这样一句话上:中国人不适合民主。

 

不知道大家留意到没有,这句话(中国人不适合民主)以前常常是倒过来说的:民主不适合中国。两句话意思相似,其实却有很大的差别。“民主不适合中国”这句话包含两层意思:一,民主不适合中国国情;二,民主不适合中国人。第一句话说的是“硬件”:中国是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严重滞后,地小人多,矿产不够丰富,地又特别薄(粮食也不够吃),几千年的封建专制思想等等。第二句话则说的是“软件”:中国人观念还比较落后,也就是说思想还不够解放,或者用俗语说,咱中国人贱,每时每刻都需要主子折腾和关爱。

 

然而,大家也应该注意到了,这些年,无论从中央到地方,社会各阶层人中,“民主不适合中国”这句话说得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中国人不适合民主”。这两句话的区别很简单,“中国人不适合民主”不再强调那些不适合民主的“硬件”,而是只强调“软件”:人的因素。

 

这种话语的转变是与时俱进的,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要归功于开明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他们都一直在强调民主建设,谁还敢说中国国情不适合民主?要是不适合,也就是你思想不够开放。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国经济已经连续30年一个劲地迅速发展,而就在前不久,我们的经济总量业已超过英国,据说正在追赶美国,我们已经成为一个崛起的“大国”。在这种情况下,谁还继续一味地强调中国的国情(所谓国情,也就是他们所说的落后和不发达),实在是有悖常理。

 

而且补充一点,西方诸国开始实行现在的这个民主制度的时候也大多是一百多年前,难道说我们现在的中国比一百多年前的英美澳还落后?

 

于是,现在被那些坚决反对民主的人士常常挂在嘴边的不再是“民主不适合中国”,而是“中国人不适合民主”了,这一改就不同了,那意思很明显:不错,中国的发展使得我们国家已经逐渐具备了实行民主的硬件,但作为中国人,你们还不行呀,你们准备好了吗?你们硬得起来吗?

 

我过去几年在到处“推销”民主的过程中遭遇的有趣的事也就来自这句“中国人不适合民主”。

 

可以想象,过去几年我在中国大陆接触了多少民众,和认识不认识的朋友聊天,只要谈论政治,我是万变不离其宗的——最后总会扯到民主体制上。我发现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民主是个好东西,也能意识到无法实现民主是因为一些利益集团顽固不化。但同时也不可否认,有相当一部分人,包括党政官员、社会各界人士甚至包括下岗工人、民工和农民,在同我说起民主和中国时,确实认为中国人不适合民主,他们几乎都会异口同声地说出这句话:中国人不适合民主。

 

听多了,我就开始分析,刚过去的这个春节前,我才突然发现了一个现象,不觉大吃一惊。先是觉得有趣,随后觉得很没趣,接下来就感到很难过,以致最后都有些痛苦了。

 

我发现了什么呢?我发现了所有对民主持否定态度的人说出的理由绝大多数是这句话:“中国人不适合民主”,而当他们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这句话里的“中国人”并不包括他们自己!

 

何其惊人的发现呀!要知道,我过去几年接触的人可不是一般的多,而是非常之丰富多彩,从北京的官员到地方官员,从工人到民工,从警察到秘密警察,从下岗工人到农村的老农民……,我是见了人,逮到机会就谈民主的。而我见的这些人中,凡是拿“中国人不适合民主”来驳斥我的,通过对他们前后话语的分析,我可以肯定,他们口里的“中国人”绝对不包括他们自己。

 

在刚过去的春节中,我有机会在湖北随州家乡和城市市民以及来自老家最欠发达地区的村民接触,我特意把这个问题进一步展开。结果让我惊恐地发现,连来自农村地区的,第一次听说“民主”这两个字,后经过我二十分钟解释才终于闹明白“民主”的意思后也开口便说:“那几几八好噢,巴哈不球中,我们这里的老百姓,不球中,搞不住!”这句我用随州音写下的话翻译过来就是:那(民主制度)真好,可是,大概行不通,我们这里的老百姓,(素质低),不行的,会出事的。

 

于是我进一步问,为什么不行。他们会说一大通实际的问题,例如有些农民愚昧,不看长远,只看眼前,无法分辨好人坏人,以及受到小恩小惠就投那个人的票,就像乡村基层选举经常发生的一样。如果我不制止他们,他们会一直说下去。于是,我想起了自己的发现,就开门见山地问:你别说其他人,你就说自己,如果这样的制度引进来,你可以吗?

 

天啊,同胞们,我听到了什么答案?我听到的是:这没得事——意识是:我没有问题,我能够适合那种制度,也就是说他不会搞歪门邪道,不会选不该选的人!要知道,我这个答案不是来自一个人,两个人,而是几乎所有的说出那句“中国人不适合民主”的人都或多或少表达了这个意思。迄今为止,竟然没有一个人对我说:我不能适合民主!

 

我不能不思考呀,而且我认为这可能是近几年我在中国民主化进程中发现的最有趣也最让人反思和难受的问题。再想一下自己这几年的经历,接触了那么多党政干部,高级和低级知识分子,商人老板、工人农民和小商小贩,发现凡是出口就说“中国人不适合民主”的,他们口中的“中国人”几乎一律不包括他们自己。我以前只是忽视了这一奇特的现象,没有去进一步追问,但现在细想一下,确实如此。

 

如果说,我谈话的对象只是所谓的高级知识分子和党政高级官员或者商人老板这三大精英集团,我想,也许我还可以理解这一怪现象,因为他们毕竟是精英,有一种高人一等的感觉,他们在喊出中国人素质低、不适合民主的时候,显然是悲天怜人的旁观者。至于他们自己,其中有些人不但认为素质已经高得不但适合民主,而且都高到可以评判民主了。所以,如果我发现的现象只存在于这些人中,也就不足为奇了。

 

问题在于,和我谈话的既包括官员、商人和知识分子这些精英,也包括被这些精英认为素质特别低下的社会各阶层如下岗工人、民工和农民,他们中对民主引进到中国持否定意见时说出“中国人不适合民主”或类似此意的话语时,那口气竟然是如出一辙。让人感觉比恐怖电影还恐怖的是他们话语里隐藏的潜台词和精英们是一模一样的:除了我之外的中国人(或自己所在群体的中国人)不适合民主!

 

如果认为我夸张的朋友,现在就停止阅读我的文章,先到网络去搜索那些专家学者的文章和高级官员的讲话,看看他们在说出“中国人不适合民主”的时候,是否把他们自己包括进“中国人”里了。有条件的,还可以立即拿起电话,打给你的亲戚朋友,或者到街上或者农村去做一个简单的调查,找那些说出“中国人不适合民主”(或类似话语)的人,不动声色地问他们一句:你适不适合民主呢?

 

我可以告诉你,那答案准让你大吃一惊,如果有可能,你找几个文盲聊一下,向他们详细解释一下什么叫民主,然后轻轻问他们一下,你觉得你周围的人适合这样的制度吗?抛开那些持肯定态度的人不说,对于那些持否定态度的,你不妨再追问一句:你适不适合民主。我的经验表明,他们说的周围人中一定不包括自己。因为他们一定认为自己可以搞定,可以适应这种比较先进的制度。

 

这是个什么现象?是中国人“以邻为壑”的心理作怪,还是日本人说的“一个中国人是龙,三个中国人是虫” 的现象?是否有人研究过,我不得而知,但现在静静回想一下,心里很不是滋味。这又让我联想到回国后的另外一件事,那就是,我见到的所有大陆同胞,几乎都在向我抱怨:中国人的道德水平极其低下,社会风气非常恶劣……我朝周围一看,果然,中国的道德水平已经接近谷底,社会风气也是全球罕见的恶劣,可是——可是我周围的所有那些人在说“中国人的道德水平极其低下”的时候,话语里的“中国人”是不包括他们自己的。我就是搞不明白,为什么每一个都把自己排除在道德水平低下的“中国人”的社会风气会每况愈下呢?

 

还是回到民主这个话题。从理论上说,中国几千年的专制独裁思想,加上我们的教育也和现代理念背道而驰,所以如果说相当一部分中国人不一定能够适应民主(以及自由和法治等),也不无道理。可是,他们真是因为愚昧和无知而不明白一些道理吗?我看未必。中国进行了二十多年的农村基层选举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虽然目前基层选举存在各种问题,但铁的事实已经证明,地球上目前最庞大的、经济最贫困、教育最低下的群体——中国农民——已经开始实行基层民主选举,不但是可行的,而且是成功的。

 

常常听到有人(包括来自农村的选民)抱怨农村基层选举存在严重弊端,例如贿选和闹宗族。有些候选人财大气粗,把钱摆在桌子上,你选我,我就给你一百块,甚至一千块。去年九月份,北京怀柔后安岭村还出现了大怪事,一个71户人家的村子里在第一届村民代表选举前,竟然有20多户人家突击离婚。原来,这个村选举是以家庭为单位,一家一票。那些闹离婚的农民都是想在选举中多一张选票(离婚的丈夫和妻子各有一张选票)好选自己家族的候选人。

 

这件事当时闹得纷纷扬扬,却把我着实感动了一回。试想一下,几千年来,中国农民都是怎么过来的?管理他们的领导人都是哪里来的?除了少数揭竿而起,拿起斧头镰刀杀出一个政权外,不都是统治者指派的人来管理自己?现在他们终于可以用选票来选出管理自己的村民代表,于是,他们为了让自己喜欢的、信得过的人上,绞尽脑汁,竟然是用假离婚这种万不得已的办法……这难道不让人感动?难道不让我们思考?农民兄弟是如何看重手中那张小小的选票!

 

当然,民主从来不是被划定一个小范围来实行的东西,在西方,我从来没有听说他们把一个小范围的投票说成“民主”(democracy 。所谓“民主”中的民,是人民的意思,是针对国家政权而言的。但这和我们在中国最不适合民主的低素质农村搞基层选举——民主试验并不冲突。而且,无论是贿选还是闹离婚等种种拉选票的方法,在民主制度扩大到更广大的地区以致全国时,都不再是一个问题。设想一下就明白了:你有多少钱放在桌子上去贿赂13亿中国人民?再说,那种为了选票而突然出现几个亿人民集体离婚的现象也不会出现的。另外在这里加一句:台湾地区的民主中当前出现的问题,例如族群和台独势力猖獗,也同样和那只不过是一个区域选举有关,如果全中国人都能够投票的话,台独势力能够用选票激起波浪?

 

目前农村的基层选举如火如荼,无论从学者、政府官员还是农民自己反馈来的情况看,基层农村选举基本上是成功的,至少,目前还找不出另外一种更好的方法取而代之。对于生活在城市的民众,以及据说支撑着我们这个社会的三大精英(权力、知识和财富精英)来说,村民自治选举很可笑和滑稽,不值得一提,但却无疑地帮了全中国人民最大一个忙,明确无误地告诉我们:“中国人不适合民主”的挡箭牌已经出现了最大的漏洞,中国素质最低的一个群体基本上能够接受、适应和享受一人一票选举的制度。

 

接下来就轮到其他群体了,我想最值得一提的是常常把“中国人不适合民主”挂在嘴边的政府官员,也就是越来越得天独厚、炙手可热的公务员系统——人民的公仆。这些人无论从教育素质还是生活工作环境,正好和那些进行基层自治选举的农民站在两个极端。按说他们是适合民主的了,可是,不知道是利益问题,还是有更复杂的原因,其中大多数在说到民主的时候,都是非常沉重的,他们也不否认民主的好处,而且甚至比社会闲杂人员更深地认识到,民主虽然不能解决当今中国面临的所有问题,但所有最大的问题没有民主绝对不能彻底解决。

 

可是就是这些经常作报告的官员们在说起民主时经常嘣出一句:唉,中国人不适合民主呀。而同样让人惊讶的是,话语中的“中国人”是绝对不包括他们自己的。事实上,不但不包括他们自己,也不包括他们的子女和家属,就连那些未成年的子女,显然也很适合民主制度。否则不会从上到下,党政官员纷纷把自己的子女送到国外,不是学习新知识(新知识哪里都学得到),也不是为了赚钱(傻子也知道,中国比美国更容易赚钱),而是想方设法,搞一本外国护照。他们认为,只有这样,自己的子女——也就是自己的前途和未来才有保障。毕竟,人家那里是自由、法制和民主的制度呀。

 

写到这里,本来该打住了,不过,意犹未尽。总觉得还有东西骨鲠在喉,不吐不快。于是回到题目:告诉我,你适不适合民主?这口气很显然是在质问阅读我文章的每一位读者,特别是那些认为中国人民不适合民主的,我 很想他们回答我:他们认为自己的素质是否适合民主呢。

 

可是,我突然想,也许许多读者更想用这个问题来问我吧——杨恒均,你适不适合民主?

 

按说答案很简单,我当然认为自己适合民主,否则“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怎么会像叫卖茶叶蛋的小贩,到处推销民主?可是说实话,我并不认为自己完全适合民主,特别是西方民主。这些年我用心良苦,花费自己的积蓄到处探寻民主实例,在美国不错过每一场民主辩论和脱口秀节目,到澳洲和那些选民一起去投票站观摩投票,而且凡是台湾有大的选举,我都屁颠屁颠跑过去,感受台湾人的失望和希望……可是,我真的不适合西方的民主,看到他们都当家作主了,我心中异常失落。那毕竟是人家的民主,不是在我的祖国,再好,与我何干?

 

我在大陆体制内干过,这些年又崇尚说真话,我就多说一句吧。其实生活在西方民主制度下,也有很多不如意,很多失落感的。举例说,我喜欢开快车,可是,在美国和澳洲我就彻底老实了,为啥?因为一开快车就被照相,一被照相就要被罚款,还会被扣分,我没有那么多钱,更害怕驾驶证被没收了,于是我只好每次开车都十分留意路边的限速标志。可是在大陆就不同了,记得以前在国内时,哈哈,那多牛,想开多快就多快,就算被照了相,找一个熟人就搞定了。现在的情况当然也毫无改善。请问,在一个死板得连总理开快车都被罚款(新西兰)的民主和法制的体制下,我能活得像在大陆一样自在吗?

 

别以为我又在搞笑了,不是的,我这里只是举这么一个小例子,不想把话说得太狠太死。说真心话,就我目前在中国大陆所处的阶层和地位来说,虽然不算高,但也大概算是一亿人之下,十二亿人之上吧(很粗俗的划分法),很多时候,你能够感到中国大陆的方便之处。这些在西方讲究民主和法制的国家,你是绝对享受不到的。所以 ,从这个方面来说,我真心地理解,现在国内的精英为什么说中国人不适合民主。其实他们想说的是:他们自己不适合民主。

 

我在这里向我的网友和读者提一个小小的建议,今后凡是有人在你们面前大肆说教民主,特别是说咱们这些小老百姓不适合民主的时候,你们务必记得追问他们一句:你适不适合民主?

 

 

杨恒均 2008-2-18 广州

  评论这张
 
阅读(10114)| 评论(48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