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恒均的博客

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日志

 
 

王千源事件是中情局策划的阴谋(上)  

2008-04-25 10:45:11|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席卷全球的爱国运动即将告一段落,中央的同志发话了:把自己的事情干好就是当前最大的爱国。而我当前的事就是继续写我的间谍小说,我的小说写作已经被多次打断,特别是近日的西藏和奥运火炬事件,更是把我推到浪尖风头上。不过,谢天谢地,多亏我悠着点,总算没有被愤青当成汉奸钉在他们搞的现实耻辱柱上,也算是全身而退吧。

 

我总算是对得起我博客的读者了。对于近日发生的大事,我哪怕在日理万机之中,也总是写一两篇文章,虽然大多有些含含糊糊,不那么旗帜鲜明,但司马昭之心,你知我知。我已经给儿子讲了西藏问题(《我对儿子讲西藏》),又对火炬传递发表了高见(《让圣火照亮一条简朴、自然与和谐的路》),也试图和华人华侨特别是留学生朋友进行了沟通(《给海外留学生的一封信:请你们继续爱国》),当然也没有忘记把自己知道的那点CNN秘密抖落给读者(CNN驻北京首席记者透露他们为什么不怕中国爱美国》……而且,为了和谐,我忍辱负重,硬是眼巴巴看着好几万愤怒的青年浩浩荡荡来到我的博客,对我的思想进行轮奸后,丢下了两千个极尽辱骂的帖子扬长而去。而我,躲在电脑前瑟瑟发抖,仍然坚持一言不发,一条不删,我容易吗?这样的人你不佩服,你佩服谁?至少,我把自己佩服得五体投地。佩服之余猛然想起,我不但不再年轻,而且也不再愤怒了。毕竟,我曾经也像他们一样那么年轻过,也像他们一样——不,比他们更加愤怒过!(《我为什么批评中国》

 

 

好在愤怒即将平息,余波缭绕的是抵制家乐福事件,在这个问题上,我就不便表态了,如果一定要我说,我就引用网友的一句话:抵不抵制家乐福是个人自由,你有权抵制法国货,我同样有权抵制蠢货。

 

好在即便是蠢货也知道什么地方爱国只能在网络上爱,什么地方的爱国就可以冲到大街上;而且他们知道什么时候该爱国,以及什么时候不能爱国!

 

一旦愤青们不再激情燃烧地到处爱国了,我也就可以安静下来,一头扎进间谍小说里去。要知道,我的读者群中绝大部分读者更喜欢看我的小说。所以,看到今天火炬在澳洲堪培拉传递圆满收场后,我就告诫自己,暂时忘记现实,回到我的虚拟世界吧。

 

于是下午就坐在电脑前了,可是一个小时过去了,也没有打出几行字。又过了一个小时,我才逐渐与我间谍世界里那些看似很黄很暴力实际却很傻很天真的各色间谍特务取得了联系。就在这时,一个电话铃声,把我拉回到我好不容易逃离的现实世界——

 

老杨,躲在澳洲干呢?看了你最近好几篇文章,过瘾、过瘾,实在过瘾……不过,发现你忘记了最大的一个事件,这件事在西方影响很大,可能超过我们的想象。朋友并不知道打断了我构思小说的思路,在电话中叽叽喳喳地嚷了一通。

 

我诚惶诚恐地问,啥事?他却不怕浪费国际电话费,不慌不忙地卖起关子来,你猜猜?

 

我硬是把自己的大脑从小说中拉回到杂文里,搜索了一遍,发现我文章中基本上覆盖了近日所有重大的问题和事件,特别是在国际上有影响的。我说,猜不到,你提个醒?朋友嘿嘿笑着说,我提供一个线索吧——西藏。

 

扯!这算啥线索?这不是废话吗?最近发生的所有事情哪一件不和西藏有关?说是这样说,不过,我同时又使劲想了起来。想着、想着,我心中突然一亮,我说,啊——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这件事你要是不提醒,我还真忘记了,就是和西藏有关,没错,没错,而且,对中国在世界上的形象有深远影响……

 

朋友没有等我说完就打断我,急切地催促道,快说,快说,你有什么内幕?有什么看法?我可不可以把你说的写出来?

 

这次轮到我不慌不忙起来,我说,你知道,任何一件事发生,我们都要看到长远的影响。有些事,当时发生时轰轰烈烈,过一段时间就被遗忘了。有时我们自己认为创造了历史,可转眼之间,我们自己就被历史忘记了。例如,每次开会,总有会议主持人在那里告诉大家,这次会议具有历史意义,真是好笑,对不对?这样说来,我们对于现在发生的任何事,都要用历史的眼光来看。例如抵制CNN和家乐福,是否对中国和世界有影响,以及在历史上留下一笔,实在是言之过早。我就坚决反对有人把现在的愤青和历史上著名的义和团相提并论。人家义和团虽然爱国爱得走火入魔,但最后那脑袋是一个一个“咔嚓、咔嚓”被砍掉的,那种爱国是真枪实刀的,是需要勇气的。你现在胡乱写两个牌子,举到家乐福门前,喊两声“抵制,抵制”,就爱国了?那也太容易了。历史是公平的,对于不需要勇气和智慧的爱国,从来都不留下任何一点痕迹。你得留点血,历史才会记住你。可是,我们现在这些愤青?别提了……

 

朋友不耐烦地打断我,你真啰嗦,怎么写评论说话都像你写小说,绕来绕去?知道现在是什么时代?是互联网时代,是快餐文化的时代。干什么爽快点,就好像愤青,能够把满腔的爱国热情和几千年的中华文明都凝聚在简单几句辱骂中,你以为堕落到这样,不需要一点勇气?你快点好不好

 

我笑着打断朋友的抱怨,说,好,好,我说吧。最近发生了一件小事,也许你们都没有注意到,但却会让西方的普通老百姓永远记住这次事件,所以我敢断言,几百年后,甚至几千年后,当世界早就忘记这次“古代”的愤青的所作所为的时候,西方的孩子仍然记得这次历史事件。当然,他们是通过一个新的语言表达方式学会的……

 

哎呀,老杨,你饶了我吧。我还要到互联网上看其他的文章,你就快点吧,求你了!朋友的声音都带哀求了。

 

我说,放心,听完我讲的,最近的互联网文章你就不用去看了。好吧,我继续讲。好像你也在国外呆过,那么我不妨先问你一个问题,当我们和西方普通老百姓交往问到他们对中国的了解时,西方普通老百姓会告诉你什么?当然会说长城,五千年的历史等等。但很多外国人特别是没有来过中国大陆的会第一时间想起一些他们在小学和中学就学到过的那些来自中国的英语单词或者成语——也就是英语中的外来语。其中最著名的有shuijiao (水饺)mahjong (麻将)kowtow (磕头),这些源自于中国的英语单词早就被英语国家大人和孩子所熟知。这些词语之所以借助谐音或者字面意思翻译,就是因为在英语中找不到意思相近的词语。

 

怕朋友打断我,我很快换了口气,紧接着说,你别小看这些发音别扭的外来英语,它们不但起了沟通东西方的作用,而且承担着把中华文化中最神秘和古老的一部分推向世界的重任。例如,水饺——这东西是我们中国人最喜欢的食物之一,。就我认识的外国人,几乎没有不惊叹我们饮食文化的——你看,把一小坨菜、肉或者菜夹肉用薄薄的面皮包起来,一捏,丢到滚水锅里,十分钟后就变成美味可口的东东,干脆利落,一口一个。看上去只是一个小小的水饺,其实包含了中国人几千年的费尽心机的饮食文化,你说,英语中有哪一个词可以涵盖它的意思?没有,所以就直接引进了这么一个英语单词:shuijiao。这个简单的单词就这样让每一个西方的小学生知道了中国,知道了美味的水饺的故乡,而且也自然把我们饮食文化推向了世界。同时,有美国人告诉我,中国就像这水饺,光看不行,你要咬下去,才知道里面是什么馅的。

 

电话那边没有传来任何声音,于是我继续说,再如,英语词汇mahjong (麻将) 这个词也很不简单,就从和英语截然不同的发音方式来看,也足以把中华文化和娱乐的神秘性介绍给西方人。当然迄今为止,我认识的西方朋友中还没有一个人能够真正享受到麻将的乐趣。有一次一位澳大利亚教授到中国转了一圈回来,神秘兮兮地告诉我,米斯特杨,中国人太神秘了,我现在相信,普世价值并不一定适合他们,你们中国人是和我们不一样的。而他告诉我的理由就是,外国人始终不理解也没有兴趣的麻将,现在却席卷神州大地,到处是麻将声。

 

另外一个单词——kowtow(磕头)也值得一提。这个词让我想起了刚刚被枪炮打破大门的大清帝国,那时,清廷想让西方来使给皇帝下跪,可人家就是不肯,觉得是侮辱。于是我们清朝的官员就只好自圆其说:西方人的膝盖不能弯曲。我在想,西方人第一次看到我们七老八十的大臣翘起屁股跪在儿皇帝面前时,心里想啥?由于西方的词语里没有能够准确表达这个意思的,于是kowtow这个广东话拼音就成为我们贡献给英语的另外一项成绩。不过现在好了,中国人除了在先人的灵柩前磕头之外,不用在看到皇帝和官员时磕头如捣蒜——至少,从外表看是这样滴。

 

我换了三口气讲了这么多,电话那边的朋友不知道是心疼电话费还是听腻了,终于发出了一声叹息,幽幽地说,老杨,你到底想说什么?你整天这么啰七八嗦,我真想不通怎么还会有人喜欢看你的文章。你到底在和我讲电话,还是在写小说?

 

我嘿嘿一笑,说,好吧,我就直捣黄龙。几天前,一个外国朋友拿了一张英文报纸来问我,米斯特杨,你们共和国西藏的高级官员说达x赖是“human being in appearance, animal inside ”(直译:外表是人类,里面是动物),又说他是“a wolf in kasaya”一个穿袈裟的狼, 我的几位朋友和我争了起来,最后连我也不能确定了,你能够解释一下吗?

 

我大吃一惊,马上拿过报纸看了一遍。原来达x赖集团干出那个事后,西藏自治区书记很愤怒,在记者会上痛斥达x赖“人面兽心的恶魔”,是“一只披着袈裟的豺狼”。英文报纸在应用这段话时,找不到相对应的英语单词,于是就按照字面意思翻译过来。结果就出现了“外表是人类,心里面是动物”的句子。可是,这个翻译却把一大批外国人逗乐了。

 

我那外国朋友说,这个用来形容达x赖的句子已经风靡英语世界,大家都在抢着用,如果西藏问题继续在全球发酵,这个句子有可能成为英语常用语而进入英语大辞典。不过,他忧愁地告诉我,每一个使用这个句子的年轻人好像都有自己的解释。他最后期望地看着我,希望我能够统一思想,明确词意。

 

我好奇地问,你们那些追求时髦的年轻人都有什么不同的解释?我的外国朋友说,我了解中国,自然知道这话是痛斥达x赖的,不是什么好词儿,可我有些朋友就不这样认为。有些崇拜达x赖的竟然说,啊,你看,连达x赖的敌人都说他不是一般的人类,而是半人半兽的神仙。还有的说,达x赖真好,原来有一颗兽类的心——你知道我们西方有很多人认为人类的心最邪恶最肮脏,远远比不上动物心灵美。你想,虽然动物和人一样自相残杀,但你什么时候看到动物使用恶毒的语言侮辱自己的同类?对了,我还有一个朋友来自印第安,他一听说达x赖是“一只穿着袈裟的豺狼”,眼睛立马就泛光了,说自己要立即改变信仰,去拜伏在达x赖的脚下,皈依藏传佛教——你知道为什么?因为他们的祖先一直崇拜豺狼,他们甚至把自己宗族的衰弱归结到豺狼的渐渐灭绝。啊,还有一个女孩子说,啊,他原来外表才是人类,我说怎么每一次看他的眼睛怎么都炯炯有神,现在才知道,那敢情是那只狼心通向世界的窗口呀……

 

可想而知,这时的我已经笑得前仰后合,根本听不见他后面在说什么了,哈哈……外国朋友一脸无辜地看着我,等我足足笑了三几分钟后,才严肃地说,米斯特杨,你笑什么?作为一名中国人,我认为你有责任在适当的时候,把这个词语解释清楚,什么叫“外表是人类,内心却是动物的”,我们西方人只知道你们的水饺外表是面皮,里面包的是肉。不知道你们中国人中也有用人皮包动物心的。你最好帮帮我们,我可以把你的解释贴到维基大百科词典上。这也是中国人对世界文化的巨大贡献,是不是,米斯特杨?你不是一直告诉我,这些年,你们中国的年轻人总是从西方引进一些半生不熟的英文词汇,把中文弄得颠三倒四、乱七八糟,现在好不容易有一个中国人说出了一句名言,也是最有可能收进英语常用语的名言,我认为你应该认真对待,米斯特杨……

 

讲到这里,我也说不下去了,因为朋友的笑声从电话里传过来,让我担心他可能会笑得闭过去。我等了足足有五分钟,等他喘气的当口,我说,无论是西藏暴x乱还是奥运火炬传递,都会过去的,但这个成语有可能永远留在英语世界里,你说,这个影响是不是很深远?!

 

朋友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是,是,不过,老杨,你说的事挺重要,但我说的可不是这件事。

 

那你说的是啥事?我诧异地问。朋友叹了口气,老杨,我说的是王千源事件——这件事对中国和世界的影响可能超出你的想象,可是在你好几篇长篇大论的文章中,我竟然没有看到你的任何评价,你甚至没有提到过这位女子,老杨,不会是你故意回避吧?

 

我含含糊糊地“嗯”了一声,说,我要写小说,没有时间了。朋友马上激动地打断我,写小说?写小说为的是什么?你躲藏在虚拟的世界里?老杨,不应该吧,这个时候你要去写小说?你看看中国人都被现实折腾成什么德性了,谁还看小说?(《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我真是看错了你——你对中美关系和国际问题从来不放过,而王千源事件可以说是最重要的一件事,对中国形象等影响有多大,还用我提醒你吗?

 

我沉默了一会,说,可我现在脑袋已经钻进间谍小说里了,要退出来可能不那么容易……。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朋友就不依不饶地说,不矛盾,不矛盾,就用你那写小说的脑袋分析一下王千源事件吧。

 

我停了一下,看起来是很难推托了,于是勉勉强强地说,那好吧,我就告诉你实话:王千源事件是美国中央情报局一手策划的阴谋,目的在于遏制中国崛起,在世界范围内破坏中国形象……

 

天啊——朋友吃惊的惊呼即便是从大洋那一边传过来的,也差一点刺破了我的耳膜,老杨,我就知道你知道真相,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会那么严重?那可怎么办?

 

我小声地制止他,嘘!声音小一点,虽然木已成舟,大局已定,但我也不会坐以待毙,让我们国家蒙受这不白之冤,其实,我已经想到了办法,可以一举粉碎美国中央情报局的阴谋……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夹杂兴奋、舒服和狂喜的叫声,就再也没有声音了。我知道,朋友激动得晕了过去。

 

我冷静地坐了下来,准备把我知道的真相披露出来。那么,中央情报局如何介入王千源事件?为什么介入?如何操作的?以及我想到了什么计策?是否有效?——且听下回分解。

 

【大家都知道,最近我的文章越写越长,我好多读者提出了严重抗议,他们说晚上看我又臭又长的文章搞得自己无法安睡,有些看得眼睛都湿了,部分读者强烈要求我简短一些。所以,我决定对长文章实行文分两路。请大家持续严重关注间谍小说作家杨恒均为你继续揭秘中央情报局内幕之《王千源事件是中央情报局策划的阴谋》(下)】

 

杨恒均 2008-4-24

 

 

 

 
  评论这张
 
阅读(4952)| 评论(8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