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恒均的博客

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日志

 
 

送战友,踏征程  

2008-06-17 09:03:27|  分类: 情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送战友,踏征程。

默默无语两眼泪,

耳边响起驼铃声。

路漫漫,雾茫茫。

革命生涯常分手,

一样分别两样情。

战友啊战友,

亲爱的弟兄,

当心夜半北风寒,

一路多保重。

 

送战友,踏征程。

任重道远多艰辛,

洒下一路驼铃声。

山叠嶂,水纵横。

顶风逆水雄心在,

不负人民养育情。

战友啊战友,

亲爱的弟兄,

待到春风传佳讯,

我们再相逢。

再相逢。

 

 

今天无意中又听到这首〈驼铃〉,感伤了好一阵,它让我又想起了老同事和老战友林Lu。早就想为他写点文字,却一直觉得写不出比这首歌更能表达我们之间情意的。和林Lu一起唱卡拉OK的时候,他也就这首唱得不走调,于是他逮到机会就反复唱这首歌,只唱得女士们兴趣索然,却把他自己和我等一帮男爷们弄得激动不安。

 

Lu在和我共事前,在公安局干过十几年,大概没有很硬的学历,一直是科级干部,不过,升不上去最主要的原因可能是和他不够“灵活”有关。怎么说他不够灵活呢?反正他和我们这些思维活跃的年轻人不一样,他好像对外界也不够了解,例如,他一直在公安部门政保部门工作,却不知道公安局附近不远的发廊早就不理发了。像他这种人还真不多见。爱开玩笑的我自然就经常调侃他,他还真配合,不到大家都笑得人仰马翻了,他绝对不知道你在调侃他。当然,知道了也不生气。

 

他的工作能力一般,至少领导这样说,我想这也是他不够灵活造成的。那时要到一些政府部门办事,经常要搞小恩小惠,例如买条烟,请喝个茶什么的。可他怎么都做不顺,始终认为很别扭,有时甚至说,按规定他们应该办,我们不要请他们。有了这种想法的他,自然是请不到人家喝茶的,结果可想而知,他办事的效率自然比我们低了。

 

一开始,他的思想也不够开通,但好在他信任我们这些刚刚从大学出来不久的同事,经常和我们交流,虽然一开始也会争得面红耳赤,但过几天,你就会发现,他渐渐接受了你的观点。那时我出国比较多,每次从国外回来告诉他一些新鲜事,他都是很好奇,我们的交谈往往都能够改变他一两个想法。他对海外很好奇,希望有机会能够出差,但我知道,就算我不去,也轮不到他。我们单位除了他,几乎都是重点大学的本科生和研究生。

 

和他搭档过一段时间,和他出勤工作很让人愉快,但也有让人挺烦的时候。那时大家工资收入不多,经常加班加点,有“误餐费”,“误餐费”并不是固定的,而是看你在什么地方工作,你可以在餐馆吃完后开发票拿回去报销。这就给我们造成了占点小便宜的机会,经常是吃三十块,就开四十块甚至五十块钱的发票,多的十块钱可以买烟什么的,或者直接在餐馆里拿几包烟(比较贵)。这种事当时是很普遍的,可是要是碰上和林Lu一起工作,就有点特殊了。比我大近十岁的他连张口让服务员多开几十块钱的发票都会紧张。在他看来,这是违反了规定,甚至有违他的道德。我们尽管嘲笑他,还是没有用,有时搞急了,我会问,你哥们又不是领导,又不是优秀党员,怎么那么放不开?我们这么辛苦,犒赏一下自己也是应该的吧。对他说什么也没有用,他就是感觉到负疚。

 

Lu就是这样一个人,老实巴交,都快有点异类的感觉了。而且有时还常常说出一些让人觉得很不合时宜的话。他对工作倒是扎扎实实,但就由于不够灵活,加上所受教育有限,成绩始终平平。

 

后来我出国了,我们没有再联系。但知道他一直升不上去,几乎都快“下岗”了。想到他我心里就有一种复杂的感觉,他也和大多公务员受到一样的教育,可就有了一本正经的道德观和遵守纪律制度的观点,这种人就算手里有了权力(事实上他手里当时也有些权力)也不会贪污腐败到哪里去。可他就是在这个体制里升不上去,当然,如果升不上去仅仅是因为他的一本正经也就罢,他的工作也确实弄不上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几年前,突然听说他得了鼻咽癌,这是一种家庭遗传的癌症,他的姐姐已经死于这种癌症了。听到这消息我很震惊,很难过,想等到有机会回国时去看他。可是过了不到半年,就传来消息,他的病情恶化了。我找了一个机会拨通了他的电话。

 

虽然我们已经好多年没有通过话,但我的同事、战友和兄弟林Lu只听到我说了一句话就辨出了我的声音,他很激动,可是却有气无力,他说:哥们,还记得我啊!我听他说话挺吃力,又怕他扯到伤心处,就在电话里安慰他,东扯一句西扯一句,就好像以前我们出国刚刚回来在办公室和他扯的那样,可说着、说着我鼻子就发酸,这肯定是我和他最后一次通话了。他也感觉到了,叹息了一声,说,哥们,你注意安全,说完后,就不说话了。

 

这次通话后不久,他就离开了。我是几个月后得到消息的,当时,我就想起了这首歌,接下来一两个星期,我开车时总是听这首歌,虽然有些悲壮,但却也让我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林Lu只不过踏上了新的征途而已,就好像十多年前我踏上征途,从他面前消失一样。有这种感觉在,我不但好受多了,而且潜意识里老是感觉他并没有走远。有一次和大陆出来看望我的老同事开车穿过唐人街,路上突然冒出一个人,我说,啊,你们看,这人怎么长得那么像林Lu——

 

同事们也惊讶地看着消失在我车前的那个影子,都说确实像。我心中黯然,知道看到老同事后,我想起了林Lu。其实,这些年我常常想起他,一想起他就想到他胖胖的不灵活的样子,以及工作时的不够“灵活”,心下黯然。他的工作能力确实一般,可是,他那种老实和实事求是的品行却是在现在国家机关不多见的,干了那么多年公安,后来又和我同事,去世时家里的积蓄都花光了,靠单位特批补助了一笔钱才还清了住院时的花费。

 

我一直想写点文字纪念我的同事、战友加兄弟林Lu,他也一定希望我写两句,可一直认为他只不过踏上了征途而已。隔了这么多年,今天当我再一次听到〈驼铃〉时,哥们鲜活的样子又出现在我的眼前,让我想起他笨拙的样子,还有一起唱卡拉OK的时光,希望天堂里都是他那么“傻傻的不灵活”的灵魂……

 

希望他能够看到我短短的纪念文字,或者也许他希望我唱那首他喜欢的歌:送战友,踏征程,默默无语两眼泪……

 

送战友,踏征程,任重道远多艰辛——对于我的很多老同事和老战友来说,我们也许踏上了不同的征程,但希望我们怀抱的目标仍然是一样的。在今天我想借怀念我们共同的同事和战友林Lu的机会,对所有和我并肩战斗过的朋友同事,特别是至今还在默默关注我的哥们说一声:谢谢你。

 

杨恒均 2008-6-18

 

(此文禁止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3497)| 评论(8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