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恒均的博客

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日志

 
 

北京来信之:北京二、三事  

2008-08-14 23:49:11|  分类: 每日一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孩子,你的形象不损害国家利益!

 

当天看开幕式时就发现那个可爱的小女孩是假唱,发现嘴形对不上,加上扭来扭去却一点也没有声音起伏;而最重要的是,我认为这种场合,安排这么小的孩子演唱,事先录下她的歌声,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当时我说这孩子是假唱,旁边的和我一起看开幕式的小愤青还瞪了我一眼。其实,我早知道她是假唱,但我不反对她假唱。

 

虽然有人拿出国务院第439号令《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第29条规定:“演员不得以假唱欺骗观众,演出举办单位不得组织演员假唱,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为假唱提供条件。”但我却认为,虽然奥运会也卖门票,但不能把这样重要的场合完全界定为“营业性演出”,这种场合是展示中国,是面对全世界的。考虑到这么小孩子的心理素质,我认为大家对假唱不必过于追究。

 

所以,当网络上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我一直没有多少兴趣。可是,事情发生了逆转,有几位做媒体的朋友把一些信息发到我信箱,而我又无意之间看到了。看到了,我就震惊了,难受了,也愤怒了。

 

原来那个可爱的九岁女孩林妙可是临时换上去的,而她假唱的那首歌其实是一位只有七岁的女孩杨沛宜演唱的。这就不是我说的假唱了,而是演的双簧。但这就让我气愤吗?也不至于。如果说有什么特殊情况,例如七岁的小孩太怯场,或者不会跳舞等,那也未尝不可。事后向观众交代一下就可以了。没有必要小题大做、上纲上线。

 

问题在哪里?问题在事后导演披露的:撤换杨沛宜换上林妙可的决定来自某高层领导,而他撤换的理由竟然是七岁的杨沛宜脸很胖,牙齿不整齐,形象不好——等等,如果这是撤换的理由,特别是如果这是一场以卖钱收费愉悦观众为目的的纯“营业性演出”,我还真无话可说。他们有权力把脸比较胖、牙齿不整齐的孩子换下来——

 

可是,据披露,撤换这位牙齿不整齐的孩子那句话后还有一句:为了国家利益!

 

我一时之间糊涂得一塌糊涂!那孩子的小胖脸、不整齐的牙齿竟然会影响、损害国家利益?!奥运会开幕式并不是一场纯粹的“营业性演出”,他向世界展示的是一个真实的中国。而在真实的中国里,我们的孩子并不都是那么可爱,而且,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小胖脸比较多,绝大多数孩子的牙齿并不整齐,但那是我们的孩子!实际上,世界上的孩子也基本上都是这样的。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有一个澳洲小女孩飞来飞去,很可爱,但怎么看,她的长相只能算是澳洲女孩中的中等的。而她,正代表了澳洲女孩的形象。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在奥运会开幕式上,一个简单的事情,竟然暴露了我们国家长期以来存在如此巨大的弊端。大家不难想象,我们过去都是如何向世界展示我们的,用那些会唱的嗓子,安上可爱脸蛋,还有会跳舞的身体,鲜艳的衣服,于是乎,完美中国脱颖而出!

 

哇塞!也难怪,山西黑窑洞的孩子找不到了,东莞血汗工厂的孩子不知到哪里去了,就连奥运前的北京,农民工的孩子也倏然消失在陡然清新的空气中……

 

我不反对在一场如此重要的文艺演出中使用优秀演员,甚至是使用双簧和替身,但当你使用“国家利益”为借口来替换一个声音那么甜美、脸儿胖乎乎、牙齿不那么整体的孩子的时候,你最好能够解释清楚什么是你的国家利益。否则,我就应该向我们的孩子解释一下:

 

孩子,你的形象并不损害国家利益,如果他们一定这样说的话,那么,不是你的形象有问题,而是他们的国家利益有问题——有非常严重的问题!

 

二、我爱北京天安门

 

在北京期间,两次来到天安门广场,这里人很多,但并不出乎我意料。出乎我意料的是,这里身着各种制服的军警更多,有时一抬头,发现这里不是人民广场,而有点类似演武场!

 

哇塞,出国这么久,我都不知道现在的军警制服有这么多花样,好啊,这次让我一次都见识和认识了,一种、两种、三种、四种……哈哈,弄得我眼花缭乱,而还有那些不穿警服的——便衣,我也能够一眼看出来,宝刀未老呀。

 

很多,很暴力,也很强大。记得十几年前出国前,也经常在家里显眼的位置挂一套警服,特别是出差的时候,还故意把一套洗过的警服挂在阳台上,为的是威慑那些想破门而入的小贼,你别说,还真管用,至少邻居家多次被盗,但我家里一直平安无事。多谢警服!

 

北京天安门上的那么多警服要威胁的是谁呢?

 

三、到北京去!

 

在北京期间,本来要会晤一些老朋友,可惜临时变故,匆匆离开,结果只参加了几个聚会,其中最让我高兴的就是和几位久仰的老师级人物吃饭,感谢天益的郭琼虎老弟的安排。时间如此之短,能够与陈行之、吴嫁祥、崔卫平和吴祚来等哥们姐们相聚一起,实在开心。

 

前排左起:吴祚来、吴嫁祥、杨恒均、陈行之、贺卫方、崔卫平

贺卫方兄也赶过来了,这哥们要当“贺跑跑”,逃离北京,真让人不解。我可是最近才决定要到北京去发展,他竟然就要跑。我得找他问个清楚。

 

他说离开北京的几个理由属于私人的,不说了,但有一点让我郁闷。他说,对这个地方有点失望。我靠,不会吧?你都失望了,我还来干啥?

 

你没有看到北京近几年发展得如此之好?整齐的街道,高耸的楼房,我在世界其他地方没有看到第二个发展如此迅速的大都市,美哉!

 

想起一天前和一帮哥们姐们聚会,有几位根正苗红的高干子弟,其中一位在我惊叹北京突然间竖起了如此多的高楼大厦的时候,兴致勃勃地走到窗前,指着一栋栋高楼大厦,告诉我这一栋是谁的,那一栋又是哪个家族的,那些名字我不是那么清楚,但我知道,那都是属于他们那个特殊阶阶层和利益集团的。

 

他大概不知道我现在的名字叫“杨恒均”,我以终结那些鱼肉民众的利益集团为己任。

 

四、一夜之间,穿越春夏秋冬!

 

突然离开北京,实在抱歉!有朋友听说我又在旅途上时,第一反应就是羡慕,哇塞,你又去旅游了?

 

他们大概不知道,我经常会在受到挫折和彷徨的时候买一张票,踏上旅途,而且在挫折越大的时候,跨越的空间越大,穿越的时空越远。在最艰难的时候,我常常希望一夜之间穿越春夏秋冬,一天之间走过东西南北,一觉之间感受雾雨风雪!走得越远,越不会回头,也就不至于走回头路了。

 

不过,好在有你们,一路给我的呵护和关怀,我,永远是你们的!

 

杨恒均 2008-8-14 香港

  评论这张
 
阅读(4208)| 评论(10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