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恒均的博客

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日志

 
 

为什么不给每一位中国人发一台电脑?  

2009-02-12 11:34:36|  分类: 思想解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无意中看到网络上正在热议要给老百姓发钱,至少也有几百元人民币,也有的算了一下,每人可以得一千大元,还有一位专家更牛,说干脆拿外汇储备出来,给每个中国人发它几千一万元,刺激消费、发展经济、和谐社会,皆大欢喜。

 

我看到这里就坐不住了,急忙伸手摸屁股口袋里的中国公民身分证,谢天谢地,平时一直觉得没有什么用处,这次终于要派上用场了,现在只等公布领钱的地点,我就去连夜排队。于是乎,一边气定神闲地闭目养神,一边盘算着如何折腾掉这些飞来的横财。

 

不过脑袋瓜转了几圈后,忧国忧民之心又膨胀了,不觉猛然惊醒,发现发钱的主意实在很馊。这些钱发给老百姓,也没有多少人会去消费掉,所以,很可能造成一边是国家从银行里提钱发给穷人,另外一边穷人排队再把钱存进银行,折腾了一圈,这些钱还是回到政府和富人手里,消费没有刺激起来,银行的腐败案继续飚升。

 

当然,还有更糟糕的可能性,由于把国库的钱拿出来发了,结果一夜之间,除了钱之外的所有东西都涨价了。于是发钱的那些人就就继续印刷钞票,后果显而易见:那些拿了一点钱的穷人们不但没有得到实际的好处,原来辛辛苦苦存的那点棺材本也被通货膨胀了。

 

至于说到富人和一些人民的公仆,你发不发几百、一千块钱,人家照样消费。更何况,你不发这些钱,钱还不是在人家手里。开发票公款消费,感觉好极了。我最近有个理论,为啥消费萎缩了?就是你老百姓在网络上监督犀利了,搞得公款出国、单位买豪华公车、公仆戴名牌手表抽昂贵香烟都受到监督,还怎么鼓励人家消费呢?

 

还有一点让我紧张的是竟然有人要动用外汇储备,那些可是存在国外的美金啊,嗯,你知道吗,一旦到了某一天,人民的币不值钱的时候,那可是救国救民于水火的最后一根稻草,这也被你们这些败家子拿出来分掉,嗯?

 

用这种方式发钱鼓励民众消费还要考虑另外一大隐患,那就是据说在中国,咱民众素质低,虽然生活没有人帮你,但你的思想绝对不能也不应该自理。你发钱给他,他乱花了,结果几百几千块很快花光了,消费习惯养成了,到时,你却没有钱发了,咋办?你还想和谐吗?

 

还有一点,别怪我罗嗦,也要提一下。我最近一直在思考中国人的核心价值观,绞尽脑汁苦思冥想后才发现,中华民族能够贡献给世界的“普世价值观”除了尊老爱幼和艰苦朴素之外,几乎都被破坏殆尽。你现在为了拯救眼前一时的经济低迷,就高调主张、号召和鼓励消费与花钱——哥们,你悠着点吧,别把咱老百姓好不容易保存下来的最后一点中华民族的优秀价值观也给断送了,那就千古罪人了,知道不?

 

可是,我又有些矛盾,虽然不愿意这些钱都发下来被吃掉玩掉或者原封不动地送回他们的银行供他们贪污腐败包二奶,但又觉得那些钱放在国库更不靠谱。于是,结合我春节后正在苦心孤诣、夜以继日炮制的两篇论文(包括一篇探索互联网和中国前途的《我们还能够在互联网上走多远》),我想到了一个主意:不如,给每一个中国人发一台电脑,发一台能上网、低成本的笔记本电脑?

 

各位,我从来不喝酒,也没有醉,如果你稍安勿躁的话,我给你讲几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在美国机场转机

 

这次到美国感受黑小子奥巴马就职典礼的气氛,从费城到北卡,从旧金山到华盛顿,飞来飞去,在丹佛、旧金山、洛杉矶等多个机场转过机,感受最深的是什么?

 

感受最深的是在等飞机的时候,登机口前上百个旅客,除了几位老人和一些海外游客之外,几乎每一个美国人都有笔记本电脑,离开起飞只有半个小时了,可是一看,地上,凳子上,到处都是打开笔记本电脑的美国人。

 

那场景真雷到我了,我以前真没有想到美国人使用笔记本上网已经到了如此习以为常的程度。我想照一张照片留下证据,但不好意思,结果就照了这一张,也可以看出登机口的人不是看书就在上网。

 

我也打开笔记本电脑,一搜索,找到了十几个无线上网连接服务,用信用卡付了几美元,可以无线上网了……

 

第二个故事:一位我记不起名字但永远不会忘记的慈善家

 

美国人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和随处上网给了我很深的印象,但就在我到美国前,我已经知道中国的上网人数达到3个亿,超过了美国的人口数了。美国人上网成为生活和工作的一部分,我亲眼看到朋友转机时打开电脑,敲了几下,就改变了航班。生活和工作中越来越大一部分是在电脑上进行的。

 

虽然中国人上网的人数超过了美国,但电脑在中国和在美国的用处则完全不同。而且我知道,中国的上网人数是有水分的,很多久久去一次网吧也被计算进去了。美国不同,大概上网的人都有一台电脑,而且,由于有些人家里有一台,还有一台笔记本电脑,办公室还有一台“公家的”,平均算下来,可能美国人不止一人一台电脑。这一点中国还远远做不到。

 

想起几年前从新闻上看到的一位美国慈善家,他发起了“一个孩子,一台电脑”的全球性慈善计划,主要针对亚洲和非洲的贫困地区的学校孩子。这位慈善家的名字我忘记了,但他要做的事却一直深留我心。他的计划是以低成本批量生产笔记本电脑,运到第三世界的中小学校,给每个孩子一台。

 

那时我才知道,原来一台能够上网的标准配置的笔记本电脑的成本竟然不到两百美元(相当于一千多元人民币)。这位慈善家的计划后来据说遭到一些国际电脑公司利益集团的刁难而失败(如果他的计划实现了,其他的所有公司的昂贵笔记本就没有人会买了)。

 

介绍那个慈善家的一些电视画面至今还历历在目:在孟加拉一个偏僻的小学,一群穿着破烂衣服的孩子兴奋地坐在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前,电脑屏幕上传来的是万里之外——也是相隔了大约几百年的文明世界的画面:纽约、上海的高楼大厦,城市孩子的欢声笑语也不时传来,以及一位“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老师通过电脑和学生们对话……

 

那些孩子脸上的表情,我清楚地意识到,这部能够上网的便宜电脑不但压缩了空间,也缩短了时间,它将比慈善家们送来的面包和衣服甚至校舍更能够让这些孩子们跳跃式地进入到现代文明之中……

 

第三个故事:奥巴马让我对美国的民主产生了怀疑!

 

说电脑太乏味了,我汇报一下这次到美国感受第一个黑人总统就职气氛的感受吧——实在太浓了,我说的是民主气氛。我敢断定,那段时间,应该是美国民主气氛达到了顶峰的时候。大家知道,就在奥巴马当选后,我写了一篇很多读者喜欢的文章《我有一个梦——奥巴马当选的意义》,在这篇文章里,我对美国民主的成就极尽赞美之能事。

 

看到美国人脸上的那些表情,我知道我并没有夸张。我看到昔日奴隶的后代登上演讲台时,那么多的人——黑人、白人和棕色的人,流泪满面……他们为什么那么激动呢?难道这不是美国民主的必然结果?难道——

 

也就在那一刻,我突然出了一身冷汗,我脑袋里当场跳出这样一个问题:美国的民主制度真是无与伦比的吗?

 

随即,我又弱弱地问了一句,如果说美国的民主制度是最好的,或者是最不坏的,那么,为什么这个制度在230年前就设立了(基本没有什么变化,宪法一直没有修订),却要等到一百年后才废黜奴隶制?为什么在45年前黑人不但无法参选总统,甚至被剥夺了投票权?为什么一直要等到230年后的今天才迟迟实现了“人人生而平等”?而从每一个人脸上的眼泪又分明地让我看到,走到今天这一步,一定是经过了很多艰难和险阻的。

 

那么,230年前成立的那个民主制度,为什么走了两百多年才走到今天的高度?

 

第四个故事:民主小贩杨恒均发生了信仰危机

 

在我即将推出的两篇论文里,对此有详细的探讨。这里简单提一下。民主制度出现于2500年前的希腊城邦,但那个制度出现后的两千多年里,并没有显示出有多少优越性,且不说当时世界上很多生活其中的思想家和哲学家都对民主制度多有抱怨和指责,就拿有民主传统的西方和中国比,也没有证据显示中国到1820年前的历史就真因为缺乏民主而成了“人吃人的万恶的旧社会”,至少在这个年份前,中国人创造了辉煌的文明,而且民众的生活水平一直不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中国人均GDP1820年前一直世界各国不相上下,甚至还高一点)。

 

可是,这同一个民主制度在过去的一百多年里,却突飞猛进,逐渐显示出了它无可比拟的优越性,为啥呢?

 

我认为,这和世界经济的大发展,以及科技进步分不开,民主成为好东西的时间正好和科技进步相吻合,特别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经济的发展,财富的增加,科技的进步,让人类的人性和良知开始苏醒,让民众的公民意识开始普遍形成。所以我们看到,当美国人在230年前喊出了“人人生而平等”的时候,白人们不认为黑人是平等的,连黑人自己也不认为自己是平等的,于是乎,这个民主制度就这么继续前进。直到有一天,民众——黑人和白人,还有黄色人、棕色人,他们逐渐觉醒过来,这个时候,同样一个民主制度才逐渐焕发出新的活力!

 

这里篇幅太短,说不清楚,再说下去,可能就会让人误会我是“素质论”者,误会了。我是想说,在民主制度发展的过程中,人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没有民主制度的主体——“人”的觉醒,素质的提高,再好的制度,他们也没有经济能力去享受,没有时间去投票,没有能力去决定。所以,我们看到2500年前的希腊城邦的民主,充其量只是几百上千个贵族和有闲人士在广场上决定全体希腊人的民运而以,所以我们看到230年前那个让我们激动的美国民主,一开始有投票权的也只是占总成年人口的少数族群:白皮肤的男人。

 

第五个故事:我们难道要从头走过2500年?

 

看到这里,一定有人会深深误会我。因为我上面提到的正好和某些人的理论类似,也正是被世界上很多非民主制度国家的利益集团用来抵制世界潮流的借口:哎呀,XX国民的素质太低,不适合民主;XX国家人口太多,无法投票;XX国民教育程度不高,和外界接触都没有,如何知道管理自己?

 

我不想陷入素质论,但从世界上民主制度的发展来看,我们不应该否定,即便在西方,即便在这个民主制度和民主文化扎根了2500年的土壤上,这个制度也只是在一百多年前开始变得越来越好(当然这之前,与非民主制度相比,民主制度还是比较优越的,只是对比没有那么明显而已),而这个时间正是世界GDP曲线突然上扬,以及科技发展开始腾飞的时候,经济发展和科技进步让民众不再闭塞,言论自由能够表达,媒体也从纸媒发展到收音机和电视机等等。上面提到的这些事实应该可以给我们一些启示。

 

我知道,如果我们承认西方特别是美国的民主是渐进式发展的话,那我们就陷入了永远无法起步的困境。难道要让亚洲和非洲一些新兴的国家退回到230年前的美国,然后开始起步吗?当然不是,美国这种民主制度是原生的民主,他们经过了多少年的探索,而后来的民主制度国家的包括日本和韩国、泰国和东南亚其他一些国家和地区,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起步比较高。

 

问题是,即便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也还是需要一些基本条件的,民主的主体是“民”,如果“民”因为各种原因(自身和被外界强加的、或者被愚弄的)并没有准备好,甚至根本不想当家作主,那又会发生什么情况呢?

 

这个问题也是我论文里详细讨论的,今天讲这个就太乏味了。让我们再回到开心的事——对了,我们今天在讨论什么?在讨论给国民发钱,有人说一人发一千元人民币,我则建议给所有中国人每一个人都发一台笔记本电脑,对的,这才是我们今天的主题……

 

第六个故事:过去十年,我们在互联网上走了多远?

 

说起电脑,我就兴奋。这次奥巴马当选是得力于电脑和互联网滴。很多以前对大选不感兴趣,也绝对不会出现在投票站的年轻人在网络上异军突起。结果让那位在现实世界叱咤风云,在互联网上却连电子邮件都不会用的老兵麦凯恩昏头转向,最后输得都找不到北了。

 

引起我注意的是,历史上民主制度变得越来越好是因为上个世纪的科技大发展,而今天把奥巴马推上总统宝座也同时把美国的民主推到一个崭新高度的竟然也是高科技——互联网。

 

让我如何不想起互联网就兴奋?让我如何不联想到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让我如何不想起过去十年,中国网民在互联网上一起走过的日子?

 

我就在这样想来想之中,不知不觉地找到了一个重大的发现:我发现中国网民过去十年在互联网上走过的路竟然与民主制度在在历史上2500年里走过的路有惊人的相似之处,有些甚至吻合。

 

莫非上天特别眷顾中国?就在我们被远远甩在后面的时候,互联网出来了,一下子拉近了我们和世界,我们和过去,我们和未来的距离?

 

互联网从十年前出现在中国时只有几万名大学教授和专家学者这类精英在上面讨论问题,到今天达到3亿网民,可以说走过了希腊广场上几百人到少部分人参入发表意见、参政议政的漫长历史。

 

记得去年有个专家说,中国的网民不能代表民意,因为农民不上网,这话有一定道理,但他不应该忘记,世界历史上最不坏的民主制度出现后的几千年时间里,在推进、完善和享受这种制度的,都是相当少的一部分人。而且由于经济和科技不发达,这个数字增长很缓慢。而中国的网民的人数则每年都在急剧上升。

 

互联网的历史和民主制度演变的历史当然不能等同,根本不是一个概念。然而,在中国人的面前,连接未来最直接的正是互联网。几千年的中华历史上,什么时候出现过你花几块钱的上网费就可以去发表意见,就可以去发表文章的事?而且,从2008年的一系列情况看,无论从胡哥还是宝宝这些最高领导人,还是从政府部门,网民的参政议政得到了一定的重视和回应,有些反应之快(例如处理人肉搜索出来的腐败官员),是我在西方现在的民主体制下都很少见到过的。这难道不值得我么珍惜和深思?

 

我们还能够在互联网上走多远,有赖于我们客观的回顾过去十年我们已经在互联网上走了多远。而我们在互联网上能够走多远,以及是否能够走进现实,或者把现实带进互联网里,则有赖于我们国家电脑和网络的普及程度,以及每一个中国公民使用电脑的熟练程度。

 

第七个故事:发电脑不但解决中国的经济危机,还能解决其他危机

 

如果我们真要发现金给中国民众促进消费,克服经济危机,我认为拿其中部分的钱制造廉价的笔记本电脑,争取每人发一部(婴儿和太老的怎么也无法使用电脑的同志就算啦),则是非常可行的。这样做,不但可以拉动中国的电脑制造业,扩大就业,而且还可以拉动电信和宽带等各项通信和多媒体的发展。

 

在发放电脑的时候,立即建立覆盖全国的无线上网业务。有了网络,全国民众都能够在电脑上接受教育和资信。发电脑取代发现金,我们分明的感觉到,电脑不但是物质的,而且更是精神的。

 

电脑带来的精神消费不但会解决经济危机,还会解决教育危机,信仰危机和政治危机!

 

几年前,当我看到美国那位慈善家在孟加拉小学教小学生用电脑时,我就想,如果我有很多钱了,一定开工厂制造这样的电脑,送给中国乡村的学生。那样他们虽在交通不发达的穷乡僻壤,却可以通过屏幕接受最好的教育,从电脑上学到现代化的知识,听最好的老师讲课,一个相对开放的互联网平台,让这些注定要在相对落后和贫穷中度过一辈子的孩子有了很多和我们一样的机会。

 

这个故事不是天方夜谭。科技的发展,电脑成本的降低,这一切其实非常容易实现。只是,那些利益集团的孩子们都不在乡下偏远的地方读书而已!只是,还有一部分顽固不化的人,始终人为民众就是喂饱就行了,阻止他们在精神上自理。

 

当中国人都有了电脑的时候,我们将会在一夜之间成为世界上电脑普及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到那时,只要识字的人,哪怕是农民,都可以上网冲浪,他们可以阅读当地买不到的报纸上的新闻,可以直接和省里的领导聊天,反应当地村里的村长又干了了什么不民主的事儿……电脑将成为每一个公民的大学,中国人将会在最短的时间里,完成西方人使用了上千年时间走过来的启蒙和人性的觉醒!

 

而且,不知道你想到没有,最伟大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我们就可以使用上网实名制(反正你得用身份证才能领到一人一部的笔记本电脑),然后庄严地向世界宣布,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就是这样的:每一个人都可以通过自己手里的电脑直接参政议政,甚至投票!

 

各位,我没有喝酒,只是有点晕乎乎的——请让我把话说完,再把我赶出去。请问,大家一直在说民主和投票,但你是否知道,从希腊民主到今天的美国民主,投票率虽然从非常低到现在的比较高,但却始终没有实现民主贤哲们幻想的那种全民的民主?那些穷苦的人包括后来有了投票权的黑人,为了生后,根本没有时间去投票站投票。就拿现在的我所熟悉的美国、澳洲民主来说,投票率也并不高(澳洲使用罚款的方式强迫公民投票),而且,很多人已经断言:那种真正意义上的民主(所谓真正做到一人一票,在国家所有的事情上都能够发出声音)是永远不可能实现的——

 

言之过早了,你忘记了科技的进步会改变一切吗?你忘记了一个叫杨恒均的民主小贩坐在一部破电脑前突然发现了迄今为止最快捷的民主教育和最彻底的民主方式?

 

电脑不但可以缓解经济危机,不但可以教育我们的孩子,不但可以让我们通过开放的网络逐渐提高我们自身的素质,而且,在电脑这个虚拟的空间实行宪法赋予的各项权利,并不会立即波及现实世界(不会破坏现实的“和谐”)。

 

而当我们在虚拟的空间锻炼了一段时间,当我们自信到打破虚拟和现实的界限后,中国——这个历史上最古老的文明,将向世界证明,我们后来居上,在一次经济危机中实行了每人发一部电脑的办法,使得我们有条件实现人类历史上最全面彻底的民主——如果你高兴,就叫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吧,反正,只要不把后面的“民主”两个字删除掉,其他的事,嘿嘿,我们就不争了,为啥?你忘了,我们有13亿人,而且每一个人手里都有一台笔记本电脑,你就别代表人家了,他们都会轻敲键盘,告诉你他们在想什么,以及他们怎么做……

 

第八个故事:陶醉

 

我没有喝酒,但我醉了!

 

 

杨恒均2009/2/12 广州

 为什么不给每一位中国人发一台电脑? - 杨恒均 - 杨恒均的博客

                                 (洛杉矶机场转机)

  评论这张
 
阅读(27404)| 评论(20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