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恒均的博客

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日志

 
 

我们今天需要什么样的启蒙?  

2009-05-13 20:56:54|  分类: 思想解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内容摘要:中国需要一场启蒙运动,但用来启蒙的内容却有别于几百年前的欧美和90年前的中国,当时用来启蒙大众的理论和理念绝大多数变成了现实,也成为当今世界的主流。中国今天需要的启蒙不一定要从那些尘封的理论入手,更简单也更容易让大众接受的方式是睁眼看世界,用事实和实践来启蒙。因此,在这场启蒙运动中,海外的华人华侨比国内知识分子们拥有更大的优势,同时,中国各阶层积极参与社会实践率先自觉进入公民行列的人也是启蒙的先锋。而在被启蒙的人群中,不仅仅是那些一直被“蒙在鼓里的人”,还有那些参与蒙骗他人最后自己也被蒙住了的知识精英、权力精英和财富精英们,以及,我们自己。——这是个新的启蒙时代,在这里,我们互相启蒙。

 

(此文根据近日在悉尼和墨尔本两次与华人华侨聊天的记录整理)

 

 

我们需要一场启蒙,这应该不是一个问题了,问题是我们需要一场什么样的启蒙。我想试图回答这样的问题:用什么来启蒙,谁来启蒙,启蒙谁等等,当然,还可以分得更细。

 

用今天的事实而不是两百年前的理论来启蒙中国!

 

先说用什么来启蒙。很多人可能想都不想就会说,这还用问吗?当然是用先进的理论、普世的价值,用自由、民主和人权这些耳熟能详的概念。

 

确实不用问了,如果我们回想几百年前欧洲的那场启蒙运动,我们不会怀疑,把当时启蒙思想家卢梭、伏尔泰、孟德斯鸠、狄德罗等等的理论拿出来启蒙中国人,不但不显得过时,而且,甚至还有些过于“先进了”。这大概也是我们的知识分子们一直没有放弃启蒙的努力,却和民众愈走愈远最后弄得自己比民众还灰心丧气,还更需要启蒙的原因。

 

这些年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用什么来启蒙中国更有效?我的结论是:用理论、讲道理固然不能少,但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和国际的大环境,中国的启蒙应该是以事实和实践为主,讲真相说真话,也说每个人都听得懂的大白话。

 

欧洲两百年前有启蒙运动,中国90年前的新文化运动也是启蒙运动,那两个启蒙运动都是知识分子们用先进的理论思想启蒙大众。欧洲的启蒙成功了(在一些国家也走了弯路),中国的启蒙不但没有成功,还被现在有些学者认为是导致了五四运动,把中国引向了邪路(也许可以用一个“更大的弯路”来形容更恰当)。可见,在中国启蒙和在外国启蒙,虽然拿的理论是一模一样的,结果却大不相同。

 

今天我们的知识分子仍然在拿当时就基本完善了的理论启蒙大家,这无可非议。现在的知识分子的作品汗牛充栋,可有多少真正能够在思想高度上超过90年前的那帮启蒙先锋们?我有个理论,就是历史还没有终结,但指导人类前进大方向的理论却基本上定型了。回顾一下过去两三百年,这个世界的历史步伐或急或慢、忽左忽右,但有多少走出了欧美启蒙学者的理论框框?

 

也正因为如此,今天中国的知识分子说到启蒙就垂头丧气。我们今天还启什么蒙?90年前那帮人比我们差吗?人家那样折腾,都没有成功,看看我们今天的处境,再折腾90年,保不准还在原地踏步。

 

我很理解这种心情,因为我自己也有这样想的时候。这也是我在思考启蒙的时候,主张跳出理论启蒙,跳出知识分子主导的启蒙的原因。

 

今天的启蒙和90年前的启蒙有什么不同?

 

我们不妨思考一个问题,从启蒙的角度看,现在的中国和两百多年前的欧洲以及90年前的中国有什么不同?不同有很多,但我要强调一点最大的不同,那就是如果说两百年前(中国90年前)启蒙前辈们用来启蒙大众的东西还只是停留在理念和理想阶段,那么,现在那些理念已经深入世界各个角落和绝大多数人的内心,当时的理想,也早就成为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人民的日常生活。

 

这就是最大的不同!我特别佩服欧洲启蒙思想家们,他们在全人类尚在黑暗中徘徊的时候,就从文艺复兴到启蒙运动,悟出了人类的真谛,照亮了人类前进的路。要知道,就在他们大谈人权、民主和个人自由的时候,当时世界上有几个国家真正是自由、民主,以及讲究人权的?——他们的伟大就在于此。

 

至于90年前中国的新文化启蒙运动的先驱们,我也是要仰视的,但随着读了他们用来启蒙的东西,再去读西方的启蒙理论,我就感到有些不安了,因为迄今为止,我还没有发现90年前的中国知识分子对人类启蒙的理论有什么新的贡献。他们只是把西方启蒙的理论照搬到中国,要说服大众,这个理论能够把我们国家带向光明。问题在于,欧洲人自己悟出的道理,也坚信这个道理,而照搬过来的中国知识分子,在内心深处,是否真认为这些理论可行?如果说有实践支持他们的信念,那就是已经开始把这些理念变成现实的西方国家把大炮战船开到了中国的大门口。

 

而正因为这同一个原因,让我们那些启蒙思想家们感到了透顶的绝望,到后来几乎都一夜之间改弦易辙了。为什么?让我们看看当时的现实,当中国的启蒙者们在用民主自由和人权启蒙中国的时候,恰恰是那些拥有这些先进思想的国家在侵略瓜分中国(这里先不讨论这个侵略和瓜分实际带来中国开放的某些积极意义),而十月革命胜利后的俄国却第一个宣布放弃对中国的一切不平等要求,要和中国世代友好。

 

理论本来就不是原创,面对复杂的现实的时候本来就显得苍白,加上他们几乎没有启蒙几个普通民众,还有几千年沉积的专制糟粕,到后来,他们把自己都弄“蒙”了头。现在有些知识分子站在90年后的高度,责怪当时的知识分子怎么突然都向左转,同情苏俄。他们忘记了当时相比于苍白的理论的鲜活的历史事实,五四运动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欧美国家陷入经济危机,苏俄的经济却以比现在中国GDP增长速度还快地在飞速发展。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被美英法三国启蒙最快最彻底的日本和德国,走上了给全人类造成巨大灾难的邪路。虽然同中国与俄国走上的邪路并不是一条,但殊途同“毁”。——说斯大林比希特勒还要坏的人,可能不是太客观。

 

因此,我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当初中国启蒙运动没有成功重要原因之一是中国人引进了先进的启蒙理论,却找不到实践和事实来支撑这些理论。

 

然而今天已经完全不同了,如果现在还有人试图坐在书房,拿蒙上尘土的两百年前就诞生了的理论来启蒙,甚至还绞尽脑汁地去向糊里糊涂的国人证明哪一个理论是正确的,哪一个理论更适合中国,我觉得肯定是吃力不讨好的。我们不如顺手打开窗户,指着远方和我们的周围,告诉大家,这个世界上有一些方式方法可以让我们活在更公平的世界里,让我们少受人家欺负,让我们享受到充分的个人自由,让绝对的权力受到限制,让我们活得更有尊严……

 

如果有人不相信,你没有必要告诉他们伏尔泰和孟德斯鸠怎么说的,你只要告诉他们在我们周围的一些国家,这样的理想早就实现了,你可以讲事实,也可以讲故事……

 

海外华人华侨是新启蒙运动的先锋

 

说到这里,该扯到我今天的主题了,那就是海外华人华侨与中国新的启蒙运动。历史上几次启蒙运动当然都是由知识分子扛大旗,实际上,扛旗的是他们,跟在后面的也都是知识分子。

 

可是按照我上面对启蒙内容的要求,去进行启蒙的就不一定是知识分子了,而且如果这个知识分子整天坐在书房里,站在教室里,躺在年轻学生的床上的话,他的实践经验,和对事实的认识并不能让他们成为启蒙的先锋,而且他们那种只看过去的历史,却看不到未来的历史的人生观,往往让他们胆小怕事。

 

因此,我更主要把希望寄托在广大的华人华侨身上。我认为最好的启蒙老师是海外华人华侨!这一直是我心里的一个愿望,现在有多少华人华侨在世界各地?三千万以上吧,实在太多了,每一个统计好像都相差几百万。这些华人华侨大多数生活在民主政体下,也就是生活在几百年前被启蒙先锋们启蒙过的社会里。

 

没有人比你们更加理解民主社会的无奈和不足之处,同样没有人比你们更加知道民主社会的可贵之处。怎么说呢?举个例子,今后要攻击西方的民主制度的缺陷,大家要积极一点,不要让国内那些根本不知道民主是个什么东西的人丢人现眼了,由我们华人华侨出手,会更有说服力。上次我见到一位美国专门以揭露民主制度为己任的白人大学者。他向我悲叹道,整个苏联东欧加上十几亿人的中国,每天在那里攻击西方的制度,花费了多少金钱和精力啊,可实践证明他们竟然连一条都没有说对,没有说错的倒是有几条,不过那些也就是被西方人自己老早就揭露出来的。

 

当然,也不要忘记说一下民主好在哪里,这个制度可以解决中国的什么问题,或者说能够解决了你的什么问题。生活在这个制度下的华人华侨大多向我抱怨说,你不了解民主制度,这里也有很多问题。我说,我知道,你讲一下那些“很多问题”看能不能阻止大陆人继续出来,帮助大陆把一些人才留在内地。

 

但我也想请你讲一下,为什么几千万华人华侨都在抱怨民主制度的问题,可迄今为止没有一个人愿意抛弃这个制度,像当初他们背井离乡时那样,回到祖国的怀抱?你想一下,告诉我原因,你的任何一句话,对于国内那些从来没有生活在这种制度下的民众,就是启蒙。

 

什么叫启蒙?这就是启蒙!国内很多学者和民众对民主有一些不切实际的看法,认为民主来了,什么都好了,工资涨了,女人有了,身体好了。同样另外一些人,把民主说成妖魔怪兽。说实话,这些年我在国内接触的人可谓不少,但如果要我说一下大家对西方社会的切实感受,对民主的现实(而不是理论)的看法,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们,没有几个人比我随便在美国和澳洲大街上拉一个华人华侨有更全面的看法。

 

当然,这些华人华侨可能不是学者,也许是从福建偷渡过来的不认识多少字的华人华侨,但他们本身就让你知道了民主是怎么回事:再艰难,我也不会回去的!即便我回去赚钱,我的孩子也绝对不能回去!

 

不是你启蒙我,我启蒙你,而是让我们互相启蒙!

 

好了,我算是把华人华侨吹嘘了一通,但我要指出,由于华人华侨出来后忙于生计,放松了学习(有些一辈子都没有学会外文),加上对大陆的发展也不那么了解,所以,我虽然寄托他们对普通大陆人讲一下传说中的民主制度,充当一下启蒙的急先锋,但同时,也希望他们能够接受启蒙——来自大陆知识分子和民众的启蒙。

 

由于我打破了用理论来启蒙的旧框框,我可以这样说,由谁来启蒙的问题也就成了一个大问题。谁更有实践经验,谁更熟悉理论和理念,谁了解外面的世界,谁又更了解中国?

 

这样问下来,大家也就明白,不错,我说的启蒙就是一个全民的启蒙运动,不是你启蒙我,我启蒙你,而是我们互相启蒙。华人华侨需要告诉大陆民众民主的无奈和美好,大陆民众需要告诉华人华侨中国的过去和进步;底层民众需要知识分子们放下身段,以讲故事的形式告诉他们这个世界上还有不同的生活,当然,知识分子更应该放下身段,从老百姓那里得到启蒙。

 

这种看似混乱的交叉启蒙就是我说的新时代的启蒙运动最大的特点,不管你是否赞同这样的运动,由于社会的进步、资讯的发达,特别是互联网技术的日新月异,这种启蒙运动已经悄悄地展开了。它不再是几百年前由一些把圣火带到人间的高瞻远瞩的精英知识分子们登高一呼,而是潜移默化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人人讲真相,人人以事实为依据,人人追求自己的自由和尊严,整个社会都以人为本……

 

所以,每天晚上,我们都应该问一下自己:今天,我被他人启蒙了没有?明天,我如何去启蒙他人……

 

 

杨恒均 2009/5/13 悉尼

  评论这张
 
阅读(6289)| 评论(1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