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恒均的博客

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日志

 
 

《情报局长》第五章:继续潜伏(13--16)  

2009-09-06 14:57:57|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三

 

我靠,实在是惊险,他把蒋经国击毙了?我半坐起身体,夸张地问。

 

周局长瞪了我一眼,你嘴巴能不能干净点?

 

我?你就把我当俗人吧,局长大人,太惊险了。

 

很显然,他没有杀死或者根本就没有刺杀蒋经国,因为蒋经国后来成为台湾的总统。可是我还是被当时的紧张的气氛所感染,心中也对历史的偶然感到不可思议,如果当时余则成抽出手枪,击毙了蒋经国,那么后来就没有蒋经国总统,也就没有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了,那么当今的局势又是如何?实在让人感觉到历史的诡异,不可思议啊,这一切都掌握在一位中共特务的手里——他握住手枪的手里。

 

他以为那天他会被逮捕,那么他一定会铤而走险,杀一个不亏本,杀两个还赚一个,虽然我一直怀疑这个文弱的书生是否真会开枪。周局长说罢,仰头休息了一会,到了吃中饭时间,护士送来他的午餐,在他吃中午饭和休息的时候,我到外面去逛了逛,顺便吃了一顿北京涮羊肉,然后延着西苑的围墙散步,一边消化胃中的羊肉,一边消化大脑中的故事。

 

下午为了让周局长多休息一会,我故意三点多才到他的别墅,到那里后发现他正焦急地等着我,我心里暗自发笑,心想,听故事的都不急,你讲故事的倒急了?

 

我还没有坐下来,周局长就开口了,你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一点不焦急?

 

我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知道没有发生余则成刺杀蒋经国的事,因为历史上没有记载。

 

周局长点了点头,是的,你很聪明,故事发展到这里,我们已经不是在讲故事了,而是开始讲述历史了。故事可以焦急的等待结果,历史的结果则早在那里等待我们了,所以,你反而不焦急了。

 

我点点头,随即又摇摇头,说道,不过,周局长,我还是很想知道关于余则成的任何一件事,包括那天在毛人凤的办公室里发生了什么。

 

那天什么也没有发生,就在余则成手心冒汗,开始担心如果发生变故,他突然伸进口袋里的汗手是否可以抓稳手枪枪柄的时候,蒋经国站了起来,向他伸出了那只温暖的大手,按照规定,余则成得用两只手握住这只领袖公子的手,所以,他的右手不得不从右边口袋处伸出来……

 

啊,怎么回事?

 

周局长皱了皱眉头说,蒋经国当时反而用两只手握住余则成的手,深情地说,则成,你为党国所做的牺牲,我们都知道了,你节哀顺变,党国不会忘记你,今天来就是和几位将军商量一下,我们认为下一次人事调整的时候,情报局副局长的担子就应该落在你这样的党国精英的肩膀上,当然我们还需要最后考察一下,走走过场吧……

 

蒋经国说到这里,在比自己高一个头的余则成的肩膀上拍了拍,则成当时有些莫名其妙,可随即心中升起了一阵不安。他当然知道那位刘姓处长因为在大陆的家属受到礼遇而被怀疑为共匪,那么,他们经过调查后却对余则成如此看重,甚至说出了“节哀顺变”的话,余则成当然感觉到了什么。

 

可是,他不会真相信吧?我插话道。可听到我的问话的周局长却沉默了起来。过了好一会,我也感觉到一阵不详的气氛,于是催促周局长把故事讲完。

 

周局长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岁的样子,声音也低了下来,我要靠近他一点,才能完全听清楚。……则成虽然得到蒋经国的保证要升职为副局长,可他却由于听到蒋经国的话,加上刚才的紧张气氛,一直恍恍惚惚直到回家,晚秋看到他的样子,心疼死了,问怎么回事,则成反问她,他在大陆的弟兄亲戚,特别是翠萍母女都好吗?

 

晚秋一听愣住了,她说,好久没有问他们这方面的情况了,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余则成一听就生气了,喊道,什么叫应该没有什么问题,难道你们每一次见面不应该清楚告诉我翠萍他们怎么样了,难道……

 

我惊讶地看着周局长,发现这位讲故事的人竟然像我想象中的余则成一样情绪激动地喊了起来,有那么一瞬间,我猛然发觉,眼前周局长身上竟然有那麽多余则成的影子,莫非这位神秘的老头就是当年的余则成,莫非传说中已经神秘失踪的余则成就在我眼前……

 

                        十四

 

东京,晚秋叔叔家的客房里。

 

你能够详细告诉我怎么回事吗?晚秋压住悲伤,尽量让自己不爆发。

 

是这样的,你也知道,大陆发生了一些政治运动,这些运动很多和台湾白色恐怖的背景差不多,只不过我们那里叫红色恐怖,我们是用来对付国民党潜伏在我们大陆的特务,用来对付封建时代遗留下来的那些反动分子、落后分子……

 

可余则成的家属是反动分子吗?晚秋颤声地问。

 

当然不是,可是,请你理解大陆发生的事,你不在那里啊,连我们情报部门都受到了冲击,很多情报老战士都靠边站了,主管余则成同志、负责单线联系的老首长也被关进了牛棚,他们这个时候都有点自顾不暇,不过,由于有周总理的保护,海外情报人员受到了最大的保护——北京来人深怕晚秋打断他,继续说了下去,国内情况很复杂,其实有很多台湾国民党潜伏下来的特务,所以,对于余则成同志的亲属我们不敢过多照顾,否则,这事传到台湾,他就暴露了。组织相信余则成同志能够理解的……

 

能够理解什么?理解你们眼睁睁看着他的家人——晚秋说不下去了,眼泪流了出来。她心里痛苦,可更难以忍受的是,她不知道如何回去把这个消息告诉余则成。

 

晚秋同志,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我们根本来不及部署,当我们截获台湾情报局在大陆暗中调查国民党军警和情治部门家属在大陆的遭遇情况时,我们已经预感到是在查我们派遣到台湾的所谓“内奸”,所以我们抓住机会,及时借机除掉了几个心头大患,其中包括台湾情报局最有可能和则成同志争当副局长的那个三处刘处长。我们的办法很简单,就是马上对那位姓刘的处长的家属百般照顾,这些做法落在了台湾奸细眼里,传回台湾,他就被怀疑,被抓起来投进了大牢,虽然没有处死,但也不可能回情报局了,更不用说和则成争位置……

 

争位置?我不想听这些,你们只有这些吗?余的妻子——前妻呢,他们的孩子呢,你们还有没有人性?晚秋终于爆发了,嘤嘤地哭了起来,心软的她是为则成在哭。

 

那位北京来的人虽然也五十多岁了,却一下子手足无措,不知道如何安慰眼前的晚秋。等到晚秋停止哭泣,他才轻声地说,我们当时确实无能为力,我们虽然可以用欺骗手段照顾那位刘姓处长的家属,陷害他,却无法用同样的方法保护则成同志的家人。你知道翠平很固执,一定要在家乡生活,不肯到北京,她的日子并不好过,你还记得当初他们村子里的哪个地主吧,他到天津时正好撞上翠平,结果让则成虚惊一场,没有想到这无赖回到了家乡,一遇到运动,他就跳出来举报翠平曾经是国民党特务的老婆,加上则成的家庭成分也不好,这样他们一家就成了批斗对象,按照组织原则翠平也不能承认自己的丈夫现在是潜伏在台湾的中共情报人员,本来每次运动也不会有什么大事,加上我们也暗中做了一些保护,没有想到这次却……

 

可为什么还是出事了?

 

这个,那时局势失控,毛主席号召阶级斗争要年年讲,天天讲,有一次我们知道了翠平家乡又要开批斗大会,于是马上赶过去,当我们赶到现场的时候,发现正在举行万人大会,翠平母女都在批斗台上,我一看这阵势,就感觉到情况不妙,当时我们可以冲上去把翠平母女俩救下来,可是,会场上近万双眼睛都看到我们开着吉普车过来的,如果这时冲上来,谁能保证台下的人群中没有一个国民党特务?如果有,他们铁定会认为我们是上面派下来保护翠平母女的……

 

那你们就这样眼睁睁看着翠萍被活活打死?晚秋恨恨地说。

 

我、我,——那五十岁的老情报员显然不知道如何应答,我——我确实不知道怎么办,我请示北京,半个小时才接通电话,他们说主管则成的首长还在牛棚,让我直接找部长,又过了半个小时才找到。可是出乎我的意料,那天群众的情绪一下子爆发得那么厉害,一些壮汉冲上台去,开始用皮鞭和裤带轮番抽打翠平,狠狠地抽……

 

晚秋又哭了起来。

 

当我终于接通了部长的电话,汇报了情况后,部长下令,不能直接干预,以其他间接方式立即结束这场残酷的批斗。可是,都怪我经验不足,不知道该如何间接结束这场批斗,在场的口号声响彻云霄,主持人已经无法控制会场群众,我的一切努力都失败,当我看到奄奄一息的翠平,实在无法忍受,抽出手枪,向台上冲去,当时台上有十几个大汉在抽打翠平和另外一个地主婆,口中还在辱骂她们,看起来,我必须用手枪才能震住他们……

 

啊,后来怎么样了?怎么会……晚秋也许期盼另外一个结局,可她已经知道了结局啊。她以手掩面,轻轻啜泣。

 

可当我冲得越来越近,我的心就越来越凉,要知道,我也是有三十年的情报工作经验,我这样做无疑是冲动的,可是,我能够看着共和国最优秀的情报员的爱人被活活打死吗?不能,不能,可是,我的特工经验让我很清楚地意识到,只要我救下翠平,余则成就会立即暴露,我面临的是我参加情报工作后的最艰难选择……

 

就在我冲上台后,会场群众的目光突然都转向了我,我是开吉普车来的,又握着手枪冲到台上,大家一时之间都愣住了,不知道我要干什么,这时的我,也不知道要干什么,我一步一步逼近,那些大汉看到我手里乌黑的手枪,也不约而同地闪到一边。

 

我走近翠平,只有一步之遥了,我伸出手想去解开捆绑翠平的绳索,就在这时,翠平抬起了头,啊……那张布满血污的脸,我永远不会忘记……我的手停在空中,我听到她用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够听到的声音断断续续地说,你,你想害死则成?你,不能救我……我把则成的孩子交给你,你不能害死则成,他永远比我重要……

 

她的话让我突然冷静下来,我一下子明白过来,其实如果真要救下翠平,又何须我出手?只要翠萍自己开口说出真相,那些暴徒就算吃了豹子胆,也不敢侮辱一位潜伏海外的共和国特工的妻子啊……可翠萍正是想到了则成的安全,理解了情报潜伏工作的残酷性,才一直咬紧牙关不肯暴露自己的身份……余则成,他只是一个丈夫,一个男人吗?不是,他是共和国潜伏在敌人心脏最致命的间谍,他即将接受共和国整个人民解放军都无法承担的重任,我在这个时候如果因为感情用事,把他暴露了,会有什么后果?

 

讲到这里,五十多岁老情报员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感情,嚎啕大哭起来,晚秋抬起头,带着怨恨和同情的复杂目光看着这个男人。老情报员忍住悲伤,断断续续地说,可当时我已经握着手枪冲上了批斗台,而且离她那么近,我该怎么办?就在这时,我又听见那个坚强的女人轻声说,快、快点打我……

 

我哪里打得下手啊,如果打轻了,被奸细看出来,也不行。于是,我临时举起手枪,对她的脸做了一个瞄准的动作,喊道:你这个国民党特务的臭女人,我真想一枪打死你!

 

话音没落,我的眼泪就涌出来,这眼泪本来是为翠萍而流,可我却不得不在台上演戏,让上万的人感到我的眼泪是气愤的泪水。我实在无法演下去啊,于是我转身飞奔而去。我想等批斗会结束,等他们把她送回家,我再在晚上找机会去看望她,向她道歉和解释,安排当地医院为她疗伤。可是,我怎么也想不到,那天他们竟然活活把她打死了。而在后来的当地公安的调查中,竟然说,当时一名从外地赶来的,用枪指着说想打死她的人给批斗会增加了激情,使本来要结束的批斗会火上加油,那些暴徒得以继续对翠萍施暴,所以,晚秋,我是有罪的,我给你们跪下,请你替则成接受我的下跪悔罪……

 

                             十五

 

我沉浸在周局长的故事中,这个故事竟然和我多年前写的小说《致命弱点》第十九章“保密”里的情节如此接近,让人不觉感叹,在那个荒唐的岁月,不知道隐蔽战线发生过多少这种至今不为人知的悲剧。这时我看到周局长脸上有几滴浑浊的眼泪从脸上滚落下来,我说,周局长,我知道在红色恐怖的时代,有很多潜伏在海外的特工家属受到了不白之冤,可我没有想到的是,连共和国潜伏在台湾的头号间谍的前妻竟然也是被活活打死的。

 

是的,我们对不起他们啊。他们潜伏在海外,担惊受怕,随时冒着牺牲、消失和坐牢的危险,可我们在大陆连他们的家属都保护不好。周局长拿起手帕揉了揉眼睛,继续说,没有保护好他们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主要的是与当时的政治大环境有关,别说一名特工,就是共和国的主席刘少奇和开国元帅彭德怀不也是含冤而死?但其中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工作的特殊性,当时敌中有我,我中有敌,让我们想保护也不敢声张,往往很难做。第三个原因就是我党的情报工作一直是单线联系,知道一名重要特工的详细情况的人除了最高情报首长外,不超过三五人,在这种情况下,一旦这些人出事了,去世了,就没有人来为他们经营的海外特工作证明了,这种事也发生了很多次。改革开放后,曾经发生了好多起年轻人带着已经去世了的父亲的手信、暗号回来找“组织”的事,可组织哪里有人记得他们啊?

 

悲剧啊,我感叹道。周局长,后来的情况怎么发展的?

 

看到晚秋当时悲痛欲绝的样子,我们那位一直负责和晚秋在日本接头的老情报员几乎精神崩溃,回来后一直自责。很显然,他已经不适合这项工作了,晚秋也对他产生了隔膜。于是,我情报部门决定更换一名联络人,组织要求新联络人的年纪不要太大,一定要从当时最优秀的年轻人中挑选,因为随着两岸关系形势的演变,以及余则成在台湾情报部门地位的提升,在潜伏了十年后,我们决定开始激活他,从事计划多年的中共对国民党最后的暗战!

 

啊——,听到这里,我一下子来劲了,坐直了身子,我这才知道,故事讲到这里,几乎还一次也没有提到余则成到台湾后为我党工作的事,也难怪,他一直在潜伏,站稳脚跟,继续向高位爬升。不过我有点犹豫了,我问,周局长,后来他们展开情报业务工作的事,你也清楚?这种事不是单线联系吗?你当时应该还是年轻人啊,你怎么会那么清楚?

 

因为,周局长长吸了一口气,慢慢从鼻孔呼出,因为组织上给余则成和晚秋新派的交通联络员就是我!

 

啊——,我情不自禁地惊呼,仔细打量了眼前的周局长,一个谜团也揭开了,周局长不是余则成,但从那一天之后,他就和余则成没有分开过,难怪我在他身上感觉到余则成,又在余则成的故事里看到了他的影子……

 

                              十六

 

台北余则成、晚秋家。

 

两人相对而坐,晚秋已经哭成了泪人一个,余则成则痴痴呆呆地坐在那里。晚秋去拉他,他仍然一动不动,他不哭,只是喃喃自语:翠平又为我死了一次,翠平又为我死了一次,那一次从大陆撤离的时候,我原本以为她已经死了,可后来,在登上飞机前,我看到了她,我还不相信她还活着。后来组织告诉我,她不但活着,而且还给我生了一个女儿……

 

则成,你的女儿没事,组织已经把她接到北京,现在在芳草地小学读书,真的,他们告诉我的,她没事……

 

可他们告诉我,我们很难再见面了,而且她也绝对不能到台湾来,于是组织又安排我们俩人结婚……晚秋,你说我是个什么东西?我是个男人吗?左蓝那么爱我,我不但没有保护好她,却让她为我而死,翠平跟我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惊,可我也没能让她过上一天好日子,而竟然让她为了掩护我而死了两次……还有你,晚秋,你和她们一样傻,你知道吗?和我在一起,就是在死亡线上跳舞,每天看到国民党特务抓到共党嫌疑犯,我都在想下一个可能是我,可我没有什么,身为特工,我随时准备好了,可是,晚秋,让我如何保护你?我是一个男人吗,你说?

 

则成,晚秋抱住他,她的泪水滴在他的身上,则成,你是真正的男人,你为了国家和人民潜伏在敌人心脏,你是我心中最大的英雄,和你一起,我今生无悔,你知道吗,其实我嫉妒左蓝和翠平,她们为你死一次,死两次,如果用死可以保护你,我宁愿为你死三次,死十次……

 

别说了,你别说了!余则成终于忍不住,眼泪簌簌地流下来……

 

台北,红灯区。

 

看着怀里疲惫不堪的晚秋迷迷糊糊睡过去,余则成轻轻放下她,他却一点睡意也没有,他走上台北的街道,漫无目的地走着,却不知不觉来到了红灯区。这里,他竟然是第一次来。他突然想喝酒,想找女人,不是为了发泄,而是想麻痹自己,想让自己的爱不要那么集中在自己心爱的女人身上,因为,那些女人好像注定会为了他而死去。而他很清楚,他再也受不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为他而死了。可他没有办法,——不,也许有一个办法,就是让自己在感情上堕落,让自己不那么值得她们爱,更让自己不那么爱惜她们!

 

他走进一家色情酒吧,坐下来,叫了烈酒,一杯一杯地喝起来,左蓝、翠平、晚秋,一张又一张让他如此珍惜的脸庞在他脑海中闪现,可是,那些脸庞渐渐地模糊了,倒下去的怎么是晚秋,左蓝怎么怀孕了,而翠平却突然出现在酒吧的门口……他揉揉眼睛,幻象消失,眼前却出现一张浓妆艳抹的脸……

 

先生,要我伺候你吗?那张扑满了胭脂的脸笑眯眯地问。

 

问我?醉醺醺的余则成又喝了一杯,拍拍腰间的手枪,那女子看到了,却笑得更开心,娇声怪气地说道,长官,不知道你的人有没有那支枪硬嘛,我们到楼上房间吧,这里可是国军长官的第二个反攻大陆基地呢。

 

嗯,嗯,你说,我是不是男人?余则成站起来,在那个妓女的搀扶下高一脚低一脚地向楼梯走去,边走边说,我哪里算个男人……

 

你啊,我们国军都是最大最硬的男人,你们保卫我们中华民国不被共匪侵占,你们不是男人,谁还是男人?

 

嗯,嗯,保卫国家?我他妈的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保卫这个国家,有什么球用?你说,嗯,嗯,你不说?等我上去后收拾你这个贱女人……

 

那妓女听到这里放肆的淫笑起来,到了楼上,等在门口的老鸨早就收拾好一间房间,两人跌跌撞撞进去后,老鸨轻轻把门带上。

 

随即房间传出了女人的娇呼声,还有余则成拖着唱腔的声音。一位经过房间门口的中年人被这声音吸引,停住脚步听了一会,随即叫来老鸨,出示了一个证件后,老鸨轻轻为他打开了房门,那个中年人从门缝偷偷看了进去,随即直起身,满脸惊讶,含笑不语地离开了……

 

(未完待续,非常不好意思,刚刚看到这篇小说前三个部分后面的读者留言,发现很多读者希望我写完,不要拖拖拉拉,所以,本人取消周末娱乐,完成了剩下的两万字,待修改后,一个星期内完成。本小说纯属虚构,大家当小学看就可以了,别联想阿。)

  评论这张
 
阅读(3254)|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