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恒均的博客

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日志

 
 

《阿凡达》与伊拉克:宽容妥协还是“以暴易暴”  

2010-01-11 15:14:21|  分类: 每日一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凡达》是一部宣扬和平的电影,然而是用暴力的方式来宣扬。导演塑造了一个完美的外星民族纳维人,他们与自然浑然一体,像还没有进化到人类时的猴子们一样无忧无虑地拖着一条尾巴在树上跳来逃去。但他们却拥有地球上人类们推崇备至却总是无法达到最高境界的智慧:知道妥协与宽容,能够与凶猛的动物和谐相处……一言以蔽之,潘多拉星球上的纳维人就是被战乱、对抗、金融危机与贪婪折腾得乱七八糟的地球人的梦中楷模。

 

但人类并不放过这个地方,美军准备抢夺稀有矿藏。被派遣过去卧底、潜伏的前陆战队员杰克(阿凡达)第一次到看到头上长了一个锤子的大犀牛时,准备“以暴易暴”,使用武力保护自己,结果,寡不敌众,差一点被咬死。是纳维人部落首领的女儿救了他,教会了他更有效的办法:去容忍、去沟通,学会妥协才能和谐相处。这情景实在是太感人、太完美、太值得我们深思了……

 

可是,当嗜杀成性的美军上校率领高科技武装的美军大规模来侵犯潘多拉的时候,纳维人的和平方式瞬间被摧毁。在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出来引导和拯救纳维人的竟然是那位从纳维人那里学会了与自然界最凶猛的野兽沟通与妥协的阿凡达杰克,更让人想不到的是,他用来拯救潘多拉星球的并不是他刚刚学会的沟通与宽容的技巧,而是人类奉为圣经的“以暴制暴”:用弓箭和野兽来对付美军的飞机大炮和武装到牙齿的装甲。

 

好在这电影是给人类看的,所以,我们不觉得导演安排的这种情节有什么荒谬之处。但如果这电影发行到潘多拉星球,正好被纳维人看到的话,他们会如何想呢?也许,最终背叛人类而留在潘多拉纳维人中间的阿凡达杰克将会反过来成为爱好和平的纳维人的导师:教育他们如何发展高科技武器,先消灭周围的野兽和来犯的侵略者,然后发明足够多的武器来保卫自己的星球,最后再发展宇宙飞船,开发外太空……

 

这部片子在西方观众中被普遍解读为影射美国人穷兵黩武和伊拉克的现状,引起了不少厌倦了伊拉克战争的人们的同情和共鸣。今天,我就想借这个机会谈一下伊拉克战争。当然是老杨头一贯的作风:借题发挥。

 

伊拉克战争是以反恐的名义打响的,但后来证实,那里并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核武器和化学武器),这让美国发动战争的正义性大打折扣。可是,无论是美国人还是世界各国民众包括领导人,基本上还是默认了美军的侵略,至少对美军消灭了比核武器和化学武器更有杀伤力的萨达姆不便多说什么。对于异议分子和不那么听话的民众,萨达姆无疑就是“大规模性杀伤武器”。

 

问题在于“结果”并不能为当初的“师出无名”正名,至少美国人应该承认,入侵伊拉克不是反恐战争的一部分,而只是协助伊拉克人民消灭了一个独裁者。这样说也许很勉强,但只要美国人不把伊拉克石油据为己有,只要他们不建立傀儡政府,在伊拉克实行公平公正的民主制度的话,总还是可以自圆其说的。

 

既然不再是反恐战争,那么,就应该有沟通、宽容与妥协。因为迄今为止,美国介入的很多场战争,包括规模最大的“冷战”,几乎都是有妥协、宽容与沟通的,反而是在伊拉克,实行了一刀切的政策。如果这真是反恐战争,倒可以理解,因为对恐怖分子绝不妥协,几乎是世界各国的政策。然而,伊拉克的“恐怖战争”是在伊拉克战争结束后才开始的,伊拉克的人肉炸弹和对美军的袭击在战争前并没有几起,而且,伊拉克人的恐怖袭击基本上都是在自己的国土上,并没有越界到美国去炸飞机等。

 

我是举双手支持美军侵入伊拉克,推翻萨达姆暴政的。我相信伊拉克民众也是支持美军的(独立的民调结果支持这一说法),这种事历史也会最终给出结论,所以,我平时并不关心伊拉克发生的事。过去几年,我几乎每个星期都固定收到来自美国大西洋理事会有关伊拉克的报告和研讨会内容,可我从来没有打开过。只是这两个星期才比较关心,没想到,一旦关心就发现了问题。当然,问题早就有美国的专家学者关注了。那就是伊拉克战争结束这么多年了,在那里的美国代表始终是军人,美国人依仗强大的武力和“反恐正义性”,在占领伊拉克后的所作所为也违反了他自己的一贯立场,看不到一个强权应有的妥协和宽容的精神。

 

就从对萨达姆势力的打击上来看,杀了萨达姆,就应该清除他的帮凶,但美军支持的伊拉克当局竟然把伊拉克军队和警察都撤换了,更不用说公务人员。这些军队、警察和公务员都是萨达姆时期的,对于受压迫的伊拉克人民,从感情上来说,完全应该换掉。但美国从建国后到现在打过无数次更加残酷和艰难的战争,有那一场战争结束后,他们像对待伊拉克军警和公务员一样?甚至连纳粹德国的部分军警和公务人员也被暂时留用了,更不用说日本。20年前,苏联东欧那么多国家政权一夜之间垮台了,那种积怨还不深吗?可是,几乎没有一个新的政权解散了军队,遣散了警察,赶走了公务员……

 

让我们再拿美国南北战争说事,难道那不是一场更深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念之争,一场反分裂之战?可是战争打完了,胜利的北方遣散了南方的军队、公务人员和警察没有?

 

萨达姆的帮凶肯定有警察、军队和公务员,可是,不可能都是的吧?现在倒好,在美军的强大武力下,以前被萨达姆压迫的那个阶层和族群强烈要求换掉了所有的军警和公务员,由他们来执掌。他们是否能够马上接手不说,这种毫不妥协的做法,本身又把那些原本看到美军入侵就放弃了抵抗的士兵、警察和公务员推向了对立面。结果,我们看到的是,美军侵入伊拉克之前,萨达姆的伊拉克充其量是一个邪恶的无赖国家,入侵伊拉克后,由于只依靠武力,而无多少沟通和妥协,结果反而把这个国家的相当一部分民众逼成了恐怖分子。这些恐怖分子为了“不公正”和他们的“正义”,开始恐怖袭击美国驻军……

 

我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恐怖主义。我和大西洋理事会的几位美军研究人员谈到这个情况时,我是直言不讳的。有两位表示他们认同我的说法(其实,这并不是我的说法,类似的说法最早还是美国人提出来的),但他们强调说,原本以为在美军的保护下成立的伊拉克新政府,可以迅速组织公务员、军警队伍,并能按照民主制度的要求搞定伊拉克局势,可没有想到……

 

他们其实早应该想到,即便是武力推翻萨达姆,但毕竟是用一个民主政权取代一个独裁,这和一个独裁推翻另外一个独裁有本质的区别。在不民主国家的政权更换中,新上台的能杀多少就杀多少,不能杀掉的军、警和公职人员也会被送到监狱或者立即遣散。可近期发生的民主取代非民主政权就没有发生这种一刀切的情况,伊拉克反倒是个例外,美国人早应该想到的。

 

没有想到的事还有很多,如果不是今天看《阿凡达》,我也不会想起把这件事写出来与读者交流。如果不是《阿凡达》里那个不知道妥协、嗜杀成性的美军上校要“以恐怖对付恐怖”,我不会、也没有时间碰触伊拉克这个老掉牙的话题。

 

其实,说到沟通、妥协、宽容与和解,更多的是强者的责任和义务,美国人在过往的历史中,在这方面做得并不差,可在伊拉克问题上,特别是在美国已经打赢了战争,并占领了伊拉克后,没能向世人展示应有的沟通技巧以及宽容与妥协精神。奥巴马如果真要解决伊拉克问题,不用增兵伊拉克,只需多派一些像《阿凡达》电影中的那个海军陆战队杰克去卧底,去潜伏,去学习,去沟通,去和解……

 

杨恒均 2010/1/11

 

  评论这张
 
阅读(6946)|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