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恒均的博客

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日志

 
 

如何在精神上当一名中国人?  

2010-01-29 17:20:54|  分类: 国际风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澳洲国庆节:从中国“人民”变成澳洲“公民”……

 

在澳洲国庆日这一天,全国共有一万六千人宣誓加入澳洲国籍,相对于一个只有两千多万人口的国家来说,这数字是惊人的,而这其中就很多有来自中国大陆的华人。

 

据报道,过去三个月,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人数第一次超过新西兰,中国成为澳洲最大的移民国家。看到电视上不同年龄的中国人喜气洋洋地从澳洲总理、市长和移民官手里接过澳洲国籍证书,不觉有了亦悲亦喜的复杂心情。

 

按照中国当前不太合时也不太合理的国籍法,加入外国国籍的同时,也就失去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籍。这对于在长期教育与悠久的文化传统中,把“国”弄得比“家”还重要(至少是相提并论,所以有“国家”)的“中国人民”来说,总是不那么舒坦的。

 

然而,外国护照的便利、孩子的教育和前途、以及民主自由和法治带来的持续的和谐与保障,还是让能够“换护照”的华人纷纷效法。可一旦加入外国国籍,当然就不仅仅是“换护照”这么简单,按照新入籍国家的法律,你已经宣誓忠于这个国家的价值理念,庄严承诺遵守这个国家的宪法,以及更主要的是,你已经从常常被代表的中国“人民”变成了享受天赋人权和被宪法保护的堂堂正正的澳洲“公民”……

 

对于很多加入澳洲国籍的中国大陆人来说,这一天标志着他们人生的转折点。从这一天开始,在法律上以及各种切实的关系方面,你已经是一名澳洲人了,当然,在精神上,你依然可以保留自己作为中国人的所有特征,你和中国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更何况,很多中国人继续选择在精神上做一名地地道道的中国人……

 

我始终认为,“中国制造”中最有意义、最经得起时间检验的“产品”是中国人,每年,中国都为世界一些发达的西方国家制造为数不少的“公民”……

澳洲一家网站为啥不敢刊登我的博文?

 

澳洲有几个第一代华人移民组成的华文作家协会,我是一个协会的会员,另外一个协会的理事。这两个协会经常把大家的作品整理在一起在澳洲中文网站上上发表。可是,整理者很快就发现一个问题,凡是整理的作品中有“杨恒均”作品的,澳洲当地一个比较大的华人文学网站就拒绝发表所有人的作品。后来由于担心影响其他华人作品发表,我请整理的文友不要收入我的文章,这样整个作协的作品才可以继续上网。

 

我一开始也挺纳闷的,想知道原因在哪里。我原来以为网站负责人独独不喜欢我的作品,或者人家看不上。后来朋友才告诉了我真实的原因,原来网站负责人担心我的作品会得罪中国驻澳洲大使馆,也害怕刊登了我的文章而导致大陆方面屏蔽他们的网站,造成大陆网友无法访问……

 

后来,我解释说,最近三年,我的所有作品都是发表在国内博客上的,我的博客在国内各大门户网站都有,迄今没有任何一个博客被关闭,文章被删除的也并不多。但可怜的澳洲华人,有些是二十年前甚至三十年前移民过来的,加上离开大陆太远,几乎仍然生活于几十年前的恐惧之中。以致在有些华人招待会上,有人看到我,很紧张地避免被我打招呼,更害怕被合影,担心成为得罪祖国母亲的罪证。有些在使馆工作的中国外交官私下透露,真受不了澳洲一些“爱国华人”,难道他们不知道极左的“四人帮”早在三十年前就被抓起来了?

 

澳洲的网站拒绝刊登我文章的消息被朋友知道后,他们都纷纷建议我就这个现象写一篇博文,痛痛快快讽刺一次,我一开始确实也有这个想法,可是,想来想去,我就有了另类的思考。

 

说真话,这种现象是值得讽刺,也是最好的讽刺素材,然而,如果深入思考一下,就发现我没有理由讽刺他们了。毕竟,他们曾经为了自己以及子孙后代生活于民主自由的国家(美国、澳洲)付出过代价,他们大多是采取并不光彩的手段移来国外(几乎百分之八十隐藏移民意图),办理移民的时候又或多或少地做了一些假材料(或者不真实的材料),有些即便移民后很久,依然干一些粗重的活儿,这一切,都是他们为自己以及子女而付出的。从几乎没有多少华人华侨在中途放弃而把孩子送回大陆来看,他们显然认为是值得的。

 

那么,既然这些华人华侨曾经为追求自己的民主自由而付出了这么多汗水和牺牲,我又有什么权力在他们感到害怕的时候对他们冷嘲热讽?中国大陆有13亿和他们一样的中国人,有什么理由让这些已经不再是法律意义上的海外“中国人”来为13亿纯正的中国人冒风险、争民主和自由呢?

 

从这方面来说,我突然理解了为什么将近五、六千万生活于大陆之外的华人华侨(包括港澳台),稍微有条件就把自己那些乡下连字都认不全的七大姑八大姨弄到西方民主国家来,而并不愿意对大陆的民主自由和法治多所言语,更不愿意为此冒风险和付出代价。同时也让我能够在这里回答一些朋友的质问:百年前的华人华侨多关心祖国的政治变革,现在的华人华侨只关心到祖国赚钱。除了上面说到的原因,还有一个值得一提:百年前华人华侨在海外受到严重歧视,而且很少能够加入当地国籍,成为平等的公民,现在不同了。人家经过努力,已经从“中国人民”变成外国“公民”,你还指望人家为你干什么?

 

说到上面那个拒登我作品的网站,还有一个解释:作为在澳洲的中文网站,生存本来就不容易,一旦被屏蔽(被“墙”了),大陆网友无法访问的话,那就更是死路一条了。在他们无法判断当局是否允许我的作品发表的情况下,一律拒绝刊登我的作品,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他们已经生活在民主自由和法治的环境里,接下来最重要的自然是赚钱。

 

这位网站编辑和很多华人华侨一样,他们已经是澳洲公民了,而且也在澳洲享受着所有人都享受的自由和民主,他们推崇并继续沾着普世价值的光,但在涉及到中国相关的问题时,他们宁肯把自己当成精神上的中国人……

 

在精神上当一名中国人……

 

就在大陆网友对我高度赞誉,说我敢言,甚至用上了“勇敢”一词时,就在海外一些朋友鼓励我嘲讽一些胆小怕事、在精神上依然是生活在不民主的状态下的华人的时候,我自己却经常性地受到另外一批海外华人的批评甚至攻击。自从在国内开设博客写文章后,我受到的最明显和直接的攻击并不是来自国内权贵和所谓的五毛,而是来自海外一些华人华侨——这是和上面所说的那位澳洲网站编辑站在另外一个极端上的华人华侨,他们以推广民主自由为己任。

 

每一次出来,我都会听到一些这样的生活在海外的中国人对我的文章说三道四,有些甚至从我文章的片言只语直接得出了结论:“杨恒均写作班子的总部就设在中宣部或者西苑(国安部)”,按说,批评甚至攻击都无所谓,可有些中国人竟然到处打电话,发邮件,分析我文章中的糟粕,痛斥我的文章哪里像一位在西方生活了十几年、懂得民主的人所写,最后竟然有人告到美国和澳洲政府有关部门,结果,那美国人看着我悲哀地说:我真看不懂你们中国人,也许,你们真地不适合民主吧,杨先生?——由于这些批评和攻击我的人中不乏我以前尊重的名字,所以有时挺郁闷的。

 

今天我也想借此机会对此问题做一探讨。虽然我仍然是一名中国人,但毕竟在海外生活了十几年,而且都是在政治、社会科学、写作领域混,所以,从精神上来说,我早就接受了自由民主和法治的熏陶。可是,自从三年前在中国大陆开设博客之后,我就像上面我差一点写文嘲讽的澳洲中文网站负责人一样:在精神上把自己当一名中国大陆人

 

那位不愿意刊登我文章的网站编辑在澳洲这个对政论文章绝对没有任何审查的地方自愿、自动、自觉地审查和过滤我的文章,并认为我的文章没有达到一个中国大陆人的标准。但和他这种自我审查相比,我只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因为,虽然性质有所不同,但自从我开始写博客后,我也是在精神上把自己当成了一名大陆的中国人的。

 

那么,我又是如何在精神上把自己当一名中国人呢?我想,最主要的就是在写作的时候,不管是在美国还是澳洲,我都让自己在精神上和我的读者在一起。有人也许会鄙视这种说法,认为大多数人是愚昧的,是不可救药的,知识分子和写作者就应该站得高看得远、高屋建瓴或者振臂一呼,这个我也支持,所以我从来并不看重自己博文的远大意义,我始终认为自己的写作是昙花一现的。我更多地是考虑到中国的特殊情况,特别是隔在海外华人和海内华人的面前有形和无形的那些墙,如果你在海外,即便站得再高,呼声再响,恐怕要想穿透那堵密不透风的墙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曾经有海外的学者耐心地指出我文章中一些提法,包括一些名词的使用和一些民主自由思想的表达方式,颇有责怪我没有把道理说明白以及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了,我点头默默地同意,但我始终没有告诉他们:我1983年就在复旦学习国际政治,后来二十多年,几乎在世界大多国家工作、学习和研究过,又在国外拿了硕士和博士,你说的那些民主自由和法治的理念,我几乎都可以用英文背诵出来,但你考虑到我在哪里写博文?我的读者是谁吗?你知道地球上先进的人类早就形成并实行了多少年的普世价值离中国大陆有多远吗?

 

然而,在这方面和认为比我站在更高的道德制高点上的朋友争论,都是不会有结果,也会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虽然我也知道,大陆艰难的写作环境,有时让我的妥协把自己变成了部分海外华人眼中的“精神侏儒”,但说实话,如果不在精神上把自己当成一名大陆中国人,那么,我可能连一个字也不想写,也写不出来了。因为,我主张的那些所谓民主、自由和法治的理想社会,是我早就生活其中,并已经可以确保我的子孙后代生活其中的。对于我自己来说,和那位拒绝谈论政治中国的澳洲网站编辑一样:为个人追求民主自由的历史已经终结了。不是吗?在五、六千万华人华侨中看看,大家有几个不是在利用公平与合理的制度,拼命赚钱?

 

此文不是指责那位不刊登我文章的澳洲华人,更没有回击那些批评我“不够大胆”的生活在海外的中国人。但对大陆人和海外华人,我觉得我们都应该清醒地看到,在中国和世界之间,还有很多有形和无形的墙,如何认识墙那边的世界,以及你是否想穿越这堵墙,往往决定着我们的一言一行甚至我们的思想。如果一定要问我有什么建议给那些关心中国前途的人,我想说的是,对于墙内的人,你一定要翻墙到外面来看看;而对于墙外的人,你同样应该翻墙到里面去了解一番……

 

只是孤芳自赏地生活在墙的一边,不管是哪一边,都是不完全的……

 

什么是中国人的精神?

 

翻越有形的墙需要身强力壮,而翻越无形的墙,需要的则是同样无形的“精神力量”。我和那位拒登我文章的澳洲编辑都在精神上把自己当成中国大陆人了,从形式上说,我们半斤八两,但我认为我们之间还是有本质的区别,那就是我们对什么是中国人的精神的认识截然不同。他认为屈服于权贵而拒绝刊登我的文章就是中国人的精神,而我恰恰认为在力所能及的条件下挑战权贵争取人权才是大陆中国人的精神。

 

生活在海外,却时常在精神上把自己当成一名大陆的中国人,同呼吸共恐惧,是我写博客的标准。至于如何在精神上当一名中国人——一名真正的中国人,我想,我还有很大一段差距,包括和那些指责我“懦弱”和“妥协”的人相比。但这不排斥我们一起来探索一下如何当一名精神上的中国人。

 

首先,什么是中国人的精神呢?是过去的中国人、现在的中国人,还是未来的中国人?是几千年跪在各种权势面前的中国人的精神?还是几千年创造了中华文明不屈不饶一路走到今天的中国人的精神?是独裁者秦始皇以及指鹿为马的精神?还是陈胜吴广的精神?是令人发指的独裁暴政?还是无数可歌可泣的仁人志士?

 

也许有人会说,中国人缺乏你说的那种“精神”,所以才会有今天的中国。我完全不同意这种说法,因为从世界各国的历史来看,几乎每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都可以用你说的那种框框来定义:美国人缺乏那种精神,因为他们曾经是奴隶和奴隶主的国家;澳洲人缺乏那种精神,因为这里最早的移民几乎都是英国送过来的罪犯;法国人缺乏那种精神,因为他们曾经是杀人如麻的嗜血民族……

 

其实,精神是人创造的,人并不是精神的附属物。当很多人在批评几千万华人华侨不关心祖国的民主建设的时候,我却从他们身上看到了那种追求民主自由和法治的最狂热的精神:他们以各种卑微甚至卑鄙的方式方法进入到民主自由的国家,千方百计让子女能够在这里生存下去,随后,又回到大陆乡下,把能够弄来的亲戚都弄过来……在追求民主自由的人类历史上,你看到过这么持久的“民主运动”?在世界各个民族中,你看到有哪一个民族可以和中华民族匹敌?

 

有人可能说,中国人到西方国家是为了发财,因为那里富裕,别逗了,世界上最富的国家,发财机会最多的国家中有不少是在中东产油国,你什么时候看到中国人拖儿带女移民到沙特阿拉伯的?

 

精神是人创造的,而追求美好与和谐的精神深藏于每一个人的内心,我们没有必要去追寻什么是中国人的精神,更没有必要让我们自己的精神被他人所代表,被历史所掩盖,我坚信,只要我们每一个人为了自己和后代而充分挖掘和发挥我们自己身上的“精神”,也就足够了。

 

杨恒均 2010/1/29  广州

 

  评论这张
 
阅读(4913)| 评论(6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