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恒均的博客

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日志

 
 

“宽容”是打开政治死结的钥匙  

2010-03-29 20:05:21|  分类: 情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话80后》系列之五

 

我是麦克儿·杰克逊的粉丝,喜欢他充满激情的歌声与舞蹈。但即便如此,我也受到美国一些观点极端传媒的影响(例如Fox News, 福克斯新闻),在事实不清楚的情况下,在博文里说麦克试图把皮肤染白。春节期间,麦克儿的尸检结果出来,原来这位巨星真的患有一种罕见的“白癜风”,我错了。从看到这个新闻的那一刻起,我一直觉得挺难受的,想说“对不起”,都不知道对谁说……

 

*              *              *           *               *

 

很多年轻人问我写博客时是否害怕,是否担心有人会伤害我,又问我写博客最担心的是什么。我说,我最担心的是在我充满激情的博文里,缺乏了宽容,对他人造成伤害。

 

*           *            *             *            *

 

有读者很不以为然,你老杨头只是一个写博客的啊,博客本身就是被边缘化的,而你借用博客这个平台不就是要向利益集团和腐朽的体制开炮?如果以强弱来分,你更像那位不自量力战风车的堂吉诃德,人家分分钟可以伤害你甚至灭掉你,用得着你来担心伤害了他人?

 

是的,我这种写博客的可能是中国最没有资源也最缺乏权力的人,但只要公开发表博文,而且也拥有了读者,我们的博客就是“无权者的权力”。即便是无权者的权力,也是权力啊。权力就会伤人。

 

我在博客里所作的一切,可以归结为一点:就是要把绝对的权力关进笼子里,而把“权利”归还给普通民众。如果我连自己手中这点微不足道的权力都不能很好的驾驭,甚至用它伤害了无辜,我还有道德勇气去谴责那些拥有绝对权力的人残害他人吗?

 

*            *            *               *           *

 

我并不否认时评与杂文本身就是以冷嘲热讽与批评为主的文体。这其实也是鲁迅与胡适的区别。鲁迅是杂文与小说的大家,他选择的文体注定他是一名战士,一名把杂文当成“匕首”的战士。而胡适是一名学者与思想家,他不能也不应该偏激。鲁迅绝不宽恕,胡适有包容心,虽然这是由教育与修养所决定,但也多少受到两人职业的影响。后来的人,不管是出于有意还是无意,严重弄混了一点:他们把鲁迅当成思想家顶礼膜拜,而把胡适当成了“最有思想”的作家推崇备至。

 

鲁迅和胡适都不可少。鲁迅的性格和杂文也许缺少了宽容,但宣称“我一个也不放过”的鲁迅本人却正是“宽容”的产物。鲁迅的文章虽然像匕首一样犀利,但肯定不像真匕首一样能够“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更没有军阀和蒋介石的子弹“犀利”,如果那时的当权者也像鲁迅一样“一个也不放过”的话,请问,经常“出离愤怒”的鲁迅即便逃脱了割喉管、被枪毙的命运,估计也难不遭受五六年,甚至十一年的牢狱之灾。更不用说,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鲁迅先生竟然享受到如此宽松的言论自由。所以我说,鲁迅本身就是宽容的产物,而不是“一个也不放过”的楷模。

 

*        *         *           *            *

 

由于出生背景和成长的环境,我本不是一个宽容的人。甚至当我毕业后想当兵、当警察,也是出于想找机会报复小时候欺负过我的人。然而,半生的风雨与追求,让我越来越认识到,一个人能够拥有的最美好、最受用无穷的品质,就是宽容。

 

尤其当我涉足到中国政治,包括和政治有关的研究与写作之后,我深深的感觉到,我们缺乏的正是政治包容与宽容——而缺乏这些,要想走出几千年的恶性循环,可能比登天——登上月球,要难很多……

 

在和香港的青年人交流的几个小时中,他们对我的经历感兴趣,想了解我的政治观点,以及对青年人的看法。我们有交流,有争论,我是知无不谈。离开后,我才猛然想起,我竟然忘记把自己人生中最宝贵的经验告诉他们了。于是,我给他们群发的第一封信中谈的是:不管你持什么观点,不管你今后做什么,学会包容将让你一生都受用无穷。

 

我也想对所有的年轻读者说,假如只能拥有一种品质,请选择“宽容”。

 

*            *              *            *             *

 

有人可能以为“宽容”是对他人所作的一个恩惠,其实,当你学会了宽容,当宽容变成了你无法分割的品质的时候,最大的受益者不是被你宽容过的人,而是你自己。

 

因为,所有对他人的宽容,归根结底是你对自己的一种宽容。我们常常看到一些对他人毫无容忍与包容之心,一些极端的人,一些要死要活的人,如果你观察一下,会发现他们其实一直在折磨自己,他们本身就是不宽容的受害者。

 

 

*          *            *             *              *

 

在北京时,有一位很“刁钻”的年轻人想用一个问题难住我,他问,对于那些对我们毫无宽容之心的人,我们该怎么办?

 

我的答案依然是:宽容!因为这个世界是多元的,不完美的,你永远不能用一个标准来要求。即便我现在告诫年轻人,你一定要宽容、宽容再宽容啊。可现在和未来,还有很大一批人不会接受宽容,也不会对他人宽容。世界好像依然如故?

 

其实不然,当我们宽容了那些不懂得宽容的人时,我们自己才算真正懂得了什么是宽容。

 

*            *              *            *              *

 

宽容本身即是价值观的一部分,没有必要依附于其他的价值之上。她不是强者特有的“品格”,更不是当你主张“民主、自由、人权”的理想之时,当你自认为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的时候,你就不再需要的东西。而且,宽容确实是一种很有力的武器,但当你把她纯粹当成工具,当成“武器”去达到某种目的时候,你已经失去了宽容。

 

我坦白,我活到四十岁,直到这两年才认识到宽容的重要性。如果说当初我“容忍”宽容成为我一部分的时候,本身就带着把她当成改善人际关系的“工具”的话,那么现在,渐渐地,我真正感受到她的强大和美丽,并真心拥抱她。宽容已经成为我的一部分,而且是我最珍惜的那部分品质。

 

宽容不但是生活态度,为人处世的方式,以及人生的价值观,而且,也是解开中国政治死结的钥匙。从这一点来说,宽容甚至比我写了几年的“民主、自由、法治”这些概念更加重要。成熟的民主就是与妥协、包容与宽容无法分开的。

 

*            *            *            *               *

 

宽容的品质改变人生。自从把宽容当成我最珍惜的品质来追求与呵护之后,我的人生也变得平和、丰富多彩与充满希望。有了宽容,再看博客后面的批评者,阅读那些攻击甚至侮辱的帖子,我唯一的担心竟然是,这些年轻人会不会花太多时间阅读我的博客,而放弃了多读点书,提高自己的机会?

 

有了包容与宽容,并不是说我们的立场会软弱,我们会毫无原则的妥协与退让,正好相反,我那些向邪恶势力开炮的博文,正好都是因为我懂得了宽容之后。有了包容之心,我的博文依然犀利,只是不会再伤害无辜;有了宽容之心,也许你依然有敌人,但你却不再有害怕;有了宽容之心,也许你依然有仇恨,但那却是基于爱……

 

有了宽容之心,我一如既往地推崇那些愿意为了理想而不惜一切、轰轰烈烈去拼搏、去牺牲生命的战士们;有了宽容之心,我这个战士,却更愿意为了理想而谦卑地活着,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小事……

 

杨恒均 2010-3-29

  评论这张
 
阅读(6298)| 评论(2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