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恒均的博客

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日志

 
 

我的网上“遭遇”,值得政府借鉴  

2010-08-05 11:35:48|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络杨皮书》系列之二

 

今天谈一下我的网上“遭遇”,也就是我上网以来遭到的批评、评判和“攻击”,当然,主要还是说说我自己的心路历程。今天来个实话实说:在网络写作的三年多时间里,刚开始的时候,以及中途某些时候,确实有感到委屈与愤怒的情况,然而,绝大多数时间里,以及后来相当长一段时期,我对所有的批评和“攻击”(打上引号无权”的弱势,例如,你可以顺手写下对现实中某个人物的冷嘲热讽,甚至对他来一番攻击,然后关掉电脑,该干啥就干啥,让那个被你攻击的人(甚至在现实中比你更加弱势)去反思去难受去痛苦……当我刚刚开博客的时候,这种情况当然不存在,表明我不认为有“攻击”,都看成是批评),都抱着欢迎甚至期待的态度。这样说感觉有些自虐的倾向,但却是心里话。

 

我曾经说互联网写作是无权者的权力。当你写到一定的程度,当你有了一定的数量的读者,你并不是完全“,然而,很快,我成了拥有这样一些小小“权力”的作者。

 

那么,我拥有的这种“权力”又靠什么来约束呢?所有的权力都应该有所约束,这难道不是我自己主张的?靠我的知识与良心?靠喜欢我的读者?当然不成,如果那样,我和自己批评的那些人有什么区别?不管我自认为我多么有知识与良心大大的好,不管我的读者多么的正确无比,站在了人类历史正确的一边,“权力”一定是靠“反对”来制衡的。当然,网站编辑和管理员在很大程度上对我的写作有所约束,他们可以不推荐,还可以删除我的文章。可这显然是不够的,尤其是对我来说,我有海内外很多网上发表的平台。

 

对这个问题的思考,是促使我对网络上的批评声音转变态度的最主要原因之一。这之前,我根本不看那些带攻击性的批评,帮我管理博客的网友会告诉我,哪里出现了无理取闹的留言(由于我开博客之初就规定了,绝不删除留言),我就会避免误入而浏览了攻击我的留言。为什么会这样做?其实是自私和现实的考虑,在我没有改变对批评的态之前,一些过于激烈的攻击言辞会影响我的情绪,让我根本无法“勇往直前”,一年写出几十万字的免费文字。

 

调整了心态后,我一般都会抽时间去看看批评的帖子,实在没有时间的时候,也会有朋友把人家攻击我的主要观点总结出来,讲给我听。渐渐地,我发现所有的批评,包括一些被网友说成是五毛泼污水的帖子,都或多或少对我有触动、启发甚至帮助。今天不说那些和我有互动的善意批评,单说说那些被网友认为是恶毒攻击的帖子,说一下我对它们的看法。

 

开博以来,在各大博客专门为了批评我而开设的博客就不在少数,多的时候,仅仅某一个博客网站,就有多达十几二十几个博客是专门为我而来的(有些实在没有人气,搜索都搜不出来,有编辑给了我连接)。当然,会有更多网友为了留言支持我而去开设博客,这里就不提了,单说说为了方便批评和攻击我的。例如网易有一个很有名的网友叫周小米,开设针对我的博客长达一年之久,纠集了一帮反杨人士,日日热议,我一有博客他就更新,很热闹了一阵。那个著名的“民主小贩”的称号就是他们用来嘲弄我的。

 

这个博主从我文章的观点到我的相貌与穿衣戴帽,无一不拿出来竭尽讽刺挖苦一番。从文字中看,他不但不认识我,甚至没有认真读我以前的文章。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博客,当我转变了观念后,竟然也对我不无帮助。例如,他常常拿我的相貌来讽刺一番,痛快淋漓。可大家有所不知,这还真戳到我的痛处了,因为,我一直对自己的长相没有信心,总觉得眼睛太小啊,个头连一米七五都不到啊,腰太粗腿太细啊脖子又太短啊(^_^)……开博之初之所以放照片,完全是有样学样,也不觉得有多少人来看,后来来的人多了,一度把照片拿了下来。

 

可是自从这位周小米开始讽刺挖苦我的长相,我就开始了反思并反省:我就是我,父母给了我这样的长相,我为什么曾经像这位挖苦我的人一样,对自己天生的长相不满意呢?——大家可以去研究一下,自从那之后,我什么照片都往上方,因为我突然有了自信: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就是我自己啊,就是“ 民主小贩”,就是老杨头……谢谢周小米先生的反面鼓励,现在我出差时,常常都会在共公场合被读者认出来……

 

再如,已经被关掉的搜狐博客里有一位读者,长年累月用“八国联军”说事,责问我拿了多少美国人(西方主子)的钱,和“八国联军”到底是啥关系,有什么勾结,每写一篇博文赚多少美分等等……任何有理智的人,可能都会认为这个读者要就是还没有长大,要就是有轻度弱智,或者是偏执狂型精神病,应该一笑置之,可是,我却偏偏从他的留言,以及以前大量类似的质疑与攻击性语言中学到了对我这一辈子可能最有意义的东西。

 

他口口声声都是“八国联军”让人生厌,那么,我那么多博文里都离不开美国与民主,会不会同样让人生厌呢?他每天来质问我是否拿了美国人(西方人)的钱,那么,我难道不应该问一声自己:我到底拿了没有?这些钱对我博文的观点是否产生了影响?

 

以我的条件,以及过往几年的实际经历,我不妨直说:我要想申请西方一些国家的基金与政府控制的资助项目,其实比任何人都容易,而且有些项目确实找到了我。凭心而论,这些资金并没有什么附加条件,能够拿来并不是坏事(所以我不反对其他人拿,请注意),但我要告诉所有的人:我有生以来,没有拿西方人任何一美分的资助,甚至没有参加任何一次由西方政府资助的活动,没有喝过他们一杯咖啡!……如果我告诉你,我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和那些整天在网络上质问我的人不无关系的话,你会为我拥有那么多偏执的批评者感到高兴吧?

 

以上只是两个极端的例子,类似这种批评和攻击,在我转变了态度后,几乎都“为我所用”,成了我的“良师益友”,让我变得越来越纯粹与单纯,越来越像今天我自己都渐渐喜欢上的“杨恒均”(自恋耶)……

 

作为一名网络写手,我最大的愿望是,当你把我的名字输入百度与谷歌的时候,出现的都是我辛辛苦苦写成的文字,而不是新闻与炒作,但我却对批评我的文字情有独钟,并多次要求帮我管理网站的网友,一定要把批评我的所有帖子与文章都收集起来,不要弄丢了,如果人家没有发表平台,最好是我们主动建一个。(请参阅“老杨读书会”)

 

我对自己的规定是,只要还能写作,每年都要写几十万字,可是,大家知道,写几十万字的东西,又没有严格的编辑校对把关,怎么会没有大的错误?正是因为认识到这一点,我才感觉到从批评与攻击我博文的留言与文章中吸收养分的重要性。我想,如果今后我能够有所进步的话,固然和那些支持我的读者分不开,但也和那些批评甚至攻击、辱骂我的读者密不可分。

 

说到这里,该回到我文章的标题了。对于一些匿名的年轻网友,我肯定是“强势”的,而对于我们所有的网友,我们的政府就不但是强势,而且是握有绝对权力的“强权”了。如何对待网民的批评(甚至“攻击”)呢?也可以采取两个态度,一个是感到“委屈与愤怒”——从而采取行动,那就不像我一样只是网络对骂的行动,而是打压、跨省与判刑;另外一种则是虚心接受,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实在一时半刻无法改正的错误,甚至可以不去理它。我想,如果是选择后者,我们的政府会得到民众更多的理解,甚至支持与拥护的,也会进步得更快。

 

最后顺带提一件往事(网事)。大家都知道我给原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写过一封公开信,当时我母亲刚刚去世,单位竟然把国家规定的丧葬费都“克扣”了一部分,想起十几年他们拖欠我母亲的工资,我悲愤交加,奋笔疾书。这信中自然就有对省委书记俞正声的冷嘲热讽。信发出不久,省里就派了调查组来到我的家乡解决问题,后来我还了解到,俞正声不但没有压下这封信,还把信批转给他手下的一些地方领导阅读。

 

我知道这件事后,和老父亲商量,我们拿回丧葬费后,暂时停止追讨拖欠的工资(大概有八万元左右,这笔钱对老父亲来说并不是小数目),原因很简单:以当时的情况,我们要闹下去,追回母亲的工资,不是不可能。可是,我的家乡随州市,像母亲一样被拖欠工资的老人家何止成千上万?我因为会写几个字,写了公开信,引起领导重视,就拿回了属于自己的一份,那其他更多的随州父老乡亲呢?加上俞正声确实想要解决问题的态度(有些东西也不是一时半刻能够解决的),我和老父停止追讨属于母亲的那一份。当然,在后来的写作中,我从来没有停止帮助所有像母亲一样的弱势追讨属于他们的那一份。

 

我想,俞正声处理我那封公开信的做法值得一些领导借鉴,而我自己“丰富多彩”的网络“遭遇”,不更值得我们政府借鉴?

 

杨恒均 2010/8/5 《网络杨皮书》系列之二

 

《网络杨皮书》系列之一

《公开信》

杨恒均人品墓葬群遗址》

《老杨读书会》

  

  评论这张
 
阅读(9931)| 评论(4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