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恒均的博客

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日志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2011-08-09 23:54:53|  分类: 国际风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话柏拉图:第三幕

 

 

一架由雅典飞来的客机缓缓降落在克里特岛上。像希腊其它地方一样,克里特岛有很多石头遗址,当然也少不了神话故事:传说天神宙斯爱上了一位叫欧罗巴的女子,为了弄到手,他把自己变成一头公牛来到美丽姑娘的身边,那姑娘经不起诱惑,跳上了牛背……这位叫欧罗巴女孩变成了宙斯的二奶,而欧罗巴也成了这片大陆的名字。这个故事是从克里特岛开始的,那些石头依然在克里特岛上,这里的米诺斯文明整个欧洲文明的发源地……

 

[画外音:起床、起床……]

 

老杨头:什么啊,我才刚刚睡下,好不容易逃离了雅典……

 

柏拉图:起来吧,到了这里,亏你还睡得着。我现在带你到五千年前创造欧洲文明的前辈们踏过的土地上去散步,去呼吸我活着时呼吸过的空气,还有千百年来都不变的海浪声……

 

老杨头:(揉眼睛)原来是拉图兄?你不是在雅典吗,怎么也来到了克里特岛?

 

柏拉图:你能来,我自然也能来。哎,我早想到岛上来散散心了,你看看雅典,三天两头游行示威,两年多了,民众抗议与行业罢工都没有间断过。

 

老杨头:希腊政府不是民选的吗?怎么希腊民众对他们如此的不信任?不行就换一个政府吧!

 

柏拉图:民主!都是民主惹的祸。希腊虽然已经实行了代议制民主,但民众从骨子里还是更加向往那种激烈的、直接的广场民主。直接民主才更符合人性,可惜,可惜……

 

老杨头:够了,拉图兄,我不想再谈民主了。让我在希腊旅游的最后两天里放松放松吧。前几天,你总是半夜三更找我谈民主,弄得我的心像希腊的大理石一样沉甸甸的,你还让不让人活?

 

柏拉图:考,你玩累了,怎么能怪我?再说,追求民主的人,怎么能够轻言放松?

 

老杨头:扯,你怎么像一些没水平的网友似的?好像追求民主的人就不吃不喝不游山玩水一样?一本正经到不食人间烟火?

 

柏拉图:少给我来这一套,你还登鼻子上眼,教训起我来了?你也别赖我,你到雅典四天里,已经写了两篇博客,白天东奔西跑,每晚还写几千字,你的累是自找的啊。

 

老杨头:我还得写,记录所见所闻,还有我的感想。主要是供我在中国的读者参考,他们中有些人可能一辈子没有机会到这里来……

 

柏拉图:奇怪,真奇怪。

 

老杨头:有什么奇怪的?

 

柏拉图:你为什么和这些年到希腊来旅游的中国人如此不同?

 

老杨头:什么中国人?

 

柏拉图:就是那些看上去和你一样有身份有学问的中国人啊。我问你,你是公费旅游吗?还是美国等西方政府供你到处旅游?

 

老杨头:当然不是,我出国的费用都是邀请我参加会议的学术与民间机构支付,还有一些朋友出于友谊或者对我理念的认同而资助我,也有少数是我自己出钱。这件事对于除了钱什么都不认的一些中国人来说,怎么也想不通,可我就纳闷,曾经充满理想的拉图兄,不会也无法理解吧?

 

柏拉图:我当然理解,我就是理想主义的始祖。不过,我还是觉得好奇,每年都有大批中国旅行团到希腊这个民主圣地考察。绝大多数是公务团,或者利用公职赋予他们的公权力让企业和私人老板为他们出国旅行买单,他们出来时都说是来考察,可离开时,带回去的都是纪念品与消费品,我没有看到一位公务人员写出任何一篇向民众交代的“考察报告”,向那些给他们出钱来旅游的民众汇报一下他们的感想,在希腊看到了什么、学到了什么,对中国有何借鉴作用。可你一个自费出国的人,却刚好相反,每次都写出一些感想……真奇怪啊。

 

老杨头:你常常接触中国来的公务代表团?

 

柏拉图:接触?你以为我是谁?他们不配我接触。再说,他们也不知道我是谁。这两年欧洲与希腊经济不景气,可来的中国大陆公务团反而越来越多,后来听到他们私下聊天,我才知道原因。你不是自认很了解中国吗?那么,你猜一下是为什么?

 

老杨头:很简单,中国政府加大反腐力度,推行公务透明,而且正在推行三公费用公开,今后要想公费旅游,会越来越难,恐怕也难逃网友的法眼。这两年,公务员们可能是在赶公费出国旅游的末班车吧?

 

柏拉图:有道理,但和我听来的不一样哦。我前两天听到来雅典旅游的一个级别比较高的“人民公仆”团聊天,他们都认为要赶快在这几年到世界各地以考察的名义旅游一下,有一位副市长说,现在网民越来越暴躁与难缠,估计这个能够让我们使用公费自由出国“考察”西方自由与民主的政权坚持不到几年了……

 

老杨头:啊,原来是这样!

 

柏拉图:可这些公务人员和你一样很有身份的样子啊,而且对民主的认识不比你浅,这倒是让我担心中国的暴民。中国的互联网和雅典广场民主越来越相似,我有些担心发源于互联网的中国特色的民主,会不会沦落到多数人的暴政?多好的中国公务员啊,在政权面临危险的时候,还抽时间出国考察,多好的政府啊,为什么你们的人民越来越暴躁与难缠?为什么要限制公务人员到美丽的希腊来朝拜民主圣地?

 

老杨头:我考,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你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吗?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拉图兄,你没吃错药的话,一定是喝高了,你去过中国没有?你了解中国政府与网民?你了解中国政府与民众的关系吗?

 

柏拉图:(神情恍惚)中国?我没去过,可我很想去,那里可是唯一还在坚守我主张的由“圣人王”统治的“理想国”,可中国太远了,我不想坐飞机,听说那里说错话了,可能会被关起来,还有高铁,还有暴民……但,我还是有所了解的,而且,就在这里。

 

老杨头:在这里?

 

柏拉图:是的,就在你此时此刻站立的地方,这里是克里特岛离非洲最近的地方……

 

老杨头:这个我知道。

 

柏拉图:可你不知道今年初发生在这里的事吧?当时利比亚发生战乱——又是民主惹的祸——中国政府有史以来第一次实行了大规模撤侨,克里特岛成为中国政府租用的最大撤侨中转站,啊呀,当时啊,一架一架中国民航飞机穿梭利比亚与克里特岛,豪华邮轮漂浮在蓝色的爱琴海上,几百辆空调大巴来回穿梭,中国政府租用了好几个五星级酒店,最终安置了一万三千多名从利比亚撤出来的中国侨民……当时啊,别说希腊当地人,就是我这个死了两千多年的人,也被惊呆了:什么样的政府有如此的魄力与效率,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完成如此规模的撤侨?什么样的政府能够让自己落难的海外游子一下子住进免费的五星级酒店?管吃管喝十几天、一分钱不收,最终还把他们平安送回祖国的怀抱?啊,这样的壮举,只有由“圣人王”统治的非民主的政府才能做到啊!

 

老杨头:我知道你说的这件事,实不相瞒,我来这里的目的并不只是观摩欧洲文明的发源地,也是想了解今年初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两个文明是如何碰撞的。

 

柏拉图:发生了什么?你别打断我,这里发生的事,是我一辈子也没有看到过的。多么了不起的中国政府,让在破产边缘徘徊的希腊政府——不,应试是让整个西方民主国家的政府感到无地自容!

 

老杨头:拉图兄,你对那个事件的描述基本上和我今天了解的一样,但作为“圣人王”政治思想的掌舵人,你犯了一个显而易见的错误:在你描述那件事时,你一直在描述政府——不错,这件事让中国政府在大陆民众中得到了高度支持,在海外也赢得多国的尊重。可是,我想知道的是,在你描述中国政府撤侨的时候,却没有看到你描述那些“中国侨民”?

 

柏拉图:中国侨民?什么中国侨民?

 

老杨头:就是你口中的被中国政府从利比亚撤退到这里的一万三千名中国侨民。其实,他们根本不是侨民,而是从中国来到利比亚打工的中国国际民工。在一架一架客机与豪华大巴中,你并没有注意这些活生生的民工,他们疲惫不堪不说,还被希腊政府要求绝对不能离开五星级酒店与大巴车,因为害怕他们潜逃出去,滞留希腊不归,于是,他们在运送自己的大巴里大小便,在五星级酒店里像囚徒一样……

 

柏拉图:你想说什么?这难道不是很正常的?他们只是难民,经过克里特岛,为了防止他们跑出去……

 

老杨头:防止他们跑出去?他们难道是关在笼子里的奴隶?他们为什么要到利比亚做艰苦的工作?他们为什么要跑?同样是世界上最早的两个文明——中国文明与希腊文明——的国民,当你在赞叹中国政府实现了你的“圣人王”,赞叹中国政府准备帮助希腊度过难关,表扬中国政府在撤侨中的大手笔的时候,你难道没有比较一下这些中国人和你们希腊人的区别?这些中国民工比起国内民众来说,还算强的,但当你的目光绕过五星级酒店、豪华邮轮与波音飞机的时候,你会看到,无论从物质状态还是精神状态,他们都好像被现代文明遗忘了,这是一群同那个施恩于他们的政府极端不相配的国民,他们是强大中国政府统治下的弱小的中国国民……

 

柏拉图:啊——这个我倒没有注意,只是知道这个小沙滩前的酒店突然多了一万多人,让这里热闹了十几天,不过,我倒是听到当地有居民抱怨,那些民工走后,他们身上的味道好多天才从这个岛上消散,他们给这里的居民这样的印象:这是一群素质最差也相对贫困的民众,而那个管理他们的政府却是效率最高、也最有钱的政府。

 

老杨头:这就是你追求的“理想国”,圣人统治者下的避免了民主暴民的国家?

 

柏拉图:别这样讽刺我,我很关心中国,毕竟这是唯一一个依然在实行我“理想国”的大国。撤侨那些日子,我每晚都躲在暗角里观察,我不得不承认:中国政府不错,但中国民众的素质太低,他们不适合民主,不过,没有民主,他们也一样会感到幸福与和谐,因为他们能够有这样一个好政府!一个极其富有的政府——希腊政府就没有什么钱。有这样的好政府,难怪大众都对你这位推销民主的小贩不感兴趣。你这位“民主小贩”也应该清醒了,环顾周围,睁眼看看,有多少中国人对民主感兴趣,更别说呼吁与追求民主的人?有什么样的民众就有什么样的政府,你们常常爱用“为民作主”来批评政府,今天我正好要送给你这位追求民主的小贩:在追求民主的过程中,你也不要“为民作主”。

 

老杨头:(迷惑地)我真不敢相信,天啊,拉图兄——不,你真是柏拉图吗?怎么说话和一些高级五毛一模一样?天啊,你到底是谁?

 

柏拉图:哈哈,你终于问出这样的问题,我已经看出你内心的动摇,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突然造访希腊是为了什么,你有些疑惑,我只不过是在开导你而已。你不该问我是谁,你应该问你自己是谁。然后进一步追问:民主真是个好东西吗?我追求的民主真是那么美好吗?

 

老杨头:(更加迷惑地)我脑子很乱,我脑子很乱,我说过今天不谈民主,你怎么又谈起民主了?

 

柏拉图:你的信心、恒心与勇气全部来自你对民主的信仰,以及你认为民主对中国有益无害,但,民主对于中国,真是一个好东西吗?

 

老杨头:你是谁?

 

柏拉图:你是谁?

 

 

[画外音:老杨头,起床了,十分钟后,我们要出发去参观米诺斯文明……]

 

(未完待续)

 

杨恒均 201189 克里特岛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 杨恒均 - 杨恒均的博客

 克里特岛年初中国撤利比亚侨民总指挥部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 杨恒均 - 杨恒均的博客
离总指挥部不远的一家中餐馆,当时这条路上都是中国人,现在,这一块只有这个餐馆老板是中国人。
 

 

  评论这张
 
阅读(7697)| 评论(6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