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恒均的博客

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日志

 
 

改革应是双赢,不玩零和游戏  

2012-02-24 14:54:08|  分类: 改革开放三十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联想集团名誉董事长柳传志在接受访谈时说:“我们如果现在就一人一票,大家肯定赞成高福利、分财产。还保护什么私人财产,先分完再保护,完全有这种可能。它会一下子把中国拉入万劫不复的场景。”结合当今中国社会上的仇富现象,不难理解他的担忧。由于改革没有继续深入下去,权力与资本沆瀣一气,弄得八十年代无上光荣的“万元户”变成了“人民公敌”,其实他们只不过成了体制的替罪羊而已。民众仇视他们,他们很委屈,民众又何尝不委屈?更何况,前段时间网络上还热火朝天地讨论了革命的问题,对我们来说,可能只是理论探讨,在一些富人听起来,可是攸关身家性命的。难怪我那发移民财的外国朋友一听到中国讨论革命了,就满脸高兴,迎来了财神似的。

 

所以,首先我理解联想巨富柳传志先生的担忧。其次,我就要批评他几句了。卖电脑发大财的又不是你一个人?人家比尔盖茨比你富裕得多,正好生活在“一人一票”的美国,怎么就没有被瓜分财产呢?你们同样卖的是最先进的电脑,但你们的思想层面估计相隔了几个世纪,或者你认为中国人的素质和美国人相差了几百年?柳先生说的“一人一票”、“先分完再保护”的事不是没有,在最早的希腊民主城邦就出现过,不但瓜分财产,而且只要多数人举手通过,甚至立即可以剥夺一个人的生命,民主先贤苏格拉底老师就是这样被处死的。

 

可是现代的民主不是民粹主义的民主,更不是简单的“少数服从多数”,自由民主是民主、法治、人权三位一体的,缺一不可。人权里就包括了私人财产的神圣不可侵犯。在“一人一票”的民主国家,属于个人自由与人权等领域的权利,是靠宪法与制度来保障,不是用投票可以改 变的。只要稍微有些历史知识与民主理论常识的就应该知道,当今的民主制度正是当时兴起的资本家和富人们为了保护自己的私有财产不受封建主与专制独裁者的侵犯与暴民的瓜分,才搞出了文艺复兴与启蒙,才提出了人权概念,才起来斗争,才起而要求分享政治权力。最后,在保障人权与自由的前提下,实现了“一人一票”的宪政民主制度。

 

正因为民主制度是迄今为止最好的保护私有财产的制度,所以连一些左派在攻击西方“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时,都是拿民主制度掌握在富人手里来说事,这位柳先生怎么就正好把民主朝相反的方向理解呢?民主在中国真是可怜极了,富人们害怕,据说代表劳苦大众的左派也讨厌。左右不是人啊。

 

即便柳先生日创万金,没有时间看历史学常识,可他毕竟是一个有钱人,肯定出过国吧?那么,让我们看看世界各地吧。你们看到哪一个实行了“一人一票”的国家分了富人的财产?让国家陷入万劫不复了?倒是在天朝大国,他认为不适合“一人一票”的地方,几乎没有富过三代的,至今不停的有富人被剥夺财产、自由甚至生命的权利,吴英案不是还没有完?听说柳先生在孙大午落难时支持过他(令人钦佩),但他想过没有,在“一人一票”的现代民主国家,孙案会发生吗?!类似吴英的案件有几个?

 

我的老师冯崇义博士说,国企老板、一些精英,甚至一些专家学者都无法克服自身的一个内在矛盾,一方面他们赞成民主与普世价值,另一方面又对民主怀有巨大的恐惧。在现实中,他们往往是对民主叶公好龙,主张一个看去合情合理的渐进式民主,可当民主真要取得一些进步的时候,他们反而最先跳出来,成为阻碍改革的一股力量。而这股力量甚至会比那些真正保守腐朽势力更加可怕,因为他们的外衣更加鲜亮。

 

总有人告诉我,阻碍中国改革的是顽固的左派,我说,三十年前小平改革的时候,你可以这样说,现在这样说,是不负责任的。谁是左派?当权者中有几个是真正的左派?那些权贵有几个不是靠“右”而发的财?他们之所以害怕改革,只不过是出于商人般的精明,在精心计算,改革再推进一步,他们会少收入多少,包二奶又会受到多严厉的监控。

 

这些人精明是精明,但眼光却有限得很,根本没有搞懂什么是真正的民主。真正彻底的改革,或者说民主转型是双赢博弈,是增量的,不是零和游戏。虽然我在写文章的时候从来不反对“革命”,但那是因为我尊重历史。历史上,哪怕搬动一张椅子,都要流血。很多原生的民主也都是通过流血的革命实现的。可在现代文明社会,改革与和平转型成为大势,革命不但没有市场,也不切实际。革命是零和游戏,改革却是双赢的。

 

零和游戏是有你无我、你死我活,是柳传志先生担心的那种“一人一票”,简单的多数决定少数人命运的民主,穷人得到了选票,就来对付富人,就来瓜分你的财产,上你的女人和二奶(正如阿Q要到秀才娘子的牙床上滚一滚);革命是爱憎分明、非黑即白的,受压迫的人站起来了,就一定要把以前压迫他们的整个阶层打趴下,再踩上一只脚。按照马克思理论,被压迫者翻身了,变成压迫者。

 

改革应该是双赢,是非零和的博弈,也就是我一直主张的和平转型到宪政民主的道路。大家回想一下小平的改革,当时受到那么多阻力,可我想问一句,除了当初极少数拿着皮鞭把人抽的刑事犯罪分子之外,今天回顾一下,谁敢说自己不是改革的受益者?当初不改革,中国会和如今的北朝鲜没有区别,恐怕只有一位29岁姓名金的年轻人会认为他是改革的受害者吧?1949年的“翻身得解放”是打了土豪,分了田地,随后这些“翻了身”的人不是很快又跪下了?而1978年后的改革则没有这样做,那才是一个比较成功的改革,一个增量而不是减量的改革,一个大和解的格局。

 

当今中国又到了一个十字路口,改革到了深水区,或者如《人民日报》所说,容易改革的都改了,剩下的都是硬骨头。改革遇到了阻力,阻力之大,让越来越多的人气馁,从而想起了早就被世人遗忘的革命。但改革的最大困难在哪里?我认为是没有共识,而最重要的共识就应该是找到一个双赢模式。改革的反对者与改革者都受到零和思维的支配,气氛越来越紧张,弄得改革和革命只有一步之遥。

 

改革三十年的既得利益者认为任何改革都会损害他们的利益,而这些“既得利益者”并不像一些人说的只不过是“一小撮”,在某些领域,甚至可以说是一大部分。例如,我一直在呼吁改革的城乡户口二元制,你能说是“一小撮”在反对吗?在我的调查中,城市大多数居民都担心这种改革(让他们和农民同等地位,农民涌入城市分享教育资源等福利)会损害他们自身的利益。要知道,城市居民相对农民来说,不但是富裕且有势力的,而且人数并不比农民少多少。那种把改革的既得利益者说成是“一小撮”让我们有了道德优越感,但却恰恰蒙蔽了我们的双眼,让我们举步维艰。

 

改革的路径只能是现代的民主道路,是制度安排。切忌空喊公平、公正。更不能打着所谓多数人的幌子来分蛋糕。什么是公平、公正?什么是大多数人的利益?把柳传志的财富没收,分给每一个国民,肯定是字面意义上最符合公平的,剥夺一人而利大家。但这种所谓的“公平”恰恰是建立现代民主制度以避免的。宪政民主不但是多数人决定,更是用来保护少数人,甚至个别人的——别小看这“个别人”,因为13亿人中的每一个都是“个别人”。历史上,只有非民主国家的统治者,才总是打着“多数人”的旗帜来对付“一小撮”人,例如希特勒。如今好不到哪里去,有些人拒绝改革的理由其实很简单:大多数国民的收入提高了啊。即便有五亿中国人每天生活不足两美金,但他们仍然可以自豪底说:还有八亿人的生活不是超过了两美金吗?

 

我认为改革者要避免一些零和思维的陷阱,改革不是大多数人没法生活了(那时需要的不是改革,而是革命),改革是增量的博弈,最终结果是既保护了既得利益者,又不让弱势群体拉下。当今改革尤其是实现公正公平的做法不是分蛋糕与财富,而是分权力。很多改革者,包括跟随我追求民主的朋友,脑袋里还是零和游戏的思维在作怪,或者说带着革命的思维去搞改革。这些朋友看我文章时,常常喜欢一篇,却讨厌另外一篇,却不知道,要全面顾全,才利改革,否则,写什么文章?直接去革命不就行了?在有些人看来,只有打倒一批,踩下一批,自己才能站起来;穷人要想富,就得打掉富人;我们要得到公平,就得让一些人尝尝不公平的滋味。这个要不得,别说从理论上说不通,就是现实中也无法实行!

 

对于过去三十年改革中既得利益者中的“既得利益者”,我想说的是,本来最希望改革与和平转型的是你们,可你们恰恰糊里糊涂。睁眼看一下吧,从地球上的奇迹高铁的“总设计师”铁道部长,到全国带枪的打黑英雄,再到人民军队的总后勤部副部长,还有富甲天下的女富豪吴英,这才几个月啊?即便你的“关系学”、“厚黑学”与“潜规则”学到了家,能够幸免不落马,不被民众口水淹死,你活得累不累呢?你愿意让自己的子孙后代也这样生活?你能保证他们逃脱最终的审判?当然你可以移民,把后代送到国外,这好像成为有“远见”的既得利益者的最佳选择。

 

其实,你们的眼睛不用看到大洋对岸,那太短视了,你们可看得再远一点,就能看清其实地上有一条路——一条继续深化政治体制改革、力保和平转型的路。路在何方,路在脚下嘛。习主席说的。

 

老杨头  2012224  (本文系中国选举与治理网和《世界华人周刊》特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这张
 
阅读(17346)| 评论(58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