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恒均的博客

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日志

 
 

光有曼德拉和甘地是不够的   

2013-12-11 00:12:14|  分类: 路边谈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非国家和解统一的象征,备受尊敬的民族精神领袖曼德拉的葬礼在南非举行,全球政要冒雨出席。葬礼的规格与教皇的不相上下,但由于代表13亿人的中国国家副主席李源潮的加入,又使得他的葬礼在规模上远超过教皇,堪称半个世纪以来的世界第一葬礼。

 

对于曼德拉来说,任何赞誉都是受之无愧的,世界因为有了曼德拉、甘地两位坚韧不拔以和平的方式完成民主和平转型的伟大政治领袖而美丽。但我今天想说的是,无论是南非还是印度,无论是亚洲还是世界,光有曼德拉和甘地是远远不够的!

 

虽然我个人至少在30篇博文里以崇敬的心情提起过两位伟人的名字,但看到曼德拉极尽哀荣的葬礼,却突然想说:世界也许并不需要曼德拉和甘地!

 

如果我们回头看看世界上最早的原创民主国家英国、法国和美国,再看看之后以各种形式完成了和平转型最终走向民主化的几十个西方国家,然后再看看中国的台湾与亚洲的韩国等逐步完成和平转型的第三世界国家与地区,会惊讶地发现,除了那位因为不愿意连任而缔造了世界第一民主政体的华盛顿之外,我们几乎记不住那些帮助国家和平转型的西方英雄人物的名字,至于台湾的蒋经国(以及民进党诸位)与韩国的金大中等等,更是无法望甘地与曼德拉之项背。

 

可问题是,如果从民主转型后的国家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以及民主政治的成熟来说,恰恰是南非与印度存在着更多的问题!甘地及其后继者领导的印度已经大半个世纪,单拿民主政治来说,甚至比不上亚洲不久前才走上民主之路的印尼和马来西亚;而南非这个原本经济实力与国际地位强于韩国与台湾的非洲国家,在转型后的状况却不如人意。

 

无论甘地还是曼德拉,他们的和平抗争精神,他们的道德勇气,以及面对暴力不怕牺牲、抱着把牢底坐穿的勇气,与日月同辉,但他们夺取政权后毕竟都成了国家最高领导人,自然也是政治人物,而且,两人分别被誉为印度与南非的“国父”,此后两个家族都深深卷入到政治之中——那么,民主后的印度与南非的发展与走向,他们是不是也应该负一定的责任?

 

印度的情况大家都清楚,政府治理能力低下,贫富差距严重,甚至连种姓制度都无法解决,贪污腐败并不比英国治理时好多少等等,至于南非,大家不妨去搜索一下公开的资料:经济发展放缓,社会治安一塌糊涂,艾滋病蔓延到快要灭国的地步,贪污腐败有增无减,更糟糕的是,民主国家旨在保护少数——现在占南非9%的白人——的最高政治理念却遭到破坏。我个人在澳洲就有好几位来自南非的白人,他们声称遭到歧视而移民澳洲。

 

当然,我的读者第一个反应是,这难道是和平转型与实行民主政治之初必须付出的代价吗?我同意,但却忍不住弱弱地问一句:成功实行民主转型的国家,为什么很少出现全球皆知的“民主英雄”?为何恰恰是出了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两个政治人物的印度与南非反而付出了明显比其他国家更高的转型代价?作为转型后迄今为止依然统治这两个国家的政治人物(家族和精神)尤其是曼德拉,是否也有一些没有做好的地方?

 

世界各国转型过程中,出现了很多了不起的人物,例如中国的孙中山,以及更多抛头颅洒热血,有些连名字都没有留下的先烈们,争取到亚洲、南美洲等世界各地第三世界国家的和平转型,可他们全部加起来,也抵不上一个曼德拉在西方各国眼中的重量,多少有些让人困惑。西方早就摒弃“英雄观”,美国人几乎连华盛顿都不甚崇拜,却对曼德拉、甘地推崇备至,正常吗?下面让我们冒天下之大不韪地来分析一下伟人身上的特点与缺点。

 

甘地与曼德拉都有一个显著的特点,他们两位都是受西方教育的民族主义份子,他们站出来反对的又都是西方国家或者西方(白人)势力。而当他们赶走了英国、推翻了白人后,搭起来的又都是西方的政治制度框架。这种大起大落、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纠结,可能是让西方人对他们特别重视的重要原因之一。

 

甘地与曼德拉不但是道德力量的化身,也是最勇敢的行动派,他们以身作则,不怕坐牢,争取民族独立与自由,建立民主制度。但纵观这两位所有的发言与著作,我不得不承认,他们两位对民主价值理念的涉猎浅尝辄止,更让人无法理解的是,曼德拉几乎一直同世界上最大的独裁者(如卡斯特罗和卡扎菲)保持超乎常态的友好关系,他最崇拜的伟人中竟然有大独裁者。

 

至于甘地,他创立了以“非暴力”争取独立实行和平转型的传奇,但他忘记了他反对的是世界最老牌的民主国家大英帝国,就在他用“非暴力”“绝食”对抗大英帝国并赢得了整个西方世界尊重之时,亚洲几乎所有国家里那些争取民主与自由的人士却一个一个死在暴政的铁蹄下。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甘地这位“非暴力”的英雄在二战前曾呼吁要对希特勒实行“非暴力”,号召希特勒铁蹄之下的民众放弃武装抵抗。

 

甘地与曼德拉犯下的这些错误如果放在早他们近半个世纪的孙中山身上,还情有可原,可他们都是接受西方教育的精英啊。当然,追求民族独立与自由的过程中,不一定都要保持“政治正确”,可以诉诸民族主义,甚至从独裁者那里寻求精神慰籍。但两人当政以后长期执政,甘地几乎成了印度新的“皇族”,曼德拉家族势力与个人影响力也无处不在,可两人在各自国家的经济发展与民主政治上却没有进一步的建树。

 

再次强调我无意冒犯这两位地位崇高到无以复加的精神领袖,但我毕竟在博文里多次感叹“中国什么时候才能出自己的曼德拉与甘地”过,我有权力再次反思,中国真能出自己的曼德拉与甘地?中国真需要曼德拉与甘地?中国出了曼德拉与甘地就万事大吉了?

 

我们是否可以换一个角度?——不错,我错了,曼德拉与甘地确实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政治家,那么,如何解释南非与印度目前不如人意的境况呢?只有一个解释:这两位政治家的人民没有他们那样伟大,或者根本跟不上他们的脚步!这两位受到西方教育的政治家抓住了西方的软肋,击败了殖民者与白人统治者,却不知道如何击败自己国家与民族中存在的问题!

 

不妨设想一下,如果香港不是1997年回归,而是在1949年被一位香港的民族英雄率领港民夺了回来,如今会是什么样子?如果南非取得反种族隔离斗争的胜利后,不是制定明显歧视白人的政策,把白人从主要的管理与领导岗位上驱逐,南非的经济会不会比现在发展快一点,社会治安也会好一些呢?

 

真正的民主转型绝不是某人或者某种族或族群夺取政权就完事了的,而必须是要让民主的价值理念深入民心,让民主政治能够促进经济发展与社会和谐,真正保障所有人的人权。否则,民主与自由就可能成为一些人夺权的工具,成为造成不和谐的新因素。

 

从这个意义上说,无论是南非还是印度,出了世界上最伟大的民族英雄与和平转型楷模,只不过是万里长城走完了第一步。如果让转型真正造福民众,让民主理念深入人心,让民主制度正常运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我不认为印度与南非找到了那条路。

 

对于世界其他尚未完成转型或者正在转型之中的国家,对于那些不是大英帝国统治也不是接受西方文化的白人统治的地区,对于那些期盼自己国家出现曼德拉和甘地的民众来说,必须认识到,光有曼德拉与甘地是远远不够的!民主转型需要上下、内外齐力,达成共识;需要公民社会与每一个人的觉醒;需要经济发展与法治建设;需要更加普及的启蒙与教育,当然,也需要一些民主小贩啦,耶——

 

老杨头 2013.12.10  


参考阅读:

 轻松延长男人性生活时间的世界级发明

友争相传阅的告奇文 抗脱十二(组图

一个根治口腔疾病的秘方

为什么是孙中山?

一位令人感动与感叹的共产党员

西班牙日记之一:中美之战,打还是不打?

“西班牙日记”之二: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西班牙日记之三:在西班牙听闻曼德拉去世想到的三点

西班牙日记之四:中国高考改革为啥让美国不安?


 光有曼德拉和甘地是不够的! - 杨恒均 - 杨恒均的博客
 

《伴你走过人间路》是老杨头“民主小贩”的最新作品,如果你有爷爷奶奶、父母和兄弟姐妹,最好能买一本留着,你一定需要的,当然, 你现在阅读,你会更加睿智与可爱。如果你身边有亲戚朋友正在经历生老病死,送他一本吧,相信我,这比你看我的博文也许更有收获。

京东:《伴你走过人间路》

亚马逊:《伴你走过人间路》

当当网:《伴你走过人间路》

  评论这张
 
阅读(34531)| 评论(2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