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恒均的博客

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日志

 
 

我与王的女人:不得不说的事   

2015-11-02 21:52:07|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与王林的那点事,都在《我与王林,不得不说的话》中交代清楚了。当时我很同情他的处境,但我认为只能靠媒体把事情说清楚。他也同意靠我说的“正路子”:直面媒体和大众。但后来听说他犹豫了,我自然也松下一口气。要为他写文章确实需要勇气。后来他出事了,我才听说,他身边还有高参,劝说他不要听我的,应该找到更好的人和更好的路子帮助他。据说有人提出的证据之一是,这个姓杨的有些“不实在”——不但从头到尾没有提钱的事,而且还在王林多次表示“事成必有重谢”时表示这和钱没有关系,也不会以此换钱。

 

这些年,那些冲到王林旁边的好心人,有不提钱的吗?如果说王林前半生是同达官贵人、明星们绞缠在一起,正如有些媒体说的他一直在忽悠、欺骗那些达官贵人,那么他后面这些年几乎就是一直在被各种小骗子们忽悠和欺骗。一天都没有停止过。突然来了个老杨头,竟然不提钱,这太不可思议了吧?不排除王林身边的高参在王林被各种骗子骗去几千万后,习惯性地认定为我是更大的骗子——要知道,只有更大的骗子才不会提钱嘛。不过,王林进去后,我多少还是有些自责,如果我不那么爱惜自己的羽毛,当时排除阻力真心帮他一下,搞清真相,也许后来还真不会闹出那样的事。

 

但,我怎么也想不到,“那样的事”竟然再度上演!这次发生在王林太太(我后来才知道是他的前妻)身上。

 

王林被抓后,王林太太(后来媒体报道我才知道是他的前妻)电话联系我,她完全乱了分寸。第二天,我把他和朋友陈有西律师拉进同一个微信群,介绍他们认识。这个我改名叫“王林案”的微信群里陆续进来了王林家人、律师和关心他的朋友,南都记者和秘书小雷(后来才知道是他情妇)也在里面。在这个群里,我明确表示,此案已经到了这个层级,吸引如此多的眼球,必须以法“办事”,其他任何小动作不但于事无补,很可能会适得其反。至于王林是否卷入绑架、谋杀之事,真做了想撇清恐怕也难,没有做,想诬陷也不会那么容易。有西鉴于律师身份,发言谨慎,但也多次表示,他会竭尽所能在法律的框架下做得最好,告诫其他一些“野路子”不会有好结果。还有海外的朋友也表示支持,相信新一届政府治下,法律会秉公处理。很多事情大家都在这个群里讨论,有时还有点小“密谋”。

 

突然有一天我发现好久没有看到这个群了,于是找出来,喊了几嗓子,结果发现几个人没有应答,大家都说联系不上了。过了两天,王太、小雷与记者被拘留的消息被报道。看到报道,我几乎昏死在群里:就在我建的群里,就在我和陈律师一直喊叫要按照法律去做,就在王林太太有什么事好像也都会询问一下我的意见时,他们又自然而然地走上了“野路子”:拿几百万去贿赂一位办案警察!

 

当群里转了王的两位女人进去的消息后,我和有西律师以及另外两位朋友可以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当然,就我个人的认知,这种“野路子”不但一直存在,而且也许更加行之有效。只不过以这个案子的曝光率,恐怕只有入职四年的警员才敢如此狂野吧。

 

从法律方面来说,陈律师尽职尽责,他在现阶段做不到的,估计也没有多少律师能办到。从媒体方面来说,既然我答应看紧点,估计一些想图一时快活的记者下笔前也应该想一下。可就在我自己建的群里,在我们眼皮子底下,两位王的女人却选择了这样的“野路子”。可见,“野路子”对他们的影响是很大的。纵观王林过去,“野路子”一直起主要作用。就在邹勇利用大众媒体对他进行长达多年的“诬陷”期间,他通过关系找的人,几乎都是“野路子”。其实,他的事并不复杂,有人利用政治大背景,对他进行恶搞似的报道。他只要在熟悉媒体的人操办下举行几场记者招待会就一定能取得较大的效果。他却一直在自己几位亲信以及情妇引导下,通过金钱让记者为他写文章。更不遗余力地寻找关系,希望他们能够“摆平”邹勇。而就在我同他两次短短的接触中,就从他口中听到好几个自称有“中央级领导”靠山的骗子向他要钱。听得我以为自己到了外星。

 

但也许更象外星人的是我吧。就在王林案的同一时期,我关注的另外一个惊天大案竟然传出消息,某某“野路子”声称 ,只要给他一千万,十天半月就可放人。而据说各地这种“野路子”已经由来很久,曾经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是行之有效的。我甚至听说,最近有些地方政府,包括我湖北家乡的一些地级市,竟然有随便抓一个老板,折腾一段时间后,罚巨款放人的。而其中“野路子”又收取了大量的利益。这种普遍存在于司法界的“野路子”,何时才能杜绝?希望王的两个女人出事,能够给大家提供一些思考。

 

还值得我们思考一下的是司法程序。王林进去后,案件处于侦查过程,家属处于完全不知情阶段。当时王林太太等几位亲友,竟然怀疑邹勇根本没有死,整个“案件”是邹勇策划的一个大圈套。听得我毛骨悚然。但想起他们一家同邹勇斗智斗勇这么多年,那邹勇虽为人大代表,可行为几乎就是一个黑社会份子。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我也能理解案件在侦查阶段需要保密,但看到家属所获信息如此之少,也为嫌犯家属担忧。从他们收买一个入职四年的技术警员可以推测,他们最早可能就是想要搞清邹勇到底死了没有,以及怎么死的。他们始终不相信自己的男人会卷入绑架案之中。

 

这段时间,又出现了几起朋友被抓的大事件,同样让我感觉到司法程序存可能存在一些问题。例如,以前靠刑讯逼供,基本上可以让任何人承认任何他们没有犯的“罪”。现在刑讯逼供被严令禁止了,可违反司法程序的长期、超期、不许律师见面的单独拘押,无疑可以从心理上让嫌疑人崩溃,从而“认罪”,客观上起到刑讯逼供的作用。

 

王林案还在审理之中,加上他两个女人的“案中案”,可能会象一曲肥皂剧一样延续下去,不排除还有可能出现更加惊险的“案外案”,例如王林突然爆出自己同曾经的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鲜为人知的故事”。但不管怎样,一码归一码,司法公正与程序正义,以及办案的透明,杜绝司法腐败与各种破坏司法的“野路子”,才是我们每一个公民应该关注的。

 

杨恒均  2015112

 

羊群台湾欢度元旦、观摹大选、文化交流之旅报名之中,点击:羊群旅游台湾行wo

  评论这张
 
阅读(29732)| 评论(1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