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恒均的博客

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日志

 
 

新加坡大选的启示  

2015-09-14 21:30:56|  分类: 路边谈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加坡大选结束,执政五十年的行动党从上届大选低谷反弹,得票率接近7成,并从最大反对党工人党手上夺回1个议席。让众多期待李光耀之后的新加坡发生剧变的海外媒体与分析专家们大吃一惊。

 

有分析认为,大选结果与许多民众对李光耀和建国金禧的感怀,以及执政党感受到危机后调整政策、关注民生有关,当然,肯定也和选举设置(对反对党不利),以及执政者长期以来对反对党的打压脱不了干系。但,新加坡这次出人意料的选举结果还是可以从执政党、反对者与民众三个方面给我们一些启示。

 

对于新加坡反对党来说,首先是这样一个问题:如果当局做得不错,为什么要改变?

 

1965年新加坡建国时几乎是满目疮痍、民不聊生,尤其是这块夹在中国、马来、华人、马来人、儒家、伊斯兰,以及世界水火不容的冷战之中的弹丸之地,几乎拥有世界上所有大国都面临的严峻问题。短短五十年,新加坡成为亚洲发展最快、最富裕的城市国家。从经济收入、国家富强与国民在世界上的地位诸多方面看,新加坡人在亚洲不排第一,恐怕也能达到第二、第三位。这使得国家政权的反对派要想以合法的选举取代执政者的话,必须回答一个问题:你如何在这些方面比执政者做得更好?你能让新加坡变成周围哪一个比新加坡做得更好的国家吗?或者,你能让新加坡超越新加坡?

 

很显然,目前的反对党无论在经济、社会还是族群问题上,并没有任何比执政党更令人信服的政策主张。新加坡实行的是精英政治,当局几乎把所有能够网罗的精英都弄进了“体制内”,怎么看新加坡的反对党都像是一些没有进入核心的失意者。从目前几位重量级的反对者来看,几乎还没有哪位不是因为遭受个人打压,而是超越个人一己之利,从国家与民族的更高层面站出来挑战当局的。

 

当然,这不是说他们反对的不对,而是太单一了。这么多年来,反对党死死抓住的就是从极权到威权的新加坡执政者对人权、言论自由的打压,用严酷法律对付持不同政见者。用欧美标准,新加坡不但不被归结为民主国家,甚至直接归类为专制一类。在这个方面,我也是多次写文章批评新加坡的,我无法容忍一个同中国香港地区差不多的新加坡,只有两三分报纸,几乎对华人社区的文化与文艺、思想毫无贡献,言论几乎都被官方垄断……就拿新加坡人骄傲的法治来说,吐一口口香糖到地上,竟然可能遭受鞭刑的羞辱……

 

然而,作为新加坡人,反对党集中在这点上同当局较劲显然是远远不够的。很多新加坡人对当局“侵犯人权”有自己的一套解读:如果不这样严格管治,使用西方的那套民主管理体制,新加坡能有今天的成就吗?或者反向推测:新加坡已经达到了这个地区一个城市国家无法企及的成就,换一个制度或者管理方式,能有今天的新加坡吗?

 

1965年到1979年之间,李光耀几乎是实行的“白色恐怖”政策,很多那个年代过来的人说起来还心有余悸,但当他们向周围看看,马来西亚、泰国、印度甚至中国,他们有理由相信,李光耀也许是对的。而对于更多的年轻人来说,他们不记得、也不需要知道那个年代发生了什么,他们享受的是今天比邻国马来西亚富裕好多倍的生活,比地球上绝大多数华人更自由的自由。一位新加坡人对我亲口说,你看看美国城市的脏乱,再看看干净的新加坡,如果我们像美国那样允许年轻人自由地破坏卫生与环境,我们没有郊区和其他城市可逃啊……

 

目前的反对党抓住当局对人权和自由的侵犯自然符合国家大趋势,但对于大多数新加坡人来说,也许那是他们不得不付出的代价。如果反对党想挑战执政党,他们必须要在经济发展、社会稳定与教育、医疗和族群和谐上有自己的主张,而且要优过执政党。

 

当然,对新加坡执政者来说,这次选举虽然大胜,但却也提心吊胆,至少赢得并不轻松。李光耀走了,新加坡李氏与执政党的合法性已经面临无可逆转的挑战。只不过新加坡建国只有50年,离老羊头提的“70年大限”还差整整二十年,加上李显龙领导的执政党不但没有“倒行逆施”,而且意识到反对党的存在和执政危机,在上次选举结果后“改弦易辙”,励精图治,才有了这次选举触底反弹、咸鱼翻身。但这一切在“民主选举产生政权合法性”逐步取代“打天下坐天下”的“合法性”的时代,都可能是过眼浮云。新加坡随时可能在经济发展变缓,以及当局为了维护政权与社会稳定加大对反对党与持不同政见者的打压后,发生180度的大转变。

 

在可见的将来,新加坡要想发生变化,反对党必须不能停留在为反对而反对,而要面对新加坡人提出更大的具有建设性的政策建议,给新加坡人一个看得见的选择与未来。而从目前这一阶段来看,新加坡的反对党的目标还不可能是执政,也很难威胁到执政党,我认为,他们的意义是要随时对执政的当局保持警惕,对权力进行监督,像啄木鸟一样,随时逼迫当局做出改变与政策调整。哪怕他们的“反对”与监督会给他们和家人带来无穷的烦恼和痛苦,甚至驱逐与牢狱之灾。

 

从这方面来说,新加坡人要为50年前出现“独裁者”李光耀感到高兴,但更要为50年后这些李光耀威权统治下灭不掉的勇士,前赴后继、百折不挠的反对人士而感到幸运。长期的一党执政即便不走向专断与漠视民生,也肯定会有怠政和懒政的现象,而那些反对党与持不同政见者的存在,却可以让执政者时刻保持警惕与清醒。这实在是民众之福。

 

老羊头 羊群谈话 西安 2015914


新加坡大选的启示 - 杨恒均 - 杨恒均的博客
 
新加坡大选的启示 - 杨恒均 - 杨恒均的博客
 
新加坡大选的启示 - 杨恒均 - 杨恒均的博客
 
新加坡大选的启示 - 杨恒均 - 杨恒均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008)|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