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恒均的博客

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日志

 
 

美国总统候选人开始挑战中国?   

2015-09-30 06:38:37|  分类: 国际风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民主党呼声最高的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27日在脸书上用刺激性的语言向中国方面发难,环球时报撰文回击。有意思的是,环球时报把“粗鄙,非常失礼”的希拉里同满嘴跑火车大嘴特朗普相提并论。要知道,希拉里可是针锋相对批评中国及其领导人,而特朗普迄今为止并没有招惹咱们。

 

特朗普以打破美国“政治正确”的姿态跳出来搅局,已经被很多中国主流媒体像抓到了宝一样,当做“美国民主的混论”、“民主的衰败”和“没有底线”“没有秩序”来报道,来树典型,环球这个时候借机讽刺一番特朗普,耐人寻味。

 

其实,稍微思考一下就知道了,特朗普打破的那些“政治禁忌”与“政治正确”,如果不受限制地深入下去,迟早会牵扯甚至祸及中国。到那时,别说中国的国家利益,甚至国家安全都有可能遭到挑战。

 

前文我说过了,美国的很多“政治正确”是美国价值理念与法律规则意识形成的,还倾注了美国文化与道德的内涵。举个大家都熟悉的例子,在美国是要回避“肥胖”(Fat)这个词的,说某人胖,几乎比骂人祖宗还犯忌。骂人祖宗不吃官司,但上级对下级,强势对弱势之间如果用“胖”来形容对方,就有可能是歧视,严重的是要吃官司的,要赔偿精神损失的。

 

多年前我去美国就发现这个“禁忌”,从不理解到接受,最后也慢慢习惯了,多年后我也养成了西方国家的“政治正确”:绝不会对身边肥胖得让人震惊的人士多扫一眼,更不会有嘲讽、歧视的表情,以免引起他人不快。我认为这样做很好,正如我不希望在一个白人国家,人家老拿我黄色皮肤做文章一样。这种保护少数的做法,正是民主社会里“多数人决定,但尊重少数并保护少数权益”理念的反映。

 

然而,我也观察到,如果说八十年代美国肥胖人口只有五分之一不到,那么九十年代初已经上升到四分之一并很快超过三分之一、过半数,如今,美国自己公布的数字是,身体超重人数已经超过三分之二。肥胖之人已经成了美国的社会多数,却依然在享受少数群体受保护的“特权”。

 

一个国家的超重人口达到这个比例,“肥胖”应该不再是个人习惯、隐私和尊严问题,而是一个社会问题,国家问题。因为肥胖引起的不便、病痛对社会诸方面包括工作效率、公共资源占有、医疗福利造成的压力越来越大。我甚至有一种感觉,总有一天,压垮美国的将是这三分之二以上超重的人口。

 

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观察,很可能属于“政治不正确”(我对牵涉的人群表示道歉),但美国的“政治正确”依然不太允许戳破“肥胖”的政治禁忌,令人担忧。雇主是绝对不能挑瘦嫌肥的,上个世纪设计的公共设施的标准座位常常被这些超胖的人霸占,肥胖引发的疾病不但让保险公司也让医疗福利系统压力超大,可你还得小心翼翼,不能在公众场合更不能在媒体上畅谈自己对“肥胖”问题的看法。

 

在这种情况下,全民重视“肥胖”问题,从食物、习惯,更从学校开始防止国民过重,肯定是要触犯很多政治禁忌的。目前我们看不出有什么政治人物会在这个领域“大嘴巴”一下,除了一个奇葩——特朗普,环球时报称呼他为“唐床破”(一个国家的官媒对他国总统候选人送如此绰号,算不算粗鄙捏?)。

 

很多读者可能不太理解,我为什么从环球时报嘲讽特朗普谈到美国最不起眼的肥胖引发的“政治禁忌”。其实我想说,美国的“政治正确”是很难打破的,而这些禁忌在多个方面,都对中美关系,对中国的国家利益与国家安全有益无害。或者说,多年下来,中国已经成功掌握了美国的“政治禁忌”与“政治正确”,在打交道的过程中,玩得得心应手,让美国人很头痛。

 

我只举一个凡是去过美国都能观察到的简单例子,其他的留给读者自己去思考。美国宪法允许世界各种意识形态与派别的媒体在美国本土落地搞电视台、发行报纸,甚至宣传纳粹,却不允许自己政府办媒体(美国唯一一家政府媒体“美国之音”是不允许在美国国内对美国人民进行“洗脑的”),而且,美国自己的价值观“自由”“法治”等要求政府绝对不能打压反对美国政府和领导人的声音。这也是美国目前最看重的“政治正确”之一。

 

在这种“政治正确”下,中国官方媒体包括英文版的“中国日报”被大量摆放在白宫、国会山、帝国大厦不到五十米的街道上,北京支持的媒体更是铺天盖地,以低价甚至免费的形式“教育”着美国人民包括美国华人。但与此同时,中国以自己的法律为准绳,“依法治国”,几乎不允许任何一家美国媒体在中国发行,很多美国媒体都过不了中国“防火墙”这一关。

 

这种事儿在我们很多中国人看来已经是天经地义了,哦,你美国不是有自由嘛,那我就去自由一下,包括自由地批评贵国总统,嘲讽总统候选人!但我们国家不讲你们那种“自由”,所以,你得遵纪守法,你胆敢批评我们,就让你“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美国人当然不是傻瓜——目前中国人使用的百分之八十以上需要高智商才能制造出的产品都是直接或者间接来自那个国家——他们早看出自己赖以生存的“政治正确”正带给他们的种种困境。如果北朝鲜、伊拉克这样和他们玩,还没什么问题,但如果是中国这样财大气粗的,一直靠美国的“政治正确”单方面“深入对方国家”搞宣传,成立孔子学院,把国家官媒新华社的宣传牌设到时代广场,被和平演变的迟早是美国而不是中国啊……

 

虽然苏联人也是“共产主义接班人”,但他们确实没有中国人的聪明与“智慧”,当时玩的是闭关锁国,同美国硬碰硬,搞什么军备,完全不知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道理。如果当初苏联也搞改革开放,不是用核武器威慑,而是以集权最大优势去“集中力量办大事”,不是派少数克格勃而是整个宣传队伍依照美国法律去华盛顿白宫街头发传单……弱弱地问一句:“冷战”的结果还会是今天的样子吗?

 

美国类似的“政治正确”不但在国内问题上,更重要的是在国际问题上绑住了他自己的手脚,让他面临某种不平等甚至不公正。多年来美国打着“自由、民主、法治”的旗帜在全球搞和平演变,用在枪炮时代还可以,但玩媒体和宣传为主的时代却发现,一些国家政权与法律不允许你去人家那里讲“自由法治民主”,而人家都打着你的旗帜到你的国家来堂而皇之地搞“自由民主法治”了。例如,唐人街到处都是,抗议美国政府的五星红旗可以飘扬在华盛顿的上空,党支部估计也迟早会在白宫附近扎根……看你美国怕不怕?

 

当然,再次强调,美国人不是傻瓜——哦,“爱疯6S”都出来了嘛——他们也开始慢慢思考这样的问题:“政治正确”是否只对那些认同你理念,愿意同你讲政治而不是耍流氓的人才有效有用呢?思考归思考,说出来就“政治不正确”了,而要打破很多类似的“政治正确”,就更难了。很可能需要有“唐床破”这样近似“流氓”的政治人物充当第一个吃螃蟹的。

 

从这个层面观察,环球时报未雨绸缪,对特朗普事先预防是有道理,也是深谋远虑的。按照目前特朗普高居不下的民调,虽然说不至于当选美国总统,但其他政治人物,例如一向温文尔雅的民主、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布什,也迟早会受到他影响,试图挑战一些“政治正确”,包括不得对天朝大国太粗鄙……

 

好,今天就讲到这里,我们下次继续。

 

老羊头 2015930日“2016美、台等全球大选观察系列”之二

 

附言: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会逐一迎来大选。中国台湾的选战已进入白热化阶段,还有一年才举行大选的美国也开始了紧锣密鼓的辩论。生活在中国的读者可能不太清楚,对于一个民主国家(地区)的政治运作,选举可能是一天之内就可以完成的程序,但这之前的政治博弈、政客辩论、媒体追踪与社会参与,才是选举之精华,也是民主政治最重要的一部分。这整个过程也是政治人物不得不面对公众,公众与媒体对政客们进行质疑与拷问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整个国家一起思考执政者的理念与政策、政治道路与国家前途。2016年将是包括美国和中国台湾在内的主要国家和地区的政治大选年,老羊头会全程跟踪,并以每篇千字短文,就观察到的某个方面同群友分享我的看法。并计划在一些主要国家和地区大选前后,组织群友和读者前往当地游学。更多文章,请收听“老羊头”微信公众号:

特朗普打破“政治正确”,会否危及中国? - 杨恒均 - 杨恒均的博客

 

特朗普打破“政治正确”,会否危及中国? - 杨恒均 - 杨恒均的博客
环球时报批评的希拉里粗鄙语言截图
  评论这张
 
阅读(10595)|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