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恒均的博客

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日志

 
 

从我两次被讹诈想到的   

2015-10-12 15:16:26|  分类: 每日一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岛天价大虾讹诈顾客事件出来后,群情激奋,也引起当地政府部门重视。这种事应该还有很多,只不过更多的受害者没有投诉平台,担心当场或者事后遭到报复。我是坚决支持受害者利用网络舆论平台以及各地政府提供的帮助,见一个,曝光一个,曝光一个,灭一个。

 

讹诈让人气愤,是因为讹诈者不但利用人性的弱点设计圈套让你钻,而且总是在你势单力薄之时仗势欺人。虽然我自己被讹诈的次数并不多,但身边人的种种遭遇可不在少数。有意思的是,我自己遭遇最“血腥”的两次讹诈几乎都是在最不可能的情况下发生的。即便这样两次被讹诈的经历,也引发了我诸多的思考。今天忍不住要和大家分享。

 

第一次被讹诈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当时随全国政法系统某部在北戴河受训。周日到河北某关口游玩(好像是山海关,一下想不起来了)。三十多位学员不少来自南方,看到公园里有骑马游乐项目,都兴奋地走过去问价。公园项目人员说,骑马10元。大家一听觉得很合理,于是纷纷上马,奔驰在河滩上……

 

10分钟回来下马准备付钱时,那摊主手一伸:每位800元。大家都以为听错了,要知道当时的科级干部月工资才140元,贪污腐败还没那么方便。这800元可是天价啊。问,不是说骑马10元吗?那摊主手一摊说:我说的是“起码”10元!起码得骑十米,每十米10元钱。看看你们都骑了多远,要不要自己去丈量一下?

 

我们这些来自南方的学员几乎都笑了,这也太逗了吧,虽然小平当时提倡市场经济,但哪有这种搞法?但北京和北方的学员却并没有笑。而且很快,我们也都不笑不出了。因为十几位人高马大的驯马师骑着他们的高头大马把我们包围了起来。摊主发了狠话,你们试试不交钱?看看你们跑得过马吗?看看你们的肚皮硬还是马蹄子硬!

 

我们都傻眼了!带队的出示了证件,说我们是XXX部位在这里学习的,请大哥原谅他们普通话不好,把“起码”听成了“骑马”……但无论怎么说,都完全没用,必须交钱,否则,这些人就骑马冲撞我们!

 

这时带我们出来玩的学习班组织者、北京某部的一位领导赶过来调解,十分钟后还是没有结果。这位部里的领导于是打电话叫来了当地派出所的公安(其实公安就在附近)。公安干警懒洋洋地看了我们的证件,竟然说,这是你们之间的事,我们管不了。大有一派国家公权力不能介入“市场经济”的模样。更有意思的是,这位警察还加了一句:别说你们没穿警服,就是穿了也没有用,那边军人不照样给钱?

 

他说的“那边军人”是一位结婚休假的年轻解放军战士,穿着军装带着媳妇在这里玩,刚刚和我们一样兴高采烈地骑马跑了个来回。此时此刻正被两匹大马夹在那里数钱。可我明显感到那孤零零的军人根本没有那么多现金。好可怜的样子。那个形象一直留在我脑海里,让我很气愤,比我自己被讹诈要气愤很多。因为到最后我们好像也没有交那么多钱,因为那位部里的领导也发火了,说每人给八十是最多的,否则对你们也不会客气!

 

如果真要闹起来,恐怕那些敲诈者也不会占到多少便宜,那次和我一起参加的培训班的学员平时全是穿警服佩武器的,只不过学习班要求绝对保密,大家才都穿便衣而已。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一群政法干部竟然被奸商刁民公开讹诈。可以想见,在当时的情况下,如果是普通百姓被讹诈,还能到哪里去说理?只能喊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了。

 

这件事留给我的印象非常深,我几乎一提到讹诈就对人讲这个真实的故事,很多人至今不相信,好在当时同我一起经历的有三十多位全国各地的政法干部。当时我参加工作不久,对社会上这样的事还真不太清楚,后来我也很少再一个人出门,不久又到香港和美国了,所以,这次和后在海南三亚被讹诈成为我记忆最深的两次。

 

在三亚那次大家可能现在还会经历到,因为听说还没有杜绝。在天涯海角乘游艇到附近小岛,来回说好是50元左右吧。但小船会到大海中央时停下来,说,来回应该是一百。于是你乖乖地再给五十。否则,你就在海中央,甚至会被威胁赶进海水里。那也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的事,我在海南省政府工作,偶尔会陪同一些北京来的领导环岛旅游一圈。碰上这件讹诈的事后,领导要求陪同北京领导到三亚时必须佩带手枪。

 

但在自己的国土上,掏钱对付讹诈者?如果他要钱不要命,难道要射杀他?而如果不开枪,茫茫大海上,如何能够镇住更会水性的船夫?为什么三亚这个党组织和公安无孔不入的地方,还有这么多敲诈勒索者?我知道,我的被讹诈经历不具有代表性,但却也引起我很多的思考。

 

两次两地的讹诈,几乎我们都可以直接找到当地领导和公安,指令他们解决问题,可他们要就是表示“管不了”、“无能为力”,要就是明显向着讹诈者,为什么?

 

后来有人告诉我,一个这样的旅游点,如果一切按部就班,管理人员和公安如何能捞到好处?例如,那些马夫如果不能敲诈一笔横财,不在公安保护下顺利身退,他怎么会去贿赂当地公安干警?如果三亚这个地方宰客的人没有意外之财,谁会给管理者与干警好处? 所以,真正的讹诈、敲诈与勒索盛行的地方,一定有政府管理部门的黑手在撑腰。

 

不过,我想起来就觉得好笑,要知道,当初一起在北戴河被敲诈的三十几位政法干部后来几乎都上到各省市政法系统的厅长、处长等领导岗位上,最低也能象我一样浑成个社会知名人士吧,按说,他们上去后都能痛定思痛,做一些事杜绝敲诈勒索吧?可是……嗯,我相信他们中一定有人在看我的博文,思考一下吧,老兄,别用太多时间盯着我这种人!

 

讹诈屡禁不止,源头肯定在法治、制度与管理上,但这些年形成的“暴民”和“刁民”文化也不可小觑。看到上面所有赚钱的都被利益集团瓜分,连各地赚钱的项目与生意也被地方官的七大姑八大姨霸占,一些发财心切的普通人把黑手伸向了比他们更弱的人,尤其是势单力薄的旅客,好像也就“顺理成章”。在这些“暴民”和“刁民”的思维模式里,不管白猫黑猫,能发财就是大爷。为此不杀人放火已经不错了……

 

更糟糕的是,那些“暴民”和“刁民”的存在,又反过来给“暴政”提供了理论与现实的双重依据和支持——你看啊,这么多暴民和刁民,不采用非常手段,能搞好吗?

 

其实,恰恰相反,不遵纪守法的暴民、刁民恰恰是人治社会最大的特产。一个国家和政府如果不能严格执法,管理者贪赃枉法,生活其中的小民自然可以寻找一切机会破坏法律,钻法律的漏洞。从这个意义上说,天价大虾等讹诈事件,只有从法治源头,从政府管制,从严格执法上寻求最终的解决之道。

 

老羊头 201510 11

从我两次被讹诈想到的 - 杨恒均 - 杨恒均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2525)| 评论(19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