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恒均的博客

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日志

 
 

美国,2017  

2016-11-16 10:14:54|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子

 

虽然在川普竞选过程中,我也在文章中写了类似“他近似希特勒式的极端言论”,虽然有很多人在他当选后忧心忡忡,甚至有少数族裔的美国人得了心理疾病而不得不去寻求心理医生,但那些认为当选后的川普可能变成希特勒,最终颠覆美国民主制度走上极权之路的想法,还是很幼稚的。

 

我承认,人性无善恶,每个人身上都有天使和魔鬼的一面,即便身为一名普通人,你身上的政治本性也存有华盛顿和希特勒的双面性,有华盛顿情怀的人,不一定有总统宝座让出,让你展示这一品质;口出狂言如希特勒者,也不一定有那个文化、制度与群众基础让你变成恶魔。

 

川普上台后的美国会发生什么呢?生活在美国之外的人反而有更多忧虑,这到底是因为美国人自己“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呢,还是没有在美国生活过的人对美国的认识大多是“瞎子摸象”呢?接下来,让我们看一段发生在2017年美国的真实故事,这事发生在我朋友亨利杨身上,真的……

 

 

从车库开出来时,亨利杨被外面的光亮吓了一跳,刚才一直在办公室与同事观看2017年新任总统的就职仪式,越看越不爽,加上为了错开纽约无可救药的高峰期,他悄悄离开,提前一个小时下班了。但很显然,同他有一样想法的纽约人应该不在少数,现在才下午445分,第五大道上已经水泄不通了……

 

他到达新泽西家里车库的准确时间是晚上712分,平时只需要45分钟车程的旅程,耗掉了他整整两个多小时——不过,“平时”是什么时候呢?纽约来往新泽西的路几乎没有不塞车的,他大概是几年前偶尔一次在星期天中午送女儿去纽约玩耍时碰上过“平实”,那是唯一一次用45分钟就赶到纽约的。女儿琳达正在楼上做作业,妻子琳琳示意他轻一点,看到他有些疲惫,妻子脸上立马显出心疼的表情。琳琳一手接下他的外套,一手递给他他最喜欢的红茶,随后转身去厨房做饭去了。妻子琳琳一直坚持所有的中餐都必需现做线吃,不用微波炉,不能加热,看着妻子的转身离去时窄窄的肩膀和身影,亨利脸上疲惫的表情消除了一半,人也稍显开朗起来。

 

他来到客厅,喝了口热茶,放下杯子,坐到客厅沙发旁他最喜欢的按摩椅里。今天该选择哪种按摩方式呢?他端详了一阵键盘,按下了“放松”键,那椅子发出细微的滋滋声,轻轻舒卷起来,慢慢把他包围在中间,随后轻慢地开始晃动起来……

 

就在他准备闭上眼睛尽情享受时,他发现电视机还开着,很显然,妻子刚才还在看总统就职演说的后续报道和辩论,他心情有些烦,但按摩程序已经开始,这个时候他实在不想停下来,好像也没力爬起来去拿茶几上的遥控器关掉电视了,好在电视声音非常细微,大概是妻子担心吵到楼上女儿做作业吧。他慢慢闭上了眼睛、放松心情,这时他发现那以抨击刚宣誓接任总统职位川普的声音竟然有些催眠的作用……

 

 

就在亨利刚刚闭上眼睛不久,电视声音突然变大,把他硬生生吵醒,他吃了一惊,马上想跳起来,却发现按摩椅把自己紧紧抱住了,无法动弹。他睁大眼睛,发现客厅大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熄了,只剩下刺眼的32寸大电视画面一闪一闪,更刺眼的是画面上那张令他厌恶的川普的大脑袋一晃一晃的,那张大脸正冲他哄着:美国到了改变的时候!我们不能再听任那些无法与我们同心同德,那些不热爱这个国家,那些动不动就反对执政党的异类在这块土地上自由自在!如果他们不认同美国的价值理念,如果他们不热爱这个国家,如果他们不支持美国政府,如果他们讨厌我,请他们带着老婆、孩子回到非洲,回到亚洲,回到墨西哥,回到拉丁美洲吧!我会给他们时间收拾细软,但房地产和银行存款,就别想带走了,那是属于美国的……

 

来自亚洲越南的亨利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但这是真实发生的啊,就发生在自己眼前的电视上!这难道不是自己一直担心的吗?现在是噩梦成真了?他仍然不想相信这是真实的!这怎么可能是真的呢?这怎么就不可能呢?煽动种族仇恨,以反恐和保护本土弱势为由排斥有色族裔的川普今天正式成为总统了,他不是有能力实施他的极端言论了?

 

亨利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确定这一切都不是做梦,只不过按摩椅包住了他的全身,让他无法动弹而已,可他的耳朵与眼睛没有瘫痪,它们清醒着呢——电视里依然传来美国第45任总统川普的刺耳声音:

 

“我们要让美国再次伟大起来!这是我的竞选承诺,承诺是用来实现的!我们必需复兴美国,必须重新部署美国梦,坚定地走美国的道路,对一切外来的思想与反对美国的恐怖主义与异端邪说,坚决说不!无论它们是以炸弹的方式,还是以异端邪说的形式,我们都会坚决抵制。我们有最强大的军队,有最得力的警察,有令人闻风丧胆的中情局,我们必需要让所有在美国的人都清楚认识到,要就是接受美国的价值观,接受一个总统的领导核心,要就是滚出美国。”

 

川普的声音高昂而稳定,不时被电视中传来的如潮水般的掌声打断。这掌声让亨利彻底清醒了,他在电视泛出的光线中试图找到按摩椅的控制器,但找不到,他使了好大的劲,支起了身子,这时身边的电话响起来,他挣扎着伸手抓起电话。

 

 

电话是老板戴维打来的,他有种不详的预感。果然,电话里传来老板有些沙哑的声音:亨利,你今天早退了?

 

是的,戴维先生,我今天身体有点不适。他很佩服自己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借口。

 

我想,老板戴维打断他的话,你明天不用来上班了,我会把后面两个月的工资结清给你的。

 

什么?亨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来美国二十年,从硕士到博士,毕业后换了十几个工作,五年前才得到这个建筑公司的中层职位,因为一次早退就被老板用电话辞退了?他不敢相信,因为这事应该不会发生在美国。他听电话那边没有回答,追问道:戴维先生,我听错了吗?我进公司五年,兢兢业业,每年业绩都中上,去年成绩还在全公司首屈一指,你忘记了你还给我发奖金,表扬我能为公司赚钱,我现在这栋小楼的首期就是您给我特别发的年终奖励……

 

电话那头的老板又沉默了好一会,他听到戴维咳嗽了一下,接着传过来的声音更加沙哑,也更加苍老:亨利,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你知道,川普上去了,我们的公司面临要就是被他的公司收购,要就是被收归国有,我的压力很大。总统大选投票本来都是匿名的,可你为什么到处说自己支持希拉里而不支持川普呢?这事我真有太大的压力,如果我解雇你,税局和经济警察就可能明天进驻我的公司,请你理解我一下,好吗?

 

说到后两句,戴维的声音已经近似哀求。亨利明白了,他轻轻放下电话,好像担心打断电话那头的戴维似的,他默默抬起头,却立即吓出一声冷汗,原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妻子和女儿已经站在楼梯下的墙边,无声无息地町着他,只有电视屏幕投射在她们脸上的光线诡异地变幻着。他招招手,示意她们过来。两位看到他招手,悄无声息地飘了过来,他身子被按摩椅抱住,依然无法动弹,他抓住走过来的妻子的手,爱惜地抚摸着。他知道,她们已经听到自己被解雇的事。

 

电视的光线折射出妻子眼中有泪水,他安慰道:这点小事,你怎么就哭了?二十年前我们来美国时,那条件多艰难,还记得我们两位挤在人家的地下室里,除里“美国梦”什么也没有,那时,也没见你这样啊,不就是没有了工作,可我有了你,还有了宝贝女儿琳达啊。我明天就去找工作,不会还不起这房子的贷款的,这房子是我们的,永远是我们的,你们放心!

 

说着说着,亨利让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但当他转向只有十五岁的女儿时,发现她的眼里也含着泪水,他立即意识到不那么简单了。这时妻子开口道:亨利,琳达今天在学校被欺负了,老师和校长都明确说,她父母来自共产越南,必需抛弃以前的那一套,必需认真学习川普的思想,要融会贯通,深刻领会,否则就不要去学校了,最好回到越南去……

 

回到越南去?亨利怒吼道:琳达出生在美国,是天生的美国公民,他们有什么权力让她回到越南那种专制国家去?

 

他的话没有说完,就被门外刺眼的警灯打断,他和妻子琳琳与女儿琳达一起走向门口,他也不知怎么走出按摩椅的,这时当然没有时间思考这个问题了。

 

 

他拉开门,惊讶的看到是几位穿着高领风衣的白人男子,他问,你们是?

 

我们是美国人民警察。高个那个一看就知道是血统纯正的雅利安人的傲慢地回答道。

 

可你们没有穿警服?亨利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些警察的装扮只在好莱坞描写希特勒和斯大林的电影中才看到过,怎么会突然出现在美国,出现在自己眼前呢?他正想问他们要警察证,没想到那个高个白人警察已经很潇洒地顺手晃了晃一个证件,快速地赛回口袋里——天啊,和电影里盖世太保、克格勃一模一样,他突然安慰自己的想,好莱坞电影本来就是美国人演的啊,莫非这都是在演戏?

 

接下来那警察说的话,显然不是演戏那么简单。他眼睛在琳琳和琳达身上扫过,在琳达刚刚发育的胸脯上多停留了一会,然后转向亨利阴森森地说:你是不是在网络上发表攻击政府和总统川普的帖子?我是来告诉你,我们收到了投诉,就不能坐视不理。我们不能容忍在我们的社区出现一个反党反资本主义的人,更不允许有“美奸”存在……

 

亨利杨没有等他说完,提高声音说:我是美国公民,我们一家都是美国公民,我女儿出生在美国,我们受美国宪法保护,享受思想、言论自由的权利,你们这是要回到极权时代,这是不可能的!

 

是吗?那个为首的秘密警察冷笑道,你们是有宪法权利,我们并没有要怎么样啊,对不对?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几位面无表情的便衣警察,耸了耸肩,诡异地笑了。

 

这笑容亨利仿佛记得20年前逃离越南前在哪里见过,让他不寒而栗,立即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那个秘密警察头头这时掏出一张纸,在亨利一家三口面前晃了晃,轻描淡写地说:我们不是来干涉你宪法权利的,你们只管表达意见,谁让这是一个自由的国家呢?我们今天来——

 

说着,他把那张纸递给了亨利,亨利接过来一看,原来是法院签署的法庭命令,他一下子懵了。这时听到秘密警察说:你们只有三天时间,必需搬出这间屋子,这块地被征了,三天后你们的房子会被强制拆迁!

 

拆迁?!这不是极权国家巧取豪夺才有的吗?怎么川普一上来就开始了,而且就针对没有投票给他的人?!亨利一下子火了,他没能控制住自己,突然冲了上去——

 

他立即被有备而来的秘密警察一哄而上,一顿毒打,然后他被死死地按在地上,当着妻子和女儿的面,在自己家的门口,他挣扎着,可只能感到脸上被警察皮鞋践踏的冰冷,还有妻子和女儿惊恐的哀叫……

 

 

亨利,亨利,你怎么啦?

爸爸,爸爸,你醒醒……

 

亨利睁开眼,模模糊糊看到妻子和女儿关切的眼光俯瞰着自己,按摩椅还在按部就班地有一茬没一茬地边按边摸着,他张开嘴巴嗫嚅道:怎么啦?他们走了?

 

妻子关切地说,什么他们走了?你又做噩梦了,我还以为离开了越南,你会彻底痊愈,可刚才在厨房里听到你大喊大叫,吓死我了……妻子边说边用有些冷的手摸着亨利的脸颊,可能也发现刚刚从厨房出来,手洗菜时留下的冰冷让亨利不适应,她抓过女儿温暖的手,垫在自己手下,轻轻在亨利脸上磨擦,想彻底唤醒他。

 

亨利闭上眼睛,眼角沁出了一滴有些浑浊的泪珠,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他让妻子把电话递给他,拿起电话,他迟疑了一下,还是拨通了老板戴维的电话,接通他,他却不知道说什么。过了一会,那边传来戴维的声音:亨利,是你吗?什么事?今天你怎么早走了?

 

我、我身体有些不舒服。亨利迟疑了一下,还是撒了谎。

 

嗯,你好好休息几天吧,可惜啊,你错过了今天的庆祝酒会。电话那头的戴维开心地说。一点也不像要炒他鱿鱼地样子。

 

庆祝?亨利疑惑地问。戴维兴奋地说:庆祝!是的,你知道我那个对手川普竟然阴错阳差地跑到去华盛顿当总统了,按规定,他不得再兼任川普房地产的总裁,他的那个傻瓜儿子不是我们的对手,董事会刚刚决定,趁这个疯子去当总统的八年时间,我们要把他在纽约的房地产项目全部抢过来!嗯,你好好休息几天,我还要透露一点好消息给你,你可能不得不升职了,去担任更重要的工作。

 

亨利连连点头,连声谢谢,放下电话时,他还有些半信半疑,但看到妻子和女儿脸上的表情,他才放下心来,女儿这时说:我们学校今天都在讨论川普,都说他如果不好好干,谨言慎行,回头是岸,绝对只让他干四年就离开白宫,我想,爸爸,你们老板可能没有八年时间去抢人家在纽约的房地产项目哦。

 

亨利看着调皮的女儿,严肃地点着头,内心忍不住一阵阵喜悦。这时他瞥见窗外有警灯闪烁,由远及近,不一会,停在了自己房子门口外的马路边不动了,警灯却还在默默地闪烁。亨利刚刚放松下来的心一下子纠紧起来。在妻子的帮助下,关掉了按摩椅,他爬了起来,走向窗户。

 

他从窗子看出去,警车里有一位当地治安警官从车里出来,走向自己的门口,他正想走过去开门时,停住了,他冲女儿说:琳达,你上楼去!

 

随后,他也冲向楼上,打开用指纹控制的保险箱,里面整齐躺着他合法购买的四把手枪和三支长枪,还有一支冲锋枪,他取出两把上膛的手枪,分别放进左右裤子口袋里,关起保险箱,向楼下走去。

 

妻子琳琳看到他下楼的样子,立即明白了怎么回事,她担心的看着丈夫问,你怎么又疑神疑鬼?这是我们区的片警,是来检查我们家保安系统是否正常运作的,你拿两支枪干什么?

 

亨利扫了眼妻子,好像在听她说话,又好像思维已经去到很远的地方,他边走向门口边嘀咕道:记住,这是我们的权利,为了专制永远不在美国国土上发生,我们得知道枪放在哪里,并时刻上膛,握在手里!

 

后记

 

我的故事讲完了,在你看来,这也许是个“真实的谎言”,但在美国,这种事不是没有可能,但最大的可能是永远也不会发生,谁知道呢?从这个故事里,你们应该知道,有希特勒言论与专制思想是一位事,如果要把国家与社会拉回到专制时代,绝对是另外一回事。

 

简单地总结一下,专制必须具备三个基本条件:强力洗脑的意识形态和媒体控制;超级无敌的秘密警察;还有就是对社会无孔不入的监控,尤其是对国民经济生活的控制。

 

川普可能是美国最不具有坚定意识形态的人,至于媒体,谢天谢地,别说被他控制了,可能未来几年都会无孔不入地控制他还说不准呢。前两天我见到美国最大媒体的一位负责人,我说,你们批评川普这么久,人家还是上台了,你们悲催了。没想到他笑着说:你错了,对于媒体来说,川普上台,我们迎来了媒体的春天,接下来整整四年,我们可以无孔不入的追踪报道、监督批评、鞭挞嘲讽他,你能想象,如果是我们比较支持的候选人上台,我们可怎么办才好呢,不好过多批评,又不能去歌颂。他告诉我,美国媒体以批评、揭露、监督为天职,如果一个喜欢的人上台,他们电视台可能不得不裁员,而川普上去,他喜滋滋地宣称:收视率绝对上升,他要涨工资了。——艾玛,这就是变态的美国!在这种变态的美国,如何会出更加变态的独裁者呢?

 

再说秘密警察,虽然FBI在关键时刻帮助了川普,针对了希拉里,但当时执政者可是民主党的奥巴马呀——从这里你应该看出来,总统要想控制“秘密警察”,肯定比控制自己的女儿还要困难。当然,如果不能控制秘密警察,却可以渗透、控制国民的经济生活,你听我的就有饭吃,不听我的,就让你失去工作,甚至想方设法饿死你。这在美国就更难成立了,你的房产风可进雨可进,就是国王不可进,警察军队就更不能进了。只有四年任期的川普最应该担心的是四年后他还有没有白宫的饭碗可以吃……

 

写了这么多,我只想告诉你,川普不可能成为希特勒,美国要想搞专制,很有点难度,不是吗?好了,亨利杨刚刚给我来电话,在电话里,他哭得稀里哗啦,他向我坦白,20年前,他是带着颠覆美国政权的政治任务从越南河内来到华盛顿的,而如今,当美国政权真可能被川普颠覆时,他感到了锥心的痛楚,他说,他不愿意女儿生活在任何形式的极权之下……

 

杨恒均 2016/11/16 巴黎 节选自杨恒均政治间谍小说《情报局长》

 

喜欢我小说的,肯定也喜欢我微店里的产品,欢迎进入我的微店购买如下推荐的产品,谢谢:


袋鼠精

 保肝片

 VE滋润面霜

儿童益生菌

成人益生菌粉

天然有机蛋白粉

老年人益生菌

婴儿益生菌粉(0一了岁)

女性至宝蔓越莓片 

减肥的排油丸,

美容的水光针、

澳洲大鱼油孩子聪明丸

老杨头信得过的澳洲奶粉

澳洲儿童黄金助长素


澳洲非手术丰胸膏(没效果找老杨头)

欢迎光临老杨头微店(点击进入)


最近老杨头回澳洲,全面联系上第一手生产和供货商,澳洲各类奶粉与保健品全面调价,欢迎光临:

  评论这张
 
阅读(279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