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恒均的博客

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日志

 
 

我们能从澳大利亚学点啥?  

2016-04-15 00:11:05|  分类: 路边谈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社会主义学院研究邓小平理论的专家好手王占阳教授来过澳洲两次,对澳洲有一定的观察,他逢人便讲澳大利亚实行的是社会主义。当然,澳洲实行的“社会主义”肯定同马克思期盼的苏联东欧那种社会主义有本质的区别,那个“社会主义”是资产阶级领导下的。马克思说是为了缓解社会矛盾而由资本家采取的权宜之计。当然,我已经在澳洲先后呆了20年,发现这“权宜之计”也还靠谱,当然,不是没有缺点。据说改革开放初期就有一位北京高级领导人考察完澳洲后回去汇报:报告,那里的社会主义搞得比我们好,早就公费医疗和免费教育了,不过,缺点就是没有共产党的领导……

 

最近回到没有我党领导的澳洲,发现悉尼在大修自行车道,对我这个开车的人来说,真是苦不堪言。我就一直对澳洲60码公路上竟然允许骑自行车心怀不满——注意,所谓允许骑,意思是骑自行车的和开车的同样拥有“right of the road”(道路使用权)。如果是单车道,你可以想象一下:你赶去上班,结果前面有一个骑自行车的,你就得踩着刹车,看着Ta 的屁股一翘一沉,等Ta自觉让开你时,你才能加油超过他,赶去上班。

 我们能从澳大利亚学点啥? - 杨恒均 - 杨恒均的博客

 

按说吧,骑自行车不用交养路费什么的,他们没有这样的权利啊。可是,一是为了环保,二是有人想锻炼,三是有人就喜欢骑自行车,声称没钱买车,就这三个原因,澳洲不但无法把自行车请下汽车公路,竟然还开始在悉尼市区大修专用自行车道。我去悉尼走了一圈,发现自行车道上空空如也,忍不住要大骂澳洲政府,你太“社会主义”了吧,这样照顾一小撮“弱势”群体?还让不让人活?不过,一想到就在此时此刻,深圳正在加速收缴电动车,我就忍住了。

 

改革开放后,无论是中国政府智囊还是民间学者,尤其是自由主义学人,说到西方时主要是指美国。中国很多“资本主义”的东东,都是从美国那边进口的,不过,确实让中国受益匪浅。但也不能忽视诸如瑞典、丹麦、澳大利亚等其它发达国家的一些经验,具体来说,就是资产阶级领导的“社会主义”成分,集中在社会福利与照顾弱势的政策上。

 

这次美国大选算是给美国敲响了一次警钟。为什么被一些中国学者定义的“社会主义分子”桑德斯吸引了那么多选民?一些对苏联、东欧以及朝鲜社会主义试验深感恐惧的人士对桑德斯产生本能的反感,我也能理解。但如果到澳洲、瑞典、丹麦看看,就不难发现,桑德斯口中的“社会主义”(其实是“民主社会主义”)不但不让人反感,而且——好吧,我就坦白交代,还会让老杨头当年毫不犹豫地做出决定,把儿子从美国带到澳洲。

 

桑德斯强调要在美国推动一场政治改革,反对权贵集团和大企业与华盛顿权力精英勾结的腐败政治;他要征税,扩大政府权力,实行全民医保,推行免费教育,提高最低工资等等。桑德斯主张的,正是澳大利亚多年来一直在实行的。澳洲的免费医疗早就普及到每一位澳洲人;澳洲对白领尤其是富人阶层的税收高得惊人;不过,普通澳洲人即便失业了,也都有基本的生活保障。澳洲的贫富差距相对较小,基本上没有穷人,除非那些吸毒瘾君子。

 

中国在国土面积与人口上更接近美国,而且都不甘心做老二,为了保持竞争力与创新活力,从美国学一些“资本主义”的东西也是情有可原的。但最近哈佛大学的一个统计资料显示,由于资本比工资增值快得多,加上穷人在国家决策里的声音不响亮,结果美国富人和穷人阶层也渐趋固化。穷人看不到希望,多年前美国靠人人平等、努力工作而基本都能实现的的“美国梦”,也快要沦为纯粹的梦想了。正是在这种情况下,这次大选出现了过去二十多年来都没有的多样化:“社会主义分子”和无厘头的川普都成了正统美国价值代表人物希拉里的劲敌。

 

这不能不说也是给中国敲了一下警钟。美国出了问题,但这并不是有些人说的美国民主出了问题,而是美国民众希望有更多更直接的民主。美国的问题大题都可以用他的民主制度来解决。而如果中国学了美国很多经济方面的玩意,也积累了不少矛盾,例如贫富差距继续拉大,社会不公持续,阶层固化,底层渐失去希望,你怎么解决?再来一次革命,还是再来一次文革?

 

深圳开始收缴电动车时,就有人让我出来评论,说舆论哗然,不得了啦。我说,没什么,相信我,很快大家都会忘记那些骑电动车的人。不是吗?在改革开放的历史上,我们不是没有看到一波一波的弱势——最早的农民,后来的下岗工人,再后来的进城农民工等等,被突然宣布的某项政策给边缘化了,不久我们就都一起把他们忘记了……

 

当然,嘴上这样说,内心却并不平静,尤其当我看到澳洲正在建设自行车道时,我想到了什么是平等,财富平等、机会均等、起点平等、分配公正等等,都没有政治权力平等来得重要。

 

深圳收缴电动车的问题不在于是不是该收,什么时候收,而在于整个决策中,那些骑电动车的人,是不是有机会、有地方、有机制发出了他们自己的声音。我甚至发现,即便收缴工作已接近收尾,那些真正在网络上为这事打抱不平的,也绝大多数并不是骑电动车的。你说,这样一批被伤害的人,被我们大家一起遗忘,还不是易如反掌的吗?

 

无论学美国血淋淋的“资本主义”,还是学澳洲温情脉脉的“社会主义”,还是坚持我们自己特色的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一定要保障人民享受《宪法》规定的参政议政的民主权力,才不会行差踏错啊。

 

杨恒均 2016414

 

下面是觉得看了免费文章不好意思的读者自动交付稿费的二维码

我们能从澳大利亚学点啥? - 杨恒均 - 杨恒均的博客
 
我们能从澳大利亚学点啥? - 杨恒均 - 杨恒均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388)|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