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恒均的博客

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日志

 
 

致命计划(1-7)   

2016-07-20 22:05:42|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子(片头)

 

海浪拍打小岛的礁石,浪花飞溅;台风吹弯岛上的椰子树;美国航母随随波逐流,白浪滔天,战机起降;菲律宾、越南的城市街道上有游行示威抗议中国侵占南海岛屿的电视画面,场面火爆;CNNBBC等国际电视台正播报有关中国南海的新闻,口沫横飞;美国白宫发言人正在回答记者有关南海的画面;而在南海某岛屿的机场,正徐徐降落一架中国南方航空的飞机,随后空姐们第一次踏上块陆地,欢呼雀跃,争项照相留影……

 

波浪、台风、军舰、航母、导弹、渔船、空姐交相辉映……

 

每个人都有弱点,其中一个可能是致命的。如果你的致命弱点被他人掌握了,可能会成为对付你的致命武器,对你和你的家庭,甚至你的国家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你的致命弱点是什么?是否已经被人编制进天衣无缝的计划之中……

 

14年前钱,《致命弱点》、《致命武器》、《致命追杀》“致命系列三部曲”在互联网上陆续推出。20167月开始,“新致命系列三部曲”《致命计划》、《致命诱惑》、《致命终结》将陆续推出。预计《致命计划》与《致命诱惑》会于201612月前全部推出,2019年将会更新《致命终结》(暂定名),下面开始连载的是《致命计划》……

  

  

致命计划

 

 

1

 

广海市城市中心难得有这样一块绿化带,更难得的是绿化带中竟然掩映着一栋栋小别墅。其中一栋小别墅同其他的一样,外表低调,内里装修却显出主人不同小城一般居民口味的高品位。这栋别墅的男主人——广海市海洋管理局局长李纪灵正从环形楼梯上走下来。他套了一件休闲西装,步子优雅,神采奕奕。脚步声吸引了在楼下餐厅忙着收拾桌子的妻子。她停下手里的活,欣赏地打量着年轻有为的老公。他下楼后向她走来,她迎上去,把已经收拾好的行李箱交给丈夫。

 

李纪灵左手接过小箱,右手很自然地一把就把妻子拉进怀里,“啪”亲了一下她的额头,这夸张的亲吻声打破了别墅里的宁静。

 

妻子撒娇地惊呼:“你轻一点,吵醒宝贝了,小心你走不了。”

 

李纪灵做了个鬼脸,夸张地放轻脚步,朝门口走去,就在他刚准备推门时,楼上传来女儿稚嫩的声音:“爸爸,你去哪儿,不带我?我不干。”

 

李纪灵停下,扮了个鬼脸,看着妻子,眼神里是求救的信号。

 

李妻冲楼上喊道:“你爸周末要加班开会,过两天就回来啦。你该起床了。”

 

随后她又转向李纪灵,温柔地轻轻嘱咐道:“下个周末一定不能安排什么活动,再不去看我爸,小心他不认你这个女婿了。”

 

李纪灵耸耸肩,柔声道:“好的,老婆,一定去看望省长大人。”

 

说罢转身要走,李妻追了两步,一只手抓住他的右手,一只手整了整他并不需要整理的衣领,压低声音说:“听我爸说,广海市领导换届,由于这两年反腐抓了好几位市领导,市领导的位置空缺了好几个,你岁还没有排到前面,但好在年轻有为,也不是没有机会,这个时候,千万要小心哦。”

 

李纪灵深情地看着妻子,轻轻握住她帮自己整理衣领的手,却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样子,只是连连点了两个头。

 

李妻却并没有要放他走的样子,叮嘱道:“出门留点神,还记得我给你定的五条规矩?千万不能和不三不四的人接触,晚上不能让任何女性进入你的房间,否则说不清的,还有,睡觉前要和我视频一下你房间里的情况,记住了?”

 

“知道啦,老婆大人,我连母蚊子都不进去!”李纪灵又做了一个鬼脸,一本正经地说,“你这五条,我抄了好多遍,背得比党章还熟呢。”

 

李妻忍不住扑哧一声,终于放下了丈夫的手,却含情脉脉地看着他消失在别墅大门口。

 

别墅门外的树荫下,司机打开奥迪车门正等着局长。看到李局长,连忙跑过来接下他手里的行李,小心放进车尾箱,正准备赶过去帮李纪灵开车门时,李纪灵已自己钻进小车后排,并自己亲自关上了门。

 

坐稳后李局长对钻进来的司机说:“小陈,今后不要出来给我开车门了,北京那个新领导上来后,开始加大力度反腐反特权,以前一些不好的习惯我们要改。大家都是平等的,分工不同而已。”

 

司机小陈:“我改我改,李局。我就是不习惯,一下子改不了。我们去哪?”

 

“广海希尔顿度假村,”李局回答时感觉到口袋里的手机在震动,他掏出来,看到锁着的屏幕上显示信息“局里工作汇报”几个字。李局长脸上表情马上开朗起来,这表情,显然不像是看到局里有工作的表情。果然,他利索地从另一边西装口袋掏出一只一模一样的手机,开机,等了一会,屏幕上跳出一行信息:“我出发了,宝贝。广海希尔顿度假村见哦。

 

李纪灵收起电话,抱起双臂,微微闭上双眼。脸上露出成功人士才有的含蓄的微笑。

 

2

 

广海市火车站还属于少有的几个高铁、动车与普通列车并存的火车站。一列各大火车站都越来越难以见到的绿皮火车正缓缓进入站台,在一届车厢里,广播响起来:“列车已到达广海市火车站,请大家收拾好行李,有序下车……

 

本来就横七竖八有些拥挤不堪的车厢里开始骚动起来。话声不断,有人站起来开始从行李架上取行李,有些开始收拾桌上的物品……在一排座椅间,一位孩子从母亲身上下来,碰到座位下团在一起正睡觉的杨文峰。杨文峰蠕动了一下,抬起头——这是一位头发散乱,脸上还有不知道谁丢的瓜子壳的三十多岁男人,他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

 

一位女乘客笑嘻嘻地说:“哦,醒了?你可真能睡,火车到终点站啦。”

 

杨文峰瞥了她一眼,不经意地说:“哦,这么快?”

 

说过后,他好像突然意识到什么,紧张起来,急忙翻找随身物件,在身上几个口袋里翻找,随后在胸脯口袋里找了电话。电话屏幕上有很多条信息,他眼睛盯住其中一条:“大侠,你到了吗?我的飞机已经降落到广海市国际机场,可想到要见到你,我的心就飞起来了。你的宝贝,媛媛”

 

杨文峰满脸幸福得瓜子壳都沾不住了,看得出他有些激动。这时一位男乘客说:“你睡了一晚上,当然快。”

 

杨文峰坐起来,正好同一抱在母亲怀里的婴孩四目相对,那小孩子对他笑,他也逗小孩,好像忘记了是在火车上。孩子母亲调整了孩子,杨文峰起身,冲那位说自己“睡了一晚上”的乘客没好气地说:“你们打了半夜的电话,我哪里睡得熟啊。”

 

其他乘客听到这话,都七嘴八舌嗔怪道:“哈,你睡得这么死,还嫌我们打电话啊?我们打电话你听得到?”

 

杨文峰边爬起来边懒洋洋地说:“这位大嫂,我觉得你大姨家的二女儿那门亲事先不要急着接受人家的礼金,我发现那男的可能有点问题,对你家大姨撒了好几个谎,包括他在浙江打工时可能有个女朋友,现在还没有断呢;还有这位大哥,你和媳妇分太久了,这样不好,这次见面你要检查一下她的手机,你懂的,但最好不要闹,和为贵,出门打工,能把她带在身边最好啦;还有这位大爷,你的事我也大致从你的三通电话中了解清楚了,你的三个儿子都对你不孝顺,怪不得他们啊,你不应该把自己辛苦一辈子的钱,最后连棺材本都全部拿出来帮他们一个一个娶了媳妇、买了房。你应该给自己留点啊。看看,现在他们不需要你给他们带孙子了,就把你当皮球一样踢来踢去。不过,问题还有解决的办法,这样吧,你回到你们乡下找一位中学老师,请他帮忙把你的情况写出来,写好后先别发上网,让他先传给你的三个儿子和媳妇们看看,然后要求他们每个月每人必须给你汇500元养老费,不,1000元吧,最近公务员和事业单位也加工资了,物价又要涨,你得果断点、狠心点。你三个儿子不是公务员就是大企业的中层主管,他们看了你写的情况,不会不懂的。老人家,只有这个办法了,否则,你晚景凄凉啊……

 

杨文峰口中的老人、妇女、大哥等都停下手头的活,迷惑不解地盯着杨文峰看,两位年轻人的脸开始发红。老人家想了一下,好像还没有回过神来。那位出门打工没有带媳妇的大哥过了十几秒才开口有些责备地语气问:“你谁呀?怎么对我家事这么清楚?”

 

杨文峰苦笑着摇摇头:“拜托,这是公众场合,你们不管不顾,一晚上不是聊天不停,就是在电话里家长里短,我又忘记戴耳塞出门,不听都不行啊。再说下去,我会连你们存折放在哪,厨房的米缸里还有多少米都知道的……

 

众人惊讶和不好意思。杨文峰从座椅下拖出他当枕头的一个行李袋,起身。这时,那老者倒掉杯子中的水,加了热水瓶中的开水,大概是想带点热水下车后喝。当他端着滚烫热水直起腰准备把杯子盖上时,却突如其来地被走道一位经过的鲁莽旅客碰掉了杯子,刚刚装满滚水的杯子脱手,盖子还没有盖上,眼看杯子和溢出的开水就要掉到仰躺在母亲怀里的婴儿脸上,一起惨祸即将发生……

 

说时迟那时快,好像还没有睡醒的杨文峰突然敏捷地伸手,接过杯子,并用手中的行李一下子扫掉了洒出的滚水,一滴不漏 。速度之快、接物之准,也只有在金庸小说改编的电视剧里才能看到。不禁又让在场的旅客大吃一惊。

 

孩子母亲最先反应过来,感激地说:“啊,谢谢您。”随即转向老者质问:“大爷,你怎么不……

 

杨文峰背起行李,默默走开,身后传来老人的声音:“不是没事嘛……这小伙子到底是谁啊?手脚真麻利。”

 

杨文峰消失在下火车拥挤的人群中。

 

3

 

广海市火车站。越过杨文峰乘坐的绿皮火车,穿过下车的拥挤人群,就在隔两个站台的高铁轨道上,一列和谐号高铁减速进站。在第一节豪华的商务车厢里,乘客懒洋洋地从躺着的舒服睡椅上慢慢起身。

 

在中间一个躺椅上,体格早就发福了的张军正在旁若无人的大声讲电话:“啊,你们让我清净两天,不许打电话给我。我大学同学毕业后十五年才第一次聚会,容易吗?美国回来的,上海、北京下来的,还有南沙市里来的,都有啊,你们让我清净两天,啊,知道吗?”

 

高铁停稳,商务座的贵宾开始陆续下车,一位着制服的漂亮女服务员走到张军位置前,对还磨磨蹭蹭的张军说:“先生,列车到站啦。”

 

张军还在通话,示意服务员把他行李架上的行李箱取下来,女服务员有些吃力地帮他取下行李箱,张军一边往前走,一边示意服务员跟着他。服务员拖着箱子走了两步,停下来,有些为难地说:“先生,我们不设帮旅客拿行李的服务。”

 

张军有些意外,看着服务员身上带的“为人民服务”纪念章,不耐烦地大声说:“你们不是为人民服务吗?咋啦?”

 

服务员有些尴尬,转头看到车窗外提着大包小包刚从绿皮火车上蜂拥进入站台的旅客,突然冒出一句:“老板,人民都下车了,你再不走,就脱离人民了,要是高铁离开了,你可能还得付人民币买一次车票呢。”

 

张军听这漂亮服务员没来头的调侃,本来想生气,却又被逗乐嚷嚷道:“什么?你还贫嘴?哎,一点也比不上飞机头等舱,还什么高端商务座,这么贵。你们不为人民服务,也应该为人民币服务吧……

 

说完气呼呼地从女服务员手里接过行李箱,转身快速离开商务舱。刚出门,电话又响起:“哈,是你啊,不好意思,我们多年的老同学不见,这个周末在广海市聚会啊。那事我知道……

 

然后他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说:“我们老同学可都是响当当的人物,我会搞定的,放心,没有我——哦,没有钱搞不定的……

 

4

 

广海市最奢华的五星级希尔顿大酒店坐落在城市东南角,一栋36层的住大楼,周围是花园和附属设施,朝北的房间可以欣赏城市美景、五星级花园和泳池,而朝南的房间,都可以对不到五百米的大海一览无余。酒店大堂做的气派,此事酒店大门前,一辆接着一辆豪华轿车、出租车停下、离开……

 

一辆奔驰停下来,走出一位穿旗袍的女士,脸上皮肤细腻白净,虽然有些发福,但一眼看上去仍然是一位美女。迎宾小姐急忙走过去,想帮她从行李箱取行李,却被她挥挥手赶走,她对站在不远处的一位男招待员挥挥手,那英俊的男招待向她一路小跑而来。

 

旗袍女对酒店服务生说:“靓仔,你帮我拿行李。我最看不惯那么多妖里妖气的女模特,弱不禁风,她们除了捏捏男人还有用外,手无缚鸡之力。”

 

刚从一辆出租车吃力爬出来的张军正好看到这一幕,连行李都不顾拿,马上冲过来:“靓姐,我来啦,我多年来培育这身肉就是长着为你拿行李的。”

 

旗袍女叫吴靓靓,见到胖子张军,她噗嗤一笑,不过就把张军推开,张军没站稳,差一点被推到刚刚从奥迪车里出来的李纪灵身上。李纪灵拍拍李军的肩膀,走上去热情地同吴靓靓打招呼:“不亏为咱们班花,不但漂亮,还是这么年轻有力。”

 

张军装出很委屈的样子,走过来插在两人中间说:“你这老同学眼里只有班花,我就离你这么近,你视而不见?”

 

李纪灵也笑了:“哈哈,没听过女士优先吗?Lady first。去去去。”

 

张军不觉有些尴尬,不过这时,正好从酒店旋转门走出几位男女,冲他们热情打招呼。张军冲其中一位大声说:“查尔斯邱,你从美国赶回来赞助这次同学十五年再相聚,真的感谢,如果需要我做什么,当仁不让……

 

“你就剩一张嘴!”不知道哪位同学嘲讽了一句,大家都笑。

 

从美国回来的查尔斯温文尔雅,含笑点头,看得出吴靓靓和李纪灵对他很有好感。邱建国同各位一视同仁地打招呼,彬彬有礼地寒暄,并不对局长或者书记夫人有特殊表情,同张军截然相反的做派,也赢得了旁边几位同学的欣赏。

 

邱建国看到人越来越多,招了招手说,提高声音说:“各位,赶紧回房间休息一下,别耽误了今晚六点半我们在一楼中餐厅的聚餐。”

 

又有车到来,又有男女老同学到达,肆无忌惮地大声打着招呼,女士们互相拥抱,男士们打情骂俏。在他们头顶门的上方有一个长长的滚动电子屏幕,屏幕滚动出现的字是:“广海希尔顿大酒店欢迎江海大学95级海洋管理系同学15周年再聚首”。

 

就在这条滚动的电子屏幕上方,有一个小小的摄像头,摄像头上的红色小亮点一闪一闪。

 

酒店这个用来监控门前情形的摄像头并不显眼,但当你把目光从寒暄的人群移到LED滚动屏幕,再移动到这个闪着亮点的摄像头时,好像能听到“必普、必普”的微弱声音。声音越来越大,那闪烁的小小红色亮点,也显得有些刺眼,甚至透出了一丝丝不怀好意的意味……

 

5

 

一间巨大却没有窗户的房间,半面墙壁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点子屏幕。这里是美国中央情报局“致命计划”指挥中心。一排电脑前做了七八位埋头工作的男男女女。在他们身后,三位穿西装扎领带,两位穿着上校和上将军服的军人,越过电脑和工作人员,眼睛都盯着墙上的点子屏幕,而中间那个最大的电子屏幕——

 

赫然出现远在地球另外一边广海市希尔顿大酒店大堂门前的画面,几位刚刚到达酒店的人物面部特写也不时出现在旁边的小屏幕上。虽然没有声音,但那画面怎么看都不像是穿越了太平洋,来自广海市希尔顿酒店的摄像头。

 

60多岁的美国中情局局长戴维斯盯着屏幕问:“目标人物都出现了?”

 

美国中情局情报项目主任佩特尔马上回答:“还没有,有几位在路上。今晚可到齐。”

 

戴维斯转向上将诺拉德说:你见证了“致命计划”进入实施阶段,你可以坐等成果了!

 

诺拉德上将有些傲慢地说:“我们时间不多了,这次行动比‘南海仲裁’要重要得多,希望万无一失。”

 

戴维斯寸步不让地接话道:“将军,希望你明白,没有任何情报计划会是万无一失的。但我们有信心这次可以得到你们急需的情报,挫败北京在南海和东海的气焰,给我们在那个地区的盟国以及潜在的盟友看看我们的实力。这个计划也是我们对中国开展全面大数据情报工作的第一个最重要的尝试,如果成功——”

 

上将不客气地打断他:“如果成功?在对中国的战略中,我们最不需要的是‘如果’,我们没有时间‘如果’了!你们真有信心这次的计划能够顺利成功?至于‘致命计划’这种大数据收集情报的做法,我闻所未闻,如果真有效果,你们将创造情报史上的奇迹。情报工作无法复制,但你们却可能弄出一个百战不殆的模式。让中国人防不胜防。不过,我很佩服你们,在斯诺登把你们那么多做法都泄露后,还敢于尝试大数据情报战。”

 

戴维斯并不辩解,脸上露出莫测高深的微笑。将军见没有回应,转身离开时又抛出一句让戴维斯有些吃不消的话:“说真话,这些年来,我们几乎没有从中国得到过什么用价值的情报!我真希望这一次有所不同。”

 

将军竟然在离开时当着自己那么多手下的面抛出这样一句评价,连戴维斯脸上都不太好看了,不过只等到诺拉德上将离开后,他才用低沉但却让大家都能听到的声音嘀咕道:“这一次肯定不同了。”

 

“是的,头,这次不同了,我敢保证。”佩特尔脸上露出献媚的表情,信心满满地说,却被佩特尔用手势打断,目光重新被凝聚到屏幕上——

 

在一个硕大的镜头上,广海市希尔顿大酒店的大堂门前的来客又换了一波人,从一辆出租车里,正有一位穿着浅色牛仔裤与休闲西装的白种中年人跨出来,他朝四周轻松地扫了一眼,耸耸肩,朝旋转门走去,酒店服务生帮他推着行李跟在后面……

 

“头,一切看上去都在按计划进行,没有发现异常情况。”佩特尔对戴维斯说。

 

戴维斯盯着镜头,沉思不语,看得出他还是有些紧张的。

 

6

 

那位从出租车出来的白人经过酒店旋转门,迈着轻松的步伐走向前台,一位服务生走过来,把他引导到红地毯登记处。红地毯登记处只有他一人,他走到酒店大堂的柜台前。

 

“先生,您好,欢迎来到广海希尔顿大酒店。您有预约吗?”一位帅气的接待员用流利的英文问候。

 

“哦,当然有,”这位白人却用流利的中文应答,服务生脸上有些惊讶,随即笑得更灿烂。白人递上自己的护照,继续用中文说:“这是我的护照……

 

接待员接过护照,开始敲打电脑,美国人的名字Bryan(布莱恩)出现在电脑屏幕上,显示他已经预定,接待员点头微笑着,开始为客人办理登记。

 

布莱恩神情自若地吹着口哨,转身打量着人来人往的酒店大堂。

 

7

 

这位美国客人的名字Bryan几乎同时出现在另外一台电脑屏幕上,这台电脑只是一排电脑屏幕中的一个,这排电脑屏幕占住了一间看似长方形、没有任何窗户的挤逼空间的整面墙壁,这间布置几乎同中情局“致命计划”指挥室一样的房间,只是小了十几号。坐在电脑前的是一位正盯着电脑屏幕的中国女士,她头也没抬地说:“目标人物已经办理入住。”

 

坐在她旁边的是一位稍微大一些的三十多岁女士,她眼光盯着面前的屏幕,屏幕上显示密密麻麻的移动的小红点,她头也没抬地说:“办完手续,开始上楼了。”

 

在这两位盯着屏幕的女性工作人员背后,一位四十多岁和一位六十岁左右的男士互相看了一眼。那年长者脸上的两条剑眉抬了抬,沉声道:“密切监控,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他话音刚落,三位工作人员都轻松应答道:“是。”

 

不过,由于没有窗户的铁桶似的空间确实太小,那位四十岁的中年男人在准备做立正动作时,头碰上了铁皮屋顶,哎呀一声,引的两位女士互相看了一眼,差点没有忍住笑……

 

新致命系列三部曲之《致命计划》(1-8章)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22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