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恒均的博客

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日志

 
 

致命计划(8-14)   

2016-07-22 18:26:05|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

 

广海希尔顿大酒店一楼中餐厅的包厢里,六张桌子摆得整整齐齐,上面凉菜已经摆好,茅台、大午粮液和桑果黄酒也都摆在中间。95级老同学和各自的家属陆续进入,欢声笑语,大家站在桌子边打招呼,却不落座。

 

老同学相见,第一自然是夸张地打量对方的变化,除了在广海市工作,以及毕业后还有业务往来的,很多同学都是大学毕业劳燕分飞后的第一次相聚。十五年的岁月,改变了不少同学的外貌。当然,即便发现对方有变化,尤其是女同学,也都会不显山不露水。反而是对各位老同学带来参加聚会的配偶与子女,各位用尽了流落到社会上之后学到的那些赞美献媚之词。

 

不过,其中也有误会,来自北京的夏福亮同广州上海赶过来的陈键锋就闹出了笑话,陈键锋身边有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大概也就不到二十岁,夏福亮上去打招呼,开口就是:老陈,你闺女这么大了?

 

陈键锋怕他还继续说下去,马上打断他说:“怎么说话呢?这是你嫂子……

 

这回答声不大,却让全场都静了一下,随即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像这种闺女和嫂子都有些分不清的,老同学还带来了好几位。夏福亮再同人打招呼时,就显得谨慎起来:“这位是——”等到老同学说这位是我闺女,他才夸人家可爱,都长这么大了;如果老同学说是妻子,他就马上改口说:“年轻漂亮,看上去象女儿……

 

寒暄了一会,西装革履的查尔斯邱走进来,大家都把目光转向他。他招手大家坐下,有些同学随便了选了身边的位置坐下,但无意中就空出了靠近讲台的那张头桌。张军陪着李纪灵走进来时,李纪灵又立马成了大家目光的焦点。李纪灵自然而然一会巡视的首长一样一路打招呼、握手,同学们对他的称呼不再是“老李”,而变成了“李局长”或者“纪灵”,尊重和亲切并行,虽然少了老同学之间的随意,却也显得自然。在老同学的一片问候声中,李局长和张军又自然而然地走向头桌。随后,是吴靓靓和大学时候的闺蜜陈艳丽,她们两位的进入,又一次吸引了各位的目光,她们也被查尔斯邱引向头桌。

 

当他们几位在头桌坐下后,头桌还有几个作为空着,而其他桌已经有些坐不下了。这时同学们交谈的声音渐渐小下去,李局长突然发现了什么似地猛地站了起来,连忙挥手招呼门边几位没有位置的人过来。但门边的老同学犹豫了。

 

李局长提高嗓门,故意用东北口音喊道:“喂,老刘,咋啦?上下铺都睡过一年,还不愿想和我坐一起?嫌我们清水衙门穷还是咋啦?”

 

那位叫老刘的东北同学受宠若惊地说:“李局长,你们还穷?现在都管到南海啦。”

 

李纪灵哈哈一笑,连声说:“那是国家强大了。”

 

李局长的话缓和了气氛,但被称呼老刘的同学还是有些犹豫,开口道:“不是不坐,你那桌靠近舞台,我怕吵。不过,我有个建议,我们毕业前的老班长和学习委员是不是应该坐到头桌去啊?那可是我们班的“灵魂人物”啊。“

 

他的话立即引起满场共鸣,大家七嘴八舌,目光开始搜索他说的这两位。最后眼光集中在看上显得最落寞也最朴素的杨文峰与刘洪身上。这两位刚好坐在最远那桌桌子的一角,旁若无人,已经低头嘀咕了好一会了。听到大家在叫自己的名字,两位有些差异地抬起头,推辞了一阵,还是在大家的推呼下,有些不好意思地走向第一桌……

 

当他们走向第一桌时,很多同学脸上都显出了复杂的表情,有些同学互相交换了一下奇怪的眼神。毕竟这两位曾经是95级同学中叱咤风云的灵魂人物。

 

这短暂的复杂与尴尬显然没有影响同学相聚的欢乐。有一阵寒暄与吵闹,然后安静下来,然后主持人开始讲话,主持人是毕业后留在广海市工作的刘静女士,她身材娇小却匀称,长了一张明星脸,她的声音经过十五年的岁月,一点都不见老:“各位老同学,各位家属,各位下一代,今天是我们班毕业十五年后首次相聚,这是个大喜的日子,感谢美国专程赶回来的邱同学,哦,现在叫查尔斯邱,他赞助促成这次聚会。接下来两天里,我们大家尽情享受豪华酒店的各种设备,尽情不遮掩地叙说旧情,我们的安排也很丰富。不过,快乐享受之前,我们首先要为两位来不了的同学敬酒,他们不是有事来不了,而是永远来不了了……

 

宴会厅立马寂静下来,刘静的声音也转向低沉:“黄晨洋同学五年前被确诊肺癌,当时在广海市的同学都去看望了他,我们全班都捐赠了钱物,不幸的是,确诊后不到六个月后,他就离开了我们。还有一位是郭青青——”

 

说到这里,主持刘静和同学们几乎不约而同地把目光转向杨文峰。

 

刘静继续说,但声音却已带有呜咽:“青青同学,也是我的上铺好友,在美国留学时遇上恐怖袭击,受伤并被毁容,后来音信全无,我们的老班长为此还专门去纽约寻找她,发现她已经……

 

李纪灵及时站了起来打断刘静的话,举起酒杯倡议道:“我们首先为这两位同学举杯并默哀三十秒。”

 

除了几位岁数尚小的孩子发出些微声音,餐厅里几乎连落地的针也能听到,不少同学一定想起了这两位老同学,尤其是郭青青,引来了好几声重重的叹息声。坐在杨文峰旁边的吴靓靓眼睛有些湿润,杨文峰递给她纸巾,她擦了一下眼角。

 

杨文峰的表情更加暗淡,眼神透露他有那么一会儿,心思已不在餐厅里,可能又飞回到当年去美国寻找郭青青的时候,或者更远,抱住青青坐在大学草坪上仰望星空……

 

这时,他好像突然听到郭青青在叫他的名字,他打了个激灵,回过神来,发现是台上的刘静在叫他:“现在请我们的老班长杨文峰讲话。”

 

杨文峰可能由于过分沉湎于回忆,迟疑了一会才回到现实,等到身边的刘洪提醒他,他站起来连连摆手,并拍拍刘波的肩膀说,说:“请刘洪讲讲吧,刘波讲讲,他可以代表我,代表毕业那年我们班的班委会。我现在得出去接一个人。”

 

说着他举起手机,这时手机信息音再次响起,他查看信息,上面显示:“亲,我已经到了,马上出来接我哦。”

 

杨文峰站起来,对旁边人轻声说,我去接一个人,马上回来。

 

杨文峰和刘洪都站起来,一个走向包厢门,一个走向讲台,两位虽然穿戴显得一般,但无法掩盖两人高大的身材,脸上虽然有些落寞得与今天的场合格格不入的表情,但也掩盖不住英俊的面庞。掌声响起来。

 

9

 

杨文峰离开前走进包廂的洗手间,仔细打扮了一下自己,离开包厢来到走道上,他立即注意外面有几位人走来走去,他们都穿西装不扎领带,胸前还有一样的小纪念章之类的识别物。杨文峰看他们不像酒店的工作人员,有点狐疑,刚想上去打招呼查问一下是不是某位同学的亲属,这时手机又响起来,他看了一眼手机,用手梳了下头发,匆匆向电梯走去。

 

其中一位年岁稍长的穿西装的看到杨文峰离开,向另外三位打了一个响指,他们迅速闪到走廊一头,整理了一下衣冠。这时,楼梯的门打开,走出一位干部模样的人,他朝这边三位西装望了一眼,三人中年长的一位看看电梯,杨文峰已经进去,门也关上了,回头转向楼梯间走出的干部,以不易察觉的表情,向他做出了暗示。干部模样的人立即眼露慌张之色,朝95级同学聚会的包厢方向跌跌撞撞地走过去,边走边狂躁地把身上的衣服、头发扯乱……

 

10

 

包厢里。刘洪正在发言,他声音比较低沉,面部凝重,他说:“我代表我们班唯一留校,还在和一届又一届的新同学们打交道的没有多大出息的老师,欢迎大家回到广海市。”

 

不少同学真诚的鼓掌,刘洪想继续讲,掌声却不停,刘洪受到了感动,等了一会才继续说:“看到这么多同学回来,在社会上取得了如此高的地位,在建设祖国与家庭方面取得了那么大的成绩,我这位当年的学习委员既感到骄傲,又感到惭愧。”

 

坐在吴靓靓旁边的张军已经失去了听的耐心,凑过去对她献媚地低语道:“咱当时的两位风云人物班长和学习委员好像都混得很低调啊,文峰去厕所为青青流泪去了?你幸亏没有和刘洪……

 

吴靓靓生气地捅了他一下,小声呵斥道“闭嘴”。张军也发现此种场合说这话似有点不恰当,吐了吐舌头,但坐在头桌的人还是能够听到的,或者感到了他的话。

 

查尔斯邱叹了口气用只有吴靓靓与张军能听到的生命说:“用情至深啊,当年他为了寻找郭青青,只身赴美,据说连工作也丢掉了,至今好像还没有恢复过来,还是单身……

 

刘洪继续发言:“十五年再聚首,变与不变,我们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不变的是女同学的年龄,变的是大家的经验、智慧、财富与社会地位……

 

同学们为这几句话纷纷点头,并互相扫视周围的同学,好像要验证一下这话是否正确似的。就在这时,同学聚会包厢的门被“哐当”一声推开,差点把站在门口的服务员撞倒,一位干部模样的中年人神色慌张地闯了进来。大家都差异地看着这位不速之客。他头发和衬衣都凌乱了,不过仍然看得出是一位有点身份的人。他站稳后试图找一个地方掩护自己,慌张地扫视了一圈,放弃了掩护自己,只好试图坐在其中一个桌子旁边,差点把一位女同学带来的孩子挤到地上。

 

就在大家搞不清状况、差异之余,三位穿西装制服的人士以V子形队形跨进包厢,那位年岁较大的带头人威严地说:“跟我们回去配合调查,你走不掉的。”

 

那位干部模样的人有那么一瞬间,好像想抵抗,但年岁较大的人挥挥手,两位壮汉立即跨前一步,那干部模样的人立马像泄了气的皮球,站了起来,乖乖朝他们走去,眼里露出了极其惊恐之外,肩膀在颤抖。两位西装壮汉一左一右夹住这位干部模样的人朝包厢门口走去。

 

带头的西装也转身离开,不过在出门之前,好像想起了什么,停了一下,转身对大家和蔼地微笑道:“对不住各位,打搅大家吃饭了。我们是纪委办案。请谅解。”

 

说罢,重重推开旁边那扇自动关上的门,迈着执法人特有的步伐离开。门被服务员拉上后,宴会厅出现了短暂的寂静,一位同学小声议论道:现在纪委也太猖狂了吧。没有人附和他,只有天生不知愁滋味的孩子们没有受这戏剧性的一幕影响,稚嫩的声音继续嘻嘻哈哈……

 

11

 

杨文峰从电梯出来,穿过大堂,走向旋转门,一路上他看到可以反光的东西就会停下照一下自己,摸摸脸颊,梳梳头发,脸上的表情也从电梯出来时的沉重渐渐开朗起来。走过旋转门后,他已经有点满脸春风了。他停下向酒店服务生问了几句,然后朝酒店左侧走过去。走出酒店,碰上一位中年妇女,那妇女走上去递给他卡片,杨文峰顺手接过,并没有停下脚步。

 

中年妇在身后喊道:“帅哥,需要美女打电话啊,什么品种都有。”

 

杨文峰听到后,好奇心起,停了下来,回过头问:“多少钱?”

 

那中年妇女马上走上来,皮笑肉不笑地说:“这要看是谁叫,如果先生你这样的人亲自叫,那会在均价上便宜至少一百……

 

杨文峰好像没有听懂似地,追问道:“等等,我问你们小姐多少钱,你怎么看我定价?”

 

中年妇女:“哎,现在我们的小姐都是一流的,东莞过来的。均价也都是全市统一的,为了避免恶性竞争,但小姐也要看先生才出价钱的,人家不是什么都可以上的。像你这么潇洒的,小姐也愿意嘛……我给你打个大折扣,怎么样?大哥……

 

杨文峰梳了下头发,眉飞色舞地转身离开。

 

皮条妇女压低声音喊道:“记得打电话啊,靓仔。”

 

杨文峰朝酒店门前左边不远处的绿化带走去,绕过一辆挡住他去路的快递大卡车时,他犹豫了一下,皱了皱眉头。走进绿化带,他开始左顾右盼,在一人高的万年青之间,他放缓了脚步——

 

走着走着,突然,身后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上,杨文峰猛然转身,正准备施展擒拿手,突然停下来了,被他抓住的是一只小手,那感觉让他愣了一下,定神一看,小手的主人是一位看上去只有20多岁左右的女孩子,那女孩子大大的眼睛,弯弯的眉毛,红红的嘴唇,皮肤光滑细腻,一看就用过大量的澳洲水光针,虽然上了比较浓的妆,但仍然掩盖不了她的美丽。杨文峰看得有些发呆,结结巴巴地问:“你是?”

 

那女孩嫣然一笑:“我当然是媛媛啊,还能是谁?你以为是你手里卡片上的小姐?”

 

杨文峰好像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揉了揉,柔声道:“你可比那卡片上的小姐还漂亮,又这么年轻……你怎么知道我就是你找的哪位?”

 

自称媛媛的女孩嬉笑着说:“我看你走路就看出了——”

 

“看我走路?你看过我走路?”杨文峰有些吃惊。

 

媛媛捂嘴笑开了:“我能想到你走路的样子,网络上那么有名有型的大侠,走路应该就是这个样子。”

 

杨文峰有些尴尬,倒是那叫媛媛的女子落落大方,走近一步,抓起他的手,含情脉脉地看着他。杨文峰却有些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我们现在进去吧?我还没吃饭呢。”媛媛有些撒娇。

 

杨文峰犹豫了一下,迟疑地说:“你这个样子进去,我担心同学看到……会以为是我女儿。”

 

原来,媛媛穿得性感暴露,一只吊带裙,两个丰满的乳房有四分之三裸露在外面,颤巍巍的。一直比较老派的杨文峰想起了同学会上的“妻子与女儿”的尴尬,有些担心。

 

媛媛有些不高兴的样子,但只有一瞬间,又笑了起来。她放下杨文峰的手,顺手从包包里拿出一只公仔口罩戴上,又把挂在胸前的墨镜戴上,说:“过一会,我化妆后去你房间,好吗?”

 

杨文峰看着整个脸和眼睛都被口罩、墨镜挡住的王媛媛,尴尬地点点头。媛媛显然注意到了杨文峰的不自在,取下口罩墨镜,嘴巴不高兴地上翘,“说,你不是有老婆吧?”

 

“啊,哪里哪里,我没有结过婚呢。”杨文峰连忙辩解。

 

媛媛笑了,说,“你敢结过婚!我非剪掉你不可。这样吧,我不为难你,你告诉我房间号,我先去吃点东西,两小时后我悄悄上去找你,保证人不知鬼不觉。你现在回去你们聚会的地方吧。”

 

“哦,杨文峰一怔,你也知道我们正在聚会?”

 

“吃饭时间,十五年不见的老同学当然是在聚会啦。”媛媛嗔怪道,补充了一句,“你真是疑心病太重。”

 

12

 

杨文峰回到聚会大厅时,酒桌上的菜并没有吃多少,但大家已经打散了酒桌,站起来自由组合了。家属们三三两两在谈论孩子和房价、物价,而同学们男男女女正在热火朝天地回忆过去,互相敬酒,互相调笑。官职比较高的李局长自然是大家插科打诨的焦点。大学毕业分在上海船务局工作的耿立伟有点酸溜溜地说:“想当初我们还以在大上海工作走得比较远,上海毕竟大嘛,哪知道还是咱纪灵比较有眼光,留在了广海市,这不,人家管整个南海了。”

 

李纪灵哈哈大笑:“那不是我政治觉悟高啊,我早就知道咱中国这块海域,不会任由列强胡作非为。不过,话说回来,我的局还真管不到那么远,对了,我们这次还有从南沙市赶回来的老同学,你们是不是还不知道?”

 

,同学们都朝李纪灵指得方向看过去,原来是皮肤已经晒得黝黑的夏中周同学。他朝大家举杯,还没有说话,有几个家属已经开口了,吵着要带孩子去中国最南边的城市。

 

皮肤黝黑身材魁梧的夏中周声如其人,他爽朗地应承道:“欢迎各位,不过,我那里除了大螃蟹,可能没有多少山珍招待各位……

 

他说着,自己又喝了一杯。看着他脚步已经有点不稳,一位同学说,“中周还是这么离不开酒。”女士们都开心地欢闹着,中周黝黑的皮肤也成了他们讨论南沙的焦点,已经有两位女士从南沙的太阳说到自己用什么防晒霜与美白面膜了。

 

杨文峰心不在焉地应付着不时来找他说话的同学。正感到有些不耐烦的时候,手臂被扯了一下,原来是是摆脱了一帮同学热聊的吴靓靓找他说话。他随吴靓靓走到一旁。

 

吴靓靓柔声说:“文峰,青青的事,我一直想对你亲自表示慰问,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你一定要搞好自己的生活,找女朋友我帮不上,但还不找一个固定的工作?我家老陶说,只要你愿意,他随时在市里给你安排一个。他说你是难得的人才,不能自暴自弃,那是本市甚至是国家的损失啊。”

 

杨文峰点头表示感谢,说:“代我问好陶书记,我还好。青青的事不过去也过去了,只是觉得当初我有很多做得不对,好些事情都是因我而起,最让我伤心的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我只是不甘心……

 

吴靓靓看又说到伤心处,连忙打断他试图转移话题:“大吉利市、大吉利市,不说这个了。你要潇洒一些啊,我还记得你在大学时,无拘无束、光彩照人,始终是我们同学中最优秀的,真让我怀念。不过,现在也好,一个人吃饱全家不愁,你知道,现在在官场混也不容易,刚才我们还看到省纪委从我们眼皮子底下带走一位……

 

杨文峰满脸惊讶:“带走我们同学?”——他想到刚刚在走廊里见到的三个黑衣西装,若有所思。

 

“不是”,吴靓靓面露不悦地说,“是个倒霉蛋误进我们房间,还是被纪委找到了。哎呀,大好日子,怎么尽碰上这些不开心的倒霉事。走,我们去喝酒,见见老同学,开心开心。对了,还记得睡青青对面铺的陈艳丽吗?”

 

杨文峰好像想不起来。吴靓靓提醒他:“就是那个常偷青青钱包里的钱,被当场抓住了还死不认账的,不过,人家现在可是广海市财政局预算科的大科长了,来,我们去聊聊。”

 

杨文峰随吴靓靓来到一位满身珠光宝气的女同学旁边,那位在室内还带着一款香奈儿涂色眼镜的陈艳丽,透过镜片,狠狠地上下打量着杨文峰。杨文峰向她伸过手……

 

这时,查尔斯邱走过来对吴靓靓说:“书记夫人,我知道你有司机等候,但为了方便咱同学聚会和明天一早的活动,你不能搞特殊,一定要住在酒店啊。”

 

“好啊,我还没有住过这么豪华的六星级呢。”吴靓靓笑着说,但笑容里明显有一丝苦涩,且渐渐加深……

 

13

 

夜晚,广海希尔顿大酒店。

 

杨文峰进到自己豪华的客房,一边查看手机上的时间和信息,一边加紧收拾,把自己先前在火车上的小包塞到酒店柜子下面,还盖上了睡衣。他自己去洗手间收拾了一下,还不知道从哪里弄出一小瓶香水样品,在脖子和手腕上擦了擦。这时好像听到有人敲门,他急忙走过去,拉开门,等了一会,不见人。

 

杨文峰探出头,走廊里没有人,当他觉得自己听错了时,看到电梯打开,走出一戴口罩墨镜的女子,他正想走过去打招呼,却突然犹豫起来,他警觉地看了一下走廊两头,退回到房间内等候。他想,反正她知道房间号码。

 

那戴口罩墨镜的女孩显然穿了高跟鞋,摩擦地毯也能发出清脆的声音。她袅袅娜娜地走过来,显出身材的优美。杨文峰等她经过门口时,一下冲出去,伸手要挽她的手,那戴口罩的女孩显然吓了一跳,惊呼一下,闪后两步,大大的眼睛透过墨镜还能让杨文峰感到惊恐与怒气。

 

杨文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轻呼一声“媛媛”,看到对方没有回应,他才警觉起来,退后两步。那女孩子乘这个空隙,从他身边疾步而过,口罩里吐出一句含混的“神经病”。

 

杨文峰这才注意到这女孩子好像比刚才楼下见到的媛媛高一些,媛媛一蹦一跳的,显然穿的是运动鞋,而这位戴口罩和墨镜的女子却穿一双高跟鞋,不过,怎么她们会有同一款口罩和墨镜?

 

杨文峰侧在门边,发现那女孩子疾步走过几个房间后,轻轻敲开了一扇房门,很快,房门里伸出一只手,把她拉了进去。杨文峰正要回房间,却突然看到那个房间里的人伸出头来,他敏锐地退到一边,侧目看过去。那房间住的是老同学李纪灵——李局长。

 

杨文峰斜靠在门框上,皱眉想了几秒钟,轻轻吐了口气,正准备进屋时,听到媛媛的声音:“文峰,你在运气练功啊?”

 

睁眼看到眼前站着一个戴口罩、墨镜的女子,几乎和刚才见到的一模一样,杨文峰不禁目瞪口呆。

 

14

 

杨文峰把真的媛媛带进房间。放下行李箱,媛媛取下眼镜、口罩,开始脱小薄沙风衣,里面她就穿着一件吊带裙,有那么一刹那,杨文峰表情有些不自在,但媛媛的一个笑脸,还有好像很随意却又恰到好处伸出的手,消除了杨文峰的不自在。

 

两人坐在沙发上时,一度有些冷场,有些尴尬。媛媛掏出手机,举起来,开始读上面的信息:“亲爱的媛媛,相信我,第一次见到你时候,我一定会把你揽入怀中,不管你美丑、高矮还是胖瘦,我们已经在网络上从相识到相知到相爱,走过了好像一个世纪那么久,我不会再耽误一分钟,我要抱着你,告诉你我爱你,并同你做爱,一直做到天光……

 

媛媛还没有读完,杨文峰就附过身去,要抢她手里的手机,媛媛嬉笑着倒在沙发上,杨文峰顺势把她搂在怀里……

 

杨文峰正准备亲一口时,媛媛突然抬起头,大眼睛盯着杨文峰,严肃地问:“哎,你先告诉我,我们只是网恋,约炮,还是什么呢?”

 

杨文峰愣了一下,还是有些害羞地说:“我们这是恋爱吧?”说罢两人亲吻在一起,好像一对久别重逢的爱人,而不像是一对网恋三年,第一次线下约炮的炮友。

 

灯光渐渐熄灭,酒店外的天空有闪电,雷雨要来了。就在杨文峰忙着亲吻王媛媛时,闪电让她猛然睁开一双大眼,眼里有惊恐和不安……

 

 

新致命系列三部曲之《致命计划》(8——14章) 待续

 

14年前钱,《致命弱点》、《致命武器》、《致命追杀》“致命系列三部曲”在互联网上陆续推出。20167月开始,“新致命系列三部曲”《致命计划》、《致命诱惑》、《致命终结》将陆续推出。预计《致命计划》与《致命诱惑》会于201612月前全部推出,2019年将会更新《致命终结》(暂定名),上面连载的是《致命计划》


桑果黄酒

大午酒

  评论这张
 
阅读(27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