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恒均的博客

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日志

 
 

致命计划(18-20)   

2016-07-24 15:39:05|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8

 

窗户上无声的暴雨不见减少,闪电越来越近。杨文峰与王媛媛抱腿而坐,促膝谈心的样子,像一对久别重逢的情侣。谁能想到,他们是今天第一次见面的网友?

 

王媛媛盯着杨文峰追问道:“你到底怎么啦?”

 

杨文峰回答说:“刚才你一关灯,我突然觉得房间里有另外一个人,正看着我们做爱。”

 

王媛媛盯着杨文峰,又扫视了一眼房间,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问:“房间里没人,应该是你心中有鬼吧。好吧,告诉我,她是什么样的人?”

 

杨文峰不解地问:“你说谁?她是谁?”

 

王媛媛满脸醋意地追问:“别骗我了,你刚才在黑暗中感觉到有人在看着我们,我就知道你想起了自己的过去,你感觉到你爱的那个人就在你身边,你惊恐不安,其实,她并不在房间,是在你心里,你阳痿也是因为她,我知道……

 

杨文峰惊讶地说:“你怎么知道?是不是佛洛依德看多了?”

 

王媛媛:“我就是知道,虽然我们第一次见面,但网络上我们相识三年了,谈过的话比一些七老八十岁还在一起混的老夫老妻一辈谈得还多,还深。就你这有些变态的性格,如果感觉到有其他人在房间偷看,你会干得更起劲,只有你朝思暮想却绝对想不到会出现的人,突然堵在你胸口,才会让你吓成这个样子。”

 

杨文峰目瞪口呆,不知道说什么好,但显然是默认王媛媛的推理。过了一会,可能是觉得还是说出自己的感觉比较好,他说:“你关掉灯后,突然有一种特别熟悉的感觉出现,但还没有意识到是什么,等到我、我——”

 

王媛媛抚摸着杨文峰打断他:“等到你进入到我身体里面?”

 

杨文峰有些不好意思:“对,等到那个时候,我突然能够感觉到她就在这个房间里,我甚至觉得她已经进入到我们之间,不,我进入到她里面……

 

杨文峰惊魂未定的样子,让王媛媛脸上拂过一道怪异的表情,好像嫉妒,又有点兴奋,还夹杂着紧张与不安。她轻轻抚摸着杨文峰的脸颊,说:“文峰,我不会嫉妒她的,你能讲讲你们的故事吗?我们网络上交往三年了,除了这个人,你什么都告诉我了。今天,我想听你和她的故事。”

 

杨文峰陷入沉思,当他决定该讲出来时,他轻轻搂住王媛媛,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算是作为一种即将讲述前情人的安慰吧。他开始讲述和大学同学郭青青的故事……

 

19

 

“我和青青都是广海大学海洋管理专业95级同班同学,其实,从大学入学那天我就注意到她了,我来自湖北,她来自湖南,她活泼开朗,又清新脱俗,好吧,我承认,一句话,她好漂亮。不过,到大学二年级时,那时开始流行起选班花的活动,我的眼睛——也不是,那时我的眼睛还不敢随心所欲地想盯什么就盯什么,我还没有那么无耻,应该说是我的心——就在她身上了。我们班选班花时出了一个问题,同其他班不同,我们班出现了两位班花并列、难分胜负的现象,从各方面来讲,她们两位都不相上下,很有意思的是,另外一位同学也是两个字的名字,叫靓靓,吴靓靓。”

 

“两位你都喜欢?”王媛媛打断他。

 

杨文峰犹豫了一下才答道:“当然只喜欢一个,那时我才十几岁,我还不知道一个人可以同时喜欢两个人呢,我的心还是完整的一块,也心比较单纯,一次处理不了也装不下两个恋人。而且,对于青青,用喜欢远远不够。不过,有什么用呢?从选班花那天起,我就知道自己同她无缘。我们班男生比较多,35位,女生只有11位,而她又是我们班——其实,也是我们整个系甚至全校最漂亮的,嗯,至少我这样认为。我怎么能和班花联系上呢?”

 

“你放弃了?王媛媛语气很快地插问,可能是担心打断已经沉浸在回忆中的杨文峰的思路。

 

“说不上放弃,我都没有开始呢。可能是觉得自己无望,也许是为了寄托单相思的那份精力,当然可能还有一点想法,那就是既然我其他条件都不好,无望同班花交往,我还不如把自己学习搞好,总算有个寄托,有点特长,兴许还能引起她的注意呢。于是,我开始全力以赴沉浸到图书馆里看书学习,不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男女之事,把自己弄得像个苦行僧似的。“

 

“啊,原来你是这样才突然发奋学习的?”王媛媛忍不住冒出这样一句话,眼睛瞪得老大。

 

“一开始确实是这样,可后来,我真的开始喜欢学习,或者说喜欢看书吧。结果是我本来成绩平平,可到三年级时,我各项成绩都成为班级第一、第二名,都赶上我们班的学霸刘洪了。同时,我看了好多杂书,自己的思路真正开始开阔起来,说话也很幽默,做事也开始照顾到方方面面。结果到了四年级,我不但被选举推荐为班头,还开始真正关心国家大事和民族大义,我反而忘记了班花,忘记了男女之情和爱情之花……我和刘洪分别被选为学习委员和班长,风头直逼两位班花……

 

“你太棒了!”王媛媛忍不住赞扬了一句。双手搂住杨文峰脖子,重重亲了他一下,两只丰满的奶子让杨文峰分了一会儿神。

 

“不过,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我怎么也没想到,就在我因为觉得无望而转移自己注意力,全身心学习后,有一天,一直对我都不正眼多看一眼的并列班花郭青青竟然主动在图书馆门口拦住我,要——”

 

“要同你约会?”王媛媛盯住杨文峰充满爱意的眼睛问,她能从这眼神中看出,杨文峰的爱意是回忆带来的。但很奇怪,她一点也没有醋意。杨文峰也没有注意到。

 

“哪里,她让我陪她去取一件邮包,说家里寄来的,比较重,她拿不动。我当然就去了,心里还在懊悔,这一年多,我拼命学习,都忘记锻炼身体,甚至练了十几年的武当功夫都放下好一阵了。要是行李重得我都拿不动,那该多丢人啊。不过还好,我帮她把行李搬到寝室,一路上我都不敢多说话,要知道,她身边不但有本班几位家庭好的男同学围绕着她转,还有本校十几位追求者在排队,来头都不小啊,据说还有本市一位副市长的公子,自己都有了一台桑塔拉小轿车……

 

听到这里,王媛媛忍不住责备道:“你也是的,难道她就不能喜欢你这种?每天去图书馆追求知识,探索真理,吃饭上课都迷迷糊糊,走路时胳膊下还夹着一本书,好文雅,而这种文雅就是一种怎么都装不出来的潇洒。”

 

“哇,你是八零后吧?”杨文峰惊讶地看着眼前半裸的王媛媛,“怎么会有八十年代文青的一些怪想法?电影看多了?你说的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校园爱情故事,是我们老师那一代的。我也没有经历过,但还是挺怀念的。据说那个时代,你带个眼镜,胳膊下夹一本厚厚的西方哲学译著,哪怕吃着粗茶淡饭、衣不蔽体,有着鸡胸和罗盘腿,同女孩子只要提到斯宾罗莎或者佛洛依德,准能赢得女孩子们不少的爱慕眼神……可我们早就进入九十年代了,南巡讲话了,进一步开放并且继续改革了,市场经济了,什么都可以卖了,也什么都可以用钱买得到了,女孩子们先是看你胯下骑的是什么牌子的自行车、摩托车,后来就开始寻找小汽车,再后来,你知道,不开宝马进校园,别说班花不会看你一眼,你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

 

“啊,你真这样想?那你一定认为郭青青也是那样的人吧?”说罢,王媛媛坐起来,盯住杨文峰,一副没有答案就不罢休的样子。

 

20

 

讲述的过程中,杨文峰脸上的表情很复杂,一会兴奋,一会向往,一会甜蜜,一会忧伤,更多的是让王媛媛猜不出是什么意思的表情。杨文峰显然并不认为郭青青是那种人,因为是她主动找到他的,从那次以后,青青隔山差五就来找杨文峰“帮忙”,杨文峰胆子也渐渐大起来。

 

到大四离毕业还有半年的时候,江海大学校园里已经多了一对手牵手的情侣。一旦杨文峰与郭青青手牵手了,好像议论的闲话也就没有了,毕竟一个是英俊好学积极上进的学霸,一位是当之无愧的并列班花。那毕竟是九十年代后半期,知识和成绩还没有完全退出大学青年人择偶的选项栏。

 

“我们好上了。”杨文峰用肯定的语气告诉王媛媛。但任谁都听得出,语气里却并没有梦想成真的喜悦和兴奋。

 

“嗯……王媛媛识趣地嗯了一声,等待下文。

 

杨文峰继续沉浸在他的故事中:“和青青好上后,我度过了最幸福的一段时光,我帮她补习功课,准备论文,迎接毕业最后的冲刺,我们大多时光是在图书馆度过的,她也减少了其他交往时间,整天依偎在我身旁……我最怀念的时候是我们看书学习累了,一起到图书馆前那片草地上躺下,她会躺在我怀里,透过我的五官看向天空,哦,对了,那时的天还是蓝色的,有白色的云,不像现在乌七八糟的看不清到底是什么,我清楚记得她最调皮的地方,就是伸手来……

 

杨文峰想讲郭青青当初伸手捏住他鼻子,让他流眼泪,但却被王媛媛打断。

 

“我能想到,”王媛媛声音有点冷地打断他,“你不需讲你们多恩爱了,你不怕我嫉妒吗?不过,听你的口气,后面出什么事了?”

 

“你怎么知道?”杨文峰惊讶地问。

 

“爱情故事不都这样吗?”王媛媛有点恶作剧地说,“如果你们现在还厮守在一起,你不会用怀念和爱恋的口吻,而会用恶狠狠地口气描述你们在一起的种种不堪,然后告诉怀里的小美眉说,嗯,我那时年轻,认错人了,要是早就认识你这样的,就……

 

“这个……杨文峰想了想该如何组织文字,“也没有出什么事,是我当时太投入看书,没有注意到有些事早就发生了。你知道我说的我们班两位并列的班花?青青和靓靓,那些年我一直沉浸在图书馆,没有注意到我们班上这两位并列班花已经从大二争斗到大四,争靓斗艳,互比身边男朋友多少,我们班的男生不用说,据说连女生都分成了截然对立的靓派和青派……而我正因为沉湎与读书学习才忽略了这一切。事情很久之后我甚至想,会不会青青当初找到我,就是因为我置身事外,成绩又这么好,她征服了我,就赢了吴靓靓呢?”

 

“你真这么想?”王媛媛有些生气地问。让杨文峰有些吃惊。他实在搞不清王媛媛为什么为了青青而冲他怒气冲冲的样子。

 

“我只是有那么一刹那,或者两三次让这样的念头闪过我脑海。不过,郭青青和我好后,大家都觉得她退出了两人的争斗,大概一开始连靓靓也这样认为吧?反正很多人看到以前追郭青青的男生都跑去围绕在吴靓靓身边了。”

 

“那她应该高兴才是。”王媛媛不屑地说。

 

“是啊,她应该高兴才是。可事情并非这样,”杨文峰皱起了眉头,“什么叫争斗?如果都能理性思维,那叫竞争,不是争斗。看到郭青青得到了我,我的各种优点,例如成绩好,不卷入情爱之争,一下子又被放大,立即又成了他们争斗的新指标。一旦确定了新的指标,吴靓靓就很失落了,身边什么摩托男、市长公子都失去了吸引力。我这样穷书生一下子被带上了光环。当然,对我,她还不敢打主意,我每天出了吃饭睡觉上厕所的时间,几乎都给了青青,靓靓连插针的缝都找不到,如果硬上,那会发生火拼的,再说,谁都看得出来,我并不喜欢吴靓靓那种类型的。可是,很快,吴靓靓发现了另外一个目标,一个足足可以和我抗衡的目标,就是成绩和我总是并列全班第一的,大四时的学习委员刘洪。”

 

“刘洪?“王媛媛重复道。

 

“对,刘洪,一位来自江苏江阴农村的同学。他成绩一直在班上名列前茅,只是到大三下半年和大四,我才渐渐赶上他,有几次考试,我在全班的成绩都排在他前面了。他和我一样,也是其貌不扬——”

 

“你还其貌不扬?”王媛媛用手去堵杨文峰的嘴,“你是我的美男子,男神啊。”

 

“嗯,你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好吧,我修正一下,他和我一样的意思是,我们长相也不相上下。现在看,吴靓靓当时突然抛弃身边一大堆追随者而主动靠近刘洪,应该就是为了同青青争强好胜。你知道,几乎比我还容易上钩,毕竟书中的颜如玉,哪里比得上身边的美女同学啊。结果,刘洪一下子就倒在了吴靓靓的怀里……

 

“哦,”王媛媛坐起来,一本正经地问,“倒在怀里?好像你看到了似的,你说,他们两个那个了没有?”

 

王媛媛说着,用双手做了一个做爱的动作。杨文峰觉得有些突兀,说了句:“你真八卦,我十几年前的同学做没有做爱,你也关心?”

 

杨文峰由于沉浸在对那段时间的回忆中,没有思考,为什么王媛媛对当时他和郭青青做没有做那个事反而并不关心。他继续讲自己的故事:“有意思的是,吴靓靓同刘洪好起来后,我和刘洪的关系也渐渐紧张起来,一段时间以来,本来是靓靓和青青之争的,都快成了杨文峰和刘洪之争。那时,每次全班考试出来,大家都会把目光放在吴靓靓和郭青青身上,如果我第一,青青就欢呼雀跃,如果相反,吴靓靓在班上说话的声音就会提高几个分贝。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可笑。”

 

“想一下是不是很无聊?她们竟然这样争斗?”王媛媛若有所思地说。

 

“也无聊也不无聊。她们的争斗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可造化弄人啊,她们两位确实在各方面都不相上下,例如说长相吧,客观来说,她们都是最吸引人最美的那种,如果你的脸上有一个缺点,另外一个一定有另一个缺陷,始终不相上下,要命的就在这里。哎,那时又没有整容这一说,否则,某一位去把脸上的缺陷去掉,或者把胸脯整大点,不就赢了?争斗也就结束了。”

 

“她们两位真有那么美?”王媛媛把整容的话题岔开问道,“文峰,你说实话,我比她们两位,谁更好看?如果让你选择,你选择青派、靓派,还是媛派啊?这问题必须回答。”

 

杨文峰端详了一下媛媛,缓缓地说:“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审美标准,她们拿到现在,可能也说不上什么美不美,而你这张网红脸拿到那个时候,哎,我真不知道怎么说,我们那时候没有你这种美法,好像美图秀秀弄出来的脸,像妖精似的。我们那个时代,少女们脸上清清楚楚,一目了然,哪里饱满,哪里有一个斑点,都尽收眼底,不像你们现在这种美法,好像很不真实,朦朦胧胧,雾里看花,你说美吧,就是说不出美在哪里,你说不美吧,却总能撩动你内心深处,明知道是化妆,却依然让你按耐不住,亲的时候啃一嘴扑面粉底霜,卸妆后一个个面目全非,却也无怨无悔,反正外面任何一个都差不多。久而久之,周围都是你这种美了,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靠化妆品。如果一定要我说,你们都美,她们那代是天生丽质,你们这一代是巧夺天工。”

 

王媛媛眼睛瞪得大大的,似懂非懂的样子,不过,她可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谈。她催促杨文峰继续讲他的大学爱情故事。

 

杨文峰继续讲起来:“如果她们两位都只是这样争斗,倒也不是问题,反而有助于我们班级的学习风气,后来有几位男生就是以我和刘洪为榜样,也开始拼命学习,包括后来到美国留学的邱建国,可谓大器晚成,到美国后发财了,这次老同学聚会都是他一个人掏钱赞助的,听说要好几万美金呢。”

 

“好励志耶。”王媛媛夸张地喊道,扫了一眼豪华的六星级酒店设备。

 

杨文峰继续讲:“没想到的是,她们两位的争斗竟然持续到毕业,伴随我们走向社会,不曾停息……

 

“最后分出胜负没有?”王媛媛像个小孩子一样问,由于头仰得太高,两只不那么真实的乳房再次让他无法喘过气来。他定了定神,努力让自己对王媛媛那诱人的乳房熟视无睹。过了一会,他轻轻叹息道:“怎么说呢?应该是吴靓靓赢了吧?!”

 

“为什么?”

 

“吴靓靓后来成为广海市市委书记的夫人。”杨文峰说。

 

新致命系列三部曲之《致命计划》(18——20章) 待续

 

 

每个人都有弱点,其中一个可能是致命的。如果你的致命弱点被他人掌握了,可能会成为对付你的致命武器,对你和你的家庭,甚至你的国家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你的致命弱点是什么?是否已经被人编制进天衣无缝的计划之中……14年前钱,《致命弱点》、《致命武器》、《致命追杀》“致命系列三部曲”在互联网上陆续推出。20167月开始,“新致命系列三部曲”《致命计划》、《致命诱惑》、《致命终结》将陆续推出。预计《致命计划》与《致命诱惑》会于201612月前全部推出,2019年将会更新《致命终结》(暂定名),上面连载的是《致命计划》


最新韩国面膜、美容产品,请点击进入咨询、购买:老杨头的韩国小屋

  评论这张
 
阅读(18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