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恒均的博客

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日志

 
 

致命计划(21-24)  

2016-07-27 12:13:06|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1

 

吴靓靓的房间。

 

惊魂未定的吴靓靓还在房间来回走动,也难怪当听到敲门声时,她脸上立马露出了更加惊恐的表情。她轻手轻脚地走过去,从猫眼上看出去,才发现猫眼被堵上了,正准备移开眼睛,发现堵上的猫眼又被打开了,她从猫眼里看到张军圆圆的大脑袋时才松了一口气,把门上保险打开,拉开门。

 

张军笑嘻嘻地进来了,一只手里还举着一个嚼碎了的口香糖:“我说,靓姐,你用口香糖把猫眼堵上了吗?”

 

吴靓靓盯住他手里捏着的口香糖,眼中露出奇怪的表情。挥手示意让张军在沙发上坐下,并无心情多做解释。不过她心里想,“哪一个笨蛋会用口香糖从外面把自己的猫眼堵上。”可能就是这样的想法,让他对这位老同学的智商一如既往地充满了鄙视。

 

张军把口香糖丢进烟灰缸,吴靓靓多看一眼,几乎是心有余悸,刚才那个门外拿走信封的人,就是有这个口香糖顺手堵上了猫眼?她越想越感到后怕,而且伴随了一阵生理上的厌恶,这厌恶很快转向眼前的张军,她突然对张军尖叫道:“别放那里,丢进垃圾桶。”

 

张军被突如其来的尖叫吓了一跳,愣了愣神才明白吴靓靓说的是口香糖。他也没有多想,就用两根指头把口香糖夹起,丢进了垃圾桶。然后满脸堆笑地换了一副嘴脸:“靓靓,老同学想见你一面还真不容易,你也知道,陶书记两袖清风,严格要求自己,我们做生意的,也不能随便去你家,可你可是一向平易近人啊,弄得老同学都不容易见到了?”

 

“哪里哪里,这不是你一敲门我就开了?”吴靓靓也缓和了一下紧张的心情,觉得有些错怪张军了。

 

“也是,你不开,我就要踢门了。哈哈。今天是大喜的日子,我好开心,不过,想起郭青青就有些难过了,希望文峰能从过去的悲伤中走出来。”张军说完,细心观察吴靓靓的表情。

 

果然,这几句话比什么都管用,比什么都更快地让吴靓靓恢复了平日快乐的心情。她虽也表面装出同情,声音却掩盖不住已经升起的几分兴奋:“是啊是啊,看到其他同学包括你、建国都混得不错,我也开心。还有,刘洪也还可以,就是性格有些犟,我已经给老陶讲过了,学校换届,他应该可以胜任副校长一职,至少该当个系主任了吧。老搞那些研究,有什么意思?”

 

“哎,是啊,他们就是木头脑袋,不过,听说他在海上钻进平台的研究领域还是很有成绩的,对我国开发南海资源有一定的作用,他本来要升系主任的,不过,听说我们同学中有人作梗,不让他升,有这回事?”

 

“我们同学?为什么要刁难老同学?”吴靓靓不满地说。

 

“也不清楚,不过,你就是心太好太软,你以为我们老同学都像你一样乐于助人?好,不说这些了,要不,你又要数落我拍马屁”,张军说着,满脸横肉媚笑道,“我说啊,我们那些同学即便再有成绩,哪里能和靓靓姐你比啊。刘洪应该感到荣幸,有你罩着他,其实,这些年,辛亏有你罩着我们同学,我们都受了好多益处啊。哎,我都对不少同学说,大学四年,最大的收获就是有了你怎样一位老同学。”

 

“这个不说了,老同学嘛,不罩你们我罩谁?你知道我们家老陶,除了工作还是工作,连我们自己家亲戚的工作升职都不管不顾,哎——”吴靓靓有些落寞一种成功的落寞。

 

大她显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讲,打断张军开门见山地说:“说吧,有什么事找我?”

 

“你看你看,”张军笑嘻嘻地说,“没事就不能拜访靓姐?你一直关心我,我来看你很正常。对了,小侄女在美国还习惯?现在什么都涨价了,美国的私人中学又贵得不得了,哎,加上你和老陶都在清水衙门,难啊。”

 

说着,张军从提包里拿出一只厚厚的牛皮信封放到桌子上,爽快地说:“这三万美金只当我给小侄女在美国交今年学费的,再多我也帮不上忙。”

 

在张军掏出信封放到桌子上的一刹那,吴靓靓没有回过神来,眼睛盯住那个鼓鼓囊囊的信封。张军不知道她是想到刚才从门缝递进来的那个信封,还以为她不相信这个信封里能装下三万美金,多此一举地把信封打开,掏出了捆在一起的三叠百元美金。

 

吴靓靓看到美金,才回过神来,随即有些神经质,表情变得非常暴躁。继而忍不住责骂道:“我说张军,你怎么回事?我能收你的钱吗?你把老陶和我当成什么人了?信任领导人上来后严厉反腐,当然,即便没有他们反腐倡廉,你什么时候看到我们收过人家的钱?你这不是害我们吗?”

 

张军显然被吴靓靓突如其来的反应惊呆了,拿起钱,不知道如何处理。

 

“赶快收起来带走!”吴靓靓高声说,“不然我就不客气了,不管你是不是老同学,我要报告纪委了,对了,今天晚上你没有看到纪委拉人都拉到餐厅了?”

 

是、是,张军连连点头,把钱胡乱塞进自己的包包里,皮笑肉不笑地献媚地看着吴靓靓,“听刘洪说,那是一位局长。这新官上任三把火已经烧了一年了,看他还能烧几天。”

 

吴靓靓心情稍微平和,缓声道:“你有什么事,尽管找我,我能帮忙,还有不办的?今后记住,不能搞这些不正之风。你说,啥事找我?”

 

张军支支吾吾道:“也没什么……

 

“没什么?那就离开吧,也晚了,我要休息。”吴靓靓没好气地说。

 

“哎,这样的,听说南海一些岛屿要开发了,你看,我们在广海市的房地产也到了收尾,房地产也危在旦夕,是不是能考虑一下我们进入西沙,参与到基础建设……

 

“没问题,你早说不就行了?偏偏要搞歪门邪道,按照你们公司的实力,以及我对你的了解和信任,有好事还不想到你,你靓姐是那样的人吗?”

 

“对啊对啊,谁都知道靓姐的为人。”张军喜不自禁,眼角都沁出了几滴泪。

 

吴靓靓欠了欠身,表示自己要休息了,就在张军准备起身时,吴靓靓说,“对了,你看看这款瑞士的手表多少钱,我刚在酒店杂志上看到的,现在官员家属出国不方便,你从瑞士帮我带一块回来,我想等你侄女十六岁生日时送给她。”

 

张军转身,脸上立马光彩照人,他高兴地接过了吴靓靓手中的酒店杂志,瞟了一眼,他发现那是瑞士劳力士满天星女士钻石手表,他笑容满面地点头应承,顺手“刷”地一下,把那页有手表广告的杂志页撕了下来,塞进口袋里。恭维地说:“时间过得真快,侄女都快十六岁了?我们当初第一次在大学见面时,也差不多这个年龄吧。”

 

张军的话又让吴靓靓又想起了自己的女儿,脸上马上挂上了一层疲惫和忧愁。起身送张军离开时她欲言又止,但等到张军走到门口,她还没有忍住:“张军,美国那边治安很不好吗?听说中国小留学生经常被绑架、出事?有没有这样的情?”

 

张军愣了一下,停了下来,想了一下说:“这个我还真不清楚,不过,杨文峰应该很熟悉,要不,我改天问一下他?”

 

“也好,但别说是我的事。”吴靓靓让他走近一点,和他小声嘀咕了一阵,张军脸上表情也越来越凝重。然后,他带着凝重的表情地走向房间门,吴靓靓眼巴巴地看着他离开。

 

22

 

“吴靓靓是广海市委书记的夫人。”杨文峰说。

 

“哦,刘洪后来当上了市委书记?”王媛媛紧接着问。

 

“不是,是吴靓靓的爱人后来当了市委书记。吴靓靓的爱人不是刘洪。”杨文峰手轻轻在媛媛身上划过,忧伤地说,“就像我也没有机会娶郭青青一样……

 

王媛媛没有忍心问。好像她很清楚,杨文峰会讲下去一样。果不其然,杨文峰继续在回忆中摸索——

 

“要毕业的时候,青青和靓靓的争斗到了关键时刻,他们两位男友的成绩被毕业后的去向所代替。我在大四的时候,就被国家某保密单位看重,那也是我的理想,分配不是问题。而刘洪,他和我不一样,他学习不是为了转移视线,也不是为了泡女,他是真心献身于知识和教育事业的。他大四的时候就保研,在本校读研究生,当时他就定下了硕士毕业后要去清华大学读博的志向,他其实是我们班最争强好胜的一位,只不过知识让他变得内敛和儒雅。后来果然去了清华大学读博士。”

 

“啊,这不是很好嘛!”媛媛表示认同。

 

“是很好,不过我说的是九十年代末的事了,不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进入九十年代后,市场和官场已经逐渐取代八十年代思想的广场和青年人的梦想,知识只有在可以变成商品的时候才显出其价值,博士只有用在某官职的后面才显出其分量。刘洪要继续深造,后来也确实成为我们班第一个博士,而且是清华的,但从他立志留校读研究生那一刻起,他就不可能同吴靓靓一起了。吴靓靓毕业时也就是失恋之时,她被分到广海市政府工作。相比而言,青青倒是赢了这一回合。我在省城政府核心部门工作,青青也在广海市一家外资企业上班了,至少工资就远远多过在政府任职的吴靓靓……

 

“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王媛媛追问,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样子。

 

“后来?毕业不到一年,传出吴靓靓的婚讯,我们当时在广海市和省内的同学都赶过来参加婚礼了。当时也许会有很多同学觉得吴靓靓委屈了自己,才毕业一年,22岁,光彩照人,嫁给了一位40多岁的同事。这位同事是市政府办公厅的陶主任,都开始有些秃顶了。再说,主任当久了,长期跟着市委领导,点头哈腰习惯了,背也开始有些驼,站在吴靓靓一起,这有白雪公主和卡西莫多的感觉。参加婚礼的同学都不好意思拍摄他们两人站在一起的结婚场景……

 

“她可真够委屈的。”王媛媛不屑地说。

 

杨文峰没有注意她的口气,继续说:“不过,她的眼光没错,当然,也许是陶主任眼光更好,娶了吴靓靓后,陶主任在官场平步青云,才十多年时间,就当上本市的市委书记了。这书记一当上,头也不秃了,腰也挺直了,看上去比十年前反而年轻了。”

 

王媛媛冷冷打断杨文峰:“你是觉得,嫁给市委书记就赢了郭青青?

 

杨文峰愣了一下,说:“我当然不会这样认为,更不会用人家的生活来作为评判自己的尺度。不过,嫁给市委书记总比嫁给我一个销科长更令人羡慕吧——”

 

杨文峰欲言又止,等了一会才说:“可是青青也许不这样想。有几个画面在我脑海里总是挥之不去,那是我们刚参加工作后不久的一天,我来本市出差,早上起来我骑自行车带青青上班,碰上也骑自行车的吴靓靓,虽然都骑自行车,可我们是两个人,吴靓靓是孤身一人,我看到青青很开心的样子,心里有些不忍,大家都是同学,何苦呢?靓靓也不容易。后来又过了几个月,我来本市出差,因为工作关系,骑上了本市市局刚刚进口的一部日本摩托车,我带青青去上班,结果她告诉我走哪几条路线,我说,上班不走这里啊,她说一定要走这里,结果在路上碰上还孤身一人骑自行车的吴靓靓,那天青青显得趾高气扬。我觉得更加不妥,原来青青是故意让我绕道到吴靓靓上班的路线上,去让吴靓靓看看我骑上了日本进口的摩托车。那天稍晚的时候,我们因为一点小事而争执,我心里一直不舒服……

 

王媛媛从鼻孔里出哼了一声,不以为然地说:“你就是太善良,宁肯自己和爱人受伤,也不肯刺激别人。”

 

杨文峰沉默了一下,缓缓地说,“也许你是对的,因为不久后吴靓靓同办公厅主任恋爱,闪电结婚,结果形势逆转,据说我回到省城后,有一次郭青青骑自行车上班,碰上了坐在小车里的吴靓靓,她受到了刺激。不过,更可怕的是,从此以后,她经常在骑车上班途中碰上把头和手夸张伸出车窗同她打招呼的吴靓靓。她当然知道,吴靓靓上班根本不经过这条路,她是有意让司机拐到郭青青上班的路上,让她看到自己是坐主任的小车上班的。”

 

“真卑鄙!”王媛媛骂了一句,杨文峰有些疑惑,搞不清她到底在骂谁。

 

杨文峰管不了那么多,继续讲他的故事:“自从吴靓靓嫁给一个在官场平步青云的秃顶主任后,我发现郭青青日益浮躁起来,先是对自己在广海市的工作不满,接着又开始嫌我的工作神秘保密,工资不高,却整天加班,东跑西颠。我们本来见面的机会就不多,弄到两年不到,每个月还没有一次的见面,就只有争论甚至吵架了……

 

“都是郭青青的问题吗?”王媛媛盯着杨文峰问,一副找茬的样子。

 

杨文峰差异地看了王媛媛一眼,说:“当然不是,不过,既然吵架,两个人当时肯定都不认为自己有问题。吵到后来,青青决定要去美国学习,虽然当时全民创业,中国的机会也越来越多,更何况,出国热也过了,但比起现在来说,能去美国,还是一个好像高人一等的选择。我明显感觉到青青去美国是有点和吴靓靓别苗头。要知道,吴靓靓在政府工作,是不那么容易出国的,再说,当时她老公都当上了副市长,出去估计也没有什么本事谋生了。”

 

“你为什么反对郭青青出国?”王媛媛问。

 

杨文峰说:“我不是反对青青去美国,但我喜欢我的工作,我好多好多梦想和理想都应该是在中国才能实现的,美国只不过是我的幻想,我不想去那里,会让我失望的。再说,我明显感觉到青青是想用出国告诉吴靓靓,她没有输。可这人生的赌注也太大了点吧?不过,我怎么劝说都没用,我也确实没用,那点工资当然无法满足青青在国内实现她的梦想,更不用说同官运亨通的主任、副市长血拼了。”

 

“毕业不到三年,”杨文峰沮丧地说,“就在吴靓靓结婚两周年,她爱人陶主任正式升任广海市副市长那天,青青踏上了飞美国纽约的飞机。”

 

“你为什么不一起去?”王媛媛不无责怪地质问,“你爱她吗?”

 

“我爱她。但我的工作,不,我的事业不允许我不管不顾地去追随她的‘美国梦’,更不允许我卷入一起从大学就开始的竞争与争斗。加上,我们也没有那么多钱买两张机票。“

 

“你的事业,你的事业那么重要?”王媛媛以只有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嘀咕了一句。

 

杨文峰好像没有听到她在嘀咕什么,继续说:“本来我以为青青在纽约如果过不好,或者呆不下去,就会回来,毕竟自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中国的机会要多过美国,可我哪里知道,吴靓靓的老公一路高升,从副市长到副市委书记,又到市长、书记,虽然老陶的年龄也一路攀升,可人家头发多了,腰板挺直了,风度出来了,更重要的是,吴靓靓越来越年轻漂亮,光彩照人,也成了我们同学中最热门的话题。而我还一直是一位小科长……可能正因为这样,青青才一直不愿意回来。”

 

“那你为什么不去看她?”王媛媛问。

 

“看她?我都告诉你好几遍了,你怎么一直问这个问题?我在国家涉密单位工作,不能随便出国。那几年,我思念得真辛苦啊,只能把全部精力放在工作上,工作上倒是取得了不小的成绩,连连受到表扬,还得到提升……

 

“赚了不少钱?”王媛媛问,“那就可以给她多寄点钱吧,帮助她在美国创业,让她早日实现‘美国梦’啊。“

 

杨文峰瞪了她一眼,提高声音说:“工作取得成绩,受到表扬,还升职了,和赚钱发财有必然的联系吗?这是中国,我说的是政府保密部门的工作,成功和升职,表示我为国家做出了贡献,和美国判断成功的发财致富,标准应该不完全一样吧?”

 

王媛媛似懂非懂,不再吭声,杨文峰刚才情绪有点激动,讽刺了来自美国的王媛媛,随后发现自己在王媛媛面前失态了,缓和了语调说:“对不起,我不是说你,只不过你和当时的她的想法很近。她如果真能理解我,后面也许就不会发生那样的悲剧了,我们现在也许还在一起。”

 

陷入深深回忆和悲哀的杨文峰用只有他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在诉说:“在同学圈里,我发现青青开始炫耀她在纽约的‘奢华’与自由自在的生活,还给同学们传回她和限量版保时捷的合影,可我知道,她没有赚到钱,我们一直在通信,我想她是用这种方式在和市委陶书记的夫人吴靓靓争斗吧。每次想到这里,我就很痛苦,意识到这种争斗迟早会把两位女士,甚至他们的爱人带上歧路,但我又说不出所以然来,更没法阻止她。久而久之,我渐渐放弃了她还能回到我身边的希望,也不再都把工资寄给她读书、创业了。可我发现,我也没有办法爱上别人……

 

听到这里,王媛媛在杨文峰肩膀上吻了一下,深情地说:“你没办法爱上别人,可能是因为她也深深爱着你。”

 

“也许是吧,”杨文峰眼睛有些湿润:“然后,纽约发生恐怖大爆炸,而青青就在那栋楼打工,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工作,后来听说是清洁打杂工,她虽然当时还没有进入那栋大楼,但大楼倒塌时,她被碎片击中,当场昏死过去。这些我都是我后来从中国大使馆发回的情况通报获得的。她被急救车运到了最近的医院……

 

在获得这一情况后,杨文峰的声音更加低沉,“我对当时领导我的最高顶头上司周局长请假,要求去看望我的爱人,但被拒绝了。”

 

“他们真没有人性。”王媛媛愤愤地打断。

 

“也不是,我的工作涉及机密,不能随便出国,我都给你说过多次了,更何况,当时的国际国内形势都非常复杂。我能理解,但我却不能不去在纽约看望受了重伤,孤身一人躺在医院的爱人。她们家的人都没有出国的经验,只有我能够帮到她。我好难受,不知道该怎么办,正在这时,我接到她的电话,我吓坏了,也痛苦极了,放下电话,我做出了一生中最大的一个决定,我谎称请假回湖北老家探亲,使用因私护照偷偷飞到美国纽约……

 

23

 

十年前的纽约港。高楼大厦,自由女神像,还有冒着烟的世贸大厦废墟……

 

杨文峰在纽约街道上边走边寻找路牌,一路打听,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两位白人坐在车里,正紧紧跟踪他,他们耳朵上还有无线话筒,在向上面汇报情况……而一心想见到郭青青的杨文峰,不知道是失去了警觉性,还是已经到了不管不顾的境地,始终没有回头看看后面是否有尾巴。

 

走了一条街道又一条街道,杨文峰面色和衣着都沾上了风尘,但他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当他在第十八大道看到了远处的医院时,他加快了脚步。

 

来到医院准备上电梯时,两位护士推着一个轮椅走来,轮椅上坐的人分不清男女,整个头被包扎着,只露出了眼珠。杨文峰能感觉到这是恐怖袭击的受害者,他和另外两位准备上电梯的乘客赶紧让开,让轮椅和护士先走。护士把轮椅推进去,就在电梯门关闭前,杨文峰看到了被包扎得严丝合缝的人的眼珠好像有泪水流过。他心里充满了同情,但由于心里只装着即将见到的郭青青,他没有多想。

 

等到下一班电梯,他来到郭青青住院的楼层。他用英语向护士打听“青青郭”的病房,说自己远从中国而来,是青青郭的男朋友,为了说服那位女护士,他还出示了两人的好几封通信,以及两人一起的照片,还有郭青青一个人在美国纽约著名景点以及和保时捷的合影。

 

那女士虽然说现在不是探视时间,但也被杨文峰感动了,她主动领杨文峰过去。不过,走了两步,她停下来说:“你得有思想准备,她脸部受伤严重,已经不是你照片上的那位青青郭了……

 

杨文峰没想那么多,只想快点见到青青,他使劲点头,紧紧跟着美国护士向病房走去。就在这时,一个担架车被从不远处门上标有“青青郭”的房间急速推出,正好在杨文峰转过来时,消失在走廊另外一头的转弯处。

 

当带着杨文峰的护士推开“青青郭”的门时,里面已经人走床空,原本以为推去检查了,但查询结果时已经检查完,推回病房了。护士让杨文峰等一会,但一等就是半个小时。护士再次来看他时,也发现不对劲,几个电话询问,还是没有结果,医院的警卫人员也上来了,但都没有头绪。

 

杨文峰陷入了抓狂,可又无法在美国医院发作。那位好心的护士和警卫人员要求他先以家属的身份报警,然后可以让警察带他去到郭青青的住所。这样不但可以节约一些钱,还可以协助警方调查郭青青的去向。

 

杨文峰照着他们说的做了,保安和警察带他找到了郭青青的住所,这是一个非常狭小的住所,屋子里还算整齐,但化妆品几乎摆满了所有的桌子,在化妆品中间,有郭青青同杨文峰的合照……

 

24

 

警察走后,处身在所爱之人郭青青的房间,尤其看到桌子上两人的照片,杨文峰再也忍不住悲从中来,伏在郭青青的桌子上轻轻啜泣……这时,房间里仿佛响起郭青青的声音,那是青青给他写的信:

 

“文峰,刚到美国,我托在外资机构的同事在纽约租了一间小屋,有点小,有点吵,但感觉好温馨,尤其当我把我们两人的照片放在桌子上后,这里竟然有了家的感觉。我要从这里开始我的“美国梦”,希望你尽快加入我……

 

在郭青青温柔的声音中,经过长途飞行又奔波了一天的杨文峰闭上了双眼……

 

第二天,纽约的阳光射了一束进入几乎没有窗户的郭青青的廉租房里,正好照在杨文峰脸上,他睁开眼,发现自己昨晚是和衣而睡的。他起身打量房间,好像要确认自己在什么地方。然后,他快速洗刷,抓起桌上的账单地址,塞进自己的背包里,背包里还有一叠郭青青写给他的信。今天,他要靠这些信,去寻着郭青青的足迹,看看能否寻得她在何处的线索。当然,他也想了解一下自己心爱的人这些年是怎样生活的。

 

他每到一处,就想起了青青写给他的信,好像耳边又响起了她的声音……

 

“文峰,我已经找到了一个工作,在第五大道,一个叫‘银都’的机构,由于国内的英语出来还需要适应,没有工作经验这里也不给什么好工作,我找的这个工作,足够养活我自己的……

 

杨文峰在第五大道上按图索骥,当他按照门牌号找到一个标有巨大中文字“银都”时,他耳边响起了郭青青的声音。但当他走近一些,才发现,原来是“银都洗脚、修甲城”,他皱皱眉头,有些疑惑,犹豫了一会,还是走了进去。

 

进去后,他同迎接他的老板娘交谈起来,一开始那老板娘还坚持不肯说,要求他购买洗脚服务才肯告诉他,一位长得像网络红人凤姐一样的姑娘也拉扯要给他洗脚,杨文峰拒绝了。看了他提供的两人合影与几封青青的信,老板娘不再坚持。

 

老板娘说:“这真是一个好姑娘,人漂亮,又有教养,只是刚刚来到纽约,无亲无故才过来干我们这些粗人干的这一行,但你知道吗,杨先生,就因为这样,我们才特别喜欢她,尊重她。她的活也干得好,不断有回头客,嗯,一些当地华人青年,我说的是男青年啊,听说了她,竟然专门来找她洗脚。那些青年也只是想交朋友,但总有一两个居心不良的,后来,青青就没法在这里呆了,她就走了……真有些怀念她,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们这里还有一位非常敬业的,据说是国内很有名的凤姐,当然,长相没法和郭青青相比……

 

杨文峰已经推开门走进第五大道的人流中,穿过路上各色皮肤的游客与纽约客,他却好像对周围的一切都视而不见,耳边总是想起青青的声音:

 

“文峰,我要换工作了,这个工作也不错,能够赚到钱,但没有什么发展前途,我一定要找到能够实现我‘美国梦’的工作,到时我买车买房,等你过来团聚,好吗?你在纽约也一定能够找到你想要的工作……对了,等你来了纽约,我一定会开车了,我带你去看华尔街、自由女神像,还有时代广场,我正在应聘一家在时代广场的工作,你保佑我能成功,好吗?“

 

杨文峰已经走在时代广场的喧哗的十字路口,他有点迷失方向,拿出手机定位,然后循着一条街道走过去。他一心寻找郭青青,一直没有注意,不管他走到哪里,身后总有一辆车缓缓跟随着他……

 

杨文峰在一家“夜总会”门前停下,他从背包中抽出一封信,郭青青的声音再次响起:

 

“文峰,我得告诉你,我在一家公司当公关经理,这家公司我就不告诉你了,但你要相信我,我不会为了钱什么都干的……

 

“杨文峰又抽出另一封信:文峰,我不在这家公司干了,虽然工资比较高,但我受到了骚扰。我告诉你你别生气,我做公关的公司是一家世界著名的夜总会,我做的办公室工作,结果,一些客人看到我比这里的小姐还漂亮,就想打我的主意。不过,你不用担心,写这封信时,我已经辞职了,毫发无损哦。”

 

杨文峰把信放好,没有走进夜总会,转身大踏步离开了。这时,他想起了自己给郭青青写的信:

 

“青青,看到你的信,我几夜没有休息好,我好担心你。我不知道你去纽约,到底是为了和吴靓靓争强好胜呢,还是去寻找你的‘美国梦’。说实话,我不反感‘美国梦’,也很欣赏,但这些年,中国经济发展迅速,无数中国人脱贫致富,在自己的国土上实现了‘中国梦’。在自己国家实现梦想,总比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要容易一些,还有一个照应,我真希望你能认真考虑一下自己的梦想,还有我们两人的未来……

 

杨文峰已经走得精疲力竭,在曼哈顿码头上坐了下来,遥望着远处的自由女神像,耳边响起王媛媛的声音……

 

“文峰,我一定要实现自己的梦想。我不会输给那个靠找一个比自己大20多岁的男人当靠山的女人,我一定要靠自己,我一定会成功的。你如果等不及,你可以去找自己的另一半,你可以结婚,我不会拖累你的。还有你的事业,你看得比我、比什么都重,可我至今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新致命系列三部曲之《致命计划》(2124章) 待续

 

 

 

 

《致命计划》人物简介

 

杨文峰95级江海大学海洋管理系毕业,曾经的高材生,三、四年级时的班长,毕业后分配到国家某保密反间部门工作,因违反工作纪律擅自前往美国寻找女朋友郭青青而被开除,后沉迷于网络写作、交友,也经常借助网络平台帮人解决一些疑难问题,偶尔还打抱不平。三年前结识美国网络红人王媛媛并开始恋爱,逐渐走出郭青青消失而带来的爱情阴影。

 

郭青青95级江海大学海洋管理系毕业,与吴靓靓并列为班花,两人从学校明争暗斗到职场,一刻没有停止过。大学时开始同杨文峰恋爱,毕业后在外企工作,后赴美寻求“美国梦”,半工半读。在911纽约大规模的恐怖袭击中面部受伤毁容,后人间蒸发,疑似跳哈德逊河自杀。

 

李纪灵95级江海大学海洋管理系毕业。毕业后在广海市海洋局工作,副省长女婿。现为广海市海洋管理局局长,负责南海某岛屿开发与规划。为95级江海大学海洋管理系毕业生中行政职务最高的一位。成为取代大学时代的杨文峰、刘洪,成为这届毕业生同学聚会中的新的灵魂人物。

 

张军95级江海大学海洋管理系毕业,毕业后从商,从事远洋事业与船务管理、房地产,稍后从事与海洋开发有关的生意。与同学中几位官员关系密切。

 

王媛媛:三年前杨文峰在网上认识的生活在美国80后网红,她的社交媒体在美国华人圈风靡一时,堪与到美国的凤姐相提并论。社交媒体主要帮助华人到美国定居,交友交流。与杨文峰网上相恋三年,正好在杨文峰同学聚会时答应回国同杨文峰第一次线下约会。

 

邱建国95级江海大学海洋管理系毕业,高材生,毕业后赴美国深造,后经商,一度发财致富。现名查尔斯邱。为95级江海大学赴美第一人,相当长一段时间,也是比较受人羡慕的一位实现了“美国梦”的老同学。

 

刘洪95级江海大学海洋管理系毕业,高材生,曾经的学习委员,同杨文峰搭档,无论从成绩还是其他各方面,都与杨文峰不相上下,曾在大学与另一名班花吴靓靓恋爱,为当时班上两位“灵魂人物”之一。毕业后留校读研究生,并赴清华大学完成博士学习,后回校任教,任教授。

 

吴靓靓95级江海大学海洋管理系毕业,同郭青青并列为班花。毕业后分配到政府工作,不久同比自己大近20岁的办公厅陶主任结婚,生孩子后辞职做家庭主妇。陶主任目前为广海市市委书记。陶书记与吴靓靓14岁的独生女儿在美国贵族中学读书。吴靓靓常常利用关系帮助原来的同班同学。

 

95级江海大学海洋管理系其他同学上海船务局的耿立伟;南沙市政府夏中周科长;广海市财政局预算科科长陈艳丽;广海市新能源开发区主任陈键锋;夏福亮、老刘、刘静,已故同学黄晨洋

 

周局长:国家某反间侦查部门局长,还有一年就要退休。曾任杨文峰上司,对杨的观察、判断能力相当欣赏,并有意提拔。当杨文峰严重违反纪律时,他不得不忍痛割爱,开除杨文峰。但在他的力保下,相关部门并没有对杨文峰实行更加严厉的惩罚措施。周局长为中央政府反间与情报工作倚重的首长和专家之一。在保卫国家安全上,一生功勋卓著。

 

 

国家侦查机关:广海市某国家安全机关反间侦查处胡处长、方科长,小金、小黄,以及多名侦查部门干警

 

戴维斯:美国中情局局长

 

佩特尔:美国中国情报科项目主管,“致命计划”具体操盘手

 

诺拉德:美国国防部负责规划美军在南海针对中国计划的上将司令

 

布莱恩:美国中情局老牌对华中国问题专家

 

 

 

 

  评论这张
 
阅读(156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