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恒均的博客

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日志

 
 

致命计划(30——32)   

2016-07-29 23:24:55|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0

 

第二天早上, 杨文峰和王媛媛挽着手从电梯走出来时,王媛媛迅速从杨文峰胳膊抽回自己的手,但又被杨文峰拉过来,杨文峰挽住王媛媛,轻声说:“就这样,不用紧张。”

 

杨文峰和王媛媛都很精神,走了几步,杨文峰又安慰她说:“该翻过那一页了,你就是我的女朋友。我的女朋友只有你。谢谢你帮我走过青青这一页。我们不用躲躲藏藏了。”

 

王媛媛跟着他,小鸟依人的样子,满脸的幸福,却又夹杂着复杂的表情。但快走到餐厅时,她还是禁不住有些紧张,东张西望起来,杨文峰不松手,他们两位就这样手挽手走进餐厅——

 

95级同学大部分都正在中餐厅吃自助早餐,三五成群,边吃边聊,也有不停走来走去取早餐的。当杨文峰和王媛媛手挽手地出现在门口时,所有的声音和动静都停下来了,让走来走去的老同学们都一下子停下了脚步,时间好像停止了似的。

 

杨文峰显然早就预感到这种场面,他很镇静地咳了下嗓子,抬起右手,拍了拍身边他正挽着的王媛媛的手臂,让大家都能听到的声音说:“各位,介绍一下,这位不是我女儿,是我女朋友,王媛媛,美国纽约来的,在华人圈比较有名的网红。”

 

吃惊、兴奋、怀疑、嫉妒、震惊,什么表情都有,一位同学甚至把刚刚塞到嘴里的稀饭喷在桌上……刘静惊呼一声吸引了大家的目光,看到刘静夸张的表情,大家都觉得有些好奇。而刘静过了十几秒才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她兴奋喊道:“我知道你……

 

听到这话,王媛媛脸色一下子都变了,有些惊恐盯着刘静,说不出话来。由于刘静吸引了大家的目光,杨文峰和同学们都没有注意到王媛媛的表情变化,这时只听刘静继续说:“我认识你,我收听你了耶,纽约的网红王媛媛小姐,天啊,今天见到了活生生的偶像女神,来,先合个影……

 

王媛媛整个人一下子又放松下来,脸上挂上迷人的笑容,她同跳过来同自己合影,一样漂亮却矮了一头的刘静搂在一起,两人玩起了自拍。过后,杨文峰挽着王媛媛好像走红地毯一样走进餐厅,男男女女所有老同学的目光都集中在王媛媛身上,她能够感受到大家的目光,紧张得几乎呼吸都要停止,脸也红了。她不敢看任何人,倒好像被杨文峰拖着坐到一张桌子边。

 

桌子周围的同学纷纷起身,一位调皮的大声嚷道:“欢迎班长嫂子,欢迎班长嫂子……

 

话音刚落,餐厅响起了掌声,持续的掌声打破了刚才的紧张局面,杨文峰与王媛媛站起来,向周围几张桌子合掌道谢。

 

旁边一位桌子上有同学小声议论:“这么年轻,蛮漂亮的嘛,不过,怎么看都有些郭青青的影子,还是美国来的……网红是什么?”

 

另外一位接腔道:“文峰真应该成家了,都奔四的人了。”

 

还有一位说:“老班长果然不同凡响,看这出场,我们就没有人能做到……不像有几位二婚的,带着一个年轻的出场,躲躲闪闪,好像自己做错了事似的。”

 

坐在王媛媛对面的陈艳丽透过她那个硕大的进口变色镜死死盯住王媛媛,盯得本来开始放送的王媛媛又紧张起来。幸亏另外一位同学试图用英语同王媛媛交谈,帮王媛媛解了围。

 

杨文峰一改昨天低调的作派,走路都显得有精神。而昨天一些还在议论他的同学,今天显然也开始刮目相看,毕竟老班长杨文峰不但带了一位年轻漂亮的网红,还被同班同学刘静称为女神,而且,还是美国回来的华侨。一些人上来打招呼,和杨文峰王媛媛套近乎,其中有两位都说今年可能去纽约出差,希望能够找王媛媛,要求加王媛媛的微信,王媛媛爽朗地答应了。

 

其中一位来自厦门的男同学更有意思,围着王媛媛转了一圈,才坦承,他早就在社交媒体上看到过王媛媛。这位的话语,无疑再次证实了王媛媛是名副其实的名人——一个班级就有两位认识的网红,全中国那不得有几千万的粉丝啊。杨文峰脸上明显有得意的表情。就在那位厦门来的老同学也要求和王媛媛合影时,不远的一桌好像发生了争吵,吵声越来越大,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原来从南沙赶过来的夏中周不知道因为什么脸红脖子粗地站起来,冲桌子上的邱建国大声说:“我怎么觉得这次老同学聚会有点像鸿门宴?来者不善啊?我可什么也不怕!”

 

他的话突然让全场安静下来,大家都搞不清他在说什么,显然和这边的欢乐喜庆不是一回事。只听那夏中周嘀嘀咕咕地走向门口,离开时还丢下一句:“顶多鱼死网破,看谁怕谁!”

 

愤愤不平的夏中周离开后,大家还是面面相觑,感觉到莫名其妙。刚才和他同桌的刘洪站起来对大家说:“喝高了喝高了……

 

“真是个酒鬼!”一位同学评论到,大家这才释然。杨文峰悄悄向王媛媛解释道:“从大学时就贪杯,脾气也不好,不过可是我们班最能干的猛将,到政府工作多年,听说还立功好几次,可就因为贪杯和坏脾气,据说到现在还是副主任科员。”

 

旁边一位同学补充到:“这下调到南沙市去了,他喝高了可以冲那些侵犯咱主权的列强发火,别冲自己人耍脾气啊……

 

既然是喝高了,大家也就一笑置之,很快恢复了早餐轻快的气氛。不过,杨文峰和王媛媛的闪亮登场也因此被打断。杨文峰看看王媛媛也吃完了,就牵着王媛媛的手起身,拉她到周围几桌去做介绍,介绍她认识了刘洪、张军、邱建国、吴靓靓……

 

杨文峰介绍各位同同学时心情也比较好,他说:“这位刘洪老师,我们的大博士,大教授,学富五斗。这位张军老板,大老板,富可敌国。这位吴靓靓,我们的班花,沉鱼落雁。这位——哦,你们两要互相留下联系方式,邱建国是我们同学中最成功的商人,他在华盛顿,你在纽约,要多向人家学习……

 

介绍一圈后,杨文峰挽着王媛媛,好像带着战利品一样,走出餐厅。吴靓靓盯着杨文峰和王媛媛的背景,陷入沉思……

 

31

 

走出餐厅,王媛媛松了一口气。她依偎杨文峰更紧了。悄声撒娇说:“哼,没想到你还挺虚荣的。”

 

“你说什么?”杨文峰假装没听懂。

 

“你带我进去炫耀了一遍,不是吗?”王媛媛显然没有忍住脸上的得益之色。

 

杨文峰的虚荣心被戳破,先是一愣,随后就用手捏王媛媛,弄得王媛媛直叫饶。这时,王媛媛手机有信息音提示,她打开看了一眼,然后放下手机,脸色有些沉重。

 

“文峰,”王媛媛说,“我们去散散步?”

 

“好,刚刚吃饱,应该走一下,再说,这可是超五星级酒店。”杨文峰说罢,挽着王媛媛从酒店侧门出去,来到酒店的花园和游泳池。

 

两人相依着在花丛中散步,好像一对多年的情侣,碰上也出来观赏花的同学,大家互相打招呼,也有不忍打搅老班长和他女朋友的。

 

“文峰,”王媛媛轻轻说:“你知道吗,我这一辈子都想让自己爱的人以我为骄傲,刚才你带我进去,把我向你们同学炫耀,我心里好高兴。我必你更虚荣哦。”

 

“你值得炫耀。”杨文峰说罢,却皱皱眉头,接着说:“其实,媛媛,我说出来你不要生气,我带你进去一是炫耀,不想让他们整天看着我就好像没人要似的。还有更重要一点,就是想让大家从青青的事情中恢复过来。这次聚会大家都很开心,可因为青青,尤其我这个样子,引起很多同学的伤感,尤其是以前的“青派”,我觉得自己责任很重大,该翻过这一页了。看到你,我尤其觉得应该翻过去。我带你出场,不完全是为了我,也为了我们,为了我的老同学。当时,我们班有超过一半的同学都聚在青青旁边……

 

“我知道,你总是这样为别人着想。”王媛媛动情地说。

 

“你知道?”杨文峰讶异地问。

 

王媛媛连忙解释道:“你讲过啊,你早告诉过我“靓派”和“青派”。“

 

杨文峰“哦”了一声,不再说话。走过游泳池,有同学在游泳,杨文峰又向同学介绍。看到戏水的一家人,王媛媛叹道:“文峰,看到你们同学都成家立业,事业有成,真为你们感到高兴。”

 

“嗯,我还没有什么事业,也没有成家。”文峰调皮地说,“不过,有了你,我可以先成家。”

 

“文峰,”王媛媛表情有点落寞地说,“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杨文峰“嗯”了一声。

 

“你觉得你们哪位同学最成功?”

 

“哦,”杨文峰大概想不到王媛媛会问这样一句话,抬头仰望早上清新的天空,沉思了一下,反问道:“什么是成功呢?”

 

“什么是成功?”王媛媛也重复了一句。这时,杨文峰放开王媛媛的手,朝一个正跪在地上用棉纱巾清理瓷砖缝的酒店清洁女工走过去。走到面前,杨文峰蹲下,问道:“大姐,这样可以清理干净吗?”

 

那中年妇女抬起头,头上有汗珠,她说:“可不好清理了,又不能老用硬硬的扫帚和毛刷,那会把大理石刮花,只能用棉纱巾清理,还是我想到的搞法呢,你看,这样反复几次,就干净了……

 

那清洁女工在杨文峰面前使劲几次,果然一条污浊的大理石缝隙马上不见了,女工满足地看着杨文峰,笑吟吟的。杨文峰对妇女竖起大拇指,那清洁工立即笑逐颜开,满脸阳光,汗珠都闪闪发光。杨文文峰站起来,夸奖了一句:“很成功。”

 

“嗯,谢谢老板夸奖。不过啊,这里就没有那么容易擦了。”那女工显然很有兴趣对这位老板讲述自己的工作,她指着一个圆圆的大铁盖子,这是下水道的盖子,质量不太好,总是生锈。她边说边使劲地擦。

 

杨文峰注意到那个盖子有些突兀,问,“这里怎么会有一个下水道?”

 

那女工说,“其实不是下水道,下面可宽了,像一条小河,直接通到那边的海里……

 

杨文峰微微点点头,沉默地看着那块生锈的水道盖子。看着女工用一块毛巾使劲擦。他又竖起了大拇指。

 

王媛媛看着这一切,等到杨文峰走回来,她主动上去挽着他。杨文峰好像自言自语地说:“有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定义成功。对于这位清洁工,能够把大理石缝隙擦洗干净,把那块生锈的下水道盖子擦亮,让这个超五星级酒店不至于因为这些污垢而降星级,算不算成功?”

 

王媛媛似懂非懂,抬头天真地盯住杨文峰。

 

杨文峰继续说:“我曾经的梦想是当一名保护人民生命财产的警察,或者保护国家重要领导人的保镖,我理解的成功就是人民生命财产遭到损失,或者我保护的人生命受到威胁时,我能够挺身而出,甚至牺牲自己的生命,为我保护的对象挡住子弹……我一直认为,那就是成功。可是,你告诉我,大多数人会认为这是成功吗?不会的,他们会把我如何利用保护国家享受的特权,以及常常在领导人身边而拥有的人际关系,当做成功的衡量标准之一。”

 

杨文峰继续说:“再例如,如果我有一位同学当了处长、县长,那么我该用什么标准来判断他是否成功?他没日没夜的工作,让全县的面貌大改,有如焦裕录一样,叫成功?还是他利用职权,让自己一家甚至家族都过上富裕的生活,让旁人都羡慕的那种成功?你能告诉我哪个叫成功?什么是衡量成功的标准?”

 

王媛媛默默地听,杨文峰讲到后来,脸色明显沉重起来。这时,王媛媛的手机再次提醒有信息,她偷偷看了眼信息,脸色也凝重起来,杨文峰还想在花园转,被王媛媛拉着朝酒店大门的方向走去……

 

32

 

王媛媛带杨文峰从侧面走到了酒店大门左侧,这里车来人往,并无多少景色可看,杨文峰正想拉着王媛媛往回走,王媛媛指着一片万年青说:“昨天我们就是在那里见面的。”

 

杨文峰点点头,很放松地随王媛媛朝他们昨天见面的地方走去。走了几步,他皱起了眉头。

 

王媛媛注意到杨文峰的表情变化,问道:“文峰,怎么啦?”

 

杨文峰欲言又止,王媛媛拉着他的手,催促他回答。杨文峰说:“看到那边停的快递车吗?”

 

王媛媛:“看到,好像昨天我们见面时就在那里。”

 

杨文峰:“对啊,昨天就停在那里,可是两次司机都不一样,司机不但没事人一样,没看到卸货,还有,那司机的手作为货车司机白得有些离谱。”

 

王媛媛随着杨文峰的话语看过去,眉头夸张地皱了起来。

 

杨文峰接着分析道:“更有意思的是,这快递车的车门不是从外面上锁,看上去是从里面关上的。”

 

王媛媛说:“哈,大侠,你又开始分析了?我对中国送快递的货车不熟悉,看不出什么门道。要不,我们过去问问他们干什么的?看你猜对没有?”

 

说着,王媛媛拉着杨文峰往那边走想走过去看,却被杨文峰反手扣住,杨文峰对郭青青小声说:“我越看越不对劲,这样,你先回房间等我,我去查看一下。最近社会治安不太好,打劫的增多了,这车好像是踩点的。”

 

“这车会不会是流动性爱车啊,我听说东莞色情被打掉后,酒店也开始查得严,有人开始改装大货柜车,把里面布置成色情酒店等大床,安排几位妓女在里面工作,交钱的嫖客可以随时上去解决生理问题,为了防避公安检查,还可以边开边干。”王媛媛说着说着先笑了。杨文峰瞪了恶作剧的媛媛一眼,向快递车走去。

 

王媛媛想拉住杨文峰,却没有拉住。她不情愿地退后,但并没有回酒店,而是闪身到万年青后面藏了起来。

 

杨文峰回头没有看到王媛媛,以为她离开了。开始警觉地朝送货卡车走去。还有20米的时候,那位戴太阳帽的司机微微抬头盯住了杨文峰。还有10米的距离,杨文峰右手突然插进口袋里,他观察到,那司机几乎在同时两手也从方向盘上放下双手,好像到座位下去摸家伙。

 

杨文峰从口袋掏出了一只像烟的物体,不停旋转把玩,不到5米时候冲司机大声说:“师傅,借个火?”

 

司机脸上警惕的表情立即放松下来,从口袋掏出打火机,准备给伸出手中“香烟”的杨文峰点火。打火机咔嚓一下,杨文峰手稍微放松,那“香烟”停下来,司机看到杨文峰手里拿的根本不是烟,而是一支圆珠笔,脸色突变,拿打火机的手突然刺向杨文峰的脸,杨文峰一把抓住,可司机另一只手已经径直抓向杨文峰的脖子。

 

杨文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司机的手刚刚触到他脖子的皮肤时,扼住了司机的手腕。他一使力,顺势把司机从车窗拖出。刚刚落地的司机翻转一脚把杨文峰踢得踉跄倒退,刚吃的早餐差点都吐了出来。

 

两人搏斗起来,司机出拳重而狠,但都被杨文峰以准确的反击化解,几个回合下来,司机已明显不是对手,杨文峰突然加强攻势,不出五招,制服了司机,他低声吼道:“光天化日也敢踩点抢劫?”

 

那被制服的司机喘不过气,杨文峰突然他听到身后有人喊道:“不许动!”

 

杨文峰不敢放松手里的劲头,缓缓回过头,看到两个西装,离开七米的安全距离,持两杆乌黑的手枪,枪口从左右两边正对着自己。看到这两位专业架势,杨文峰放弃了打斗,他慢慢松开司机,摊开双手,嘲讽地说:“现在送快递的都配枪了?”

 

爬起来的司机三下两下扭住杨文峰的双手。快递卡车车门从里面打开,一位中年西装沉声道:“赶快进去。”

 

杨文峰看这架势,不得不乖乖地爬进货车车厢。司机回到驾驶座,两位西装小伙同杨文峰一起进入卡车车箱。

 

这一切,都被闪身躲在万年青后面的王媛媛看得一清二楚,她掏出手机,按了一会,发出了一个信息。然后绕过万年青,悄悄回到酒店大堂。

 

杨恒均 新致命系列三部曲之《致命计划》(3032章)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7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