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恒均的博客

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日志

 
 

致命计划(33-36)  

2016-07-30 20:20:11|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3

 

连拉带推上到快递车箱里的杨文峰,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虽然进来前他已经知道这不是什么快递车,但进到车厢内,看到一排电子器材和七八个屏幕,固定在车厢里的工作台和旋转椅,还有两位电影中才能见到的挤在一起的女发报员模样的美女,看到这里,他立马开始后悔好奇心把自己卷入到这样的事情中,这应该不是一件可以轻易脱身的小事。他上到了一部秘密监控和侦查工作才会使用的监控车里。

 

女发报员很好看,不过,杨文峰反而被坐在车厢最里面的一位老者吸引了,由于那边灯光不够亮,杨文峰只是觉得有些熟悉,需要要走近一步才能看到。

 

“看清楚了?”那老者沉声问。

 

杨文峰浑身颤抖了一下,脸上露出看到了外星人般的不可思议的表情。

 

“周、周局长,怎么会是您?”杨文峰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那位被称为周局长的老者“”了一声:“应该我问你,怎么会是你?”

 

被称为周局长的人和杨文峰相互审视着对方,用枪逼杨文峰进来的两位西装脸带疑惑,其中一位好像意识到什么,紧张地扫了眼屏幕——几个屏幕显示的分别是大卡车周围、酒店大堂和酒店内部走道的监控录像,另外几个屏幕好像是几幅地图,上面有密密麻麻移动的小亮点,亮点上还有一串数字在跟着移动——那个西装立马顺手抓起几张报纸,试图把其中两个屏幕遮挡起来。

 

杨文峰早就用余光看清了屏幕,嘴角露出微笑。周局长也注意到了,带点嘲讽地说:“不用了,这些对他不是秘密。”

 

两位西装脸上更加疑惑。周局长说,“他就是我常常给你们讲的福尔摩斯杨——杨文峰……不然,我会让你们把他带进工作室?”

 

两位西装这才恍然大悟,他们收起枪,但还是左右站在杨文峰两边,仿佛并不相信眼前这位就是周局长给他们讲过的前辈福尔摩斯杨。倒是那位戴耳机的年轻女子,取下耳机,一脸钦慕地看着杨文峰,轻声说:“原来是前辈……

 

杨文峰马上说:“别,我没那么老吧?”

 

“嗯,前辈不老,”那女子犹豫了一下才说出来,“你身边那位姑娘又年轻又漂亮……

 

这话够狠,杨文峰脸都红了,他们原来一直在车里盯着自己和身边的王媛媛?

 

周局长开口道:“什么前辈,逃兵差不多。被我开除了。”

 

杨文峰显然对周局长在年轻人面前一点不给他面子很不高兴,皱了一下眉头,哼哼了一句。周局长倒是不依不饶地补充了一句:“不服气?”

 

杨文峰扫了一眼屏幕,突然有些紧张地说:“你不是在监视我吧?”

 

周局长顺手拿起旁边的报纸遮住其中一个屏幕,语带讥讽地说:“你?你做了什么值得我监视的事?说来听听。”

 

杨文峰耸耸肩。说道:“我就是做了坏事,也不会惊动您,只是我还真不知道,这个小地方,怎么会让周局长您亲自出马?出马就出马吧,还把指挥部设在这种一眼就被我识破的卡车里……

 

杨文峰说到后面,显然是在讽刺,周局长不觉面露尴尬,两位西装也听出来了,不觉有些尴尬。

 

周局长可能是为了打破尴尬,扯下屏幕上的报纸,顺手按下一个键盘按键,一个屏幕上立即跳出几分钟前杨文峰同王媛媛挽手走过来的画面,画面并不大,但两人的对话声音却可以清晰听到。

 

现在轮到杨文峰尴尬了,连忙顾左右而言他。两位西装和年轻女士脸上也露出了恶作剧的笑。

 

周局长故意长长叹了口气说:“看起来,你的侦查能力这些年并没有荒废,不过,你的问题是从来不分析一下你自己?要我说来听听?”

 

杨文峰伸手摇摇想制止,可另外几位却很起劲地鼓励周局长讲。

 

威严的周局长故意一本正经地分析道:“从你的衣着来看,你不但没有发财,可能还没有去找一个正经的工作,但你身边这个女孩至少比你年轻十岁,而且颜值还是百里挑一,一张明星脸,好像从屏幕里走下来的小网红。从她走路都紧紧依偎着你的样子看,你真让她爱上你了,她真心委身于你,搞不好这么贵的酒店还是人家出钱。也许下面我该分析一下,你是怎么靠在网络上能说会道就让人家爱上你的?她不知道你没有工作吧?”

 

杨文峰很有些难为情,支支吾吾说不出话,好不容易才憋出一句:“这个是真的,我喜欢她。是郭青青之后,我第一次喜欢上的人。”

 

周局长有些惊讶,但还是丢出一句:“别给我提郭青青!没出息!”

 

听着这一老一少像打哑谜似的对话,挤逼在这个没有窗户的铁皮小屋里的几位似懂非懂。他们显然并补清楚杨文峰、郭青青和周局长之间的复杂故事。

 

“周局长,没什么事我可以走了吧?不想打扰你们的工作。”杨文峰说。

 

“把电话号码留一个,走吧。”周局长挥挥手。

 

杨文峰留下电话号码,示意门口两位开门,西装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周局长,周局长点头,他打开门。杨文峰吹了一下口哨,跳出车厢……

 

关上车厢门,年长一点的西装对周局长说:“周局,让他进入这里,会不会泄密?”

 

周局长说,“不会。”随即转身很生气地说,“你们当地就这个移动工作指挥室?这车是谁设计的?你们都有外勤经验吗?怎么会被他一眼看破?”

 

“别人看不出吧,他不是杨文峰嘛。”年长一点的胡处长嘀咕道,却不敢看周局长的眼睛。

 

34

 

中央情报局“致命计划”指挥中心。

 

佩特尔一脸紧张地盯着墙上的屏幕,其中一个显示从酒店门口那个监控头拍摄的快递大卡车的模糊镜头,但这镜头再模糊,杨文峰同司机的打斗也一览无余。佩特尔加重语气说:“我们有同事了,麻烦事儿来了。”

 

“需要改变计划吗?”戴维斯盯着他问。

 

“恐怕得做调整,一旦被他们顶上,很难脱身。”佩特尔说,还得感谢这位老朋友帮我们戳穿这部快递车。伪装得够深。“

 

戴维斯顺着佩特尔指的方向,看到屏幕上静止的一个画面,那是杨文峰离开快递车,走向酒店的画面。

 

35

 

杨文峰离开快递车,向酒店大堂走出,心里却从这一刻起装进了事儿。那个发卡片的中年妇女热情地迎上来,被他不耐烦地挥赶走,中年妇女发现他前后判若两人,感到挺委屈的。

 

杨文峰走过旋转门,迎面碰上张军,张军一看到杨文峰,双手做出拥抱姿势,夸张地迎了上来。

 

张军问:“老班长,到哪里去了?正找你呢。”

 

杨文峰“哦”了一声:“张总找我?”眼睛里露出找我啥事的目光。

 

张军也看到了,摊摊手说:“啥张总?咱哥俩多久没有见面了?还不好好聊聊?”

 

张军扯着杨文峰走向大堂休息一角,在沙发上坐下,张军的位置可以看到大堂入口。扯了两句最近还好嘛之后,张军大大夸奖了一番老班长的新女朋友,带点献媚地道:“还是老班长厉害,泡女不但后发制人,而且技压群雄。你那美国华侨女朋友,不但是知名度高的网红,还那么有品位,一走进餐厅,哇,全傻眼了。记得当年全班都在追郭青青,你却躲在图书馆,可有一天,郭青青突然出现在大家面前,挽着你的手,这两个画面都同样震撼,无人能及啊……

 

杨文峰原本挺开心,可一听到他拿郭青青对比,眉头立马皱起来。善于察言观色的张军也意识到说到不快活的事,赶紧说:“哎,不提青青了,不过,我真佩服你老兄有情有义。”

 

杨文峰沉吟了一下,转移了话题,对张军经商取得的成绩也回敬表扬了一番。夸他和邱建国一个海外一个海内,并称为95级海洋管理系的两大成功商人。

 

听着杨文峰的夸奖,张军感叹道:“经商不容易啊,我还是觉得你这些年在网络上风起云涌,在现实社会中背包走天下更潇洒。可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像你一样这样潇洒……

 

“哈哈,很容易的,你只要卖出你手中几十栋房产中的一栋,你就可以走遍天下了。”杨文峰爽朗地笑了起来。

 

“哎,放不下放不下,有那么多人要靠我吃饭呢。”张军叹息道。

 

杨文峰伸出大拇指,含笑夸奖道:“太有社会责任心了。”

 

随后,杨文峰收起笑容,严肃地问,“找我有事吧?”

 

张军转向了今天的正题:“老班长,你对美国很熟,我要请教一个问题,我好友的女儿好像在那边受到了要挟,歹徒利用在那边读书的女孩,要挟这边家长——嗯,要求家长提供金钱之类的,这事怎么处理?”

 

“什么?我没有太明白。”杨文峰一下子来了精神,“女孩被绑架了?”

 

“还没还没,”张军说,“歹徒威胁这边家长,如果不照他们说的做,就对女孩不利,你知道,朋友女儿是小留学生,寄宿在私立贵族学校,校园保护值得信赖,但毕竟在那边无亲无故……

 

“女孩没有被绑架,生命安全受到威胁没有?目前人还是自由的?”杨文峰打断他问道。

 

“目前什么事都没有,只是,感觉这伙歹徒很有些实力,不是那种说说狠话就算的,要知道,真在那边对孩子下手,太容易了吧,这边完全无能为力,家长非常担心。”

 

“我明白了。其实,我一直在关心中国留学生在海外的安全问题,尤其是富二代官二代,他们对当地法律不太了解,人生地不熟,一下子放到中外两不管的天地里,加上孩子们总忍不住炫富,往往会沦为当地黑社会与恶棍团伙的敲诈、欺负的目标。敲诈勒索的事时有发生,还有过绑架小留学生的案件,我被家长委托去解救过……杨文峰说起这事就滔滔不绝。连张军都发现他一反平时有些颓废的样子。

 

张军打断他,由衷地赞叹道:“我就知道,杨哥,你是这方面的行家。找你就找对了。”

 

杨文峰摇摇头:“这可是一个新问题,没有人是行家,严格上说,遇到这类情况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立即寻求当地中国驻外领事馆帮助,还可以马上报警。你说的情况,在美国应该不算普遍,华人势力还是比较强大的,家长报警,寻求中国驻外领事馆帮助没?”

 

“这个……张军有点为难,”支吾了一下,说:“这不正寻求杨哥的意见嘛。”

 

“如果情况严重,或者得罪了大的犯罪团伙,可能就得在警方的保护下,撤回到中国。”杨文峰严肃地说。

 

“哎,如果能撤回当然就撤回了,送孩子出去,孩子也喜欢那边,你知道的,现在很多人生活在中国,在中国赚钱发财买别墅,可他们却都在做“美国梦”,也是骑虎难下啊。“说到这里,张军长长叹了口气,“总想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非常理解。”杨文峰可能想起了去美国追寻“美国梦”的郭青青,情绪又低沉下来。

 

正在这时,张军突然紧张起来,眼睛死死盯住酒店透明的玻璃墙和旋转门外,杨文峰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门口正有一位衣着优雅的妇女从一辆小车里下来。不是别人,正是李纪灵李局长的夫人。杨文峰以前见过一面,但也记不太清楚。

 

张军惊呼一声:乖乖的,“坏菜了!天要塌下来了。”

 

马上跳起来,连声对杨文峰说:“杨哥,对不住,我得赶紧去拦住一个人。”

 

他起身就往大堂门口冲去,可才走两步,就停了下来,慌慌张张打开手机,拨打号码,等了一下,显然没有拨通,这时李夫人已经走进大堂,径直向酒店前台走去。张军打开手机微信,翻找了一下,按下说话键,压低声音急速地说:“李局李局,紧急情况,夫人已在大堂……

 

杨文峰这才发现让张军紧张得头上都冒汗了的原因是什么,他想起昨晚走道里碰上的那个被自己搞混成王媛媛的口罩墨镜高跟鞋。忍不住想笑。

 

可看到张军那个火烧眉毛的样子,他还是硬生生把脸上的笑意憋了回去。这时的张军,只怕没有哭出来了。在六神无主的情况下,他转向杨文峰,恳求道:“杨哥,美国的事先放下,现在你帮我解决燃眉之急——对了,不是帮我,也帮咱老同学纪灵,不知道他一早在干啥,不听手机,你现在赶紧到他房间,告诉他夫人马上就要上到他房间,让他赶紧清理干净……

 

“这事我可不擅长,”杨文峰有些犹豫地说,但还是站了起来。

 

张军又道:“还有你老兄不擅长的?这忙你一定要帮,否则,本市可能少个好局长,我们同学中级别最高的可能就要出事了。他夫人是戴副省长的女儿,别看她表面贤淑温柔,可是出了名的母老虎。你就是飞也要飞上去,他住在1721房间,快、快、快!”

 

“我知道他住哪个房间,可问题是,他夫人马上问到房间号,就要上去了,我能赶在她前面,把房间里的那个小姐“清理”掉?“

 

张军有些吃惊地问:“你咋知道他房间有小姐?”

 

杨文峰微微一笑:“成功人士不都是这个模式?家里有个优雅的夫人,酒店藏着一个淫荡的情人。你又不是不知道,老班长什么都擅长嘛。”

 

“哎呀,这可怎么好啊,”张军回过神来,脸上的表情有些哭笑不得,仍不忘反复地催促道,“求你赶紧动身吧。放心,她一时半刻查不到房间号的,邱建国没让他用真名登陆酒店,哎,这决定真英明。求你了,老同学,看在广海市人民不能少一个好局长,也看在我们全体同学不能少一位好同学的面子上,马上行动、立即动身、即刻出发……

 

“好吧,”杨文峰离开时还是被张军那惶惶不可终日的样子逗乐了,他加快脚步走向电梯,一路仍然在嘀咕:“好吧,我知道,你的生意也不能少一位支持者……

 

36

 

看到杨文峰消失在电梯间,张军稍感安慰,整理了一下衣袖,擦了把额头上粗大的汗珠,疾步朝大堂柜台走去。

 

“嗨,这不是嫂子嘛。”张军热情地迎上去,却面对了李夫人怒气冲冲的直视,她大声喊道:“张军,李纪灵在哪?”

 

“嫂子,借过一边说话,这样影响不好。”张军抓住李夫人手,把她硬拉到一边。“他在楼上啊,昨天我们闹晚了,估计吃过早餐他又回房间了。”

 

“酒店怎么没有登记他的名字?”李夫人质问。

 

张军故作神秘地说:“嫂子,你还不知道现在是什么风向?这可是超五星级,李局是什么身份,怎么能住在这种地方?这点我还会想不到嘛?等我查一下他在哪个房间……

 

“你会不知道他在哪个房间?”李夫人咄咄逼人、充满狐疑地问。

 

“哎,人多人多,酒店房间都是美国回来的同学邱建国安排的,等我问一下。”张军开始拨电话,等了一会,那边才有人听,他大声在电话里问:“我张军,李局哪个房间?嗨,你看我这记忆。记住了,1721房。”

 

“嫂子,我们上去吧。”张军说着,指了一下电梯的方向。

 

张军的话是多余的,听到房间号,李夫人已经迈开了步子。张军马上跟上去,陪着笑脸,亦步亦趋。可能李夫人也意识到刚才有些莽撞,对张军解释道:“他昨晚十二点说好睡觉前要和我视频的,可突然手机就关机了,害我担心了一晚上,今天拷问他的司机才知道他住在这个酒店。这又不是荒郊野岭,手机没电不能冲吗?我也是有点担心,怕他一个人在酒店房间,生病了。”

 

“也是啊,嫂子,你够费心的,”张军满脸堆笑地说,“不是嫂子你,纪灵能成为今天我们班集体的骄傲吗?我昨天还对他说,你小子就是有一个贤内助。他呢,喝酒了,也流露真情,不害臊地在我们那么多同学面前一个劲肉麻地夸你,说这是他三生修来的共枕眠,估计昨晚就这样喝多了,倒头便睡了……

 

这段话,听得李夫人脸上豁然开心起来。张军伸手按电梯,手却明显有些微的颤抖……

 

杨恒均 新致命系列三部曲之《致命计划》(3336章)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3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