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恒均的博客

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日志

 
 

致命计划(37-39)  

2016-07-31 16:20:37|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7

 

快步来到1721房间,杨文峰犹豫了一下,才开始敲门,没人应答,他于是更使劲地敲门。过了好一会,门打开。他一脚迈入,站在那里呆住了,房间乱得一塌糊涂,李纪灵显然已经听到张军的微信留言,正在手忙脚乱地把桌上女用化妆品往一个袋子里塞,床上有一件情趣内裤,还有一个成人用品,李纪灵慌忙地收起来,然后冲洗手间喊,“赶快出来啊。”

 

洗手间门打开,围着一条浴巾的女孩子出来,看到杨文峰,先是吃了一惊,随即瞪了一眼:“看什么看,神经病。昨天吓人家还不够,今天又来了?”

 

“哎呀,我的姑奶奶,不是他又来了……你得赶紧,赶紧啊。”李纪灵的声音都紧张得有些发抖。

 

“哼,逮到更好,正好说清楚。”那女孩生气道,不过说归说,显然已经习惯了她的地位,不是不知道轻重缓急,她转身背对着杨文峰,松掉毛巾,赤身裸背地背对着杨文峰,杨文峰急忙转过身,那女子内衣也不穿,套上了一件吊带裙,没好气地从李纪灵手里抢过自己的包,嚷道:“记得我账号?我明天要去香港购物。弄得老娘这么狼狈,你要负责的。”

 

“好的,好的,你赶快走吧。”李纪灵已经近似哀求了。

 

那女孩气呼呼地走向门口嘀咕道:“让老娘来时猴急,赶老娘走时更急”,说着打开门,迈出一脚,正准备走出去时,突然退了回来。惊慌地说,“他们在走廊里,正走过来,我出不去了。”

 

李纪灵脸刹那间变得煞白。杨文峰迅速走到门前,侧身看了一眼。说,“是的,来不及了,他们从走廊那头一出电梯,就远远看到这边了。现在已经能看到这个门牌号了。”“

 

这时,张军有意提高声音的谈话已经可以听得很清楚了,然后是脚步声。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李纪灵已经完全失去了主张,正绝望地等着爆炸时刻的到来,等着自己短暂辉煌事业的终结。而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杨文峰再次出手,他马上抓过那女孩子的手——却发现这女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口罩和墨镜都戴上了。杨文峰心中暗呼,你可真比堂堂的局长大人更沉着冷静啊。

 

杨文峰抓住这位沉着冷静的女子的手,引导她用手挽着自己,那女子立即明白了。她挽着杨文峰,而且就在两人手挽手走出门口,就在张军和李夫人也突然出现在门口时,那女子的头也自然而然地亲热地斜靠在杨文峰的肩膀上……

 

张军看到那女人时差点晕过去,但当他发现那女人同杨文峰如此亲密时,马上回过神来,立即故作惊讶地大惊小怪道:“啊,你们两位也在这里?不怕影响局长休息?”

 

最后一个明白过来的,竟然是当事人,直到张军说出这话,陷入绝境的李纪灵才猛然醒悟过来,一下子就恢复了平常大局长的端庄样子。看到夫人,他故作惊讶地说:“老婆大人,你怎么突然来了?”“

 

接下来回过神来的是李夫人,她左看看,右瞧瞧,好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但狐疑并没有完全消除。

 

张军介绍杨文峰给夫人,夫人显然也忘记了,但两人还是握手问好,不过李夫人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身上穿得暴露,脸和眼睛却遮得严严实实的女子。

 

“这位是——”李夫人指着女孩子问。

 

“这位是我们老班长的女朋友,美国回来的著名的华人网红王媛媛,名人名人,我们好几个同学都是她粉丝呢。”张军抢着介绍道。那女孩子墨镜中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但还是笑着点头,含混地说:“不好意思,昨晚杨哥太疯了,我感冒了。”

 

“感冒了多穿点,孩子。”李夫人不无讽刺地丢下一句。

 

杨文峰忍住笑,连声说:“不打搅不打搅了,我们来看看周局长,告辞。”说罢牵着依偎着自己的李纪灵的小情人朝电梯走去。

 

李夫人大概以为他们走远了,或者故意想说给他们听,冲李纪灵嚷道,“不是给你说了,不要让女的进你房间?我说,你们这都是什么同学,手里挽着一个可以当自己女儿的孩子,那孩子也真够骚的,哎呀,她在这房间呆了多久啊,我怎么闻到满屋子都是她的骚味……

 

走廊里挽着杨文峰的女子并没有走远,显然被激怒了,想挣脱杨文峰的手冲回去找李夫人理论,却被杨文峰硬抓住往前拖着走,还用手捂住她的口罩,她含混不清地嚷道:“你男人才骚呢。臭男人,老女人!”

 

38

 

担心这女子真回头去吵架,杨文峰保持着挽住她的姿势往电梯走,想赶紧把她送走。走过自己所住的房间时,他突然想知道,王媛媛正在做什么,不觉朝房门多看了两眼,正在这时,房门突然打开,王媛媛站在那里,正好撞着杨文峰紧紧挽着女孩子经过,可想而知,王媛媛的惊讶比杨文峰还重,而那李局的情人却比两人加起来还惊讶。随即她又开始乐了。她想甩开杨文峰的手独自走向电梯,杨文峰看着憋红了脸,气愤得两眼圆睁的王媛媛,突然改变了主意,并不放手,反而死死抓住那女孩子的手,把她往房间拉,边拉边说:“你别走,一起进去解释清楚。”

 

“放开,你想绑架我,想强奸老娘啊。”那女子挣扎着,却还是被拉进了杨文峰的房间。那女孩子进屋后上下打量着气得都说不话的王媛媛,反而安静下来,取下眼镜和口罩,歪头想了一下,想明白了昨天的事,调皮的说:“哈,你这里也藏了一个,难怪昨晚……

 

杨文峰说:“喂,少废话,我可是刚刚解救你出来。解释一下吧。”

 

“我?解释?”那女孩子调皮的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尖,“我为啥给她解释?她是谁?”

 

“她是我女朋友。”杨文峰也有点着急了。

 

“女朋友?大叔,你到底结婚了没有?”那女孩子嘲讽地问。

 

“当然没有,等我结婚了,她就不是我女朋友,而是我妻子了。”杨文峰肯定地说,几乎都不敢看王媛媛。

 

“哎呀,”那女孩子突然转向王媛媛,“我说姐,没结婚的你也敢碰?要是缠上了那咋办?”说着又转向杨文峰,“我说大叔,看你这房间,也至少是个局级吧?咋会没结婚?抛妻离子的吧?”

 

“你们都闭嘴,”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王媛媛大声喊道,把那女孩子吓得真不敢说话了,“到底怎么回事?给我解释!”

 

王媛媛怒气冲冲的样子把那女孩子真镇住了,她不敢再贫嘴,说:“姐别急,这样的,我和我那马子正在房间翻云覆雨呢,他突然闯进来说我那马子的黄脸婆来了,我准备离开时,他们已经来到门前,这位大哥英雄救美,挽着我的手走出来,让那个黄脸婆以为我是什么王媛媛之流的美国网红,不过,还是感激这位大叔,让小妹我躲过黄脸婆的数落和侮辱……你这位大叔的演技真不是盖的!”

 

王媛媛渐渐听出了端倪,转向杨文峰询问,杨文峰连忙点头不敢造次。这时,那女孩子大叫一声,“艾玛,我说姐,你这化妆品太酷了,一看就不是淘宝货,哪弄的?代购?”

 

原来她手可闲不住,边讲边把玩桌子上王媛媛摆出的化妆品,等王媛媛问杨文峰时,她拿起了两个开始往自己脸上擦。嘟噜道:“老娘被赶出来太急,没来得及化妆,不介意我用姐的吧?”

 

王媛媛回答之前她已经开始往自己脸上涂了,这女孩子倒是没把自己当外人。看着她这样子,王媛媛觉得好笑,心情也好起来,观察着这位不速之客,觉得挺有意思的,对她说,“这个都是我从美国带回来的。”

 

“哇,我还没有去过美国,偶尔从一个叫‘杨恒均的海外小屋’购买一些,也不知道真假。我那老鬼倒是愿意给钱打发我去美国起你扫货,但美国佬不给我签证。”那女孩子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似地说:“姐,你就是美国的网红王媛媛?我也想当网红,但这死局长不让我上,还有,现在都不能脱了,当网红也没啥意思……

 

王媛媛有些吃惊,以为这位女孩子也认出了自己,她并不知道刚才张军为了打掩护,把这女孩子叫王媛媛的事。杨文峰给王媛媛解释了一下,王媛媛才明白过来。这时那女孩子也没闲着,已经画好妆,盯着王媛媛看,伸手在王媛媛鼻子脸上轻轻摸了一下,有些惊讶也有些羡慕地问:“姐,你这鼻子做得真好,哪做的?哎呀,还有这颧骨,也磨过?韩国,还是美国?”

 

她对王媛媛说话时,杨文峰思绪已远。好像并没有注意她们之间的谈话内容,有或许并没有听懂。他去洗手间上厕所,整理了一下。观察了一下镜子里的自己,摸摸自己的脸颊,轻轻喊了一声:“大叔?在这样地女孩子眼里,我杨文峰已经是大叔了?”

 

他凝视了一会镜子中的自己,整理一下衣衫,等到他打开洗手间的门时,看到酒店房间的门刚刚关上。王媛媛送走了女孩子,站在那里发呆。杨文峰过去拉了一下她的手,轻轻说,“还生气?”

 

王媛媛摇了摇头,但表情却有些忧虑。杨文峰过去抱住她,柔声道,“是不是发现原来和一个大叔在一起?不开心啊?”

 

王媛媛噗嗤一笑,转忧为喜,“什么大叔,那小妞子瞎叫的,你还大叔?”

 

说到这里她眉头微微皱起,声音里透出了嫉妒:“我刚刚出门一看,惊呆了,发现你们在一起那么般配。你那么优秀,她那么年轻活泼调皮……

 

“你老了?”杨文峰调侃道,用两根指头堵住王媛媛的嘴。王媛媛把文峰的手指挪开,用嘴唇亲吻了一下杨文峰,轻柔地说,“你这么优秀,我能一直拥有你吗?”

 

“优秀?什么叫优秀?”杨文峰突然有些迷茫,有些伤感,他退后两步,坐在床上。

 

39

 

 

“你说什么叫优秀?”坐在床上抱着站在自己两腿间的王媛媛的腰,杨文峰把头埋进她小腹。而他自己的思绪,也回到了当年的校园,图书馆前绿莹莹的草坪,草坪上那个穿白色连衣裙的青青,正朝自己一蹦一跳地跑过来,然后两人坐下,摊开书本,鸟儿从头上飞来飞去,郭青青看了一会就停下来,枕在杨文峰腿上,仰头看着杨文峰的下巴,看着蓝天,然后又伸手来捏他的鼻子,想让他流泪……

 

“优秀和成功都是有标准的,那时,我们定义优秀的标准还如此简单:天真活泼,漂亮可爱,成绩优秀、身体健康,不作假,不作弊,不虚伪,待人真诚……那时青青是优秀的,靓靓是优秀的,刘洪是优秀的,我在他们眼里,也是优秀的。杨文峰说着说着,声音渐渐低沉下来——可是,当我们来到社会上,十几年过去了,你能告诉我优秀的标准是什么吗?”

 

“你就是优秀的标准。”王媛媛在杨文峰腿上坐下,撒娇地躺下,枕在杨文峰腿上,仰头看着杨文峰的下巴,还有天花板,此情此景,不禁让杨文峰怔了一下,好像想起了什么。随即又笑笑,回到现实中。他摸摸王媛媛的脸蛋说,“别瞎闹了,你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说实话,无论以任何标准,我同学都不会认为我今天还属于优秀的人,我没有官职,也没有像样的财富,在一线城市没有一套房产,甚至没有一分像样的工作……

 

“那是他们不懂你。”王媛媛伸手进杨文峰的衬衣里,抚摸着杨文峰的胸膛,说,“对了,你有我。”

 

“哦,这个倒是,我都忘了。在同学们眼里,我今天是最了不起的,也是最优秀的,不过,那是因为我刚才带你去餐厅,是因为我拥有了你,拥有了一个和我的年龄和社会地位不太相配的小美女,还是来自美国的华侨。你也看到他们今天早上看我的眼光和昨天的完全不同,这是他们评判优秀的标准之一。”

 

“这就是他们多数人评判优秀的标准?”王媛媛问。

 

“是啊,我们真该问,优秀的标准是什么?这些年,中国经济发展迅速,勤劳致富应该是优秀公认的标准吧?可每次看到张军围绕着市委书记夫人和局长们转来转去,我心里就七上八下,好不踏实。我虽不懂做生意,但我懂得,如果依靠和权力结合的关系而致富,那一定不会长久,迟早会露馅。再说我们同学中在官场升得最高的李纪灵吧,他虽然有才能,但谁都知道他的青云直上,同他娶了戴副省长的女儿不无关系,可是,我亲眼看到并掩护一位不到二十岁的女孩子从她房间乔装打扮出逃,如果我刚才没有掩护他,结果会如何,他还会继续优秀吗?”

 

杨文峰沉思了一阵,接着说,“还有那位陈艳丽,在学校时她手脚不干净,出来后却当上了本市财政局预算科的科长,看到她好像在本市有多少套房子,我心里直打鼓,我只想知道,她手脚不干净的毛病改掉没有?对了,还有刘洪,一直是我们班上成绩最好的一位,也是迄今为止我们整个班级唯一的一位博士,还是清华博士,在南海开发技术上有诸多贡献,现在还是我们母校的大教授,但那天你没有看到一些同学的眼光,我和刘洪在他们眼里,分明成了失败的案例……

 

“文峰,我说过,他们不懂你,”王媛媛坐起来,认真地说,“你真的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男人,你没有必要用他们的标准来要求自己,难为自己,文峰。”

 

杨文峰轻轻抚摸她的脸说:“媛媛,你误会了,我不是在为自己辩护,也不是在为自己混成今天的样子找台阶下。我是真的在为我那些“优秀”的同学担忧,也许我杞人忧天了,但是每一次听到同学中突然有发迹或者高升的,我在为他们高兴的同时,却总是多了一份担忧,担忧发迹的人被发现使用了不正当的手段,担心升得越高的人跌下来摔得越重。我知道我们的政府和领导人迟早会采取行动,清除贪污腐败和肃清不正之风的,我一边期盼着这一天,一边又为老同学担忧……

 

“啊,你心地真善良,文峰,要是我,恨不得他们都被抓起来!”王媛媛恨恨地说,“不过,这会不会和你的职业有关?总是忧愁,自己都快没有饭吃了,还抱住先天下之忧而忧,你的职业让你看到鲜花不是想到百花盛开,而是想到葬礼上的花圈与棺材……

 

“我的职业?你知道我什么职业?”杨文峰一下子警觉起来,盯住王媛媛。

 

王媛媛也愣了一下,随即笑道,“你啊,你不是网络上到处打抱不平的大侠客嘛,大侠客不就是要先天之忧而忧嘛。”

 

杨文峰释然地笑了。王媛媛想去吻杨文峰,突然——门外走廊上传来一声尖叫,声音穿门而入,王媛媛吓得浑身哆嗦了一下,杨文峰顺手把他抱住,随即两人起身,朝门口冲去……

 

“死人了!” 连续几声女人的尖叫声划破寂静,穿透进房门。

 

杨恒均 新致命系列三部曲之《致命计划》(3739章)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2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