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恒均的博客

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日志

 
 

致命计划(40-43)  

2016-08-01 16:52:16|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0

 

虽然心里有一种不详的预兆,但杨文峰还是保持了镇静,并安抚了王媛媛,然后扶着她一起走向门口。他们拉开门来到走廊上时,走廊上已经有几位从房间探出头的老同学,酒店规定小孩子不能入住商务层客房,这层商务客房主要是学生聚会中没有带孩子的。刚才尖锐的叫声是一位客房清洁女工发出的,她显然惊魂未定,另外一位客房服务员正在安慰她,不过她自己也显然是第一次碰上这样的情况。杨文峰挽着王媛媛走过去时,那位惊魂未定的服务员结结巴巴地说:“快叫保安,这位客人可能死了……

 

看到老班长杨文峰走过去,同学们纷纷走出客房。走廊里顿时喧哗起来。杨文峰一看到那间服务员指的房间,脸色立马变了,因为那房间也是这次参加聚会的同学所占有。这一层都包下来了。他松开王媛媛,示意她在旁边等,自己三步两步冲了过去,“1709房!”身后的一位同学惊呼出声:“这是夏中周的房间!”

 

“夏中周?”几个同学同时叫着这个名字,那个被南海烈日和海水熏成黝黑皮肤的暴脾气,专门从南沙某岛屿飞回来参加同学集会的,他可是同学中最健壮的一位。杨文峰示意大家冷静,伸手制止大家,请他们不要进入房间,他不但是老班长,毕业后还在政法部门干过,关键时候,同学们好像都知道该听谁的。同学们安静下来。目光集中在杨文峰身上。

 

杨文峰拿了一个清洁车上的塑料袋套在手上,轻轻推开半掩的房门,扫了一眼,停下脚步,等到他看到张军、邱建国也跟了过来时,他轻声要求这两位跟着自己一起进入。他们三位走进去时,一些男同学拥在门口,探头张望。房间除了床以外还算整齐,行李也摆放有序,沙发前的茶几上有一瓶葡萄酒,两个酒杯……茶几和沙发之间,穿戴整齐的夏中周斜躺在地毯上,嘴巴微张,眼睛大大睁着,却已经失去光彩,地毯上有一摊白沫状的呕吐物。

 

杨文峰小心走过去,避免碰上任何物件。他伸手探了夏中周的鼻息,又摸了一下他的颈部脉搏,回头看着张军和邱建国,摇着头,目露痛苦,沉声说:“没生命迹象了。”

 

站起身时他又补充道:“身体还有余温。看情形,应该是突发疾病,但也可能是非正常死亡,各位,请不要碰房间里任何东西,等警察来处理。我们现在最好都退出房间,不要破坏现场。”

 

这时保安已经来到,拉了封锁线,走廊里也集了十几位95级同学,杨文峰走过人群,听到同学们的各种叹息,已有女生在啜泣,他看到王媛媛一个人孤零零靠在远处的墙边瑟瑟发抖,他疾步走过去,轻轻扶住媛媛,把她抱进怀里,他依然能感觉到王媛媛在轻微颤抖。

 

“怎么死的?”王媛媛声音中的恐惧让杨文峰有些害怕,她的反应甚至比自己的女同学更加激烈,他没有多想,重复了刚才对大家说的话,“可能是突发疾病,也可能是食物中毒,但……

 

不过杨文峰自己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他突然想起了今天早餐时夏中周突然爆发,指责这次聚会是什么“鸿门宴”之类的情景。这样联想起来,非正常死亡的可能还是很高的,还有桌子上那瓶洋葡萄酒,早餐没有过多久,谁会这个时候喝酒?而且,桌子上有两只酒杯。杨文峰心只往下沉。

 

大概20分钟左右,四五名警察上楼,酒店保安已经在此之前封锁了这层楼,毕竟这是五星级酒店,如果事情传出去,在客人们又不知道死亡发生在哪个房间的情况下,可能引起混乱,酒店入住率都要受很大影响。杨文峰发现,可能死亡地点不同寻常,当地公安派出的人阵容比较强大。在这些人之间,杨文峰看到先前两位用枪指着自己的一位西装陪同车厢里的中年人也一起上来了。中年人被年轻人称呼为胡处长。

 

他们怎么也来了?两位中的年长者,也就是胡处长,经过杨文峰时轻声问:“你也住在这一层?”杨文峰点点头,寻思着,努力想把这些事串起来,但毫无头绪……

 

五名警察和那两位便衣在房间里整整忙了半个小时,在酒店的再三请求下,加上可能也没有什么现场需要保护了,夏中周尸体被裹在一块被单中,运出了酒店。尸体在经过走廊时,两位女生忍不住哭出了声——是啊,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就这样了?老同学十五年没有见面,欢喜的场面竟然如此之快的就以死亡收场?别说女同学,有两三个男同学的情感也受不了打击而眼圈发红。

 

反应最大的还是邱建国,杨文峰想,可能他是组织者,自认为自己有更大的责任吧,这次同学聚会是他出了几万美金把大家召集起来的。警察运走尸体时,他面无人色。他主动找警察介绍询问情况,那警察也是第一次听说这是参加同学会中的一位。警察说,“我们先去酒店落实情况,包括客房名单与监控录像,希望各位同学以及这层住客聚会的组织者也随时配合调查,各位先不要离开酒店,等我们做完笔录。”

 

杨文峰走到胡处长旁边,小声问:“关你们事?死因?”

 

胡处长小声说:“初步确定是中毒身亡,你们是一起的?我恐怕你得尽快去找一下周局了,现在可以吗?”

 

“那瓶酒!”杨文峰喃喃自语,他心中越发有一种不祥的感觉,他甚至想起了十五年前在大学时,他曾经对喜欢喝酒的夏中周说过的那句话:“你小子迟早会死在酒上!”

 

就是处长不提醒他,他恐怕也不会忘记,这个时候,他第一个想找的就是窝在酒店外那部四不像的快递车里的周局长——自己以前的老上级,国家反间侦查部门最优秀的情报局长。

 

41

 

“快递车”里只有周局长、杨文峰和工作人员小黄姑娘。杨文峰已经简明扼要地向周局长讲述了这次同学聚会的前后经过,以及夏中周的一些情况。从头到尾,周局长都只是在听。杨文峰讲完,周局长还是没有反应,杨文峰以为他思想开小差了,提醒他说:“情况就这么多,我讲完了。”

 

周局长这才“”了一声,好像从很深的沉思中回过神来,他端起茶杯,慢慢品茶,连看也没有看一眼杨文峰。杨文峰有些耐不住了,问道:“周局长,我本不该打探机密,但既然涉及到了我同学,我只想知道,你们这车是来监视他的吗?”

 

周局长抬头看了他一眼,慢慢放下茶杯,说:“你认为我来是为了监视你同学?或者监视你的?”

 

杨文峰笑笑,“当然不会,但我想不通我们这个小小的城市,会有什么大案要案能够惊动你这位北京的大局长亲自光临,而且在这个酒店门前一部一眼就可以看穿的“快递车”里一呆就是一整天,在这方面,你知道我不是外人,我想问题应该很大,案件应该不小,我闲着也是闲着,看看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

 

周局长挥手打断他,不紧不慢地说:“在用人上,我这辈子有两大遗憾,第一是不得不把你开除,第二是没有把你管教好。如果管教好了,我就不用开除你,但开除你后,我发现很难找到你这样的人才。哎,你有一个天生会观察和分析的大脑,冷静得出奇,理智得可怕——让敌人感到可怕,但问题是,你也有一个随时膨胀的心,感性起来有时像大姑娘小伙子,让人受不了,容易失控,有时你的大脑无法控制住自己那颗——什么来着,哦,对了,驿动的心……

 

那正在工作的女便衣小黄显然听到了周局长的话,偷偷瞅了一眼杨文峰,忍不住暗暗地笑,杨文峰脸上又有点挂不住了,伸过手把小黄耳机扶了一下,让耳机全部盖住她的耳朵,以教训的口吻说:“大人讲话,你偷听好吗?”

 

小黄只是笑,却也不敢把耳机取下来。她眼睛并没有离开眼前的屏幕。

 

“周局长,”杨文峰显然没有心情听老首长对自己做性格分析,“我已经为自己的心不受大脑控制受到了惩罚,还老提干啥?”

 

“老提?”周局故作惊讶地看着杨文峰,“我老提是因为你还会犯。你告诉我,如果现在再发生那样的情况,你会如何选择?”

 

杨文峰犹豫了一下,坦承地说:“我还会做出那样的选择。”

 

“嗯,”周局长笑了,“你小子还有一个优点是诚实,至少对我从不撒谎。是的,你还会那样做的,所以对你作出开除的决定,我不会后悔。”

 

“别忘了,我还有一个优点。”杨文峰也微笑着说,“我绝对保密!”

 

周局长杨文峰打了半天的机锋,可能就是为了这一句话,周局长放下茶杯,严肃地板着脸说:“是的,我没有忘记,否则,你以为你能进到这个指挥室里?”

 

“我以为,我还应该知道更多。”杨文峰也突然认真起来,“我想出一点力,周局长。”

 

周局长直起腰背,转向那一排电视屏幕,示意小黄让到一边,沉声说:“我告诉你,不是因为你能,我们少不了你,而是因为既然你也正好在这个酒店,而且你同学刚刚非正常死亡,你对这里的情况应该比较熟悉。是这样的,我们得到情报,美国情报部门最近实施了一个叫‘致命计划’的情报收集任务,是美国中央情报局改革对华情报收集工作,利用大数据开展情报工作后的最重要项目。但我们对此计划所知非常有限,只知道第一站就是广海市,目标可能海南文昌等导弹发射基地、第三号航母秘密建造基地,到最后才确定他们的目标其实是我们近期在南海上的一些重要设施项目与建设计划……美国这个计划一旦实施成功,将对中国进行全面的情报改革,发动新的攻势,将是我们目前的防卫能力所无法控制和抵挡的。问题是,我们目前不但不清楚这个计划的总框架,更不知道他们到广海市后如何展开工作,同什么人接头……

 

“所以,这次你才亲自出马。”杨文峰恍然大悟,要知道,以周局长的级别和在行业里的地位,他早就不再亲临第一线坐镇了,更不会猫在这种“快递车”里好几天。他是在借这个案子探索美国对华最大的情报战略与情报改革?什么是大数据情报收集计划?周局长讲的过程中,杨文峰的目光渐渐明亮起来,思路也开始活跃。他的人也从一贯的闲散中振作起来,目光渐渐变得沉着、冷静,有如一把锋利的刀刃……

 

42

 

 

美国情报指挥中心。大大小小十几个屏幕铺满了墙。在一些屏幕上,有一些模糊的镜头,有广海希尔顿大酒店的画面,一些人的头像面部特写,在一个屏幕上,画面始终是那部停在酒店外面的快递车的远景。

 

房间里有八位工作人员,有几位在键盘上忙着工作。站着的是情报项目主管佩特尔,情报局长戴维斯,和国防部上将诺拉德。

 

诺拉德:“一切顺利?”

 

佩特儿:“没啥大问题了。”

 

诺拉德很紧张的样子,瞪大双眼:“什么,没啥大问题了?小问题也不能出现啊,我们正等着你们的东西,‘致命计划’失败了?真是要命!”

 

戴维斯笑笑:“一点小问题,已经弄清楚了,东西都已经到手了。不过,这个送快递的东西让人心烦,估计要使用B计划尽快把货物送回来……

 

“好,”诺拉德上将有些兴奋,“这批货物非常及时,确保安全抵达。需要我们军方配合的……

 

“知道你们有航空母舰,但好像用不上,尤其对中国人。”戴维斯调侃道。

 

“是啊,只要你们能够获得我们想要的,用中国的话叫知己知彼,航空母舰也许都不需要用上。但以目前南海的情形,我不乐观。”

 

43

 

“我们截获的情报显示,一位叫布莱恩的美国情报人员将会来中国亲自执行“致命计划”。一个星期前这位持美国媒体记者身份的人士入境。“周局长指着一个屏幕镜头上的头像介绍说,”就是这位。入境后,他在北京和上海呆了两天,我们全程跟踪监控,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昨天,他直飞广海市,径直住进这家酒店。我们一路跟踪过来。“

 

杨文峰说,“嗯,我好像在酒店见过这位外国人,他入住的时间和我们的一样。“

 

说罢,他眼睛被这张照片旁边的一个屏幕吸引,上面有密密麻麻带数字的小亮点在移动。他问:“这是什么设备?“

 

“这是移动信号追踪。“周局长说,你在局里时,”还没有这么直观的设备。我们知道布莱恩使用的手机号码,一路跟踪过来,同时监控他周围一百米之内的所有移动信号,分析他可能接触的目标。“

 

“哦,我的号码也在这个屏幕上?“杨文峰很有点好奇地问,想更近一点看看那些号码有没有自己的,盯了一会,他抬起头,揉了揉眼睛说:”我还有一点不明白,这么重要的情报官员亲自入境,又无外交背景保护,是想窃取什么重要的情报吗?“

 

“我们在南海的项目建设与各项设施,以及南海未来十年发展规划,”周局长说,“本来我们在南海的建设项目与各种设施配置并不是为了军事目的,也并不是什么需要保密的,那是中国的领海。但鉴于一些国家正在南海上找事,在国际上打造舆论,且随时可能军事干涉,对这些民用的建设项目和设施实行必要的保密,是符合国家利益的。”

 

“对,我认同。”杨文峰说到这里,突然怔住了,“啊,我同学夏中周就是从南沙专门赶回来参加同学聚会的,莫非他……

 

周局长沉声道:“他是突然出现在我们雷达上的。我们原本以为布莱恩是在北京或上海要同什么重要人物接头,但一路下来,他什么人也不见,凡是同他保持三米距离以内的人和手机持有人,我们都做了调查,迄今没有发现能够接触到机密的可疑人物。眼看他明天就要登机回国,我们还是没有线索!尤其是住进这个酒店后,他每天就是吃饭散步健身,让我们都怀疑自己的情报出了差错。”

 

“直到今天上午出现了命案?”杨文峰满脸沉思地问。

 

“是的,”周局长说,“这位死者我们之前完全忽略了,可能因为他调到南沙市工作并不久,级别不太高,掌握的机密材料也很有限,他使用的电话号码也没有出现在布莱恩三米以内,再说,我们不会相信,布莱恩这种老牌特工亲自出马会是为了见一位我们政府的副主任科员。我们没有重视他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过,现在想一下,死者毕竟是南沙回来的,是第一线的工作人员,他手里肯定有一些布莱恩想感兴趣的东西……只不过,说布莱恩为了夏中周专门来中国,在情报工作中,没有比这个更不靠谱的。”

 

“嗯,我也不相信布莱恩这样的间谍会为夏中周专门到中国来冒险。”杨文峰点头表示赞同。

 

周局长说,“布莱恩已经是美国老牌情报局特工了,年龄和我差不多,前两年就萌生退意,准备去华盛顿智库大西洋理事会从事美国防御与安全研究工作,这两年更是轻易不会露头的。这次突然出山并亲自来到中国,很令人惊讶,正是因为搞不清他的真实目的,部领导才指定要我这个老骨头亲自出马,你知道,文峰,我都在办理退休手续了……

 

“亲自出马……杨文峰重复着这几个字,突然一拍大腿,说,“周局长,会不会他亲自出马和你亲自出马都是因为同一个原因?”

 

“什么意思?”周局长不解。

 

 中情局让这种老牌间谍亲自出马,不可能只是为了来接头、当交通,来获得对我们来说并不是十分绝密的南海项目与基础建设设施,而是正如你所说,他们也在试验或者检验一种新的情报收集模式?在部署大数据情报工作,需要这种老牌间谍亲自出马验收呢?而上面领导派你出来,不正是也认定他们这次“致命计划”是一种对华新情报模式的开始?“

 

“哦,这个我们都想到了。”周局长忍不住夸奖了一句。“如果是这样,我们迄今为止对他们的新计划还知之甚少,令人头痛啊。”

 

周局长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会,然后突然感叹一句:“文峰,我是不是老了?”

 

杨文峰深情地看了一眼周局长,说:“周局长,您永远不会老的。每次见到您,哪怕您批评我的时候,我都能学到一些新东西。”

 

“哎,别拍马屁了,我真是常常感到力不从心。”周局长深有感触地说,“这些年中国崛起,引起西方一些国家的嫉恨与恐慌,他们加强对中国的情报工作,从各方面渗透我们的安全网络,有时让人防不胜防啊。当然,我们这些年工作也大有提高,尤其是《国家安全法》实施后,全民防谍、国家安全意识日益提高。可是,还要认识到,由于各方面发展太快,新情况层出不穷,我们从技术和人力上总是感觉到还有很多不足,很大差距。别的不足都可以慢慢修补,保卫国家安全上的不足,那真可能一失足成千古恨,连后悔反思的余地都没有啊!”

 

杨文峰有些同情地看着周局长,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他也投身这个事业,信誓旦旦要跟随周局长的脚步走下去,可又被眼前这同一位周局长给开除了。他对周局长有爱有恨,说不清爱多一些,还是恨多一些。他怕周局长,但又总幻想能够跟着他一起工作。

 

就在杨文峰思想开小差时,敲门声响起。那个带耳机的女特工小黄坐在轮椅上滑过去,打开门。胡处长进到车里。他看了一眼杨文峰,又望向周局长。周局长点点头,示意他有话可说。他开始汇报情况——

 

杨恒均 新致命系列三部曲之《致命计划》(4043章) 待续


重磅推荐:让你安睡到羽绒被

  评论这张
 
阅读(13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