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恒均的博客

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日志

 
 

致命计划(44-47)   

2016-08-02 22:54:31|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4

 

“夏中周来自南沙市政府机关,这次专门赶过来参加大学同学十五年第一次再聚首。据同学反映,他昨晚接到一个电话后就心情不好,提前回到房间。

 

“今天早上吃早饭时,突然和同桌的会议举办方邱建国起了口角,原因不明。据引述,他后来大声说了一句 “我怎么觉得这次老同学聚会有点像鸿门宴?有点来者不善啊?我可什么也不怕!”站起来离开前还说了“顶多鱼死网破,看谁怕谁!”说过后,他气鼓鼓地走了。

 

“同学们都没有把他生气这事太当回事,是因为大家都了解他,他就是一个火爆脾气,动不动会为一些小事大发雷霆,也因此一直在政府部门干的起劲,却始终升不上去。可据同学反映,此人虽然脾气不好,但为人正直,眼里揉不得沙子,属于典型的心直口快。

 

“他最后一次被看到是在上楼的电梯里,同他一起上楼的还有两位同学,分别是来自广州和深圳的。这里两位同学同他住同一层,上电梯后,由于夏中周一直生气不说话,他们也没有说什么。他们看到他回到自己的房间,这两位分别住在离他的房间隔了两个房间的17061708

 

“夏中周回到房间的时间大概是早上九点十五分左右。到十一点时清洁工去打扫卫生,并没有看到“请勿打扰”的牌子,敲门没人应,于是就进去了。他隔壁的一位姓吕的同学听到他打电话,一度声音很响,好像吵架,但听不清什么内容。后来就没动静了。这个时间大概是九点四十五分。

 

“在我们要求下,公安办案的同志特事特办,对这件案子包括对尸体的检验,都立即进行。目前公安刑事侦查的同志根据现场证据与证人证词推断,在九点四十五分到十点半期间,有一位夏中周熟悉的人敲门,这人带了一瓶上好的法国拉菲红酒,查了一下,现在的市场价还在一万八千元人民币左右。而据同学们说,夏中周又是一位见酒可以不要命的主。

 

“化验结果显示,这瓶酒里被注入了烈性毒药氰化钾,浓度达到一小杯酒就可以致命的程度。据公安办案同志推断,两人当场饮酒,各倒一杯。

 

“凶手之所以如此冒险,就是看准了干杯的时候,贪杯的夏中周不会等到对方饮过才喝自己手中的这杯,他会一饮而尽,正象他老同学记得的那样。而凶手只要看到对方喝下半杯酒,就达成了谋杀目的,找个理由拖一两分钟,夏就会当场倒下,这不难做到,例如说,去一趟洗手间等,等到夏中周毒性发作,他就不用喝自己这杯了。

 

“虽说如此,此人离开时还是显得有些匆忙,虽然他把自己的指纹擦掉——这个天气应该不会戴手套喝酒——却忘记处理掉这些酒和酒杯,如果他把酒杯和酒带走,我们要确定夏中周是他杀还是自杀,可能就得多几个小时。

 

“从尸体判断死亡时间应该是十点半左右,这也是作案者离开的时间。那个时段,这条走廊已经有两位服务员在打扫房间,进进出出,不停出现在走廊上,凶手离开时一定非常紧张。

 

“酒店都在每个走廊、电梯入口和电梯里设有高分辨率的摄像头,公安的同志刚到大堂,我们就提醒他们,请他们派了一位警员第一时间赶到酒店录像监控间,调取那层走廊的录像记录,但奇怪的是,这段时间近两个小时的录像被洗掉了——

 

说“奇怪,是因为不是酒店摄像头被弄坏了,也不是有人从酒店监控室操作擦掉,或者取走录像纪录,而是有黑客从远程电脑进入酒店监控系统,擦掉了这段时间的录像,而且,就在案发后不到十分钟内,完成了这一工作。这样的酒店,如果事先监控录像出现问题,保安一定会发现并及时修复的,但如果是事后使用高级骇客技术,神不知鬼不觉的话,就防不胜防了……

 

“不过,作案者还犯了一个错误,就是离开房间时忘记把“请勿打扰”的牌子挂出去,如果挂出去了,尸体不会这么快被发现。而按照这个被发现的时间推算,作案者应该没有离开酒店,或者说,是酒店的住客。”

 

“最后,凶手不会是目标监控人物布莱恩,因为布莱恩那层的录像并没有被抹去,他一直在房间没有出门,从酒店房间窗户翻出去的可能性也很小。加上,社会调查显示,夏中周毕业后一直在广海市基层工作,调到南沙市工作期间,也都没有多少接触外宾的机会,和布莱恩认识的可能性也被大体排除。

 

“初步结论是,这起凶杀案表面看同我们正在办理的国家安全案件没有大多关系,但受害人的身份以及蹊跷的谋杀办法,不排除有更深层的联系。”

 

45

 

胡处长竟然用简单明了的文字把一件谋杀描述得绘声绘色,周局长和小黄也好像见惯不惊地冷漠地听着,可杨文峰心里却翻江倒海、波涛起伏,胡处长身材魁梧,声音虽然平和,但目光中却常常闪烁猎人的机警与兴奋。

 

杨文峰边听边观察他,到后来,心理一阵阵难受,有种想呕吐的感觉,那受害者可是他认识了近20年的同学啊,昨天还在一起欢声笑语话往事……很多细节让杨文峰不安,其中一个尤其让他震惊:那位一大早带了一瓶酒进入夏中周房间的人还没有离开酒店?凶手对夏中周的生活习惯与性格特征如此熟悉,这充分说明凶手不但是夏中周的熟人,而且很可能就是老同学。没有几个人知道夏中中即便在上午不适合饮酒的时候,也会对那种难得一见的好酒来者不拒。夏中周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轻易让不熟悉的人到自己的房间,喝酒解闷。

 

这位凶手会是谁?老同学为什么要对夏中周下此毒手……杨文峰汗毛倒竖,一阵不寒而栗。他竭力掩盖着自己的紧张,深怕被周局长发现,但他的行为哪里逃得过老上级周局长的眼睛?

 

“文峰,你怎么看?”周局长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轻生问,看杨文峰没有反应,他又加重语气说,“文峰?”

 

杨文峰收敛起思绪,说道,“周局长,夏中周是我同学,我不想让自己的说辞影响你们的判断,也不会故意把事情说得严重,试图把你们拉进来探案。但中周被谋杀有可能涉及国家安全,一旦涉及的话,就不简单了。”

 

“说来听听,”周局长表面依然不动声色,但眼神明显显示他被杨文峰的话感兴趣。

 

杨文峰整理了一下思路,说道:“你们都说过,夏中周那个级别和位置,不可能得到什么有价值的情报,更不会让布莱恩这样的老牌间谍亲自跑一趟。这个应该没有问题,可问题是,他的被害,显然不是普通谋杀,否则你们也不会第一时间介入调查,我认为,他都死把他和你们追踪的案子扯上了关系。一般来说,主要负责情报收集的间谍案,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触动杀机,这可不是007电影,而如果当这案子和布莱尔有关,就打破了好几个惯例,竟然让谋杀案发生在布莱尔所住的同一间酒店里!什么间谍行为紧张到非杀人不可?你们肯定比我清楚,问题可能倒严重程度。”

 

“确实非同寻常,”周局长点头同意,眼中流露出对杨文峰分析的赞赏。

 

受到鼓励的杨文峰扬了扬他浓黑的眉毛:“我也这样觉得,而且使用毒酒杀人,是蓄谋策划的,不是情急之中的失手杀人。除了007系列电影,当今的国际社会的情报收集和交换活动大多是在酒席之间谈笑风生完成的,周局长也很久没有碰到涉及命案的间谍事件了吧。”

 

有没有这样的可能,“胡处长这时插话道,“夏中周显然不是这次活动中最重要的角色,但他必须得死,不死可能就会破坏更大的计划,或牵连其他重要角色。”

 

周局长肯定地点头。胡处长也为自己得到周局长的赞赏感到暗心喜。在整个国家的反间侦查系统内部,周局长都是传奇人物,平时到北京开会或者到北戴河培训,能够在大课堂上听周局长讲一会,都会让大家受益匪浅,没想到竟然在周局长要退休前,突然来到自己的辖区亲子办案。这份经历和幸运,对胡处长这样的侦查干部来说,实在是可遇不可求的。

 

杨文峰也对胡处长的分析表示认同,他补充说:“我还有一个问题,你们查了所有酒店的住客名单?对可疑人士都做了调查没有?”

 

“是的,这个是第一时间的工作。”胡处长示意小胡打开旁边一台电脑,小胡敲打了两下,屏幕上出现长长的名单和对应的身份证与护照号码,大多有住址,有部分还附有工作单位等。杨文峰移动椅子过去,从上到下细细着着名单。

 

“这是酒店登记资料里调出来的,后面的工作单位与犯罪记录是我们用客人登陆的身份证从大数据库中调出来的。胡处长解释道,这两天入住酒店的客人有328人之多,绝大多数是商人、游客、外宾,工作单位与过往经历稍微沾边的,我们都在后面打了星号,星号表明我们已经做了重点调查。”

 

杨文峰一个一个看了一遍,看到十七层和十二、十三层的名单时,他发现有几位同学后面也打上了星号,包括上海来的船务公司的领导耿立伟,光海市新能源开发区主任陈建锋,还有两位北京来的公务人员,另外就是在广海市工作的几位公务人员。他也看到自己的名字,谢天谢地,竟然没有打星号。很显然,这个名单周局长自己没有仔细过目,或者中国同名同姓的人实在太多,自己成了被调查的漏网之鱼。

 

看到长长名单最底部时,杨文峰皱起了眉头,好像在努力想什么。胡处长注意到这一细节,却会错了意,他说,“我们主要调查公务人员,因为他们有接密的机会,但这些打星号的,基本上都不涉及重大机密,我们都通过各地侦查机构排除了同案件有关的任何可能性……

 

听到胡处长说话,杨文峰眉头不但没有解开,反而更紧了,周局长关切地问,“文峰,发现什么了?”

 

“不是发现什么了,是没有发现——我一些同学的名字。杨文峰嗫嚅道,我有好几位同学名字不在这个名单上……

 

周局长和胡处长看着杨文峰,显然没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而杨文峰却想起来今天早上在酒店大堂张军对他说的话,他抬头对周局长说:“我们同学中有几位公务员,应该都没有用自己的名字登记客房住宿。”

 

,周、胡有些讶异,露出不解的表情,胡处长喃喃自语道:“会不会他们只是来开会,不主宰酒店?”

 

“不是,他们住在这里。但没有用自己的名字登记。”

 

胡处长有些惊讶,说:“国家家三令五申要求酒店必须实名登记,手机号码必须实名登记,怎么会……

 

杨文峰打断他说:“很容易理解,这种超六星级酒店不适合领导同志出入,主办人想到了这点,就事先用其他身份证登记开好了房间,等他们来拿钥匙上楼就可以了……

 

杨文峰还没有说完,周局长就紧张地大声打断他:“他们是哪几位?

 

杨文峰对照屏幕扳手指头算了一下说,“李纪灵,广海市海洋管理局局长;陈艳丽,市财政局预算科科长;刘冰,省远洋公司副总裁;吴靓靓,广海市市委陶书记的夫人……

 

哐当”一声,周局长重重的把水杯放在电脑桌上,向沉着冷静的周局长并没有为自己的失态感到难堪。杨文峰的心突然提到了嗓子眼,因为他预感到,自己无意中说出了全案的关键。

 

46

 

“这次聚会的主办人是谁?谁安排的房间?“周局长沉声问。

 

“邱建国,现在叫查尔斯邱。“杨文峰说。

 

“查尔斯邱?“

 

杨文峰答道:“是,他毕业不久就年去美国学习,后经商,定居在华盛顿,加入美国籍时取了个洋名。他在美国经商发了财,这次同学聚会“是他赞助的。据说要花好几万美金。”

 

“不用真名安排上面几位入住是他的主意?”周局长问。

 

“应该是,我不能确定,但也许是本地商人张军提醒他的。”杨文峰回答。

 

周局长斩钉截铁地说:“开始工作吧,调查这些名单没有出现在酒店登记薄上的95级同学。从调查这次会议的组织者和出资人邱建国开始,必要的话,把他先控制起来。”

 

“控制起来?”杨文峰说,“周局长怀疑他?”

 

“目前他的嫌疑最大。”胡处长插了一句,我们已经对入住酒店的所有人进行了调查,深知包括这两天进入酒店的人员,可都没有任何头绪,而你刚才报都几个名字,一听他们的职位,就不能不让我们警惕起来。尤其是还有美国回来的华侨。

 

“可我了解他,他可不是能杀人的,”杨文峰语气中有犹豫,“而且,没有证据,控制他也不太好,他是美国人。”

 

周局长想了几秒才说:“虽然凶手肯定也是我们要找的,但我更想知道,你们这次聚会是怎么回事,这些酒店登记名单上缺失的人又是怎么回事。”

 

“明白了,”杨文峰说,“我了解邱建国,我和他同寝室睡了四年,我想也许可以采取更直截了当的方式……

 

杨文峰开始小声给周局长与胡处长介绍邱建国的个性,与他建议采取的方式方法。就在这时,一直在忙着敲打键盘操的小黄迅速取下耳机,打断杨文峰的话急促地说:胡处,刚刚从连线民航的客户端传来数据,布莱恩五分钟前改了机票,改成——今晚10点直飞美国西雅图的航班。“

 

要跑?胡处长脱口而出,“我们得提前行动,在机场拦住他!”

 

周局长表情凝重得好像随时会爆发似得,连跟随了他好几年的杨文峰也从没见到过他如此表情。他刚想开口,口袋里的手机有连续的信息音提醒。他掏出手机看了看,眉头跳动了两下,说,“周局长,恐怕我得先跑了。”

 

周局长没有出声。胡处长说,“哇,关键时刻你又要跑了?”说罢帮杨文峰打开车后门,杨文峰回头对周局长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说:“我随时听候您的差遣,”说罢一转身跳下去。

 

车门关上时,周局长问小黄:“刚才谁给他发信息?”

 

小黄在键盘上按了两下,屏幕上出现一行字:“公安不让离开酒店房间,要一个一个盘查后才让离开,房间里只有我一人,旁边房间又死人了,我好怕,你能回来吗?”

 

“是那个和他一起的女子。他们住一起。”小黄忍不住口气中带了一丝不满和嘲讽。。

 

“嗯,”周局长点点头,“调查工作没有那么多时间了,发紧急通知到北京,全力调查邱建国,派各小分队对名单上上缺失的这些人进行调查和跟踪,掌握他们的所有行程。还有,杨文峰这位小女朋友也需要查一下,好像也是美国回来的网红?我们继续集中在布莱恩身上,争取所有调查都在布莱恩离开前水落石出!”

周局长说完这段话,胡处长已经向车外冲去,小黄已经把指令打成电脑文字,准备发到外勤的各个队友那里。周局长叹了口气道:哎,不到12小时了。然后,他闭上眼睛,好像很累很累的样子……

 

47

 

杨文峰进入酒店大堂,发现一派歌舞升平景象,咖啡厅照样是各国人士在热聊,门口车水马龙,大堂人来人往……显然,酒店已经成功封锁了发生命案的消息,其实,就是不封锁,又有多少人会关心发生在自己身边的命案,还有关涉国家安全的惊天大案?在这些人群中,杨文峰确实显得有些孤独,他好像总是被繁华和喧闹下面的暗流牵引着,意识到各种深层的不安与危机。

 

他加快脚步走向电梯,下电梯时有保安询问是否住在这一层,他出示了房卡,他被放行。他几乎是一路小跑到房间,刷了一下房卡,推开门——他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王媛媛只穿了三点式,站在酒店的大窗户前,好像要跳下去、又好像要飞起来的样子……

 

“你要干吗?”杨文峰大喊一声,冲了上去,抱住王媛媛。

 

王媛媛被杨文峰抱住,也是吓了一跳,当她意识到杨文峰误会了后,笑着说:“没干嘛呀,我看外面风景。你以为我要自杀啊,那么紧张?”

 

杨文峰这才发现,酒店大大的落地窗的玻璃是无法打开的。王媛媛全身贴在成弧形向外延伸的玻璃上并无危险上,但实在吓人。正如有些风景点设置的玻璃栈道一样。“你这样怪吓人的?”杨文峰责怪道。

 

“我想体验一下全身腾空的感觉,我脱光了贴在玻璃上,向外向下看去,车小得只有一个人大小,我真感觉到自己会飞了。”王媛媛微笑着说,脸上却有一层挥之不去的忧虑,且越来越深。

 

杨文峰摸了摸她的额头,柔声问道,“你没事吧?”

 

“怎么会没事?就在和我们隔了四间房的酒店房间里,你的老同学被人谋杀了——”

 

“谋杀人?你怎么知道?”杨文峰问。

 

王媛媛说,“你同警察的对话,我听到了。再劳累,三十多岁的人猝死的事还是很少的。”

 

杨文峰这才发现王媛媛几乎没有穿衣服,他抱住她,本来想亲吻一下,可当两人嘴唇快要接在一起时,杨文峰叹了口气地说,“对不起,我心里很乱,没有了心情。”

 

王媛媛搂着杨文峰的脖子,说,“我也一样,文峰,你爱我吗?”

 

“当然爱。”杨文峰没有犹豫。

 

爱我什么?王媛媛说着,翘起鼻子嘴巴,盯着杨文峰,“我们昨天才第一次见面,你就说爱我,让我怎么能相信?”

 

“我也不知道,可你知道,我在你之前只爱过郭青青,也许和我们在网上聊了三年有关吧,我觉得我们已经恋爱了三年。我爱你的眼睛,”杨文峰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说,而且加了一句,“还有你的眼珠。”

 

但王媛媛仿佛听懂了,她刚才眼中的兴奋突然暗淡下去,代之的是一种复杂的表情。

 

王媛媛睁大眼睛,充满忧伤地问:“文峰,如果我像你的郭青青一样消失,嗯,或者说,我刚才真的从窗户跳出去,你会想我多久?”

 

王文峰瞪了她一眼,轻轻呵斥道:“胡思乱想些什么啊!”

 

王媛媛问:“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这里?”

 

“不知道,可能要等案件结束。”

 

王媛媛又问:“可刚才不是一一问过话了?”

 

杨文峰说:“这个案件比想象的复杂。如果警察怀疑案件是我们同学所为或者有关,就不会轻易放我们走,大家住得天南地北,一走出酒店,他们到哪里找去?”

 

王媛媛皱起眉头,喃喃自语道:“真倒霉,我们不应该找这样的地方见面。”

 

杨文峰说:“可这是五星级酒店啊,不是很好?”

 

王媛媛叹道:“我现在才知道,你是想利用这两天住五星级酒店的机会见我。文峰,五星级酒店哪里都能住,为什么一定要住这个免费的?你是大侠,我了解你,也爱你,你不用这么虚荣哦。”

 

杨文峰被王媛媛看穿,显然被刺痛了一下。但他却忘记了自己的感受,而重复着“免费”几个字,突然说,“我得找邱建国聊一下……

 

这时有人敲门,王媛媛闪到一边穿衣服,杨文峰前往开门,门打开,邱建国站在那里,他虽然还是西装革履,但却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几岁的样子,他对杨文峰说:“我们同学都在电梯旁的会议室,你也过去聚一下?”

 

杨文峰说。

 

“我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真的。”邱建国说着,杨文峰几乎从过他眼中看到了泪水,他安慰道:“你办同学聚会是帮助大家,是好事,先别自责。”

 

 

杨恒均 新致命系列三部曲之《致命计划》(4447章)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5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