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恒均的博客

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日志

 
 

致命计划(96-99)  

2016-08-21 23:28:47|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6

 

在漫长的整容的八年中,郭青青始终无法以真面目示人,但她那用整容终极目标的照片做头像的社交媒体却因她的精心打理而越来越红。由于她来自中国,又熟悉美国,她的社交平台成了链接中美、海内外的重要平台,国内想出国留学移民的找他,美国想到中国生活做生意的也找她,而男孩女孩希望得到安慰的,往往也会到她这里来留言、讨论,寻找“王媛媛”的指引,或者在她的平台交朋友。

 

社交媒体的这个意外作用,让佩特尔喜出望外,他不失时机地开始利用王媛媛的社交媒体作为寻找潜在情报员和线人的场所,至于到底从郭青青这里拉走了多少人为中情局所用,郭青青并不清楚,但后来她发现佩特尔也开始对她好,重视她,还额外给她金钱让她继续经营这个社交平台。郭青青感觉到自己的作用一定是得到了肯定。

 

听到这里的杨文峰突然生气的插了一句:“你就这样帮海外情报局拉中国人下水?”

 

郭青青愣了一下,随即不屑地说:“你怪我?苍蝇还不叮无缝的蛋,这些人没有问题,怕被拉下水吗?就像你的同学……

 

“什么?我的同学,那不也是你朝夕相处四年的同学?好,那就说说我杨文峰同学的事吧,他们从什么时候开始找你谈同学,开始策划这次行动的?”

 

“嗯,”郭青青想了想说,“佩特尔经常过来同我聊这聊那,后来他升官了,时间不多,就有一位女情报官隔三差五过来请我吃饭,给我送服装、化妆品,大概四年前,佩特尔又带了几位情报官,专程来找我,这次很奇怪,他们说想请我详细谈谈我的老同学,我说,老 同学有什么好谈的?可他们兴趣可大了,我说,好吧。于是,我开始讲你——可是他们打断我,说,杨文峰的情况我们都清楚了,这次你谈谈其他人,嗯,就是你那些干得不错的老同学,例如当了局长的,嫁给市委领导的啊,在海洋部门工作的啊,还有大学教授博士啊……

 

“哦,”杨文峰不由自主地“哦”了一声,邹起了眉头。

 

“她们为什么突然对我们班的同学感兴趣,我一直都不太明白,这次才感到不对劲。”郭青青很无辜的样子说。

 

杨文峰很生气,却又差一点忍不住气极而笑,他只好耐着性子说:“很简单,我们是南海之滨的大城市,是南海诸岛的上级行政区划单位,广海大学海洋系是中国大学中为数不多的几个面向海洋管理和开发的科系,毕业生基本上都分配在和中国东海、南海管理有关的部门。以前南海问题没有现在热门,现在他们看到中国强大,准备开发南海了,就紧张起来,就要收集这方面的情报。”

 

“原来是这样,”郭青青所有所思地点点头,说,“可他们问来问去,都不涉及什么国家机密,无非是那些现在干得不错的同学的个人情况。说起自己的老同学,我原本也只是应付他们,可每次听到他们特别关注吴靓靓,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到最后我就直接告诉他们,如果你们要对付这个女人,我愿意全力以赴。他们都听懵了。”

 

“哎,我也听懵了,”杨文峰感叹道,“你有完没完?你们从大学争风吃醋到今天,为了击败她,你竟然连国家安全都不顾?我真不明白。”

 

“你不明白?”郭青青生气地说,“吴妖精靠一张脸蛋嫁给办公厅主任,又靠自己的脸蛋帮助这个主任一步一步升到市委书记,她竟然在三十多岁就退休不干,专门负责打点他老公的关系网,还不知道贪污腐败了多少!她是什么好东西吗?”

 

杨文峰只能无奈地摇摇头,一时之间倒不知道说什么好,过了一会,他问:“后来他们让你在这个计划中做些什么?”

 

郭青青说:“我根本不知道有什么计划,是你告诉我的,还有邱建国的卷入,我真不知道。后来过了一段时间,他们说,有任务派遣你回去。”

 

“我想知道他们吩咐你做什么。”杨文峰盯着郭青青的眼睛,严肃地一字一句地追问,同时朝公园草坪四周东张西望,这时他才意识到两人的处境是多么危险。

 

“郭青青不紧不慢地说:他们说,回去同杨文峰见面,他们最近同学聚会。然后他们给了我一个手机,也就是有中国号码的普通手机,他们说,过去后一切行动听从从另外一个叫杨晓的手机发来的信息。我一开始也没有注意,结果那天飞机一落地,打开手机就看到了第一条来自杨晓的问候信息。”

 

“后来你给我发的信息,以及你做的事,都是通过这个手机发送的信息指令的?”杨文峰问。

 

“是的,包括什么时候赶到酒店,什么时候要求你出来接我,还有,早餐后那条信息要求我必须带你去酒店大堂,一定要经过附近有一部快递车的地方,如果你不注意那个快递车,还让我提醒你。结果,你比我还先注意那部快递车。”

 

杨文峰不耐烦地打断她,紧接着问:“故意放那些文件在我房间怎么回事?”

 

“那也是手机信息指示我做的。那天我收到信息,说在酒店12层电梯前的垃圾桶后面有一个信封,要我马上去取。之后又发信息,要求把里面的三张揉在一起的纸张放在你酒店三个不同的地方,确保不会被无意进入的清洁员全部清扫走。再后来,那信息指令我立即离开酒店,关掉手机,不得同你联系。”

 

杨文峰问:“那些纸张你看了没有?”

 

郭青青又是一脸无辜:“我看了一下,没有看懂。但我后来觉得有些不对劲。”

 

杨文峰苦笑着摇摇头,叹息了一声。他静静地盯着郭青青好一会,确定青青不像是撒谎,一字一句地问:“除了这些,你真没有做其他事?”

 

郭青青认真地说:“文峰,事到如今,我会骗你吗?我骗你还有意义吗?”

 

杨文峰相信她,因为这和他自己的推理不相上下,他喃喃自语道:“你骗得过我,可你无法骗过周局长他们。不过,事情如果真是这样,那就说明这次破天荒的“致命计划”真正的主脑既不是邱建国,也不是你,还另有其人,而这人很可能还是熟悉我们的老同学。他并没有把获得的国家机密交给布莱恩带走,国家机密文件还在他的手里,我们只有尽快找到他,我们两人才能脱身,但那同学会是谁呢?“

 

97

 

南昌路18号。

 

胡处长推门而入,气喘吁吁地说:“周局,案情有新进展,从吴靓靓的手机里发现有一段她偷录下的敲诈者与她的通话,虽然只有几句话,但通过技术室的技术手段处理,还原语音变速器,是可以听到原声音的,如果这个敲诈者是吴靓靓的同学,那么,这个还原后的声音他们应该都能听出来。”

 

“好,”周局长站起来,“要多长时间?”

 

“已发送到北京技术部门,最快两个小时应该有结果。”

 

“杨文峰和郭青青有线索?”

 

“还没有,这两人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我们在杨文峰父母家附近找到了郭青青使用的手机。”胡处长摇摇头。

 

“继续布防港口、机场,尤其对飞往美国的旅客!”周局长加重语气说,“如果杨文峰要想让你找不到,你一时半刻是找不到的。等他找我们吧。”

 

“是。”胡处长敬礼,虽然没有完全搞懂周局长说什么,但还是赶快吩咐去布置工作。

 

98

 

广海市国际机场。

 

大包小包,人来人往。今天不同寻常的是,海关与安检柜台前都排起了长龙,一个一个检查,一个一个口袋翻找,一些乘客在抱怨,安检员在安慰大家说:“各位放心,飞往美国的飞机配合我们安检,推迟一小时起飞。”

 

一位乘客说:“是不是收到信息说有恐怖袭击?”

 

另外一位乘客:“天,这样的话,这要搜仔细点。”

 

安检员示意他们不要大声猜测案件严厉起来的原因,一面造成其他乘客不安。

 

在一个插满了旅行社小旗的登记柜台,有一群拖儿带女的旅客跟在手举旅行社旗帜的导游后面,一起走向专用柜台,导游说:“我们是去泰国旅游的……

 

安检员看了眼这群人,挥手让他们走进团体游客集体通道,一位安检员对另外一位安检员说,“他们没啥问题,放他们先走吧,到泰国的。”

 

那位安检员说:“那也得检查护照,过安检吧。”

 

说罢他站起来,接过导游给他的一叠护照,对照一张旅客名单表,开始点名:“杨一星,陈良楚,刘强,谷全文,黄曾华,肖家灵,刘洪,陈汝梅……

 

广海大学海洋系教授,杨文峰的同学刘洪,今天穿了一件旅游装,背着小小的旅行背包,看上去就更不像一名大教授了,低调得像进城的农民工。他神情轻松,嘻嘻哈哈同赴泰旅行团一起走过了边检柜台……

 

99

 

“会是谁?”杨文峰喃喃自语。

 

郭青青也在思考,此时此刻他们不像两个被追捕的逃犯,倒像是一对大学生情侣,在思考一个高难度的数学题。

 

郭青青开口说:“这个计划好奇怪,就针对我们同学,而且,一下子把所有重要的同学都拉下了水。”

 

“没有什么奇怪的,”杨文峰说,“都是人性在作怪,这些人哪一个没有致命弱点,好色、贪财、酗酒、溺爱子女、虚荣、自恋、嫉妒,十五年前就有的毛病,今天依然存在,而且都带进了工作中。美国中情局就是看上了这一点,又抓住了像你一样的,有另外一种致命弱点的,来充当敲诈这些人的帮凶……

 

“你等一下,文峰,”郭青青打断杨文峰,“你意思是说,这些被敲诈的有致命弱点,所以被敲诈,而敲诈他们的人同样有致命弱点,只不过是被国外情报机关掌控,利用来作为帮凶,是吗?”

 

“是啊,就拿你来说,为了美丽和爱情,你不管不顾,命可以不要,国家安全可以损害,哎,你连我也可以出卖——”杨文峰叹息了一声。

 

郭青青悠悠地说:“我哪里出卖你了,你不是好好的?回到你刚才的吧,是不是可以说,真正的主犯,也有我们一眼就看得出的致命弱点?如果是这样,我们同学中就很明显了,例如……

 

“例如,像你一样对吴靓靓不满,像我一样看不惯李纪灵、陈艳丽和张军这些人?为了报复他们,也为了私自从情报部门获利,最终证明自己才是高人一等……杨文峰突然停下来。

 

郭青青好像明白了一点,说:“同学中这样嫉妒混得好的同学并不少,但心高气傲,并且真会用这种方式争斗,且有这种能力的,可能就没有几个了。”

 

“没有几个,还是只有一个?”杨文峰跳动了一下眉毛说,“其实在周局长分析我的时候,我就想到了他,但我不能确定,现在看来,仇视吴靓靓的,并不只有你一位,他本人就被吴靓靓抛弃。而我一致认为他学习好,沉湎于学术,显然我错了,他比谁都更想争,可惜,九十年代是靠财富、关系与父母来争的,不是靠读了多少书,更不是靠学位来上位的。连周局长都忽视了一个问题,我们同学中出国最多的,不是官员和商人,更不是我,而是留校教书的大博士……

 

“文峰,我现在想想,也就是他了。当年他就和吴靓靓一起同我们争得你死我活,后来,他和我们都没有赢,赢的是吴靓靓,是李纪灵李局长……郭青青停下来,若有所思。

 

杨文峰接着说:“其实,如果他不是最后给你指令让你陷害我,并让你不许及时出国,却让你留在中国,我还不一定能确定是他,这两条指令明显不符合情报规则,他从一开始很明白,我同安全局的关系以及我的破案观察能力,所以,才指令你在关键时刻把我支开,借助我的能力证实那个快递车就是国安监控车,可在后来,为了连我们两个也一起报复一下,他竟然让你陷害我,陷害我之后却不让你赶紧撤出中国,出逃美国,为的就是还想亲眼看到我们两个人都被抓起来,这心眼确实够阴险的,如果我没有推测错的话,他这样做完全是违背美国中情局的原意,中情局即便对我们没有任何想要保护的意思,但绝对不愿意你这种和他们有如此深关系的人陷入险境,更不一定蓄意挑衅我,激起我的斗志……

 

郭青青有些明白过来,仍然心有余悸地说:“虽然我这次回来就不再想出国,想陪你到老,可自从夏中周被害后,我也开始害怕,我想如果我完成任务了,就让我出国回到美国吧。可是,那个信息就是让我离开你,还特别强调不许出国,不许离开广海市,那个手机是美国情报局指定的,我如果不听,回到美国他们也会对付我,甚至不让我入关。所以我不得不留下来,不过我也不知道干什么,正好利用这个时间去看望你爸妈,而且,有那么瞬间,我甚至认为一直在指使我做这一切的可能就是你,你被国安开除,你想报复他们,所以你策划了这一切——你确实是最能力策划这一切的。不过,到了你父母家,看到善良的老人,我想他的儿子不会做出这这种事,还有,他们还过得那么清贫,以你的孝心,如果靠为外国情报机关工作得利了,第一时间会去改善他们的生活。”

 

杨文峰目瞪口呆地看着郭青青,脑袋转了好几个圈,才明白郭青青到底在表达什么。不过,他突然理解了周局长为什么会误会他了。

 

郭青青缓缓地说:“现在想想,原来是他有意这样安排的,我不知道谁在指使我,他却知道他发信息给谁,他心够歹毒的。”

 

“是的,他一边利用同学收集情报,一边却要陷害所有他看不顺眼的同学,他怎么会放过我们两位呢?但正因为这样,才让我确定就是他!”杨文峰想起那么多同学因他的出卖而出事,不觉握紧了双拳,狠狠地补充了一句,“不管他逃到天涯海角,我都不会放过他。看起来,我们在大学的较量真的还没有结束!”

 

郭青青突然坐直身子,满脸通红,充满了战斗激情。杨文峰看得又好气又好笑,他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脸颊,叹了口气说:“你没戏了,你得去坐牢!”

 

杨恒均 新致命系列三部曲之《致命计划》(9699章) 待续


欢迎光临:老杨头的海外小屋

 澳洲美容圣品:

澳洲水光针

 货真价实澳洲货:

A2成人全脂高钙高蛋白奶粉

  评论这张
 
阅读(156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