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恒均的博客

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日志

 
 

致命计划(100-103)  

2016-08-25 13:00:14|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0

 

南昌路18号。

 

“声音出来了,”一位西装敲门进入周局长办公室,周局长和胡处长同时放下茶杯,交换了眼色,然后盯着西装。

 

那小伙子说:“声音虽然只有几句,但我们按照胡处的指示放给在押的吴靓靓、张军和周艳丽三位听,他们都一致指认这声音是老同学刘洪的,刘洪是广海大学海洋管理系教授,博士,曾经有十六次出国交流和讲学的经历,其中八次是去美国……

 

“不用多说了,我们忘记了最重要的一位,他人在哪里?”周局长打断汇报。

 

“我们刚上来前,已经着手利用大数据库搜查,等一会他们马上会上来汇报。”那西装说完,退到一边。

 

周局长站起来,挥挥手,说:“来不及了,我们立即下去。”

 

走在楼梯上,周局长说:“我们的工作还没有美国人做得细,他们同学之间的恩怨情仇,延伸到今日的间谍之战,刚看这个刘洪的材料,其实,他和杨文峰一样有嫌疑,可我们当时不知道啊,杨文峰应该有所怀疑,可却被刘洪伙同王媛媛陷害了,而杨文峰也因为要保护自己爱的女人故意拖延不说出自己的怀疑,他宁肯打伤警察逃跑,也不肯供出王媛媛,导致我们在抓捕刘洪上走了弯路。”

 

一行人来到楼下,推开一间看似普通的房门,里面是布满屏幕和电脑的指挥室。四、五位工作人员正在紧张的操作着各种仪器。在一个大屏幕上,不停变换着安装在各地摄像头发回的镜头,每个镜头里都有刘洪。周局长一行人把目光停留在屏幕上,此时正在播放机场传回的录像,录像中,刘洪正混在一堆旅行的男那女女中朝边检走去,屏幕上可以看出他一边显得轻松,一边却在不停地左顾右盼。

 

一位工作人员打印一张纸,对周局长汇报道:“刚刚搜索刘洪的证件登记记录,他已于一个半小时前登上了飞往泰国的航班,现在飞机已经进入东南亚境内,由于是泰国航空公司,我们无权勒令飞机返航。他——”

 

“跑了?”周局长用手抚摸着下巴,脸上却无法掩盖失败导致的痛苦表情,“发出通知要求机场严密封锁,一个都不放过的检查呢?搜出他携带出境的机密材料了?”

 

“没有,我们重点放在赴美的一些人员身上,加上他参加的旅行团,海关和边检一向比较松,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好,忽视了……

 

“现在说这个有屁用!”周局长忍不住说了一句脏话。

 

这时,电话响起来,周局长拿起桌上的手机。

 

“周局长,是我,杨文峰。”电话里传出杨文峰的声音。周局长“嗯”了一声,“你打伤警察逃跑,还不回来投案?记住,如果不把郭青青一起带回,你可能罪加一等。”

 

“周局长,我打电话是想告诉你,我知道主谋和凶手是谁了——”

 

杨文峰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周局长冷冷的声音:“刘波,我们知道了。”

 

杨文峰肯定是很吃惊,对方只比自己稍微晚了一个多小时?他沉默了一会才说:“那你应该还我清白了,周局长,你们抓到他了?”

 

“没有,他飞泰国了。”周局长不知道为什么要告诉杨文峰这些,随即又加了一句:“你知道刘洪作案的动机吗?”

 

杨文峰说:“周局长,和我对着镜头,给你们坦白交代的一模一样,只不过,我没有做,也不会去做,甚至会防止别人去那样做,而他,付诸行动了。当然,他报复的不是你,是我们所有我们同班同学干得比他好,或者得罪过他的人,他报复的是整个社会!”

 

“我现在要见你,立即,马上。”周局长说完,放下电话,脸上真正露出了疲惫。

 

101

 

“刘洪把敲诈到的国家机密材料都带出国了,”杨文峰沮丧地说,“我现在得去见周局长。”

 

“你还去见周局长?他不正要抓你吗?”郭青青诧异地问,“东西都带出国了,周搞错了人,还有时间见你,他得赶快出国追凶啊。”

 

“你好莱坞大片看多了,”杨文峰说,“追什么凶?泰国不是中国,虽然同我们也比较友好,但我们并没在那里有执法权,周局长他们一板一眼,谨小慎微,有时以不出事为最高宗旨,这样虽然不会违反国际法,不会做出影响我们同东南亚国家关系的事,但很多时候也难以有所作为。美国就不同了,当然,这个时候即便派秘密人员去泰国,恐怕也晚了,加上也不是美国的对手。美国肯定也让泰国那边自己的人都动起来了。”

 

郭青青有些丧气地说:“那就是说,这次刘洪成功逃脱,并且带走了国家机密,害惨了那么多老同学,他终于赢了一次?”

 

“这次,他无论如何不能赢!”杨文峰咬住牙关说,“我用这个电话打了周局长的手机,他已经知道我在哪里了,我去找他,就是想找出个办法。”

 

“能有什么办法?”郭青青问。

 

“我想追到泰国去找他。泰国只是他们为了避开安检而找的中转站,根据我对刘洪的了解,他生性多疑,在抵达终点目的地美国前,很可能不会把自己携带的机密材料交出去,他势必会确保抵达美国,并保证这些东西能够换回自己可以留在美国生活的金钱与绿卡后,才会出手。这就给了我在泰国截住他的机会。”杨文峰边说边拉着郭青青急匆匆地离开草坪。

 

“杨文峰,”郭青青有些生气甩掉杨文峰的手,“我真搞不懂你,你到底是什么身份?刚才还被人家通缉,现在就要只身去泰国追凶?谁授权给你的?你以为你是谁?”

 

杨文峰愣了一下,对郭青青轻轻地说:“青青,你一直知道我是谁,只是你总不相信而已。刘洪这此争强好胜突破了底线,对国家和民族的损害是巨大的。这事多多少少和你当初同吴靓靓争斗有关,甚至可以说是这场无厘头争斗的延续,而且,他竟然残害了这么多老同学,杀死夏中周,我如果不出手,不尽力,我永远不会安心,请问,那样的杨文峰还是你的那一个吗?”

 

“你心里除了国家民族之外,还能有点别的吗?我们刚刚相聚,你又去追凶,没有组织支持,跑到另外一个国家,更何况还是同美国作对,你想到了我吗?一说到国家安全,你六亲不认,你一点都没有变,你骨子里这辈子是不会有任何变化了!”郭青青突然有些情绪失控,去用手推杨文峰。

 

杨文峰躲了她一下,抓住她的手说:“这次你恰恰错了,我这次愿意去冒险的最重要一个原因就是为了你,为了我们卷入其中的同学。”

 

“说得好听,你怎么解释?”郭青青噘着嘴巴,一副不服气的样子。

 

“你已经深深卷入其中,还有吴靓靓、李纪灵、周艳丽,甚至张军,都犯了泄露国家机密,甚至是间谍罪、叛国罪。但按照国家安全法,这个罪名在量刑时最重要的考量就是是否已经造成了实际危害。传递机密文件和信息给境外情报机关是罪不可赦,但是否传递成功,却决定刑期长短。以目前南海局势和这些文件的分量,他们几位甚至包括你,恐怕判刑十年二十年,甚至终身监禁、枪毙都有可能,但如果我能截回这批密件,不让境外情报机关拿到手,判刑时就会考虑到是否造成严重后果这一条。你说,我只是为了国家吗?”

 

郭青青沉默不语,过了一会才问杨文峰:“你到泰国的胜算有多少?”

 

杨文峰摇摇头说:“我没有把握,北京和周局长囿于法律和国际规则,都不会插手这事,我只能单枪匹马,这是我的个人行为,如果犯法,甚至生死都只是我个人的行为。我甚至都不知道如何可以找到他,因为监控录像和大数据库在国外就失去作用了……

 

“也许,我可以帮你。”郭青青若有所思,却最终很有把握地强调了一遍,“是的,我可以帮到你,我的粉丝遍及海外华人中,我可以帮你用网红进行实时监控,进行人肉搜索和行迹跟踪……

 

“这是什么意思?”杨文峰半懂不懂地问。

 

郭青青用很快的速度连带手势比划,杨文峰一开始半懂不懂地点着头,随即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开朗,最后,沉声道:“嗯,太好了。”

 

然后杨文峰简单交代了几句,匆匆出发去见周局长。

 

102

 

海边,沙滩上。周局长在散步,从背景看,他的腰已经有些驼了。不远处有几位笔挺的西装便衣围绕着他,警惕地扫视着周围,不一会,从海滩上地平线处,有一个人影向这边移动,其中两位西装立即把手插在口袋里,口袋里鼓鼓囊囊,装着武器。那人影很快靠近,原来是杨文峰。

 

杨文峰迅速靠近周局长,那些便衣很紧张,也向周局长靠拢,被周局长漫不经心的挥手动作制止了。

 

杨文峰在周局长四米处停下来,看到周局长的样子,有些吃惊地说:“周局长,这才一天不到,你怎么老了这么多?没睡好?”

 

“你以为我睡得着吗?”周局长面朝大海,叹息一声,“其实我已经超龄一年了,部领导说,因为特殊时期,希望我再多干一年,但我真的老了啊,看看这案子!北京部领导信任我才专门指派我前来广海市,我也信心满满,准备最后完成一件任务好光荣退休,可最后还是让国家安全遭受如此大的损失,文峰,我真的老了吗?”

 

“周局长,你总是这样,每次我们受到挫折,你都怀疑自己老了,说真话,你没有老。”杨文峰安慰道,“中国这些年发展如此之快,取得了如此巨大的成就,没有你这样的安全保卫战士,都不敢想象会是什么情况。可是,正是由于发展迅速,招致海外一些敌对势力的嫉恨与敌视,我们很多东西又不一定跟得上。就拿这次境外情报机关针对我同学的个人弱点与品德策划的一场“致命计划”,别说在共和国历史上,就是在世界情报史中,都极其罕见。就连与我们同学朝夕相处的我,这次都没有能够及时发现问题,加以制止,更何况你们呢?“

 

“你别安慰我,机密材料被带出国境,国家安全遭受严重损害,不是任何借口可以减轻我们的责任和愧疚的。”周局长深深呼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我找你来,只是想告诉你,我反复听了那天你在审讯室的交代,对我触动很大,我们的国家安全工作要加强,要与时俱进啊。”

 

“嗯,周局长,是你培养了我。”杨文峰说,“事情还没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我来找你,是向你告别的。”

 

周局长瞟了一眼杨文峰。杨文峰继续说:“我要去泰国,希望能够做一些事。”

 

周局长背朝杨文峰,说,“这是你的个人决定,你知道我帮不上你什么忙,也不能帮。我甚至都不能点头,你明白?”

 

“我明白,”杨文峰说,“明我需要借点钱钱。”

 

周局长二话没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大信封,递给杨文峰。

 

杨文峰接过信封,打开一个口,看到厚厚一叠美金,有些吃惊,为了缓和尴尬的气氛,他调侃道:“你都准备好了?这么多美金?你是希望我一直追到美国,还是定居海外不回来了?”

 

周局长打断他,嘘了一声说:“别贫嘴,我就只能帮你这么多。不回来?你吓谁呢?看不到你,我就没那么多烦事。不过,你一个人过去,我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

 

杨文峰打断说:“我有青青帮我就行了。”

 

“你没有把青青带过来,你知道,”周局长看了一眼杨文峰,“我一定会抓她。”

 

“我知道,”杨文峰说,“只是我现在需要她帮我,等结束后,我会让你抓她道。”

 

“让她帮你?去泰国?”

 

“不是,我知道你对她做了边控,她出不去了,但我需要她在境内帮我抓到刘洪。我强调一下,我这次能否成功,取决于她是否全力配合。”

 

“怎么回事?”周局长不解地问,“我把她控制起来,她照样可以帮你啊。”

 

“不行,绝对不行,这个配合一定要她在自由的情况下,心甘情愿。”

 

“我不是太明白。”周局长摇摇头。

 

“互联网时代,”杨文峰笑着说,“你不是太理解的,我们之间应该还是有代沟……

 

杨文峰说完,做了个鬼脸,向周局长敬了一个礼,准备离开。周局长迟疑了一下,挥挥手,让他停下,然后他慎重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小心地递给杨文峰说:“这个你收着,我让你打开时再打开。”

 

杨文峰伸手接过信封,感觉里面大概也就一张薄薄的信纸,信封上倒是写了一行大大的字:

 

“命令:致命计划、不得完成。”

 

杨文峰有些迷惑,这行字实在有些莫名其妙了,可看到周局长如有所思地看着自己,他把信封默默塞进胸口里的口袋。周局长挥手让他离开时,加重语气补充里一句:“收好这东西,别老拿出来看。不到我说可以丢掉时,留在身上。”

 

杨文峰收好信封,装好一叠美金,转身离开。周局长冲周围一圈远远观察这边的便衣不经意地挥了一下手,杨文峰走过去的地方,便衣迅速让开了一个缺口。

 

看着杨文峰渐行渐远的身影,周局长投去依依不舍的目光,喃喃自语道:“代沟?你这意思还是说我老了?臭小子……

 

103

 

一架南方航空公司的飞机从广海国际机场直冲而起。机舱内的杨文峰闭目养神。难以掩盖脸上的焦虑之情。飞机上升的过程中,他有好几次伸手到胸前的口袋里,但手抽出来时,空空如也。20分钟飞机开始平飞,空中小姐开始机舱服务,杨文峰难过左右看了看,再次伸手进口袋,这次抽出了周局长交给他的那个信封,他没有多想,顺手拆开了信封,好像生怕自己会后悔似的。

 

信封里除一张小纸条,什么也没有,而即便那张小纸条,也显然是顺手写上的一行字:“你果然又不遵守约定,打开信封?是的,这封信里什么也没有,但记住我说的话,保持着那个信封,直到什么都没有了。”

 

文峰有些疑惑,朝信封瞥了一眼,呀了一声,然后,信封上那行粗大的句子中少了一个字,原来的

 

“命令:致命计划,不得完成。”

 

变成了:

 

“令:致命计划,不得完成。”

 

他的疑惑更重了,字是用粗笔写上去的,不可能在短短几个小时里被擦得一干二净,更何况,这信封一直在他的胸口口袋里。他随即猜到这行字是用特殊药水写成的,会根据时间或者情况的变化而产生变化,就像用书写信息的特殊药水一样。但周局长给他这个信封,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周局长早就猜到他会不遵守约定而打开,为什么“命”字突然消失了?他想了好一会都没有想出来,只好把信封从新放回口袋,自我安慰地想:“可能是周局长担心我的生命安全,故意用这种奇特的方式来提醒自己注意小时的“命”吧,不要弄得连“命”都没有了。“

 

也只能这样认为了,好在,他没有多少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广海市离泰国曼谷只三个多小时的飞行距离,他得思考一下下飞机后的行动方案了。

 

就在杨文峰乘坐的南方航空公司飞机起飞时,一架泰国航空公司的飞机正在缓缓降落曼谷国际机场。飞行途中和降落时颇有些颠簸,大多乘客脸上都还留有不舒服和不安的表情,唯独中排一个靠窗座位上的刘洪,喜形于色。他从飞机窗口向外张望,今天泰国的天气不错。

 

杨恒均 新致命系列三部曲之《致命计划》(100103章) 待续



欢迎光临:老杨头的海外小屋

 澳洲美容圣品:

澳洲水光针

 货真价实澳洲货:

A2成人全脂高钙高蛋白奶粉

整容不如美容,推荐澳洲美容神药:

超声刀涂抹精华  美白祛斑精华霜   月光宝盒

  评论这张
 
阅读(14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