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恒均的博客

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日志

 
 

致命计划(48-51)  

2016-08-04 10:13:02|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8

 

杨文峰挽着王媛媛进入时,会议室已经有几十位同学。杨文峰扫了一眼,发现家属和孩子没有来之外,大多都在这里了。邱建国小声对他说:“警察同志要求我们必须留在这里配合调查,已经问过一轮话了。有几位先离开,纪灵单位有事,靓靓家里有事,还有两位也是单位有急事,刘洪因为早就定好了要去泰国旅游,也得先回去准备一下。”

 

同学们的目光都停留在邱建国和杨文峰身上。杨文峰突然之间又成了同学们的中心,这个时候大家才重新发现,老班长不但身材高大,凌乱的头发和迷离的眼神,都毅然充满了让人信任的智慧和冷静。这各时候,不是请客吃饭,不是买单,也不是比官职大小和钱财多少,这个时候,全班同学都会不约而同地认为杨文峰就是领头人——就像大学最后两年,同学们会毫不犹豫地选他当班长一样。关于自己毕业后要做什么,选修什么课程,也会有意无意地咨询他的意见。王媛媛一眼就看出了同学们视杨文峰眼神的变化,脸上露出自豪的表情。

 

“离开的各位都被警察问过话,同意他们离开了?”杨文峰小声问。

 

邱建国压低声音说:“有几位没有使用自己的名字登记,警察也不知道有他们在,靓靓和纪灵等,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也不会影响案情侦破吧。”

 

虽然小声,但还是被同学们听到,有一位用让大家刚好能听到的声音抱怨道:“这可是谋杀案,还搞特殊?并不是官职大就不会犯谋杀罪吧?应该一视同仁,都是老同学,才几年啊,就搞起特殊了?在谋杀面前都不能人人平等,还谈什么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邱建国难为情地冲那位同学点头陪笑,说:“如果警察同志需要叫他们回来,他们不会跑的。确实是单位和家里有事。再说,就是告诉警察他们的名字,本市警察会让市委书记的夫人在这里等着接受调查?”

 

那位同学正想反驳,门被推开,三位制服警察和两名便衣鱼贯而入,他们脸上的严肃表情以及腰上全副武装的装备,让在场的同学都感觉到第一轮温和的文化已经结束。杨文峰注意到还是由当地公安和周局长的人联合办案。两位警察走进来后,其中一位高声喊道,“邱建国,邱建国请和我们出来一下。”

 

邱建国随警察走到门口,两个便衣中的一位冲杨文峰点点头,说,“也请您跟着一起来。”

 

杨文峰同他们一起来到走廊,跟在他们后面朝邱建国的房间走去,不到两步,一位便衣拉了一下他的手臂,他停下来,那便衣悄悄把一张纸条塞在他手里。他继续跟他们朝邱建国房间走去,在不经意间打开手里的纸条,上面手写的一行字:“请全力配合对邱建国的突击审问,我们时间不多了。”

 

那是周局长的字迹。

 

49

 

进来邱建国的房间时,他以为走错了地方,原来同自己房间一样大小的房间,经警员的布置,已经弄成了一间类似审讯室的房间,厚厚的窗帘拉上后,房间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空间。胡处长已经坐在背窗的沙发中间,旁边站一位警察,邱建国被安排坐在没有椅背的化妆凳上,身后站了两名警员。杨文峰进去后,一名便衣正用随身带的仪器对房间进行了扫描检查,大概是要确定是否有窃听装置。胡处长示意杨文峰坐到床上。杨文峰注意到,同在周局长何自己面前时到形象大不相同,坐在那个位置上的胡处长透出了一股无以名状的威严。不过,他也留意到胡处长一只耳朵里还带着耳机,桌上正对邱建国的有一个镜头,那不是摄像机,而是镜头,说明这里同指挥车是现场连线的。

 

“我是美国公民,”邱建国看到房间的布局,已经感觉到这和上午对每位同学的例行询问不同了,但他脸上显得很平静,坐下来后没等胡处长说话,先开口了,“我重申一下:是美国公民。我也想问一下,你们这是审问,还是例行调查?我需要请我的律师在场吗?是不是应该通知美国驻华领事馆?”

 

胡处长静静地听着,杨文峰看出来,他们应该已经有所准备,他也许只是在听周局长的指示。盯着邱建国看了足足有一分钟,胡处长才开口说话:“邱先生,查尔斯邱,这不是审问,但也不是例行的询问,是否叫律师,是否应该通知领事馆,你听我解释两句,你再自己决定吧。这次同学聚会活动是由你牵头组织,并且全部出资赞助的。活动中出了命案,你被作为主要对象进行调查,我想,你也应该理解。”

 

邱建国语气生硬地打断道:“我理解,但你们这架势,我感到不自在。也请你们理解。我想,我可能需要联系大使馆,或者找律师在场……

 

“但我希望你能听我讲完。”胡处长锐利了目光盯住邱建国,一字一句地说,“你应该已经感觉到,今天在场的不仅仅是公安干警,还有国安部门的特工,还有你们班的同学杨文峰,也是你们的老班长,他应该也会见证我所说的,是否侵犯了你的人权。”

 

邱建国慌张地扫了大家一眼,目光停留在杨文峰毫无表情的脸上,开始明显感觉到紧张,他嘴巴动了一下,可能想开口插话,却被胡处长挥手打断,胡处长声音冷冷地继续说:“我们对你的情况已经做了全面的了解,大体已经掌握了需要掌握的情况。如果你们同学之死只是简单的谋杀刑事案件,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我们不会兴师动众。但我们已经有充足的证据相信,这次谋杀事件,同这次同学聚会脱不了干系,而这次聚会,就我们已经掌握的情况,资金是境外情报机关提供的!并不是你邱建国所说,是你这些年在美国经商所得。”

 

胡处长说到最后几句话时,提高声音,透出一股无法抗拒的威严,杨文峰本来斜靠在床上,听到这话,神经质地弹跳了一下,他能够预感到周局长他们对这个案子高度重视,但没有想到效率如此之高。他第一次听说资金的事。他转向邱建国,发现邱建国脸色立马变得煞白。其实他比邱建国还要紧张,刚才他根据邱的性格和自己对邱的判断,向周局长和胡处长提出了一些建议,他们采取了这种明显有些冒险的方式,单刀直入。但他其实也没有什么把握,可是,时间已经不允许按部就班了。

 

邱建国声音有些颤抖:“这不可能,是我出的资金,好几万美金,我需要找……

 

律师”两个字没有出口,胡处长又高声打断了他,说道:“邱先生,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走一个坏人。我们对你的了解超出你的想象,但我们之所以用这种方式,而不是直接扣留你,带你到拘留所,甚至逮捕你,是因为我们相信你了解中国,了解我们,会认清形势,选择和我们合作。你当然可以选择拒绝合作,选择一句话不说,选择等你的律师来了才开口,但我告诉你,目前的形势危急,如果你选择配合,我们现在就需要你说清一些事,你的罪责会轻很多;而如果你抗拒到底,故意贻误时机,我现在可以签署逮捕你的传票,你和我们一起回拘留所。一旦等我们查清,将会对你实行严厉惩处。再说,涉及国家安全的案子,你的律师也不允许现在就见你,你们美国也一样,对吧?我的话说完了,你有三分钟做出决定。”

 

房间静得连一根针掉地上都能听到。所有的人都小心翼翼不发出声响,以致过了一会,仿佛只有邱建国头上的汗珠不听使唤地冒出、滴落。杨文峰看得出,他内心在做激烈的搏斗。杨文峰这时脑袋里几乎一片空白。

 

就在这时,胡处长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个文件夹,从中取出厚厚一叠装订精美的资料,放在桌子上,慢慢推向邱建国,好像不想打破寂静似地轻轻说:“你看一下,你的情况我们一清二楚。”

 

邱建国凑上去,翻看了两页,不再看下去,回到座位上,好像已经做出了决定。但胡处长显然还不放心,轻声说:“你是95级学生中比较优秀的一位,但由于你们班在最后两年,大家都在围绕刘洪、杨文峰与郭青青、吴靓靓转,你直到毕业出到社会上才开始崭露头角,你毕业后到广海市旅游局下属一家公司工作,两年后跳槽到一家外资企业,到中国签订协议进入WTO时,你们外资公司属于美国在本市最大的一家企业,你成为这家企业的副总经理……

 

杨文峰真佩服胡处长,这前后也就一个多小时,他竟然能够获得这么多资料,而且在他讲述邱建国的经历时,竟然一直盯着邱建国,根本没有看一眼桌子上的资料。想到这个队伍短短十年不到,效率和能力是大大的提高了。

 

胡处长继续以讲述一个和这个房间任何人都没有关系的口气说:“按说,你也是很成功的,可是,你们同学中还有更成功的,包括政府部门工作的,还有其他做生意的,尤其是张军,由于和几位政府部门同学的关系很好,又是为自己做生意,无论从赚钱还是其他方面,都比你做得好,或者你认为比你做得好。这些,你都看在眼里,心里有些不平衡、不服气,也是可疑理解的。2000年,你决定离开中国去美国发展。当时你们同学中只有郭青青在美国,不过她在一年前的恐怖袭击中受伤,后来自杀身亡。所以说,你去美国成为你们班唯一一个在美国发展的。”

 

邱建国抬眼看着胡处长,又回头看了看老同学杨文峰,杨文峰对他不易察觉地微微点头,示意他做出自己的决定,其实也是促使他尽快合作。邱建国应该也是受到了鼓励,转头看着胡处长,又看看身边配枪的便衣,突然开口说:“不用说了,我把知道的都告诉你们……

 

50

 

查尔斯邱,也就是邱建国主动讲述了一些他去美国后的生活,同时,胡处长也讲了一些他的事,而他又在胡处长引导和反复追问下,坦白交代了更多的事。杨文峰静静地听着,思考着……好像他的思绪也随着两人的讲述而飞到了美国……

 

邱建国到美国是带了自己在大陆五年工作积蓄的,他不需要去餐馆打工,他在美国开了一家小公司,开始干了起来。一开始的势头还可以,那是新世纪初,中国刚刚加入WTO,中美贸易发展迅速,但熟悉两边贸易的人员并不是很多,邱建国一度也成了几百万美金的富翁,有了自己的房子、车子、妻子和孩子,实现了自己的“美国梦”。

 

不过,随着中美贸易扩大,人员交往增多,邱建国的生意不但没有扩大,反而日益缩小,究其原因,是中国大陆一波一波生意人,更具有国际眼光,立足中国大陆,借助中国经济起飞,逐渐在中美贸易中取得主导地位。其中一些人在以前可能需要邱建国这种华人作为中介,甚至需要华侨帮助解决他们对环境的不熟与语言的不通造成的困难。但渐渐地,他们都能够直接做生意了,有了经验也有自信。这当然和中国经济腾飞,以及中国人在国际上的地位提高分不开。中国在WTO后,经济发展迅猛,再一次创造了经济奇迹,令世人注目。

 

邱建国在生活不错时,一度成为95级同学羡慕的对象,每次有同学到美国纽约,他都会抽时间陪他们逛街,陪他们去参观自由女神像,告诉他们那著名的典故:“当那些一无所有的人来到曼哈顿,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自有女神像,他们来到这里,有自由有机会有梦想,一代又一代人都实现了他们的“美国梦……看上去他在讲故事,其实他在讲自己,都是同桌四年的,谁看不出呢?

 

不管时间多紧,邱建国都不会忘记拉来纽约的同学去他在长岛的别墅——“美国梦”的见证。那些同学都很羡慕他的小别墅,但不久后,也出现了小问题,就是那些来过一次的同学再次来到纽约时,看到邱建国的房子还是那一栋时,开始表现出惊讶的表情,他们会说:“我在中国的房子越住越大,我开的小车已经比你们的美国车还好,是德国的奔驰……可你怎么总不换房子、不换车啊?”

 

邱建国当然也感到了一些冲击,有些茫然。但由于工作太忙,他始终没有回国去看看。还有一个原因,他要尽快完成美国的“移民监”,拿到美国绿卡后,接着等七年再领美国护照。没有美国护照的“美国梦”是不完美的。

 

随着生意渐渐差起来,来的同学越来越富有的样子,让邱建国越来越不舒服。他已经不再带同学去他家了,那个几年前值得炫耀的别墅,看在中国来的同学眼里,也越来越寒酸。更有甚者,有几次吃饭,由于价格太贵,邱建国在付款时稍微犹豫了一下,结果是中国来的同学抢先付款结账的。同学说,我们公司可以报销,邱建国也就顺水推舟。再碰上同学要去贵餐厅时,他甚至主动问人家:“可以报销吗?”那意思是说,如果能报销,他就不请客了。看在同学眼里,他是越来越寒酸了。

 

毫无疑问,在这个过程中,邱建国和同学们一样,都感觉到他经济地位的大幅滑落。只不过,他并不愿意承认,更不愿意让同学们看出来。

 

直到有天,邱建国生意上的困境达到了无法掩盖的地步,贷款的房子都快要保不住,到超市只能买鸡翅膀,车坏了不敢去修,就在这个时候,美国税局突然对他进行查税。要知道,在美国的华人由于不太了解美国人对税收的严谨,有时也为了占点便宜而忽视了一些法律问题,常常惹上税务麻烦。当美国税局发现了邱建国偷税漏税记录后,给他开了一张他无法承受的罚款单。这张罚单让邱建国一度陷入绝望。他计划过想偷偷潜回中国,放弃美国护照;他甚至想到了自杀,但都没有胆量付诸实施。死他没有胆量,回去,他没有这个脸面和勇气。

 

就实在这个时候,美国政府“某部门”人士突然找到他,向他伸出了援手,条件并不苛刻,只要答应能够力所能及的为国家服务,就可以了。这里的“国家”,当然是邱建国已经加入了国籍的美国。邱建国想了一下,说,“既然已经宣誓加入美国国籍,当然应该为国家服务,但他出生在中国,生长、受教育都在那里,他对中国同样有深厚的感情——他提的条件就是:只要不损害中国国家利益,不危害中国国家安全,不做对不起中国人的事,他一定会尽全力为美国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服务。”

 

美国相关部门人员一开始感到为难,声称要请示上面,于是,来找邱建国的两人打了一通电话,并私下嘀嘀咕咕商量了好一会,取得了共识。他们走向邱建国说:“上面说,完全没有问题,中美两国是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为美国国家利益服务,并不一定要损害中国国家利益。我们可以双赢。”

 

作为双方谈好的条件,相关部门解除了税务部门对邱建国的罚款与惩罚。邱建国说,这个时候他其实已经知道了“相关部门”是什么部门,因为在美国生活这么久,他当然知道,美国总统和国务院国务卿,以及国会任何一位重量级议员,甚至美国大法官,都无权干涉税务部门执行税务法律——除非为国家利益和安全工作的中央情报局!

 

邱建国被从财政困难中挽救过来,虽然生意也没有恢复,但他不用倾家荡产了,他和爱人各找了一个小职员的工作,兢兢业业,一个星期五天,一天八个小时,朝九晚五,工资刚刚够房贷与孩子上学,以及每个星期天到超市买一大车牛肉、鸡蛋、鸡翅……星期天不敢去唐人街和法拉盛吃中餐,但孩子喜欢的麦当劳和肯德基还是可以吃过够的。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只不过,邱建国心里一直有一道阴影,他没有忘记,那些救过他的人会让他干什么。他总在等另外一只鞋子落地。

 

终于有一天,距他们第一次相见有半年之久,那两个人再次找到他,邱建国紧张了半年,终于又见到他们,反而不再紧张。他冷冷地问他们,“有什么事?”

 

那两个人倒也客气,只是说,“请他谈谈自己以前在大陆的生活。尤其是大学时的生活。”

 

邱建国以为他们想缓和气氛,故意拿那些鸡毛蒜皮的事来作为开场白,他就放顺水推舟,讲起自己大学时代与他的那些同学们。邱建国之所以愿意讲,是因为他也有些怀念那些老同学了,要知道,在他生活频临破产被这些人挽救过来后,他就不再好意思见老同学了。当有同学来纽约找他,他都会说生意太忙,在洛杉矶呢,有时甚至说自己到南美洲了。同学们总是找不到,自然就少找了,但同学们都以为他生意做大了,不太有时间应付老同学。对他不满的同时,又夹杂着羡慕忌妒恨。

 

邱建国是一位重感情的人,谈起这些同学,他还记得清清楚楚,但谈着谈着,他就发现,这两人对他老同学还是很了解的,他们尤其关心邱建国那些分配到政府部门工作的老同学们。他们一个一个问,邱建国说他对他们这些同学也不太了解,毕竟多年没见了。来者说,不是说现在,想了解一些这些人以前在学校的事,例如你印象最深的是什么啊,他们都有哪些优点缺点啊,有没有人有可笑的毛病啊……

 

这个邱建国当然不忌讳聊,也喜欢聊啊,谁不知道同自己一起四年的老同学身上那一堆的老毛病?而且这个又不涉及国家利益和安全,能聊多久就聊多久吧,如果这样就算是报了中情局为自己解脱困境的作为,倒也很轻松……

 

这是第一次。后来又聊了四五次,一次比一次时间长,一次比一次聊得深,到最后,邱建国发现,这两人对他老同学的了解,已经超过了他自己。但他一直搞不懂,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毕竟,自己的老同学中,除了一位市委书记夫人外,没有什么达官贵人呀。

 

51

 

终于有一天,那两人过来时告诉邱建国,今天不是来聊老同学的,是来布置任务的。邱建国一听“布置任务”,立马又紧张起来。但等到他们布置完任务,他又在轻松中有些好奇。原来这两人布置的任务是派他回国同老同学们聚一聚。

 

邱建国毕竟也是中国教育出来的,在这两人找到自己后,他也多次在互联网上收集有关情报战的八卦看,听到他的任务是回去见老同学后,他第一个反应就是,派他回去从老同学那里收集情报。他有些反感地问:“让我从老同学那里收集对中国不利的情报?这违反我们当初的协议吧?”

 

两人都愣了一下,想起那份协议,其中一位笑着说:“我们美国人是有契约精神的,也最重协议,当然不会违反。让你回去聚一下,就是聚一下,不用做其他事。而且,这次组织同学会的费用,全部由我们出,暂定五万美金的预算,不够可以补加。至于想怎么用,中国的情况你比我们熟悉,你自己决定,给我们一个预算就可以了,超出的部分回来后可以实报实销。”

 

邱建国心里可犯嘀咕了,怎么有这样的好事?但是事实证明,确实有这样的好事,直到他自己的老同学,被谋杀在他出钱召集的聚会上,他亲手安排的房间里,他才感觉到问题可能没有他想得那么简单。这也是他很快就愿意同安全部门合作的原因。

 

“真的什么条件也没有?”胡处长好像普通聊天一样,关心地小声问,“你再想想?例如说,在日程安排上啊,房间安排上啊,什么的。”

 

“嗯,这个倒是有,但算不上条件吧,”邱建国说,“我拿了经费,要办一场活动,肯定应该告诉他们安排些什么活动和项目,多少人住宿。”

 

“包括什么人住什么房间?是否用他们的身份证登记住宿这些细节,你也都要报给他们?”胡处长盯着邱建国的眼睛问。

 

“这个——他们是提了一些要求,虽然有些奇怪,但我认为这也没有什么。”邱建国说完,显然也不自信了,补充道,“我不知道这个和命案有什么关系,也不犯法吧?”

 

胡处长严肃地说:“用假身份证登陆酒店可能只是违规,不犯法,但如果这样做的结果是导致了一场谋杀,掩护了凶手,甚至造成了一起对国家安全的重大破坏事件,那就不是普通的犯法了。同样的道理,如果这次你用国外情报机构在中国组织聚会的目的客观变成了损害国家安全与国家利益,你已经严重触犯了国家安全法。唯一能够帮你减轻罪责的,就是立即配合我们工作,将功补过。这一点你可以问你的老同学。”

 

邱建国用颤抖的手擦头上的汗,旁边的警察及时递给他纸巾。说声谢谢后,他看向杨文峰,杨文峰向他微微点头。他低头沉默了一下,转向胡处长说:“我一定配合一定配合……

 

“现在回答我,安排同学住房时,是你自己,还是那边让你不用实名登记几位政府官员的房间的?”胡处长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确保他能听清楚。

 

邱建国:“是他们要求的,我前面告诉过你,他们和我多次谈到我的大学生活,还有我的那些同学,包括他们现在的工作和职务。他们对中国目前的反腐形势很清楚,他们提醒我,要注意官员住房时,不要暴露姓名,万一碰上中纪委查房,就说不清了。他们对目前中国什么时候反腐,官员开始紧张,都比我还清楚。”

 

胡处长:“你和他们如何联系?”

 

邱建国:“使用手机信息、推特、脸书和电子邮件,还有微信……

 

胡处长:“怎么会用这么多?到底是哪一个?”

 

邱建国:“一会这个,下一次又另外一个,有时,同一个重要信息的几段话,会在上面不同的平台各放一段,接收者要把他们放在一起才是完整的一个意思。”

 

这次轮到胡处长擦汗了,要知道,加密的电子信息不难破译,公开平台上发送的密码信息也可以检索出来,但同时使用几个公开的平台,把信息当普通信息打乱发送,如果不是已经确定了目标,在海量的电子信息中,反而更很难理出头绪,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么强大的电子监控车停在酒店外24小时运作,都没有发现蛛丝马迹。不加保密,就是最好的保密。这是情报界真正最高的行为规则。

 

胡处长看了桌子上的手机,翻出一个外国人头像,在邱建国眼前晃了晃,问道:“你和布莱恩怎么联系?”

 

“谁,布莱恩?我不认识。”邱建国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杨文峰看出来,他第一次听到这名字。

 

“你进到中国后,同任何人,包括外国人有过任何联系?或者他们找到过你?你给他们过什么东西?”胡处长站起来严厉地看着邱建国,补充了一句:“好好想想,你知道对我们撒谎的后果。”

 

邱建国显然知道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他擦了下汗珠,肯定地说:“没有,我才来四天,一直在张罗聚会的事,酒店管理层中倒有几位外国人,这毕竟是外资五星级酒店,但我们除了谈租借会议室合同外,没有谈任何事。”

 

“你说假话的结果会是非常严重的,你同学杨文峰可以向你解释。”胡处长说到这里,有人敲门,两位便衣进来,手里提了一个大箱子。胡处长说,“你愿意接受测谎吗?”

 

邱建国看到两位警察已经在打开箱子,从里面取出了一部老式打字机的器具,稍微犹豫了一下说:“我说的都是真话,我愿意接受测谎。我没有犯罪吧,我需要律师吗……

 

杨文峰静静看着邱建国接受测谎,心里却翻江倒海,一点也不平静,序幕拉开了。序幕终于拉开了吗?

 

杨恒均 新致命系列三部曲之《致命计划》(4851章)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2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