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恒均的博客

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日志

 
 

致命计划(52-55)   

2016-08-05 11:35:44|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2

 

杨文峰从邱建国房间出来,有一种昏眩的感觉。昨天老同学相见的欢乐场面好像已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遥远,在他心中一直为人敦厚、积极上进,也是在美国不靠人际关系干出一番事业的邱建国,竟然如此深的卷入到一件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的间谍案中——事实上,整个同学聚会就是他在中情局授意下一首策划的!还有比这更令人震惊的?

 

虽说就杨文峰的推测,他并不是主谋,打死杨文峰也不会相信他是凶手,从刚才审讯看,他甚至没有直接参与到间谍行为中,但即便如此,按照国家安全法,邱建国的行为足足可以让他在监狱呆上五到十年了。怎么会这样?难道自己一直担心的要噩梦成真?

 

杨文峰突然感到不寒而栗,因为他想到,如果邱建国不是凶手,甚至不是主谋和行动者,加上各种加在布莱恩身上的监控,布莱恩也不可能是直接行动者,那么,凶手就一定另有其人。莫非酒店里、这层楼甚至同班同学中,还有为美国工作的?谁还来自美国?

 

他心中不愿意承认,但他还是想到了王媛媛也是美国过来的事实。他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个,但他还是感觉到王媛媛对他的同学不单关心,而且还很熟悉的样子。他强迫自己放下这个念头,让自己回到同学们中间。他最想知道的是,美国情报机关指令邱建国这样安排房间的目的是什么?这些官员莫非都成目标?什么目标,袭击的目标,还是情报目标?夏中周也是目标吗?为什么要杀人?

 

杨文峰都不知道是如何回到自己房间的,进门后他才发现王媛媛不在房间里,他记得离开时让媛媛回房间了。房间也被服务员打扫过了。由于出了那档子事,今天服务员打扫房间时,是有酒店保安陪同的。但即便对于打扫过的房间,杨文峰也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对了,桌子上的化妆品不在了。他突然冲过去,猛地打开衣柜,发现里面空空如也,王媛媛的衣物已经都被收走……

 

王媛媛走了?不打招呼,突然消失?杨文峰的预感又一次成真?他有些站不稳,扫了一眼房间,低头拨通王媛媛的电话,忙音,再拨,关机。他发送了一条信息:晚上一起吃饭啊,你到哪里去了?

 

然后他准备出门,去找王媛媛。这时电话响了,他以为是王媛媛,急忙接起来:媛媛……

 

话筒里传来熟悉的声音:“你到南昌路18号来找我,马上!”

 

杨文峰还没有回答,电话就挂上了。记忆中,这位对电话等一切电子产品极端不信任的周局长还是第一次给自己直接通电话。他用百度地图搜索了一下,南昌路离酒店不到十分钟车程,他顺手用手机叫了优步,然后下楼,车已经在下面等他。他告诉司机地址,离开时酒店时,他看到那部快递车换了一个地方,还在酒店门口停着……

 

53

 

南昌路18号。这是一栋闹中取静的独立别墅,从繁华的南昌路走过,一般人都不会注意。但对杨文峰来说,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这是国家安全部门常常使用的“安全屋”。

 

杨文峰敲门,一位女服务员开门,“杨同志吗?”

 

“是的。”

 

“请进,上二楼,右手第二个房间,周局在等你。”那中年女服务员简单明了,竟然没有一个多余的字,说罢转身做事去了。杨文峰发现那服务员腰间鼓起一块,竟然别着手枪之类的武器。

 

这栋小别墅的楼梯在客厅中央,杨文峰上楼时扫了一眼,发现五间房子的门都关着,但他能感觉到里面好像都有人。他注意到这栋别墅的墙和房门都加固了厚厚的防电子干扰膜,一种防电子渗透的金属薄膜。他按照服务员指示的敲了第二个房间的门。周局长的声音响起,他推门而入。

 

周局长一个人在喝茶抽烟,房间里有些呛人,杨文峰咳嗽了两声,周局长示意他可以开一点窗户,杨文峰开窗后,回到周局长对面坐下,开始打量房间。这是一个布置成有点像审讯室的茶室,而他就坐在被审讯的位置上。他突然感到有点不自在,当然这只是一瞬间的感觉。

 

“周局,你找我?”

 

“这事涉及到你们同学,我还得找你。邱建国的口供你都知道了,我也看了,你有什么感觉?”周局长开门见山。

 

杨文峰也没有犹豫,开口说道:“他被养兵千日,用于一时——但这一时却只是让他提供了机会与场所,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并没有撒谎,顶多隐瞒了一些让他难堪的细节。他显然只是个配角,他既没胆杀人,更不会亲自主导从事破坏中国国家安全的间谍活动。这点,我相信。”

 

“是啊,”周局长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杨文峰,亲自给他倒茶,说道,“那么,主角是谁?”

 

“主角是夏中周?还是布莱恩?还是那些没有用真名登记的老同学?”杨文峰边说,边在脑海里搜索了一长窜名字。

 

周局长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接着他的话说:“布莱恩不会到中国来唱主角,风险太大,但他出动当配角的行动一定很重要。夏中周我们做了调查,基本没有太多接触机密的机会,人际关系与社会关系也比较简单和清楚,已经排除了当主角的可能。至于说那些没有用实名登记的老同学,我们已开始在调查,几个小时内就会知道有没有问题……

 

什么问题?杨文峰追有点迫不及待。

 

周局长说:“我们把他们的名字输入国家安全大数据库,发现他们每个人都能接触到有关南海的机密材料,这一点倒是符合我们获得的情报,但问题是,他们任何一个人都只能接触到机密的一部分,这就很让人费解。你知道,西方尤其美国这样大国的情报操作模式,除了技术情报他们占优势外,在人力情报方面,一般来说,都会集中力量打进重要部门,拉出最重要的人物。就拿这次有关南海的情报,他们只要在北京或者省政府机要室想办法收买一位领导或者机要员,就可以获得想要的重要情报……

 

“但,”杨文峰打断周局长说,“在北京发展一位领导干部,或在南方负责南海到省级政府拉拢一位机要员,很容易吗?”

 

“当然不那么容易。”周局长喝了一口茶,“这些年,我们的保密工作大幅度加强,包括对涉密人员管治与教育相结合,机密材料的管理也日益规范化、制度化,确保不会一人出事就造成机密泄露的情况发生,尤其对涉及到南海问题的机密,我们更是不敢掉以轻心。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想要拉出一个掌握全面机密的领导或者机要员为他们工作,几乎难于登天了。更别说,我们对这些人的保护措施,也几乎达到了滴水不漏。”

 

“可是,”杨文峰说,“这些机密文件也毕竟是从下面各个部门送上去的,如果发现对上面最坚固的堡垒无法攻破,那么转而针对下面各个部门的小领导和一般机要人员采取各个击破的方式,是不是要相对容易一些?”

 

“果然是杨文峰,你和我想到一起了。”周局长欣赏地看着杨文峰,“这其实就是大数据情报收集的最重要一个方面,只不过一直停留在理论层面。实际这样做,并不容易,而且这打破西方国家做情报的规则。没有一个国家的情报机构,会为了获取某种情报,从下面撒网,而且撒得如此之大,这是要打一场全民的情报战?难啊,毕竟,要从一个人手里获得情报,比从几个甚至十几个人手里要容易得多,毕竟策反一个人比策反一群人风险要小很多。所以,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和特别便利的条件,西方国家要在中国打人海战术的情报战,可能也不容易。”

 

杨文峰思索了一会,说:“但如果要从上面,或者从一个人手里无法得到想要的,那就不能不从下面众多人中套取零散的情报,然后合而为一,这并不是一个选择题,而是他们不得不如此。我同意周局长您说的,很可能他们就是要打一场人海战术的情报战,用人海战代替攻坚战。”

 

周局长点点头表示同意,他说:“我们已经对你的老同学做了详细的调查,发现这些人掌握的有关南海的机密,如果一起被泄露出去的话,已经足够对我国国家安全造成严重伤害。可我怎么也想不通,美国的情报机构,会想到这个办法,更想不通,他们如何实施这个办法?他们有什么办法能够让这么多受过良好教育、也是在党培养多年的领导干部,同时为他们服务?这完全有违常理,冒的风险也太大了。难道这就是所谓传说中的不同寻常的‘致命计划’?“”

 

“呵呵,”杨文峰看到周局长眉头紧锁,心里不免有些得意,也就得意忘形起来,语带嘲讽地说,“周局,想不到吧,人海战术一向是贵党的战略战术,没想到人家现在反其道而用之?”

 

“贫嘴!”周局长说着,翻看了桌子上的一卷卷宗。

 

54

 

美国中央情报局“致命计划”作战室。

 

戴维斯喜形于色,很少有地对部下露出了微笑,他说:“第一次计划能够如此顺利,是非常成功的,等到布莱尔回来评估后,我们可以全面推出了。”

 

“头,”佩特尔察言观色,也喜不自禁地说,“这都是你的高明,否则我真不知道要在对华情报中做多少无用功,如何对付这头睡醒的狮子,像头——脱缰的野马?不,冲出了笼子的狮子,哈哈,不过,这次错选一个目标,不得不采取清除行动,还是冒了风险。”

 

戴维斯点点头道:“‘致命计划’看似不可能的任务,但其实只要有计划,并熟练掌握中国国情和政治动向,运用起来不但成本小,而且一击得手,颠覆了以前情报工作的俗套,针对中国的崛起,成为我们最有利的武器。总结这次经验和教训,在选择目标上既要放开,也要谨慎。我们要结束中共利用大批华人对我们展开铺天盖地对大数据情报的时代,我们要反击了!”

 

佩特尔心情激动,深表赞同,他对戴维斯献媚地说,“是不是该通知诺拉德上将,我们已经得到了所有相关的资料?让他们国防部分享一下我们的成功?也方便他们提前做准备?”

 

“不用,”戴维斯制止他道,“我必须看到那些资料!要确保带出来的过程中万无一失。最艰难的部分已经完成了,我们不能功亏一篑。”

 

“是,头儿。”佩特尔对戴维斯的智慧和谨慎更加佩服了。

 

55

 

南昌路18号。

 

如果可以从远处观察的话,这一老一少真像正在促膝谈心的父子两人。可惜,这个别墅的所有窗户都是被特殊材料封闭的,连电子信号都无法传出,更不用说肉眼观察了。周局长和杨文峰还是你一杯我一杯地喝着功夫茶,茶水越来越淡,谈性却越来越浓,问题也越来越深。气氛——也越来越紧张……

 

杨文峰说:“‘ ‘致命计划’能够把布莱恩这样的老牌调到广海市,一定有不同寻常的地方。但如果中央情报局利用邱建国提供的平台,试图对我的老同学进行全面的情报渗透,我也有些想不明白,这不但颠覆所有传统收集情报的做法,而且,美国人也做不到吧,这样的人海战术的情报,比攻坚战不是更困难?”

 

“我也这样想,所以才想不通,叫你过来。”周局长深有同感地点着头,“我刚才合计了一下,拉拢我们的人员无非这么几种方法:晓之以理——对我们的干部做洗脑,你怎么看?”

 

杨文峰摇了摇头说:“不成,我的同学都是从小学到大学受到爱国主义教育的,要想保证一半成功可能都不容易。”

 

“那么,动之以情呢?”周局长继续问。

 

“也不靠谱,”杨文峰继续摇头,“这些靠色情间谍与感情拉拢的,对我这几位无论家庭和感情生活都比较满意的年轻人,恐怕更难,更何况,天下美女都在中国,都在咱干部身边,中情局能找到什么货色引诱我们干部下水——不,上床?”

 

“嗯,严肃点,”周局长轻声呵斥道,继续分析道:“那剩下的就是美国人最常用的授之以惠,用金钱收买?”

 

杨文峰更加使劲地摇着头,说道:“且不说我这些同学的经济条件都很好,就拿美国那边来说吧,过去多少年的经验显示,他们在金钱上并不大方,如果是为了拉拢其中一位重量级的,动用上百万美金,可能还有些作用,但对这么多,他们不可能拿出几百上千万美金,而且,他们不是不会算账,一位基层官员手中可能有他们想要的某几份材料,但一旦他们拿到材料,那些级别的官员基本上对他们就没有多大用途了。这种情况下,他们也不会花大钱的,顶多出到几十万美金。几十万美金对于我们干部,那算钱吗?”

 

周局长眉头紧锁地听着杨文峰分析,并没有打断他,目光里流露出忧虑之情,他点点头说:“按你说的,授之以惠对你这几位同学更不适用,从他们的经济条件来说,上百万美金恐怕都无法让他们动心,更不用说引诱他们冒叛国罪的危险了?”

 

杨文峰点头却不说话,周局长眉头皱得更深了,喃喃自语道:“他们连几十万、上百万美金都看不上?他们的经济条件有那么好吗?

 

杨文峰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如何回答,只好说:“你了世界,但好像不太了解中国啊,你清楚敌人,但好像不太清楚同志们啊。”

 

杨文峰边说边观察着周局长的表情,但周局长并没有要打断他的意思。不过,他知道应该适可而止,于是识趣地停下来。两人继续闷头喝茶,周局长抽烟,杨文峰咳嗽,房间里有烟雾,也有茶水的雾气……这时,有人轻轻推门,进来的是一位穿西装的年轻人,他把一份材料恭恭敬敬地递给周局长,周局长戴上老花镜,看了起来,把杨文峰丢在一边。足足有一分钟,周局长放下材料。从眼镜上看着杨文峰,问:“这些都没有办法诱惑你的同学背叛国家,还有什么?你了解他们,应该有看法吧,谈谈吧。”

 

杨文峰好像一直在等周局长这样说似得,并没有犹豫多久,开口道:“周局,用你说的‘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授之以惠’确实有些行不通,但会不会有其他更简单更有效的办法呢?例如,对于李纪灵局长,也是我同学中官职最高的一位,受党教育多年,政治觉悟比我们其他同学高得不是一个级别,我相信国外情报人员很难对他进行洗脑;至于说钱财,他们家比较富裕,有一个官至副省长的岳父;色情间谍的代价也许太大,再说,美国能找出什么长得像样的色情间谍来吸引中国的官员?中国这边的美女要远远多过美国吧?对付他这样一个只不过掌握了一些南海民用资源的人,美国情报手段可能面临高不成低不就的困境……

 

周局长点头,示意下继续说下去。

 

“可是,”杨文峰停了一下,好像在评估是否应该说下去,然后话锋一转,“这里我们讨论的都是传统的情报手段,也许有更方便快捷的办法,更符合中国的实际情况,一直以来被我们也被国外忽视的?我们都知道,这位老同学在学校就显出了好色的本性,毕业后虽然娶了一位副省长的女儿,可这毛病并不会因为当了局长、娶了副省长女儿就会改掉,我们同学都知道他这毛病,估计他们局里也都知道他这毛病,国外情报机关如果盯上他了,能不知道?估计,唯一不知道或者假装不知道的,只有他的妻子和那位副省长……

 

“哦,你继续。”周局长饶有兴趣地盯着杨文峰。

 

杨恒均 新致命系列三部曲之《致命计划》(5255章) 待续 小说已连载三分之一,渐入佳境,也希望读者可以认真思考,一起破案,寻找真凶。


杨文峰向大家推荐一款国外原装进口的红酒,请点击进入购买:老杨头的红酒屋

  评论这张
 
阅读(12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