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恒均的博客

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日志

 
 

致命计划(56-60)   

2016-08-06 12:41:50|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6

 

刚刚回家不久的李纪灵心情不太好,坐在楼上书房里闷声不出,妻子以为是因为自己找上门去让他难堪了,还在想方设法说服他、挑逗他。

 

李妻坐到他腿上,嗔怪道:“人家确实担心你啊,马上就要进市领导班子了,我不看紧点,你要一个行差踏错,就不是你一个人,还有我们这个家,还有我爸可能也受影响。”

 

李纪灵想推开她,但没有成功,他烦躁地说:“知道啦,你能少啰嗦一点吗?升职升职,除了升职,就没其他的了?我们是同学聚会,叙叙旧嘛,你盯这么紧,让同学们笑话我,有意思吗?”

 

李妻:“好吧,我今后也注意一点,你出门一定要记得我的规定,晚上不能关手机,睡觉前要视频,我就不这样了……

 

这时有人按门铃,保姆开门了。李妻站起来,从窗户看下去,匆匆下楼。来到大院门口,保姆正阻止四位穿西装的魁梧男士进入。李妻拉下脸,走不去问什么事。其中一位西装出示了手里的证件说,“我们是国家安全局的,带李纪灵局长去协助调查一件案子。”

 

李妻一下子没有回过神来,她不由自主地朝楼上窗户看去,发现窗帘后面李纪灵地脸色比平时苍白了很多,她心里有些慌张,但很快让自己冷静下来。她掏出手机准备拨打电话,被其中一位西装制止。

 

“你们想干什么?我要给我父亲打电话。”李妻的声音比较大,正好被走出来的李纪灵听到。李纪灵冲几位西装走来,竭力保持着冷静,但心里可不平静。如果是穿制服的警察,他们可能是为了谋杀,但如果是西装,那就不妙了,他知道有两个部门的执法人员喜欢穿西装:国家安全部,纪律检查委员会。这两个部门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一旦沾上,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摆脱了。

 

他强装镇静,示意站一边去,冲其中一位带头的西装说:“你们确定是找我?”

 

“你是李纪灵李局长吧?请你跟我们走一趟。”那位带头的说,“我们有对你家进行搜查的搜查令。”

 

然后他根本没有等李纪灵反应过来,对另外几位西装说:“进行搜查,带走电脑和所有手机电话。”

 

然后向李纪灵伸出手:“交出你的电话吧。”

 

李纪灵犹豫了几秒钟,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交给西装。西装接下电话,沉声道,“我说的是你所有的电话,包括那些不登记在你名下,平时都很少开机的。你不需要我们搜出来吧?”

 

李纪灵从上衣口袋里又掏出一部,递过去这部时,他几乎就跨了。没想到那办案人员又开口了:“你还有两部呢?在单位?一会我们一起去拿。”

 

李纪灵几乎站不稳了。回到二楼抱住女儿的太太默默看着院子里发生的一切,心里想:管这么严,还是出事了,父亲当时给她交代的没错:“既然选择了一位官场上的丈夫,就要随时准备着这一天的到来。她以为有父亲的庇护和自己的每日督促,丈夫会避免这一天的,可还是来了。虽然她并不知道这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及是什么性质的。”

 

57

 

“李纪灵已经招了。”周局长把桌上的一叠材料轻轻推到一边,好像这是世界上最轻松的一件事,杨文峰却有些回不过神来。

 

“什么时候?”等他回过神来,问道。

 

“就在刚才。”周局长淡淡地说。

 

杨文峰目瞪口呆,两人坐在这里才多久?虽然每二十分钟就有一位西装敲门进入,把一叠材料轻轻放在周局长桌子上,杨文峰非常好奇这些材料的内容,但他始终连目光都没有落到那些材料上——很显然,刚刚送进来的那份是李纪灵的招供书。那么第一份送近来的材料是关于什么的?下一份送进来的材料又会是谁?杨文峰惊讶于国家安全部门的效率,也颇感不安,担心自己的同学们被屈打成招。这不安和担忧显然没有逃过周局长的目光。

 

“非常时期非常事件,为了国家安全,我们不得不采取特殊手段和方法。”周局长依然语气平淡的说,随后小口喝茶,没有看杨文峰。

 

58

 

一间没有窗户的审讯室。李纪灵坐在被审问的椅子上,对面是两张台灯,和两位制服警察、两位西装安全人员。

 

“说吧,我们已经确切掌握了你传递机密文件给境外情报机关的证据,只不过我们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样做。我想,对于你,不用再讲什么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了吧?你懂得我党的政策。”那位主审讯西装便衣,显然已经彻底攻破了李纪灵的心防。

 

“他们,”李纪灵沮丧地说,“他们透露了我和、和——”

 

“你的20岁小情人,这个不用难为情,我们掌握你至少同七八位20岁女孩子有染,其中广海在校大学生两位,一位还没成年,一位是你们局刚入职的工作人员,还有三位社会人员,目前你同时保持不正当性关系的有四位,我们都很清楚,但那是纪检委该处理的,我们不感兴趣,你就简单明了地交代我们想知道的问题。”那审问者好像对李纪灵的风流韵事根本不感兴趣。

 

这倒让李纪灵很意外,他听说,那些人就对这个感兴趣,反复问,深入挖,弄得你羞愧难当,悔不当初,当你尊严扫地的到时候也就彻底精神崩溃了,也就泪眼模糊、无所不谈帘。他不知道是该感到高兴还是更郁闷,要是拿到以前,一个堂堂的局长同几位女孩子有染,算个球?更何况,他可不是白白睡她们,一般都是帮她们或者家人解决工作问题,更不用说现金回报了,对他这样的职位和家庭,这简直是慈善工作啊。但这一年来风云突变,中南海来了新主人,以前茶余饭后官员们拿来打情骂俏的风花雪月纷纷被冠上“通奸”的罪名,说拿下酒就拿下了。唉,也许早该听岳父大人的话,下海经商,当个二流甚至三流的“太子党”,办个美国澳洲再不济香港的身份,哪里会有今天?

 

不过现在不是反思也不是后悔的时候,他很清醒地认识到,坐在对面的警察既然连这些都清清楚楚了,他其他的秘密就不是秘密了。

 

他不敢看审讯者道目光,低头嗫嚅道:“是,他们录下了我和一位20岁情人的床上录像,声称如果不提供他们想要的——材料,就把这些录像传给我妻子,我岳父,还会在网上公开……他们甚至已经做好了标题为“三分钟超强局长”的视频发给我,你们也在手机里看到了……

 

审讯者问:“他们用什么联系你?你录下他们声音了?见过他们?传给他们哪些文件和内容?”

 

李纪灵看了眼桌子上厚厚的材料和自己几部手机,不再犹豫地一一回答:“用手机联系,我根据他们的要求把他们要的这些材料一一拍照传给他们,但不是用一个手机,好像我每一个手机号码他们都知道。他们和我通话的声音很金属,应该是通过了语音变音器之类的,我从没见过他们,甚至不知道他们是男是女,有几个人。他们在同学聚会前发给我视频,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拍到的,但如果上到网上,我肯定完蛋了……

 

“你肯定完蛋了!你活该完蛋,可你——,”连那位有些经验的主审管都有些感情用事了,“你自己完蛋就完蛋,可你竟然把这些国家机密都双手供人,你让多少国家的心血、让多少人的努力都和你一起完蛋?已经严重损害国家安全与国家利益?你管不住自己的鸡巴,造成的损失有多大,你知道吗?”

 

“我知错了,”李纪灵哀求道,“能不能不要告诉我妻子和岳父,副省长他身体最近不好……

 

那审问者霍地站起来,随即连他自己也忍不住气急而笑:“我说李纪灵,你早就不是和几位女性保持不正当的性关系那么简单,你严重触犯国家安全法,已经犯了间谍罪,叛国罪,你竟然还在担心你爱人和岳父知道?你几十年的教育都学了什么?你这局长是怎么当上去的?你不上七点钟的新闻联播、让全国人知道应该已是万幸了!”

 

审讯者“啪”的一声丢下桌上的卷宗。满脸疑惑的李纪灵抬起头,这时身边看守他的警察从两边走上来,给他拷手铐,李纪灵好像才回过神来,举起带着手铐带双手,捂住脸啜泣起来……

 

59

 

“李纪灵全部招了,要不是我们今天非常忙,他甚至会把如何勾引、包养十几位20岁女孩子的事都一一招出来。”周局长嘴角露出嘲讽地说,用手指敲了敲桌上的材料,“这个稍后得交给纪律检查委员,我们今天最感兴趣的是他提供的那些材料。”

 

“他提供的那些材料?对了,他能提供什么?他只是广海市一位海洋管理局的局长。”杨文峰不解地问。

 

周局长叹息了一声:“他提供了这几年广海市水产管理局在南海上参与的所有项目资料。南海上好几个市镇属南沙管辖,无论是北京、国企、外省合作项目,甚至大量的军事项目,都要经过广海市这一行政关口,他提供的材料正是这些,稍微有情报分析能力的机构,就可以从他的材料中大体知道我们在南海的各个岛链上的项目与建设规划方案。”

 

“啊……杨文峰说,“而这些,国外情报机构竟然得来全不费功夫,只需要一个电话,几句经过变声器的威胁,就到手了,不费一兵一卒,也不用花费一块美元,真是天才的计划啊。”

 

“他们花了几毛钱人民币的电话费而已,哎,”周局长又重重叹息了一声,“如果单独看他的材料,也许并不那么严重,可是,如果他送出的材料,加上吴靓靓提供的那些,问题可能就相当严重了!”

 

杨文峰喝进嘴里的茶水,差一点喷到桌子对面三米开外的周局长身上。周局长平静地看着他,手里已经拿着另外一份部下刚刚送进来的厚厚的材料。

 

60

 

市委陶书记的夫人吴靓靓是在华尔购物中心被三个陌生人带走的。当时她在香奈儿店查看最新产品。几位要进来的黑衣人被保安拦住,保安说,“这里必须排队进场。”

 

黑衣人说,“里面人不多,我们可以进去吧。”

 

保安强硬地说,“不行,不在于人多人少,我们觉得你不能进就不能进。”黑衣人没有办法,只能等,但等了十分钟还不见市委书记夫人出来,他们失去了耐心,而且他们也看出来,不是因为人多,而是里面有重要客户在挑选,保安才挡住店门,怕影响重要客户的心情和购物环境而在控制进店人数。

 

其中一位亮出证件,“我们是警察,正在办案。”

 

那保安毕竟是国际大品牌的保安,轻蔑地说,“这里能有什么案子办?你们应该多去查一下假货、水货。”

 

一黑衣人说,“里面没有案子,里面有我们要带走的人。”

 

那保安一听就更乐了,说,“你们知道谁在里面吗?市委书记的夫人,你们是属他老公领导吧?每个月的这个时间段,是留给她的,其他人等一个小时就可以进了。”

 

黑衣人终于失去了耐心,大声说,“我们就是来带她走的!你如果再挡道一分钟,我们将以妨碍警察执行公务立即拘留你。”

 

保安也强硬了起来,大喊一声:“警察也要讲究法治吧?你们能够强闯我们外企?对不起,请出示搜查令。”

 

保安的喊叫招来了一群人围观,旁边的几位保安也加入到保卫国际品牌的行列,几位西装便衣一看,情况不妙,退也不行,硬闯也不恰当,已经有几位群众打开了手机摄像,准备拍摄警民冲突。正在左右为难之时,一位办案人员灵机一动,走向保安,附在他耳边轻轻说:“我们是中纪委的,正在办案。你懂的!”

 

那保安一下子懵了。赶紧躲到一边,还在不停哆嗦,喃喃自语道,“艾玛,厉害角色来了,也不早点告诉哥!为这两千块钱看门费,哥可不值得同阎王作对,闪人闪人。”

 

三位黑衣人迅速来到吴靓靓身边,亮了证件后说,“请跟我们走,协助调查一件蓄谋泄露国家机密的案子。”

 

吴靓靓一听,腿都吓软了,手里上万元的名牌包掉在地上,服务员心痛地迅速拾起来,放回原位。

 

杨恒均 新致命系列三部曲之《致命计划》(5660章) 待续

 

请大家根据自己对人性、人心“七宗罪”对理解,结合中国现实,同老杨头一起推理,走向高潮,脑袋不够用?推荐几款国外代购产品(点击进入查看):

 

阿拉斯加红参是纯天然的冷水参

 

美国野生海参—冰川小黑刺

 

强烈推荐的法国、澳洲、智利原装进口红酒

  评论这张
 
阅读(17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