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恒均的博客

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日志

 
 

致命计划(61-64)  

2016-08-07 12:55:18|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1

 

“吴靓靓也招供了?”杨文峰惊讶地问,“不会吧,你们有没有行刑逼供吧?”

 

周局长摇摇头,说:“她死活不肯说,我们软硬兼施都用上了,但她就是不说。让我们暂时无法评估她可能泄了哪些国际机密,对我们损失有多大。我们只好采取其他办法,从他丈夫那里入手。”

 

这时,又一位黑衣西装敲门进入,递给周局长一份两页纸的打印文件。周局长扫了一眼,皱起了眉头。然后放下两张纸,杨文峰注意到,不停有人拿文件进来给周局长,此时桌子上有了厚厚的一叠。周局长看到杨文峰在观察桌子上的文件,也没有在意,缓缓地说:“吴靓靓丈夫陶书记有把文件带回家的习惯,当然这也是允许的,而且都做了严格的登记,这两张纸就是过去三个月陶书记带回家阅读的文件中涉及到南海与国家安全的目录,如果是三个月前吴靓靓就开始偷拍或者复印文件的话,我们的损失不可估量,但愿他是从两个月前,或者一个月,一个星期前开始被境外情报机关收买的,那样的话,我们的损失还小一些,但由于他丈夫负责本市的全面工作,他带回去的文件涵盖了中央对南海的总体规划,这些可是李纪灵连看都看不到的机密。特别糟糕的是有一份文件原件遗失,而这份文件如果原件泄露出去的话,会被一些国家在国际上展示出来,在海牙国家法庭上对我们不利,可能会有无法弥补的损失。”

 

周局长说到后来声音渐渐小下去,杨文峰第一次看到有些疲惫的周局长垂头丧气的样子,这让杨文峰觉得难受。

 

杨文峰站起来,沏茶,给局长倒满一小杯,然后给自己倒满,问:“周局,你刚才说吴靓靓被收买?”

 

“我也不能确定,已经查了他们家的财务状况,她应该不会缺钱花。但我们查出她的独生女儿在美国上学,才十四岁,在加州一家贵族私校读书。这些年她女儿读书应该花了不少钱,但没有从她账户上汇钱到美国的记录,那么谁帮她女儿付学费和生活费?我认为,很可能是海外情报机关帮了她这个忙。就在和你们一起的这两天,他多次同女儿通话,我们没有通话的内容,但有通话的时间记录……

 

听到这里,杨文峰所有所思,他打断周局长说:“我知道,们同学都知道,那是她的命根子和掌上明珠,当初送出去就是有点和郭青青别苗头。当时郭青青已经到了美国,而她却因为嫁给了办公厅的陶主任无法出国,她认为自己输了,于是要用女儿扳回一局。不过,周局你可能不太了解,一些官员把子女送出去读书,是不用自己出学费的,很多人送子女出去不但不亏钱,甚至还赚钱……

 

周局长打断杨文峰:“你等一下,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送孩子出去读书还能赚钱?”

 

杨文峰苦笑了一下继续道:“对啊,国内现在反腐倡廉这么严,哪个贪污腐败的官员敢在国内收钱?收到后银行不敢放,都放地下室,等于是给自己被抓判刑提供了物证人证,没人这么傻。但送子女出去读书,就可以以子女读书的名义在海外设立受到美国宪法保护的户头,通过这个户头,完全可以从各种利益相关者那里大肆收受‘学费’和‘生活费’,我听说有领导送儿女出去读书,一年下来,借学费、赞助、帮助之名,收了50多份儿子的‘学费’和‘生活费’。”

 

“荒唐!”周局长愤怒地拍桌而起,随机又无奈地坐下来。

 

杨文峰冷笑了一下,继续说:“把子女送出去了,就自然有了海外账户,就可以直接在海外收受贿赂了,而且方便转移资产了。我并不是说陶书记是贪官,但我肯定吴靓靓女儿读书是不需要他来寄钱的。我不会相信国外情报机关帮她女儿出学费,吴靓靓绝对不会为这点钱出卖情报,这个我比较有把握。”

 

周局长沉思着,眼睛里有复杂的表情。

 

杨文峰看了周局长一会,突然“啊”了一声,周局长抬起头询问地看着他。

 

杨文峰说:“会不会有人用她女儿来要挟她?要知道,现在也只有这个才可能让她在短期内屈服。”

 

“美国情报部门下作到这个地步了?”周局长嘴角露出一丝鄙视。

 

杨文峰说:“问题不在于美国是否能干出来,问题的关键在于,吴靓靓是否会相信。”

 

“什么意思?”周局长不解。

 

杨文峰解释道:“很简单,利用她女儿作为要挟,威胁她就范,并不一定要真做出对她女儿不利的事。在美国如果不是面临恐怖袭击等重大国家安全,情报局用这种方式敲诈勒索收集情报,恐怕媒体曝光后他们也受不了,所以说,他们这样做,只要起到威胁吴靓靓的作用,让她相信如果她不答应他们的条件,他们就一定会伤害到她女儿。她只要相信了,就会铤而走险的,美国情报部门也就不会真去做了。美国如果不去真的做,自然外界就不可能知道,那再卑鄙下作,我们也不知道啊。”

 

周局长插话道:“他们不怕吴靓靓曝出来?让事件成为丑闻?他们会冒这么大的风险?”

 

杨文峰说:“问题的关键就出在这里,按照各国情报部门的谨慎风格,几乎都不敢贸然采取这样下作下流的手段——利用对象国未成年子女敲诈勒索,因为你保不准被敲诈勒索的对象会不会一怒而曝光啊。可是,熟悉中国一些情况的人,尤其如果是我们自己的人出谋划策并主导操作这一计划,就非常清楚,一些官员如果自身有问题,不管是当裸官,还是利用子女出国方便收受贿赂,或者把海外子女作为转移资产的桥头堡,他们被敲诈勒索后,几乎铁定是不想、不会也不敢曝光的!”

 

周局长有些惊讶地打断杨文峰:“你这么肯定?在国家安全与国家利益面前,他们也搞不清国家和个人的关系?”

 

杨文峰斩钉截铁地答复道:“我敢肯定,这是我长期观察的一个结果。而说到吴靓靓,我都要强调,虽然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这样的人,但四年同学和多年的交往,我清楚的知道,如果涉及到她的利益,更不用说她女儿的安危,她一定会挺而走险,一争到底的。”

 

“你完全靠自己的推测判定她可能受到了海外情报机关的敲诈?”周局长问。

 

“也不全是,”杨文峰说,“今天早上我同学张军突然问了我一个奇怪的问题,他说朋友的女儿在美国,有黑社会敲诈父母提供保护费。张军自己没有这么亲的女孩在美国,她也没有时间或者闲心关心其他人,除非这个人是领导……

 

“张军也在我们控制中,这个很容易问出来。”周局长在一张纸上写下了几行字,按了桌铃,进来一位西装,接过那张纸,离开了。

 

“你们为什么抓张军?”杨文峰问。

 

“不是抓,请他协助调查。因为他同这几位没有登记姓名的同学都非常熟——实际上,他已经坦白交代,他一直给李纪灵和吴靓靓输送利益,行贿数额高达一千二百万元。”

 

杨文峰大吃一惊,随机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对周局长说:“周局,这不是你们管的事,是不是放他一马?张军人真的不错……

 

“乱来!你以为你是谁?看到这些人胡作非为,虽然不涉及国家安全,我能睁只眼闭只眼?你这些年都沾染了这么多社会坏习气,学会说情了?长进了啊,杨文峰!”周局长抽了口烟,看杨文峰吓得不敢说话,才让烟雾慢慢从嘴里吐出,等到烟雾慢慢消散后,他说,“你同学中,最奇特的是陈艳丽……

 

“啊,你们连她也抓了?”杨文峰惊讶得只差跳起来了。

 

周局长说:“告诉你不是抓,是配合调查,不过对于这个陈艳丽,恐怕配合调查已经变成了逮捕……

 

“逮捕?她怎么了?”杨文峰问。

 

“她泄露南海多个项目的财政预算!”周局长说。

 

62

 

一间没有窗户的审讯室。

 

审讯官是对自己听到的感到不可思议,脸上的表情有些夸张,这已经是他问第三遍了:“陈艳丽,我没有听清楚,或者我没有弄清楚,必须得再问你一遍,你要对你说的话负责。”

 

坐在审讯椅上的陈艳丽点点头,她脸上的化妆品弄得脸都污了,应该是很哭了一阵子,间隙间还有抽泣声。

 

审讯官放缓语速一字一句地问:“你说一个人给你发了一条微信,要求加好友,你加了他。然后他给你说了一段话,发了几张图片,你就按照他的要求,把他要的保密资料通过微信发给他了?”

 

“是,”陈艳丽抬头看了一眼,又低下头。

 

“那段信息说的是,”那位审讯官拿起一张纸,显然是他前面记下来的,念道:“陈小姐,就我所知,你在广海市就拥有八套房子,其中四套在你母亲的名下。作为财政局一位小科长,你父母兄弟还在农村里,你觉得我们公布出去你的房产信息,会有什么结果?恭喜你,广海市一号‘房姐’即将诞生!”

 

审讯官停了一下,说,“给你发的几张图片是你八套房子所在小区的照片,对不对?”

 

“对,”陈艳丽抬头看了一眼,又低下头。

 

“然后,你在回复的信息中问他,你是谁?”审讯官边核对手里的材料边说,“他回答说,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也不要问我到哪里去,更不要问我我是谁。只要记住,如果不按照我们下面的要求提供你所知道的,三天之内,我们让你的名字、职业和房屋信息成为微博热搜第一名,不用出钱,就让你成为百度竞价广告第一名……然后,他们发给你他们想要的材料,包括财政局关于南海所有项目的拨款记录和预算?对不对?结果,你乖乖的在他们规定的时间里,通过微信发给了他们。我说的有出入吗?”

 

“没有了。”陈艳丽抬头看着审问官,眼里充满了可怜巴巴的表情。

 

“文字是清楚的,我们也记下了,但我还是不太明白,”审讯官是真的满脸疑惑,想搞清作案动机,“你和这个发信息的人没有任何其他的来往,你也对他的任何情况毫不知情,可你竟然在一两条微信之后,在一天之内,做出了泄露国家机密的决定,满足了他的要求?”

 

“是,我不知道那是泄露国家机密,我们那些资料也不是太保密,虽然上面印了秘密两个字。”陈艳丽答道。“可如果他把我的资料传到网上,我就完了,是他们逼我这样做的,他们是魔鬼!”

 

陈艳丽眼里露出了惊恐之色,让审问官有些哭笑不得,过了好一会才叹息一声后说道,“你真糊涂,你那些房产资料本来就不是什么秘密,只要到房产局网络上耐心搜索一下,或者托个熟人,就能查到,有什么值得害怕的?可你竟然因为这个就出卖国家机密,那才是你该感到恐惧的啊!”

 

陈艳丽没有说话,盯着审问官,好像还没有明白咋回事,但那眼神里分明表明,她其实一点都不糊涂。泄露国家机密如果不是夏中周命案发生,估计不会被发现,至少不会被发现得这么快,可如果人家把她八套房子曝光,两天之内她就死翘翘了。糊涂的是审判官啊。

 

63

 

“审问陈艳丽用了不到半个小时,创下了共和国审问泄密嫌烦最短的记录。”周局长露出轻蔑和痛心交杂的表情。

 

“令人痛心!”杨文峰心情也异常复杂地说,“我知道她在大学时就手脚不干净,但没想到到了社会上,参加工作后还没有改掉这毛病,更没有想到,这毛病竟然有一天成为危害国家安全与国家利益的致命弱点!”

 

“是啊,这些都是我们忽视了的。”周局长吸了一口烟,不知道是吐烟,还是叹气,长长一声响,说道,“张军倒是没有卷入泄密案,但他那乱七八糟的事,也让我们傻眼了。他利用你们同学中做官的获得项目,然后行贿,那些事连我们听到都觉得不可思议,脸红啊。”

 

杨文峰默然无语。但他的内心是痛苦的,虽然他钦佩周局长,但他们两人此时此刻谈论的竟然是自己老同学的命运。他能真正保持冷静吗?他脸上的表情也随着讨论深入变幻莫测。

 

当然这一切都没有逃过周局长的眼睛。他靠上椅背,沉思了一会,小声说:“看看这些人一身毛病,下探社会规则与道德底线,视法律如无物,我心痛啊。经过这件事,我发现,自身的毛病,贪污腐败,可能都不会同我们无关,而是与破坏国家安全和出卖国家利益也就一步之遥!”

 

周局长的话让杨文峰也陷入了沉思。他脸上的表情显然又引起了周局长的重视,周局长问:“怎么了?想到什么了?”

 

“我——”杨文峰欲言又止,看到周局长鼓励地看着自己的眼神,他还是说了出来,“你刚才的话启发了我,这些本来不属于你管,也管不过来的乱七八糟的事,其实同损害国家利益与国家安全只有一步之遥,我在想,悟出这个道理的不只是你,有人比你更早悟出来,而且——”

 

“而且付诸行动!”周局长突然重重放下茶杯,激动地说,“你是说中央情报局看到这些年我们个人和社会上发生的一些乱七八糟的事,从而利用起来,作为敲诈他们出卖国家机密与国家利益的手段?这就是利用我们一些人和社会的“致命弱点”来获得情报的‘致命计划’?”

 

“对,不过,这是你说的,不是我说的。”杨文峰也兴奋地站起来,随即想到致命计划的受害者都是自己的同学,又垂头丧气地一屁股坐下来。

 

但两人默默相对了几秒钟后。杨文峰想,周局长也许和他一样,从破案的角度来说,从线索中有了这样的思路,是值得举杯痛饮的,可这真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吗?难道不是个人,更是国家最悲伤的一件事?

 

杨文峰也看到了周局长同自己一样的心情,喃喃道:“第一次看到有人发现得了癌症,还这么兴奋的!”

 

64

 

“是的,你用的这个词‘癌症’很恰当,但过于悲观。”周局长皱着眉头说,“这个病不是治不好的,但得下决心,就拿反腐来说吧,说了这么多年,情形如何?这几年党中央开始下决心,就是要有壮士断腕、刮骨疗毒的决心。否则,我们这些部门可能会越来越忙,最后仍然无济于事。”

 

杨文峰认真听着,心中构思着一个场景,越想越害怕,他说,“周局长,如果美国的“致命计划”就是利用我们干部队伍中一些人的致命弱点,使用最直白的情报手段——敲诈、胁迫他们出卖国家机密,达到他们窃取中国机密,破坏中国国家安全的目的,那防谍反间就超出了你们的能力范围。“

 

“是啊!”周局长一拍桌子,把刚刚进门送材料的西装便衣吓了一跳,“我们并不清楚你同学身上有什么毛病,但情报机关掌握了,他们知道张军利用官商勾结赚钱,知道道貌岸然、靠婚姻上位的李纪灵局长好色成性,也了解到吴靓靓违反国家三令五申的规定,不经过申报就把子女送到海外留学,而且为了自己子女的所谓安全,可以不要任何原则,可以牺牲任何国家利益,他们还知道我们掌握预算机密的堂堂的财政局财务科科长原本是一个贪小便宜、手脚不干净的人……

 

“而这一切,”杨文峰补充道,“他们利用了另外一个贪图虚荣,破产了还不愿意告诉同学自己的处境,最后宁肯接受国外情报机关的资助,来搭建了一个帮助同学泄密的平台!”

 

“是的,是的,不能不令人痛心啊!”周局长站起来,开始在烟雾缭绕的房间度步。“你这么多同学,竟然被一通信息,一个电话,纷纷出卖国家机密,唯一经受住考验的就是夏中周。”

 

“夏中周?他因为拒绝合作而被杀?”杨文峰并不是很吃惊。

 

周局长说,“目前的推测是这样,夏中周毕竟在第一线,掌握了另外几位都不具有的信息,包括军舰的入港出港时间。嫌犯很可能是在威胁他就范不成,担心夏中周报警才杀人灭口。我们已经通知相关部门全部清查夏中周的过往历史,发现他刚参加工作后不久,因为酒后开车曾经撞伤一位女大学生,造成对方终身残疾。这事他当时请张军借钱解决了。但他一直不敢对单位说,因为酒驾撞人致残,工作肯定保不住了。而他家庭困难,妹妹需要他供养读书,父母和亲戚也需要他的公务员工作。我们怀疑情报机关是用这件事来敲诈他。我们一小时前联系了他的原单位,发现他今天一早就打电话给单位保卫科,说明了情况,他说,他要坦白交代一件事,即便被开除他也得这样做,他简单说了曾经发生的事故。当时接电话的保卫科还觉得莫名其妙。因为夏中周并没有告诉他是有人在用这事敲诈他。他一旦想单位保卫部门坦白,也就不怕被敲诈了。”

 

“原来如此,这样的话,就完整了。”杨文峰说,其实,夏的事我们同学中知道一点,只不过涉及到他的工作和前途,被撞残废的女大学生又没有闹,所以大家都为他保密了。总之,“相比而言,夏中周这事确实相对较小,顶多也就失去工作,这可能是敲诈者失败的原因。但这个失败对他们来说,可能会引发连锁反应,所以不惜杀人灭口。”

 

周局长说:“是的,如果不是夏中周命案发生,我们很可能就一直盯住布莱恩,而根本不知道你们的存在。那样,布莱恩离开时,我们由于没有他已经获得了情报的证据,也不能在机场拦下他。”

 

“你们准备在机场拦下他?”杨文峰吃惊地问。

 

“当然,我们必须这样做。我们已经设立的电子防护墙,他们不可能靠其他手段把情报传递回去,并且陶书记带回家失窃的那份绝密件必须带出原件,在国际场合展示,才能对我们造成致命伤害,所以,他们会派出一位如此重量级的特工前来作为情报交通。”周局长说罢,看了一眼手表,说,还有五个小时。

 

“五个小时?”杨文峰不解地问,“你们真要在机场拦下一位美国中情局的高级特工?”

 

“对,我们只剩下五个小时了。”周局长说,“我们在这个五个小时里,必须得找出谁策划这样的计划?谁杀害了夏中周?谁负责敲诈你的同学,谁把收集到的情报交给了布莱恩?你应该看出来了,这次利用你同学收集相关情报的大数据办法比较新颖,美国情报机构根本就没有把你的同学放在眼里,也就是说他们并不是在中国发展间谍——这些人也没有发展的必要——他们只是利用一次性敲诈获得重要情报就撤退,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让我们防不胜防。所以,找到到底是什么人是事件背后的主谋,以及阻止被他们敲诈勒索到的情报传送到海外,才是我们当下的当务之急。”

 

杨文峰嗫嚅道:“是的,难怪这些人如此容易招供,案件好像很容易破的样子,关键是如果无法抓到幕后黑手,阻止他们把窃取的材料带出去,我们抓多少泄密者,都是输定了。”

 

杨恒均 新致命系列三部曲之《致命计划》(6164章) 待续

 

在接下来的一章中,这一老一少继续在安全人员不停收集证据、审讯泄密过程中发现问题,最重周局长当场揭露了“幕后”黑手,并逮捕了他。你们能想到这位“幕后黑手”是谁吗?请在公众号中回复,答对的奖励旧版“致命系列三部曲”一套,价值350元。


欢迎光临老杨头的海外小屋,购买海外货真价实的代沟物品,点击进入:


杨恒均的海外小屋

  评论这张
 
阅读(146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