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恒均的博客

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日志

 
 

致命计划(65-67)  

2016-08-08 11:53:20|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5

 

 

周局长盯住杨文峰,杨文峰被他眼神中的一种前所未见的东西吓了一跳,他有些慌张地回避了周局长的目光,眼睛望着桌子上的功夫茶壶,觉得有些眼熟,心中愈加不安起来。

 

等了一会,他抬头看到周局长眼神中多了一丝鼓励,他说道:这样的计划必须是非常了解中国国情多人才可以设计出,例如,要利用腐败、好色来敲诈官员出卖情报,一定要非常了解目前这一届领导人正在严厉反腐,绝对不会放过一个贪官这个大的政治背景。同样,要想对这些同学制定万无一失的计划,还必须得非常了解这些同学的性格,以及他们的现状……

 

“分析得不错,”周局长插话道,“就凭这一点,在国外生活了十年的邱建国就做不到。而且,美国情报部门也绝对不可能独自完成。这个计划一定是非常熟悉中国的人炮制出来,并由内线来付诸实行,从这方面来说,布莱恩只能扮演一个交通多角色,而不可能参与具体计划。你继续说吧。”

 

杨文峰说,“恐怕布莱恩的角色连交通也算不上,而只是一个吸引、转移你们注意力的靶子……

 

杨文峰没有说完,又有微的敲。这次进来的是胡处长,他又有西送来,他把一叠资料递给周局长。杨文峰目光同胡处长相对时,感觉胡处长眼里也有点怪怪的,但说不出怪在哪里。周局长看了一会材料,翻了几页,有点心不在焉地冲杨文峰点点头,说:“不用说布莱恩了,说说你们同学吧,如果邱建国不是主谋,哪会是谁呢?”

 

杨文峰迟疑了一下,说道:“从邱建国的供词可以看出,海外情报对这个班级早就有预谋,多次向他了解各位同学的性格与当前的职务,但经过你们调查,发现邱建国并不是这次活动的主谋和实施者,那么,一定还有一个人,也就是打电话、发信息敲诈同学,接受情报,并最终杀害夏中周,把情报传递给布莱恩的那个人。”

 

胡处长这时插话道:“此人心思相当慎密,虽然说他们部署了很久,为了确保敲诈成功,这些被敲诈的人不会临阵反悔,他竟然在同学们第一场饭局上,导演了纪检委工作人员当场抓贪官的舞台剧。”

 

“舞台剧?”杨文峰心中暗暗吃惊,没有注意到胡处长并不像前面几位送材料的国安战士,他没有送进材料就离开,杨文峰被他的话吸引,“你说纪检委冲进聚餐厅抓那个贪官是导演好的?不是真的?”

 

“你也知道?”胡处长的吃惊明显是嫁妆的,他边说边观察着杨文峰的表情,“我们在询问你同学时,他们都说你当时正好出门,错过了这一幕。”

 

“我是出门了,”但在走廊见到了他们,杨文峰说,“回来有人告诉我了。”

 

胡处长“哦”了一声,解释道:“我们在调查你同学时他们都提到这个插曲,我们也觉得很突兀,太巧合了,于是联系了省市和中央纪委,他们都说那天根本没有抓人,更没有纪委干部去广海希尔顿酒店抓人。于是,我们根据酒店录像追踪到这些人,这个倒很容易,因为他们几位是剧团的专业演员,其中一位连我们有些干部都在电视上看到过。可以确定,那是凶手事先写好剧本,请的演员。他把剧情发给一个演艺公司,通过支付宝付钱,当时演艺公司还很好奇,为什么就这么一个场景,但由于五分钟不到的表演就收到了一万二千多元演出费,也就不再追问,只当是同学聚会有人恶搞安排的一个逗乐节目。他们很认真地演了这场戏。这场戏,肯定对还有些犹豫的被敲诈者起了最后的促进作用。”

 

“这个间谍很不一般,”周局长说着,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杨文峰,“文峰,你纷纷落马的同学都有各自的性格特征,但你能否分析一下,所有案件背后的幕后黑手应该有哪几个特征?作案动机、目的会是什么?”

 

“好,我就班门弄斧。”杨文峰心中也有狐疑,但说到推理,他还是情不自禁的兴奋,他很快就进入到正题,“我先提一下动机,从上面分析,这位主要嫌疑人应该就是我们同学中的一员,或者非常接近的,他不但能够确切掌握几位被敲诈老同学的致命弱点,而且会根据不同情况调整对他们实施敲诈,甚至弄出了一场纪委抓人的舞台剧,配合他的行动。”

 

周局长和胡处长默默地看着杨文峰,不实互相交换一下眼色。杨文峰没有注意到他们之间不寻常的互动,或者他故意忽视了。他满脸认真地继续分析道:“已经说到是我的老同学,我就想知道,他充当境外间谍,甚至不惜杀害自己老同学的动机是什么?为了理念?被海外情报机关洗脑?还是为了钱?被人抓住把柄敲诈勒索,也像这几位被敲诈的同学一样?如果是以上几个方面的动机,几乎都不可能不露出马脚,至少都会给我们留下蛛丝马迹。胡处长,你们在这方面比我有发言权。”

 

胡处长轻咳了一下,有些尴尬,看向周局长,周局长微微点头,胡处长又咳嗽了一下,才不紧不慢地说:“没错,我们对你们同学逐一做了上面的动机分析,几乎都排除了他们作案的可能性。例如说吧,被海外情报机关敲诈是这次大面积情报战使用的手段,但如果对主谋也使用这样的方法,他最多就会和你配合,一般不会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更不会积极策划,去敲诈别人。而你们班这位隐藏很深的同学可是凭着自己的聪明才华,不仅仅是配合了国外情报机关,倒像是他在主动积极地指挥、操作。这不可能是被敲诈的人做得出的。”

胡处长停了一下,谨慎地瞥了眼周局长,见周局长闭目养神,决定继续讲下去:“那么,为了钱吗?你大概也知道,海外情报机关确实在网络上大量使用金钱利诱的办法,最近媒体公布的几起间谍案都是这样,但问题他们主要使用这样的方法在网上广泛钓鱼,角色不太重要,他们出的钱也不是太多,用大笔钱收买这样的间谍,不太实用。再说,我们也查了你们所有同学的全部财务状况,没有特别差的,应该都不会为了这点钱而去犯下叛国罪,条件真正不好的,也根本无法接触国家机密,少了一些陷害人的心机。你们同学中,也没有最近突然出现金钱来历不明的。说到被国外情报机关洗脑,拉拢过去的,我们对你们同学进行了广泛的调查,没有发现有谁在思想上存在偏激或者最近有较大起伏的,除了……

周局长突然睁开眼,打断胡处长的话说:“排除了上面几个最常有的动机后,侦查工作就陷入了困境。我们对你们老同学这几十人的群体并不熟悉,却要在如此短短几个小时里作出判断,只能靠很强的推理了。文峰,我教过你,除了这些常见的动机外,还有些什么理由会引人去犯罪?”

 

杨文峰说,“还有很多,但就这样一个小圈子小团体来说,最常见的就是积怨、嫉妒、报复,甚至仅仅是为了显示我比你优越,我比你更胜一筹,为了争强好胜而去犯罪……

 

“思路不错,”周局长提高声音说,“现在我来补充一下你的分析,如何?”

 

杨文峰看着周局长有些不同寻常的表现,心里七上八下,不明觉厉。

 

 

66

 

 

周局长已经从闭目养神的状态中完全恢复过来,声音低沉却清清楚楚:“你们几位同学犯事的,几乎都是被人抓住了性格上的缺陷,有贪财,有爱虚荣,有好色,有好胜心强,有嫉妒心重,有脾气暴躁贪酒的,等等,这些性格上的缺陷或者人品方面的问题,早就在大学时期就暴露了,有些走上社会,有了一定社会地位后,暂时被掩盖了起来,但却没有根本的变化,更没有消失,有些缺陷反而在得到了一定社会资源与名声地位后变本加厉。从这个推断,可以说利用这些人的缺陷进行敲诈的,肯定是非常熟悉你们同学的人,也在看人、分析人上有一定特长。”

 

这时有两个年轻西装轻轻推门进来,站在门口,并没有递什么材料,周局长和胡处长也没有理他们。

 

周局长继续分析道:“从这次你们封闭的小圈子中发生那么多事,更说明只有你们同学中的一员,才可能有机会和时间犯案。这个我想,你和我们都没有疑问。那么,我们是不是也要用性格分析一下这位利用同学身上弱点来进行敲诈的同学?看看他身上有什么致命的弱点呢?”

 

杨文峰听出周局长话里的意思,禁不住佩服地点点头。只听周局长说:“这位同学同样有弱点,甚至是致命的,等我们找出这些弱点,文峰就是可以用这些弱点去对照你们同学,就可以缩小我们的侦破范围。”

 

周局长停下来喝了口茶,继续说:“我是这样看你某位犯案同学的,你们这位犯案的同学一定也是比较优秀的,观察力强,在同学中一定在某段时间里挺有威望的,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慢慢落后于其他同学,我说的是在金钱或者社会地位上,但他却并不甘心。而这次事件,却可以让他来一次彻底的大翻身,让那些所谓在社会上混得不错的商人,海归、政府官员——对了,尤其是政府官员,一下子暴露自己的弱点,走上犯罪对不归路。”

 

周局长的话已经紧紧抓住了杨文峰的注意力,他一边思考一边不忘点头,佩服得五体投地的样子,以致并没有注意到那两位新进来的便衣已经把手放在了枪套上。

 

周局长对声音完全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但这种报复行为实在是需要高智商的,而且有出国的机会,很难在境内同国外情报机构勾搭上,风险太大;同时,他必须对中国政府运作、反间机构运作以及西方对华情报活动要有一定程度的了解,这也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胡处,我基本讲这名多,你结合你们掌握的情况总结一下此人特点吧。”

 

胡处长马上应答道:“此人的基本特征是,在大学时就是很优秀的,出了社会也不错,但后来肯定因为什么原因,至少用世俗的眼光来看,他一步步落后于其他同学,更不用说同那些优秀的同学相比;此人很可能有政府工作经验,有出国的机会,对情报界有一定的了解;对那些混得不错的同学看不惯,对一些社会现象也存在严重不满,经常发牢骚,这些应该反映在平时的言论或者网络发言上。而且,他很可能从这次间谍活动中获得一大笔金钱,解决他并不怎么好的经济处境,应对他要买房,或者包养年轻女孩的经济困境。当然,最主要的是,嫉妒的他通过这次行动,彻底击垮了他那些混得很不错的老同学,狠狠报复了他们,重新恢复他自己在昔日老同学心目中的地位。这些就是我们的基本推测。”

 

杨文峰边听边思考,由于太过专心,他没有留意到那两位新进来的年轻便衣已经轻轻挪动到他的左右后方,房间的气氛也骤然紧张起来。不过,杨文峰由于被他们两位的推理推向思考的深渊,直到周局长打断胡处长说了一句话,他才从思考中警醒过来来。

 

周局长提高声音问:“杨文峰,我们并不太了解你的同学,你认为你们同学中符合上面推断条件的,除了你,还有谁?”

 

杨文峰清醒过来时已经晚了,两位年轻的便衣左右抓住了他。让杨文峰觉得既可笑又不可思议的是,可能是忌惮于他的武功,这两位左边的那一位竟然用左手架住他,右手还掏出了手枪,以防杨文峰抵抗。杨文峰脑袋里一片空白,放弃了本能的抵抗念头……

 

 

67

 

 

杨文峰回过神来,怒视着周局长,周局长对胡处长轻轻点点头,胡处长提高声音说:“杨文峰,其实,你们同学中符合以上条件的人只有一位,就是你!”

 

杨文峰差一点笑出来,但硬生生的憋住了,身后的枪顶得自己有些疼,那两个西装小伙已经加重了手上的力度,这时门又打开,进来两位西装便衣,腰里都鼓囊囊的,一看就知别着手枪。这情景,显然不是搞错了,也不是试探他,而是他们确实推测出了只有他才能策划这么大的情报收集活动,而这个推理是借助他来完成的。

 

杨文峰转头扫了一眼,清醒地评估了一下,使用武力恐怕也逃不掉了。四只手枪,四位年轻干警,还有一看手上劲道就不会弱的胡处长。至于周局长,虽然年岁大了,但杨文峰亲自听他讲过,年轻时在东南亚曾经以一敌十,黑夜出击,清理那些屠杀华侨的马来人。

 

杨文峰幻想着很多次自己失去自由的情形,但都不是目前这个样子,他不得不安静下来,开始为自己辩解:“你们搞错了,周局长,你教我的,案子毫无头绪时候,可以靠推理,顺着推理走,一路找破绽,总会寻到新的线索。我希望你只是想从我开始推理,而不是结果。我还记得你说过,推理固然重要,但绝不能仅仅靠推理,更不能靠推测就确定嫌疑人。最终定案一定需要事实和证据。我确实是我们班最符合你们推测的——其实也是我自己的推理,但这不是说别人就不可能,我符合条件,也有这个能力,并不说明我一定会干,你还不了解我?我认为……

 

“我很了解你!”周局长打断杨文峰,朝胡处长点点头。

 

胡处长从桌子上拿出一张纸,在杨文峰眼前晃了晃,这位早就看不惯杨文峰,更对周局长如此重视的编外人员杨文峰近似讨厌的侦查处长厉声说:“你要事实?要证据?好,我告诉你。这次付出最大代价的就是吴靓靓,她爱人升为副书记之后,她基本上就不再工作了,基本上没有同人结怨的可能,但十五年前在学校,她可是郭青青的死对头,两人你争我夺多年。郭青青就是因为她而远走美国,造成她在恐怖袭击中毁容,最后自杀。谁最想报复郭青青,你比我们更清楚吧?”

 

“你说的都没错,但这是动机,这不是证据。”杨恒均抗议道。

 

当然不能凭这个,周局长突然插进来说,“你们很多同学都去过美国,你也去过,可你不但去过美国,而且你一登上美国的土地,就被美国情报部门跟踪,我的资料显示,美国情报人员曾经进入你住的房间密谈过两个小时……

 

“周局,”杨文峰实在忍不住了,打断周局长,“这事我不早就全部汇报过,解释清楚了吗?怎么又翻老账?我当时根本不知道自己一到美国就被跟踪了,也不知道冒充海关移民局的官员其实是中情局的,而且,我也被你开除了。”

 

周局长说:“你汇报过,但你怎么解释得清楚?违反纪律私自去美国会情人?在那里十几天,你干过什么我们怎么知道?没把你关起来,只是开除已经对你格外开恩了。可现在前后串起来,你能不让人怀疑?”

 

“但始终是怀疑和推理吧?”杨文峰不屑地质问。

 

“怀疑?”周局长冲胡处长点点头。

 

胡处长又晃了一下手里的那张纸,说:“你们同学第一次聚餐时,主持人请你讲话,你却不停看手机,然后突然起身离开。而就在你前脚离开,那些假冒纪检委的就后脚进来,他们不是你安排的,会是谁?”

 

杨文峰想起这茬,连连摇头,不觉苦笑。但却不知道如何开口辩解,他只觉得自己陷得越来越深,而且天不怕地不怕的他开始感到害怕了。

 

胡处长趁热打铁,没有给他辩解的机会,继续说:“我给你更多的证据,你整个计划天衣无缝,但你却无法确定自己的计划是否已经被我们发现,或者露出了什么破绽,所以一进入酒店,在你和布莱恩接头前,你就开始勘察酒店内外和周围是否被监视与监控,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你才会发现我们隐蔽得够深的指挥车,并且去袭击司机……

 

“啊——”杨文峰终于忍不住喊出声来,“这个、这个也被你做为证据?我比窦娥还冤枉啊!你们弄了辆不伦不类的情报指挥车,让人不发现都难,我的职业让我……

 

胡处长打断他说:“你什么职业?社会闲杂人员?有多少人会注意到自己酒店外面五十米以外停的一辆快递车?但你却在第二次散步时,径直走向指挥车?而就在你发现布莱恩已经被严密监控后,布莱恩再也没有任何异常行动,甚至大多时间就呆在酒店里。你也改变了整个计划,并且亲手毒死了夏中周。”

 

“越来越荒唐,我成了杀人犯?周局长,你也是这样认为的?我要杀夏中周,一下子就可以结果他,还需要带毒酒?而且,你应该知道,我哪里有钱买得起一万八千元一瓶的红酒?这个你们怎么不推理了?”杨文峰终于怒极而笑,浑身颤抖试图挣扎,但却被四位西装一起死死控制住,其中一位拿出一只手铐,给杨文峰戴上。

 

“杨文峰,你真以为就凭这些证据,我就会眼看着他们当我的面铐上你?”周局长说完,从手里案卷中抽出两页揉皱的纸拍在桌子上,还有一页打印的记录之类的。

 

杨文峰想过去看,但被按住了。胡处长拿起那几页纸,走到杨文峰面前,在他面前翻动了几页,杨文峰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些纸,额头上的汗滴变得更大了……

 

杨恒均 新致命系列三部曲之《致命计划》(6567章) 待续

 

2004年完成旧“致命系列三部曲”是中国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情报小说,揭示了中美、台湾海峡之间的间谍斗争,探讨国家安全与国家利益之时,也不忘深挖人心人性。旧致命系列三本小说也在政治上无意之中预示了未来十年的政治走势(2004-2014)。阅读老的三部曲,对新的三部曲会有更深的理解。本人存有少量版本,需要购买的去这里,交钱留地址:

 

老杨头的私家珍藏

  评论这张
 
阅读(14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